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3区11号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走出医疗室,是十天后的事了。

    不得不说,林希这人,绝对是个斯文败类。

    秀气的脸面,恶趣味的个,腹黑的本质。

    肖斯诺对此人都已经无奈了,诸如摸摸脸、搂搂腰的小调戏,肖美人已经可以淡定处之,脸色都不带变的。

    经过手术刀架脖子的事件,林医生也大大收敛了不少,小猫柔顺是柔顺,但炸起毛来爪子也是极厉害的,所以这逗弄的尺度,林医生明显掌握的很精准,在惹毛小美人的爆炸点上,总是适可而止。

    狱警押着肖斯诺走出医疗室的时候,林希刚煮好一壶意式咖啡,手里端了沏了半杯的拿铁,暖蜜色的眼睛漾在晨起的阳光下慢慢眯了起来,看着人从走廊尽头转了方向,唇角细微地勾了下,饮了小口玫瑰杯里的咖啡,然后转泼进了洗手池。他从来只喝Double Espresso,这种加了鲜的东西可是专门给傲的小猫准备的。

    “小猫,希望还有请你喝咖啡的机会……”

    ****

    回牢房的道上,肖斯诺直觉气氛有点不对,两三个狱警跟在后,竟一点声音也没有,平的嚣张跋扈收敛得干干净净,他故意顿了下脚步,朝后看了眼,崔越那家伙的警棍竟然没招呼上来,冲着肖斯诺怒瞪两眼,一贯的呼喝全改成了不发声音的口型,威胁地挥了挥警棍,催促他快走。

    肖斯诺觉得很可笑,这些嚣张惯了的狱警什么时候转了,暴力不是他们最喜欢的消遣手段吗?

    他撇了下嘴,没说什么,跟着前面的狱警继续往里走。

    肖斯诺知道自己换监室了,但没人通知他具体换到了哪里。

    三层四翼结构的建筑,和原先的监区完全隔开了,走廊上几乎每十步一个监视器,甚至还摆了各种齐全的防暴设施,这么高级别的警戒出现在监狱内部是极为少见的,也足以看出这楼内关押的都是什么分量的囚犯。

    一路过去,光线暗淡的走道上静得叫人有种摒息的**,就连狱警脚上的军靴都放得极轻,像是生怕惊扰了什么浅眠的野兽。

    在一道装有电磁感应安全装置的大铁门前,狱警停了下来。

    肖斯诺看着他从制服口袋内掏出一张明显是特制的ID卡,卡在墙上的袖外识别器上划了下,门上的指示灯闪了闪,然后几近三十厘米厚的大铁门缓缓向两边打了开来。

    后的狱警重重推了把肖斯诺,压着嗓子冷喝了声:“进去。”

    肖斯诺被推得一个趄趔,脚铐绊了下,差点狼狈地摔跌下去。

    门合上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几个押送他过来的狱警根本没进来。

    头顶白光一亮,突如其来的强光耀得肖斯诺眼睛一阵刺疼,像中了闪光弹似的,半天缓不过劲来。

    “肖斯诺?原四营十九号的?”机械似的冷硬声音灌进耳朵,震得人的耳膜嗡嗡响。

    头顶白色的炽光灯散出高的温度,几乎熨烫到肌肤,肖斯诺难受地点点头,蹙着秀气的眉宇抬眸看了眼来人,只一眼,他就断定这两个人绝非一般的狱警,即便了一规矩体面的制服,但那目光里迸出的冷煞之气是他极熟悉的。

    “3区11号。”一人指了指走廊的尽头,看了眼肖斯诺忽然笑了一声,走过来替他除了手脚上的镣铐,顺手推他一把,吹了声口哨,冲少年挥挥手,“小绵羊,运气真好,预备赛刚刚开始!”

    _____更新_____

    ****

    3区11号,双人间。

    十平方米的地方,上下铺,不锈钢座便、洗手池,小淋浴喷头,一张水泥桌子,甚至还配了两把椅子,当然,牢房里的东西,想要拿着砸人,那是奢望。

    肖斯诺环顾了一下,还算不错,至少目前看来,待遇良好。

    瞥了眼自己还没痊愈的肩膀,忍不住叹口气,“预备赛”是什么玩意儿,不用想也知道,在监狱,暴力主宰一切。

    肖斯诺的监室在三楼,也就是所谓的三区,以此类推,楼下就是一区、二区,他在岛待了也有一个月,对袖狱这边的况多多少少听闻些,尤其当室友还是个不甘寂寞的话痨。

    岛监狱从建成的那天开始,关押进来的就都是重刑犯,但重刑犯也分三六九等,三五十年的监基本都在前四营,所谓的“活人区”。

    相对“活人区”的,就是五六营的“活死人区”。

    活死人——没有希望的终,死缓以及死刑,想要越狱,那是做梦。

    但凡在袖狱待过五年的囚犯,没人不知道岛还有个神秘七号营的传说。

    为什么神秘?

