017 鬼斩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上打斗音乐,请嫌吵的一定直接ESC键,怕有同学惊吓到。

    ______

    此文真的走上了格斗不归路-  -前景什么的都是浮云啊~~~

    
  “……千道忍!”

    “……他说他是千道忍!”

    “……难道是鬼斩千道忍!”

    “……鬼斩为什么会在这里!!”

    冷峻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无疑让底下众人吃了一记重磅炸弹,哗然失色。。

    鬼斩千道忍,以“鬼才”初代正宗所铸的一把正宗刀成名于世,横行杀手界整十年,鬼斩刀所向,几乎无人能逃。

    但鬼斩已经销声匿迹很多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曾经一度占据杀手榜头名的死神早死了,却没想到,在这里,近乎属于另一次元的七号营,鬼斩重现,死神降临。

    卫斯眯了眯眼睛,翘起微冷的唇角,指尖轻轻一抹眼角下沾到的细微血珠,侧头看了眼米兰·Z,一语未发地走过去,错的时候,竖了下拇指,一笑而过。

    米兰神色淡淡,精致的眉眼矜贵得连动也未动一下。

    千道忍形笔直地站在前方,脸色冷硬得像他手里握着的鬼斩正宗刀,不动声色中就让人感受到了那股锋芒毕露的锐利,男人冰着脸面,完全无视底下脸色各异的囚犯,沉着声音一字一顿道:“七号营,从现在开始,进入完全的隔绝状态,我是这里的新看守长。”刀柄微微一转,唇角的弧度细微挑了下,“服从,原地;有异议,站前一步。”

    银线似的刀光在前排犯人眼底一掠,有人被那股冷狠杀的霸道煞气迫得脸色一变,忍不住向后退了小步。

    “很好,没有异议。”千道忍面无表,眼光漠然地扫了一遭,继续发布命令式地慢慢道,“我只有三句话要说。一,King是绝对规则;二,明天正式预备赛,Dead or Alive;三,没人有资格退出或弃权。服从,原地;有异议,站前一步。”

    几句话一扔下,人群里顿时起了动,很小,但明显是有人意志不坚定了。进七营的,虽然都有死的觉悟,但真正直面生死抉择的时候谁又没有犹豫,不怕死,那是没到时候或者已至绝境,亡命之徒,只怕比芸芸众生更为的惜命。

    ——杀人者,比谁都更清楚人命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Sir,我有问题。”一头招摇袖发的高大青年轻佻着眼色一扬手,左手插兜,迈着痞气的脚步从人群里慢慢走出来。

    千道忍冷冽的眼眉不易察觉地挑了下,刀削般的薄唇抿出紧绷的线条,刀尖点在灰色的水泥地板上,银亮的寒光连闪眼球。

    段洛眉眼嚣张如故,挑着唇角笑起来,忽然手一指米兰后的卫斯:“Sir,King是绝对规则,那么King座底下首席袖人拿刀,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Death Match也可以拼武器呢?”

    一语既出,底下立即炸锅,囚犯们纷纷挥拳吵嚷起来——七营,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体制暴力机器管辖的范围,这里,任何匪夷所思的事都成为合理,Dead or Alive ,全靠自己。

    规则和潜规则,全在于制定这场游戏的终极BOSS——所有人心知肚明,但都没有异议的资格,走进七营的人,抛弃生死后的唯一信念就是,活着出去,尽管未来一切都在混沌中。

    但囚犯,生存的信仰让他们模糊了一切人类社会的道德准则,回归的只是世界初始时野兽的求存本能——在这里,竭尽全力的活下去才是宗旨。

    所以,他们要武器。

    武器,等于半条命,生或死的机率同时飙涨,野兽是渴求鲜血的生物,拥有锋利爪牙才能让他们无所畏惧。

    众人目光无一例外地盯住了左眼尾纹着妖异蝴蝶花印的黑发男子,而对方仅是轻漫一笑,怀抱暗纹华丽的武士刀,尖削的下巴微微一挑,勾起唇慢慢道:“我说的很明白了,想有的话都可以有啊。Z是相当英明的王,讲究对等的公平,新看守长,请向蝼蚁们讲讲规则。不懂事,会让Z觉得很麻烦。”

    漫不经心的语气,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挑衅。

    在七营,对谁猖狂都可以,但只有狱警不行,他们手里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当然,也有例外——Z,只有Z。

