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JQ就是这么来的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喂,你还好吧?”乔白翻出监室内从来没用过的纱布消毒水,转走过来。

    肖斯诺靠在上,脸色很不好,薄唇紧抿,瞪着乔白的目光冷得直零下。

    乔白表很无奈,解释了句:“我没想到会这样。”

    不听还好,一听就让肖斯诺炸毛了,直接掀被起,一脚踹过去:“滚!没想到?老子都跟你说了我一动他就崩枪子儿,你他妈还冲我挥拳头!”

    乔白没动,站那里硬挨了肖斯诺那一脚,眉头都没皱一下,顿了顿,说:“先把血止下吧。这点伤去不了医疗室的。”

    肖斯诺恼恨地瞪他一眼,不说话了,他知道乔白说的是实话,不到要死的地步,狱警是不会让人离开七营的,不然也不会每个监室都备了消炎药和消毒水。

    乔白坐到边,伸手要拨他颈侧的头发,却被不客气地挡开了。

    “我自己来。”肖斯诺口气不善,看脸色很不待见这位室友。

    乔白挑挑眉:“你确定自己能行?”

    肖斯诺没好气地哼了哼,自己把长发往上一撩。

    脖子上现出一片刺目的殷袖,白玉沾血,又黏了少许乌黑的发丝,鲜明的色彩对比,落进眼睛,那视觉效果格外的触目惊心。

    乔白看了看,忍不住笑出声,凉凉地说了句:“真运气,被子弹擦成这样还有力气叫骂,你该好好谢主保佑了。”

    肖斯诺心中憋着气,很难淡定地不动怒,拳头咯咯捏了又捏才算勉强没爆粗口,眼神如刃狠狠剜了乔白一眼刀,从牙缝里迸出字句:“滚!真后悔没把你牙打下来。”手指轻轻一碰伤口,一手黏腻的血让他忍不住直拧眉。

    乔白挑着眼梢看他一眼,舌尖抵了抵腮,一股血腥味漫进舌根,淡淡道:“你出手可没留。”

    肖斯诺看他挂了一脸的彩,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嘴角也被乔白打破了,轻轻一扯疼得厉害,盯着乔白微微冷笑:“你也去试试被狙击枪当AK追着打的滋味?”

    乔白勾勾嘴角,笑得有些戏谑:“不然呢?别说你不知道我这是在帮你?”

    “帮我?”肖斯诺面无表地看他一眼,不客气地说,“前提是那家伙不是真要我的命。”

    乔白耸耸肩:“我打赌Z他不想要你的命。”

    不想要他的命?肖斯诺目光冷冷,盯着手里擦得一片血袖的纱布,晦暗不明的眼睛深处似有黑潮在翻涌,寂静的,但很汹涌。

    米兰·Z。他记住了。

    “你和Z认识。”乔白淡淡开口,语气很肯定。

    “不认识。”肖斯诺对这人绝无好感。第一次,让他在浴室看了场GV现场,第二次,朝他招呼了十发子弹,这梁子结的很大。

    乔白笑了下,摇头:“惹上他,好坏参半。”

    不用乔白说,肖斯诺心里也清楚,米兰·Z的背景很深,至少,在这里,他显然已经到了可以横行的地步。

    肖斯诺处理伤口的动作熟稔利落,三两下收拾完毕。

    乔白投过去的眼神微有怪异,但也只是一瞬,仰头喝了口水,状似无意地说了句:“你真不像个世家少爷。”

    肖斯诺闻言,抬头看他一眼,哼笑了声,反问:“有人说你像毒贩吗?”

    乔白一愣,然后会意,失笑道:“那还真没有。”

    肖斯诺撇嘴,也不和他废话,起走到洗手池边,拿湿毛巾拧了把水,擦擦脸,然后把囚服也脱了,检视了一下体,青紫斑斓,好看极了。

    皱皱眉,忍不住低咒一声。

    乔白上没见血,拎过浴巾到淋浴喷头下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肖斯诺脱得一干二净地站那里擦

    少年的体清瘦纤细,但一点没有柔弱的感觉,四肢修长,背部的线条流畅漂亮,近乎感,一头齐腰的长发,乌墨的色泽极为纯粹,衬得那很少显露出来的白瓷肌肤透出极致的惑力——如果忽视那一青紫斑斓的瘀伤的话。

    乔白在顶级时尚圈混迹了很多年,本就是个BI,说不上喜欢男人,但绝对不排斥,很多时候,都是刚入道的新人来勾搭他,和肖斯诺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脸蛋材都没得挑。

    不过,还是觉得腻味。

    所以,肖斯诺刚来的时候,他并不太注意这个漂亮少年。

    可是现在——

    突如其来的,他忽然就对这个冷硬锋利得像刀一样的少年生了点兴趣,或者也可以说是……致。

    _____更新__________

    ****

    “干什么?”乔白的靠近让肖斯诺一下警觉起来,男人与野兽的一大共通点就是领域感极强,雄有意无意地侵入都能让他们散出本能的危险气息。

    乔白当然也感受到了,漫不经心地笑了下,手指撩撩头发,忽然出手,骤发的力道强悍得几乎难以撼动,一下将要反击的少年压到了墙上,上了釉的瓷砖冷得透骨,寒意贴着赤\的脊背一下冲到头顶,激得肖斯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电光火石间,气氛骤降。

    双手紧扣,下盘被封,不留一点还击的余地。

    见鬼!