    有人说,进入七号营,没人能再出来。

    也有人说,七号营通往两个狱,地狱或者黑狱,但不管是地狱还是黑狱,都等于两个词,Dead OR Free。

    所以,七号营的传说,格外受五六营“活死人区”的囚犯们关注,比如水鬼和光头,如果不是因为肖斯诺而被调进了四营,意外减了刑,不管七营是不是死地,他们都要想法子进去看看的,活的没有出路的人对细末似的希望都是贪婪和渴求的。

    光头说,没人知道七营在哪里,但七营就是存在,可能就在你上头,可能就在你下头,进去的人出不来,出来的全他妈是死物。

    上黑岛的每年都有固定名额,这在五六营老鸟间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狱警不让谈论,但这帮活得没滋没味的囚徒们私下里还就是传得带劲,以讹传讹,七号营已经成了进入黑岛的预备营。

    黑岛,忙着求存或者忙着去死的地方。

    岛监狱自建成以来,就没发生过成功越狱的先例,所以对于那些该“老死”在这的黑道大佬、大毒枭以及职业杀手来说,进入七号营,踏上黑岛,一半求存的机会无疑是逃出生天的唯一出路。

    奴隶岛的精髓,谁都摸不清楚,但想去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即便是前四营的,忍受不了几十年漫长的牢狱监又有些能耐的,也都伸长了脖子暗地里打探着七营的消息。

    因此,监狱里的老鸟时常冷嘲讽,说岛这地儿根本不像个监狱,反倒更像个暴力机器后倒卖人口的奴隶市场,一百万美金一牲口,天方夜谭似的。

    肖斯诺不敢断定他现在所在就是传说中的七号营,但从一路过来的警戒级看,这里绝对称得上整座袖狱的核心关押地。

    铁门忽然响动了下,肖斯诺手一搭上铺沿,动作俐落地一跃而上,形轻巧地像只灵敏的猫科动物。

    三区的牢门不是那种看得到外面的铁栅门,和医疗室、狱警办公室的门一样,隔音隔视线,里面发生点什么,外头根本难察觉,但显然,监控的微型摄像头绝对不少于三个。

    铁门打开,一人走进来,看守在外面冲他喊了几句话,着浓重的西班牙语,语速很快,肖斯诺听了个大概,大体就是跟那人说来了新室友,好好相处,别再私下闹事什么的。

    男人淡淡应了两声,听口气,极为敷衍,想来这间3区11号已经换了几次人了。

    看守走后,牢门自动上锁,哐地一声,监室内顿时一片静默。

    雪白的灯光从头顶投下,照得狭小的空间很干净整洁,墙上一扇一米长,十厘米宽的窗正好对着岛的悬崖绝壁,海浪汹涌,碧海蓝天虽只有一线的光景,但对高墙内的囚徒,无疑已经奢侈。

    两人都是沉默,礼尚往来地彼此打量。

    男子材高大,但又不是健壮的那种,削修匀称,即便一囚服,也裹不住形比例的完美,一头黑发,五官深邃立体,眸色带了点猫眼石的翠绿,典型的东西方混血,气质是一种极为独特的素净纯粹。

    这种男人,应该穿着纯手工的高级定制西装出现在名流晚宴上,而不是监狱牢房。

    肖斯诺朝他点了下头,算是礼貌,用西班牙语冷淡地打了声招呼:“肖斯诺。”

    “乔白。”男子也点点头,表冷漠,“我会说中文。”

    肖斯诺撇了下嘴,没说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乔白看了看肖斯诺,转脱衣服,走到简易淋浴喷头下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又朝上铺瞥了两眼。

    肖斯诺枕着手臂躺在上,不动声色,对男人的眼光只作不见。

    乔白拿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黑发,感薄削的唇还沾着水光,忽然眼一挑,不温不火地开口道:“喂,你下来。”

    肖斯诺扭头看他一眼,口气淡淡:“凭什么?”

    乔白手上动作顿了下,抬起眼睛深深看了眼少年,良久,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你说呢?那是我的。”

    肖斯诺僵硬。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