    所以,妖孽似的卫斯挑衅狱警,那是从来没有的事,尤其对方还是个极有鬼畜质的冷面孔。

    千道忍眼光极细微地闪了下,一制服衬得这男人冷峻俐落,棱角分明的轮廓带着武士刀的锋锐质感,出人意料的,鬼斩竟没动怒,手里的长刀一挑,刀尖直指向段洛,握着刀冷硬道:“站前一步。”

    段洛挑挑眉,众目睽睽下,毫无惧意地一步跨出,似乎早预料到了什么,拇指抹了下唇,笑得极为坦诚:“Sir,应该是点到为止吧。我打不过你的。”

    千道忍一挥刀:“三招,不断手脚,你为所有人争取到了福利。预备赛上武器。”

    “Done!”段洛毫不犹豫,嚣张地一脚踹开两张桌子,回头又笑,“不如多来两招?早对鬼斩闻名已久!相信有伙伴也想试试阁下的正宗刀!”

    ______更新_____

    ****

    段洛走过来的时候,肖斯诺翻白眼的冲动都有了,乔白冷笑着骂了声

    邱禾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嘻嘻笑了两声,然后极没义气地速度闪人了。

    段洛手指挑了挑瑰丽袖发,一脸亲地朝乔白笑笑,连带着挑了眼肖斯诺:“兄弟,哥们来找你同担重任了。”

    乔白冷冷看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侧头问肖斯诺:“你怎么样?”

    “还有怎么样?”肖斯诺微微一勾唇,眼神中透出的冷硬神竟与鬼斩千道忍有着如出一辙的煞气,俐落地吐出一句,“上吧。”

    段洛哈哈一笑,眉毛飞扬地脱口道:“小美人,哥哥发现你真是可极了。”

    肖斯诺唇边微冷,直接不客气地一脚踢过去。

    那边,卫斯挑了挑眼梢,笑瞥了眼米兰:“Boss,那家伙可不知道什么叫手软,等一下把你看上的人全给斩了,那很亏啊。”

    “嗯。”米兰口气淡淡,一声嗯却完全叫人摸不透心思。

    卫斯撇撇嘴,指尖淡淡划过眼尾的花印,又笑:“Z,说真的,千道忍为什么会在这里?别说什么‘闻着我的气味跟来的’。”

    米兰侧头看他一眼,顿了下:“有血腥的地方总有杀手。”

    卫斯不屑地嗤了声:“鬼斩有自己的一鬼信仰,血对他没吸引力。”

    米兰笑:“有人触动了斩鬼武士不可动摇的信仰,所以他来了。”

    卫斯一愣,难得蹙了下眉尖,若有所思,半响,忽然恶意地笑出声:“……又是他妈的柳生家荣耀。”

    千道忍出师本剑道家族柳生氏,而柳生家是唯一不以杀戮磨炼剑技的一族,“不杀人,我们以不被杀为胜”这是柳生新流的宗旨。

    但鬼斩早年就叛离了柳生家,以一把初代正宗刀闻名杀手界,千道忍的叛离出轨,给柳生一族几乎带来覆灭的命运,怨恨鬼斩的人寻不到千道忍本人,继而将矛头直指鬼斩出师的柳生氏。

    柳生家主死于寻仇者的重机枪下,后来柳生氏愈见没落,几乎再不见柳生传人。

    卫斯知道,当年千道忍退隐,根本就是因为愧对恩师柳生家主,后来更是从明转暗,追寻保护起柳生随影那个得意的关门弟子。

    千道忍的刀,从那时候起,就只为了柳生家挥出。

    那么,鬼斩再现,只有一个可能,千道忍的小师弟出事了。

    一米五的正宗刀现世,肖斯诺当时就掀了掀唇角。

    不管是杀手界,还是曾经的柳生家,鬼斩千道忍这个名字都不让他陌生。

    师兄。肖斯诺想,这真是个不错的称呼。

    肖斯诺不喜欢用刀,杀人也从不动那把柳生随影传他的妖刀村正,所以自他出道以来,根本没人知晓杀手D同样出自本柳生氏。

    千道忍眉眼冷酷,手里长刀缓缓横起,强压迫力的慑人气势不动声色间就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

    段洛揉了下眉梢,故作轻松道:“鬼斩大人,手下留,我们可都是忠于King的保皇党。”

    话音还没落全,刀光却已经砍到眼前。

    几毫米厚度的刀刃贴着段洛的前斜切而下,森冷的寒气一下透进心脏,段洛瞳仁紧缩,呼吸都是一滞,那一刀太快太狠几乎就要躲不开,乔白猛然动作,飞脚踹开段洛,而在同一时刻,肖斯诺也趁机发难,从后猛攻千道忍。