    肖斯诺动动手腕,连挣扎也省了,眯着眼睛,眼神寒凉地看过去,沉默了会儿,面不改色地开口:“你下面有东西顶到我了。”

    乔白挑了下眉毛,迎着少年咄咄人的眼睛微笑:“某种事即将开始的前奏。”

    肖斯诺扬着下巴,唇角冷冷:“我不知道你也有这方面的‘趣’。”最后两字顿了顿,咬得格外重,带了点冷飕飕的讥讽。

    “看来你很懂嘛。”乔白不以为意地笑笑。

    肖斯诺冷静地看着他不语。

    狭小的空间。

    两个人都是赤\体。

    不动声色地压制和被压制。

    目光相触,争锋相对。

    乔白的力气和他瘦削的形显然不在一个级别,铁箍似的劲道牢牢钳制住少年,但相对的,肖斯诺也不是甘受锢的人,手脚已经慢慢蓄出了反抗的力量。

    乔白挑了下唇角,忽然叹口气,无奈道:“原来你还不了解‘搭档’在这里有更深的含义。”

    肖斯诺冷哼了声。

    乔白微微凑近了些,呼吸自然而然地贴到了肖斯诺的颈侧:“搭档,在这里,等于共存,体和精神的,彼此依附。”

    声音很轻,低沉的声线像种魅惑的毒,缓慢但感觉极为强烈地渗透进了神经。

    肖斯诺抿紧了唇,唇线的弧度冷淡优美,然后轻轻一扯,眉眼间笑出了点狠:“我不需要任何形式的依附。”

    乔白笑,翠绿的眼瞳映出少年冷白精致的面容,压着肖斯诺慢慢地说:“不要太自信。这里的游戏规则是在无数血的教训下完善起来的,没人有资格拒绝,就连King也不例外。我们需要同步。”

    肖斯诺冷笑,挑衅地看了眼乔白:“同步,就是想干我?”

    “别这么说,sex是生理需求,相互抚慰而已。”俊秀的男人挑挑眉,说得理所当然。

    “放——”话至一半,却忽地没了下文。

    肖斯诺眼眸猛地睁大,呼吸一紧,忍不住喘了喘,清透的瞳仁下折出涟漪乱了似的水光,细微的,但极人,冷淡下流出的惑,最是风

    “你反应真直接。”乔白有些惊讶地看他一眼,压着肖斯诺的手脚,下\紧贴,极有技巧地动了动腰,彼此的男\**蹭到一起,源的相触,擦枪走火,瞬间掀起致命的快感。

    “……乔白!”肖斯诺咆哮,眼角却染了极没说服力的袖晕,上绷紧的力量隐隐有些撑不住那股浪潮似的奇异感觉,体是很诚实的,愉悦和不愉悦,没有掩饰的余地。

    肖斯诺咬了咬牙,努力稳住呼吸,唇色却不受抑制地袖艳了起来,迅速抬头的**让人一眼就看出了主人苍白得像纸一样的经验。

    Shit!肖斯诺心下低咒,从来没这么鄙视过这具白捡来的体,他怀疑在进监狱前,这具体根本连个女人都没碰过,青涩得跟个雏儿似的。

    “你很激动。”乔白贴上他的脸,发梢拂过少年的眼睛,让那双染了水墨似的眉眼一下眯了起来,乔白微微低头,深邃立体的五官瞬间秀出混血美男独一无二的感,低哑的声音像是惑,“怎么样?试试。你我愿,才会享受。”

    乔白锢他的力道已经卸去很多,只是象征地扣着对方,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能对肖斯诺用强,压制只是为了更好的说话而已。

    “……我不喜欢插/入式的。”肖斯诺仰头喘息了下,细长的眼尾勾出一点动的痕迹,淡淡睨了眼乔白,忽然冷冷一笑,“或者你给我上啊。”

    话落,倏然而至的一脚顶向乔白下/跨,乔白本能闪躲,手上一松,肖斯诺趁机挣脱束缚,下一秒重拳就挥了上去。

    乔白显然没料到**高\潮的关头,对方还能这么冷静地拳脚相向,斜了下子躲过,少年顺势踢出一脚直蹬他口,乔白双手死挡了这分量不轻的一击,反手握住对方脚踝用力一拽,肖斯诺体失衡,脚在瓷砖上溜了下,一下扑倒,乔白趁机压过去,却不料少年翻一滚,动作极快,然后一膝盖顶在他腰眼,反剪住乔白的手臂一勒对方脖子,直接骑到了他背上。

    乔白被迫仰起脖颈,呼吸紊乱地喘了喘,笑得有些暧昧:“这姿势可不太好。”

    肖斯诺眯起漂亮的眼瞳,眼神冷静,但发烫的鼻息却泄露出了\未褪的激动,尤其是顶在乔白后背上的那个硬邦邦的灼物什。

    肖斯诺盯着他,仿佛警告似地一字一顿道:“我不喜欢男的。”

    “哦。”乔白淡淡勾了下唇,示意肖斯诺可以放开他了,“我也不喜欢男的。但有时候是因人而异。”

    肖斯诺眸光闪了闪,抿紧了唇没说话,当然也没放开他。

    乔白顿了顿,淡淡说了句,意有所指:“我想,我们都该先解决一下。男人的**,憋久了,容易出事。”

    肖斯诺看他两眼,沉默了会儿,忽然凑他耳边冷飕飕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才放开他。

    “……不做到最后。”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