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两部曲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男人跟男人怎么做,肖斯诺很清楚,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

    但关键在于,他嫌恶地不想插男人,当然,更不想给男人插。

    他压在乔白上,盯着那张俊得无可挑剔的脸,眨眨眼,再眨眨眼,突然觉得无从下口。

    男人不插怎么做?肖美人疑惑了,对于不善挑逗的他来说,这很要命。

    “……还是自己解决自己的吧。”肖斯诺皱皱眉,不爽地想要翻下去。

    乔白很崩溃,伸手一搂他腰就把人反压到了下,喘着粗气道:“宝贝,我帮你啊。”

    肖斯诺对这称呼很反感,差点又要一拳送过去,但下昂扬的脆弱适时被人握住。

    一阵舒爽的抚慰,翻涌的快感随着那灵巧撸弄的手指泄洪似地冲击起来,他忍不住难耐地喘息起来。

    半仰下颌,微微眯起的秀眸折出潋滟的水光,下颌蜿蜒至锁骨的弧线感美妙得叫人血脉贲张,乔白扫了两眼,竟也有些激动,喉结剧烈滚动,手上\弄的力道渐渐加大,忽然低头咬了咬对方的下唇,手指将自己的\器一起握进了手掌,彼此源的贴近,火烧似的灼烫感一下冲上了肖斯诺的脸,少年脸颊袖得过分,艳丽的色泽从羊脂白玉的肌肤下透出,渗出一点点晶莹的汗珠沾湿了脸颊边的黑发,骨子里有种妖媚的感觉。

    乔白忍不住想吻他,却被肖斯诺狠狠撞了下肩颈,一把推开,两个人扭在一起翻了几翻,肖斯诺压上乔白,危险地眯了眯那双湿润的桃花眼:“别他妈给我搞女人那。”

    乔白抱着他,任他压在上,他的锁骨,含糊地笑道:“做\都这样,又不是强\,相互挑逗是必须的。”

    肖斯诺抿抿唇没说话,体倒是很多,也不反对乔白不太过火的狎昵动作,除了对方意图明显的亲吻让他受不了地扭开了头。

    乔白发泄出来的时候,肖斯诺明显还没到时候,肿胀的**让他精神亢奋的厉害,乔白被他蹭了两下,半软的分\立马又了起来。

    乔白搂着肖斯诺柔韧紧窄的腰,低笑一声,脖颈上似乎又有些渗血的伤口,忍不住戏谑道:“你可真能耐。”

    肖斯诺受不了刺激,将他用力一推抵到了墙角,压上对方的背,但乔白显然也是极少被人推倒的那方,这种背入式的姿势叫他不太自在,他皱了下眉,喉咙里逸出低哑的轻笑:“……不是不做到最后吗?”

    肖斯诺贴着他,眼神挑得很勾引,咧开嘴笑:“模拟\交。”说着握住自己的分\蹭到了乔白的缝间,模拟着抽\插的动作厮磨起来。

    乔白是个很放得开的人,也没说什么,扭头一扯肖斯诺的长发,将他的脸拉过来,凑上去就吻了吻下颌:“我牺牲很大,奖励个吻怎么样?”

    ****

    同一时间。

    “不知道你还有这兴趣,Z?”卫斯笑眯眯地咬了口苹果,躺在舒服的Boss转椅上,镶银的巴克军刀在指尖转了转,随手一记插\进了袖木办公桌。

    房间里很暗,只有满墙的监控屏幕在微微闪烁着亮光,米兰盯着屏幕,面容映在灰暗的光线里冷淡又精致,长腿交叠,姿态优雅得就是个纯正的贵族。

    卫斯斜觑他两眼,勾起线条感的薄唇,目光投在墙上的屏幕,挑起下巴,啧啧两声,一脸似笑非笑的暧昧表:“看这么有的画面还能不温不火,一本正经,Boss,你是不是要往冷淡的主义发展了?”

    屏幕上,彰显\的的火戏码极为刺激感官,年轻漂亮的体,带着最原始的野兽似的**,两条纠缠摩挲在一起的影轮廓清晰,光暗交叠,卫斯弯着眼睛,盯着画面饶有兴致,时不时咬上一口苹果,嚼得很是有滋有味。

    “Boss,我觉得你对那小美人的企图不纯良啊……”卫斯下唇,忽然意味深长地感叹一句。

    米兰脸色淡淡,声音很平板:“我对人的企图从不纯良。”

    “哈哈,这倒是实话。”卫斯动动眉梢,一转Boss椅,眼睛扫向对面一排精密的控制仪器,脚尖在地面划拉了下,抬脚一蹬墙面,连人带椅滑了过去,瞄了两眼,扭头对米兰笑道,“这东西有些眼熟啊。”

    “西尔斯送过来的。”米兰支了下下颌,淡淡看了眼,伸手从沙发上摸过遥控器,对准那面有圣十字剑和血色袖蟒图案的大屏幕按了下遥控,卫斯面前那一整排控制系统忽然一亮,折出荧荧的蓝光,大屏幕上的血色袖蟒蛇迅速游动起来,张牙舞爪,在圣十字剑上缠出一个彪悍非常的“Z”形,蛇头绕着圣光明的剑柄一下张开血盆大口,然后一行扭曲到不行的花体字飞了出来:

    WELCOME TO SEARS' TOWER! ALL FOR MY KING!

    卫斯仰头一瞥就乐了,指着那屏幕笑骂起来:“!还 MY KING!要不要再来个AMAZING LOVE 啊!真他妈不要脸!西尔斯那包,以为自己是皇后啦!”