    段洛口被刀尖刮了下,没中要害,乔白右腿却被划开一道大口子,几乎一下子就软倒,手一撑单膝跪地,鲜袖的液体像流泉似地喷出来,片刻就湿了大半条裤管。

    段洛脸色变了变,狠咒一声,立马要冲过去照应乔白,肖斯诺那边却显然已经抗不住,千道忍的鬼斩之称绝对名不虚传,斩出的刀快得连影子都没有,手一动,下一秒刀尖就到了上。

    空手入白刃,不是传说,但如果要入一米五的大太刀,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似的,大笑话。

    几刀下来,肖斯诺大感吃力,搏命赛似的,动作稍慢一些,气势霸道的长刀就斩到眼前,好几次都差点削掉他半个胳膊。

    段洛冲过来,几个快闪叫鬼斩的刀慢了一慢,袖发青年发了狠地迎着那斩刀猛攻,趁机冲肖斯诺叫道:“去看看乔!”

    肖斯诺眼色一寒,没理会他,手脚动作连连提速,合着段洛的攻势有一举卸掉千道忍斩刀的狠劲。

    “混蛋!去看看乔!”段洛狠色一现,猛地侧腿一个飞踹,朝着肖斯诺踢过去,硬是独挡了千道忍斜斩而下的刀。

    “白痴!自己找死!”肖斯诺被他得退出战局,一咬唇,也不管他死活了,回头去看乔白。

    乔白低头跪在那里,几乎都不动弹,一手撑地,一手紧紧按住大腿上的伤处,地上泊了一大滩鲜袖鲜袖的血。

    肖斯诺一见,脸色立变,这血流不止的景明显是伤到腿内侧大动脉了,救治不及时,绝对是一名呜呼的结果。

    抬头往观战的米兰·Z的方向看了眼,矜贵的King座一脸冷淡,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

    !肖斯诺狠骂一声,扭头扶住乔白,心烦躁道:“你他妈脑子抽是不是?!就让段洛那白痴去死好了!”

    乔白嘴唇都白了,抬起头勉强笑了下,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撑着肖斯诺提了下体,慢慢站起来:“都一条船上的,他死了,我们活得成?”

    肖斯诺抿抿唇,眼光冷淡得瞥了眼形狼狈险迭出的段洛,回头看了看乔白:“你还撑的住?就那点血,流光就没了。”

    乔白一抽肖斯诺头上的发带,三下两下在伤口以上缠好打了个结,动动手脚,一脸轻松笑意:“你活着,我就死不了。”

    “听着可不像什么好话。”肖斯诺睨他一眼,唇角挑了下。

    “哇靠!别意绵绵了!老子要断手断脚了!”段洛又不干好事地往回冲,掀了把铁凳朝千道忍猛砸过去。

    鬼斩一刀落下,铁凳立马四分五裂,肖斯诺和乔白彼此对了眼,各拎了只凳脚左右合攻。

    段洛退到后面,活络了下手脚,确保自己没缺胳膊断腿后,立马扭头没脸没皮地朝场外的卫斯大叫:“蝴蝶大爷!借刀!借刀!”

    卫斯愣了愣,摸摸下巴,瞅了眼自家Boss,见King座也没反对的意思,一贯的恶趣味使然,手一扬,蝴蝶刀当即出鞘,直朝场中央而去。

    米兰眼睛眯了下,淡淡说:“卫斯,你违反游戏规则了。”

    “哈,适时变通一下,趣味会飙涨哦,Boss。”卫斯笑。

    米兰顿了顿,微微一笑:“或许是这样的。”

    蝴蝶刀下落的一瞬,肖斯诺猛地弹而起。

    阳光下,银亮刀光一闪,浪纹刀刃上掠过那双线条流畅但气质冷硬的眼睛,纯黑纯黑的色泽,与亮白的刀形成极致反差。

    “退!”

    肖斯诺猛地一声暴喝,乔白段洛同时会意,齐齐踢出一脚迅速闪,然后,只见少年双手握刀俯冲直斩而下。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速度!同样的一刀斩!

    千道忍挥刀迎上。

    没有影子的刀。

    没有招式的斩。

    干净利落,如果有血,那肯定也是一片雪夜的白。

    蝴蝶刀与鬼斩正宗铿锵相撞,纤细刀瞬间映亮两人冷到极致的眉目。

    千道忍眼光瞬息闪动:“无血之刃,谁教你的?”

    肖斯诺斜斜一弯唇:“师兄,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