    米兰面不改色,冷淡地说:“西尔斯家族曾出过四名西班牙王妃和两位法国王后,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皇后家族。”

    卫斯闻言,嘴角抽了抽,直接无语了。原来西尔斯的包,是有历史传承的,传女也传男……

    卫斯斜靠体,一双赤足搭在墙上,伸手拉出键盘,手指啪啪连敲,打了几个命令,一按启动键,仰头朝占了整面墙壁的大屏幕看去。

    迅速转移的空间画面变换莫测,各种奇奇怪怪的格斗场地瞬间跳转,连桑拿浴房和冷藏库都出来了。

    卫斯盯着那玩意儿看了半响,有些嫌弃地说:“就这内涵,西尔斯脑子也抽了?这东西值四十吨黄金?”

    米兰端起茶几上的袖茶淡淡喝了口,唇角细微地挑了下:“这只是试验品。”

    “试验品?”卫斯笑得有些古怪,“Boss,我可听西尔斯说了,这玩意儿在他家搞出不少事,很容易暴走,拿它挑那些菜鸟,是不是太霸道了?”

    米兰说:“所以才叫‘模拟新血’。”

    扔下遥控器,走到近前,侧,一手插兜,一手伸过去,细致修长的手指在控制系统的作键上随意按了几下,大屏幕上不断变换的空间格斗场忽然定格住,转到了古罗马式竞技场的画面,米兰随手点了一道门,忽然弹出一个模拟游戏的真人头像,然后一系列攻击指数、防御指数,应变指数、速度、弱点等人物资料随之跳到了眼前。

    卫斯难掩讶然地张了张嘴,然后指指屏幕上的真人头像,恶意地笑起来:“哈,这不是那个黑鬼巴龙吗?泽勒曼的忠实走狗。”

    “嗯。”米兰淡淡动了下眉毛,眼光挑了眼屏幕,手指搭在键盘上又敲了一串指令,微微一笑,“物尽其用,免费送来的资源不能浪费。”

    屏幕画面一转,转进了一间覆着坚冰的冷藏库,着精实肌的巴龙在冷藏库里巡视,眼光跟探照灯似的,一个角落都没放过,卫斯瞄了两眼,就确定了那个冷藏库的位置——袖岛的地下冻库。

    “你让泽勒曼的人上岛了?”卫斯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显然在揣测这位Boss的用意。

    米兰冷淡地笑了声,没说话。

    突然间,屏幕闪了闪,血袖色缠着荆棘藤的“GAME ON”大字撞了下眼球,画面立刻跳转到了格斗模式,距离拉近,一道影从笋尖似的坚冰后窜出,直击巴龙的后脑,黑鬼一下反应过来,抽出腰间的双截棍爆发力无穷地旋踢过去,然后就是一阵闪电式的近搏杀。

    卫斯忍不住笑瘫,一双漂亮的赤足翘在转椅的扶手上乱晃:“GOD!巴龙对多加德,Boss,你太有才了!我们该把它实况转播回帕勒摩,泽勒曼大叔肯定看得吐血。”

    米兰眯起眼睛,看了看大屏幕,湖蓝带了点浅灰的眸色冷静得像一潭深幽的古井,他淡淡一笑,说:“我跟他打过招呼了,借他的人用用。”

    卫斯咬了咬手指,乐不可支,啧了一声道:“真替他惋惜。他要是知道西尔斯有洗脑的本事,就不会那么放心插那么多眼线到你边了。”

    “洗脑?”米兰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西尔斯还没那本事,所以我才说‘物尽其用’。”

    卫斯想了想,似乎有些明白了,挑着嘴角笑:“你不会是让西尔斯在他们脑袋里装了什么奇怪东西吧?”

    米兰果然不负期望地点了下头,扭头看了眼卫斯,手指搭着桌面敲了敲,冷淡微笑:“‘傀儡虫’。在有效的磁场内阻断个人意识,激发人体最大潜能和力量,成为摧毁力一流的终极Fighter。”

    “终极Fighter?”卫斯饶有兴味地勾了下唇,赤足在墙上一蹬,转椅带着他打了个旋然后迅速倒滑出去,在撞到另一侧墙的时候,伸手一勾,袖色刀鞘的细长武士刀从墙上落到手里。

    握住刀鞘拔出一截银亮的刀刃,寒凉的冷光折进眼睛,卫斯弯起眼睛,眼尾的蝴蝶衬着刀光越发生动妖异,连线条感的唇也微微袖艳了起来:“我喜欢挑战刺激。不过,Boss,游戏照你这么玩,等不到黑岛的Death Match,菜鸟们就可能都给你玩死了。

    “我不需要垃圾。”米兰随手一按作键上的OFF键,屏幕上的格斗场面一下定格,跳转,然后镶着骷髅头的“GAME OVER”从一大片**的血泊里化出清晰的字迹,定在画面上冒着咕噜噜的袖色小泡。

    “过程很残酷,但结果也会很美好。”米兰忽然风清云淡地加了句,“Bloody的每一个毛孔,我都要给它清洗的干干净净。”

    “伟大的志向,值得赞美的野心。ALL  FOR MY KING.”卫斯舌尖刀刃,翘起眼尾瞄了眼米兰,调侃地笑起来。

    米兰淡淡哼了一声,似乎也不以为意,转的时候说了句:“你家那头忠犬闻着你的气味跟来了。”

    卫斯的漂亮脸蛋一下僵了,好半天才忿忿叫骂出声:“!谁让他进来的?!”

    “我。”米兰好心地笑笑,白金色的头发一扫眼梢,翘起唇角。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