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黑岛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肖斯诺回到十九号时,光头竟然提前一天出了闭室。

    狱警不费力气地把肖斯诺推进去,崔越在外头把警棍在铁栅栏上敲得哐当响,脸上堆起冷飕飕的笑意,然后冲上的光头使了个险的眼色。

    光头装模作样地嘿笑了两声,瞟了瞟肖斯诺,算是应承下了。

    崔越满意地将警棍插回腰间,朝肖斯诺努了下嘴,目光毒得像黑洞里觊觎猎物的蛇,异常好心地道:“肖家小子,运气不是每天都那么好的。知足吧你。”

    肖斯诺冷冷笑了声,自顾自地往自己上一躺,闭目养神。

    崔越见状,嘿地一声,猛地朝牢门上狠踹了脚,指名道姓地命令:“土匪你他妈是死的吗?!给我干他!干不死他老子明天把你丢海里喂鲨鱼。”

    “是是。”光头立马点头哈腰地凑上去,又塞烟又陪笑,对崔越讨好道,“长官您消消火儿。这不是没到时候吗?您急,我不是更急吗?”说着,唇,意有所指地朝肖斯诺躺着的地方瞄了眼。

    崔越哼哼两声,眉毛挑得老高:“算你拎得清。”言罢,抽了警棍砸了把牢门,才好似满意地潇洒走人。

    看着狱警走远了,光头朝外呸地啐了口唾沫,靠在铁栅栏上一口一口地吞云吐雾,嘴里骂骂咧咧道:“一帮狗娘养的东西!出了这鬼地方,你们算个鸟啊!”

    肖斯诺躺上凉凉笑了声:“不然呢?你出得去吗?”

    光头听他说话,嘿嘿笑了两声,随手扔了支烟过去。

    肖斯诺其实并不喜欢抽烟,他只是习惯在嘴里咬根没点着的香烟,尤其是清淡的薄荷味道的凉烟,那能让他保持一种冷静清醒的思考状态。当然,这种地方有支劣质烟就不错的了,而他也不用管味道如何,咬着玩玩而已。

    他懒懒接过烟,食指和中指尖端夹烟的姿势简直感到爆,普普通通的一支烟到了他手里竟像成了Treasurer的高档货。他的手肤色白皙,手指细长,骨节又分明颀秀,淡淡的光线下,甚至还能看到白得透明的肌肤下纤细的青色经络,宛似玉石雕琢的精致优雅,极为的贵族。

    光头看得眼睛都直了,心下腹诽:这小子也太他妈妖孽了,连双手都那么好看!

    “你在看什么?”肖斯诺眼睛淡淡一转,纯黑的眼瞳在影里折出冷淡深邃的色泽,眼梢漫不经意地掠了眼光头,“看你样子,上的伤是全好了吧?”

    光头被他的话一惊,都是在牢里混成了精的人物,哪能听不出那平平淡淡的语气下暗透的威胁意思,本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虽有色心,又哪还敢有色胆,一想到上次被踩趴到地上的惨状,忍不住全痛了起来。

    光头又抽了两口烟,将烟头随手一扔,脚尖在地上碾了碾,搓搓手指走上前去,满脸堆笑地道:“肖少,您可别再找我练手了,我胆子小,惊不住吓。我那四根肋骨还疼着呢。”

    肖斯诺躺在那里也没动作,轻描淡写地说:“哦?我这次可没法偷袭你了,不想再试试?”

    光头嘿了声:“您可别装。牛犊和虎我还分不清?我又不是水鬼那孬货,眼睛被屎糊了。就你那手杀人的俐落劲儿,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险着呢。”

    肖斯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淡淡说:“你干不了我,奴隶主一个不乐意,说不准真就把你喂鲨鱼嘴里去了。”

    “□,就他娘的能说大话。”光头有些不以为然,朝牢门外比了个中指,语带不屑地道,“号子里的人命虽然都不值钱,但好歹都是有名有姓记录在案的,那些狗娘养的狱警,也就在我们面前威风威风,真要弄死人,也少不了他们的麻烦,他们能自找晦气?”

    嗤笑一声,又继续道:“更何况岛这地儿还和别地方有些不一样,监狱长那老家伙还指望这里头能出几个养眼的,好给他多加两份养老金呢。”

    “养老金?”肖斯诺漫不经心地接了句,“不会是人头税吧?”

    “哈,那可比人头税多多了。”光头往对面上一躺,枕着粗壮的手臂翘起二郎腿,嘿嘿笑了两声,忽然扭过头神秘兮兮地对肖斯诺说,“肖少,你知道贩个处女值多少钱吗?”

    肖斯诺阖着眼睛,含糊地笑了声,雪白的手指将咬在唇齿间的烟拿下来,夹在手指间漫不经心地搓弄:“非洲最多一千美金,东南亚五千,欧美的话,一万,当然,US dollars。”

    光头难掩讶然地愣了下,明显很意外,然后摸了把光秃秃的脑袋,笑嘻嘻地对肖斯诺说:“肖少,你这行摸得这么准,该不会以前干过吧?”

    “放。”肖美人一下不淡定了,一记眼刀掷过去,恶狠狠地道,“老子的人品比玉还清白,你他妈也敢置疑?”

    “不敢不敢。”光头连忙赔笑,但心中那个汗呐,暗道你家老头子军火毒品都上了手,贩卖个人口搞不好就是个顺便。

    当然,逆毛的话现在是不能说的,他可不想当水鬼第二,监狱里的子虽然苦哈哈的,但活着总是聊胜于无嘛,偶尔还能抓只弱鸡仔捅两下发泄发泄,生活还是有滋有味的。最好是肖家小子哪天栽了,没了锋利的爪子,他也沾个光,享受一下美人的股……

    光头狡诈的眼光小心翼翼地在少年上转了下,脸上忍不住就飘出了一丁点儿的贪婪。

    肖斯诺的直觉比狼还要敏锐,一眼就看透了他心里头打的什么鬼念头,水袖色的薄唇微微勾起,手指慢条斯理地撕开了香烟的滤嘴,把整支烟都捏烂了,细细的烟草顺着指缝散到了地上,一股子微苦的涩味飘进鼻端,他轻漫地笑道:“土匪,你那恶心的眼神最好别让我看到第二次,不然,我敢保证,在你那歪念头实现前,你先见上帝去了,当然,你信佛的话,可以去西天。”

    光头讪笑两声,赶忙收住目光,转开眼睛,躺那边也不敢作声了。真他妈邪门!

    静了片刻,肖斯诺都有些倦意了,话痨似的男人又不甘寂寞了,堆起笑找他搭话:“肖少,你知道岛这地儿还有个‘奴隶岛’的名字吧?”

    肖斯诺兴致缺缺地应了声。

    “嘿嘿。”光头笑了声,摸着下巴,话里似乎别有意味,“这名字可不是来得那么轻巧的。”

    肖斯诺微微睁开黑瞳瞥他一眼。

    光头笑得诡秘兮兮的,眼光朝牢门外瞟了两眼,确定外头没人才压低了声音道:“我刚不是问你贩个处女多少钱吗?这地儿贩个囚犯得这个数。”说着,手背朝外一翻,看见肖斯诺惊异的眼神,嘴唇一咧,手心又来了下。

    肖斯诺只是看着没说话。

    “这可不是十万。”光头咂咂嘴,“是一百万。美金。娘的,真他妈以为钱是草纸啊。”

    肖斯诺冷冷扯了下唇角:“这地儿能用钱买囚犯,还真是闻所未闻的新鲜。”

    光头切了一声,咧开嘴笑:“新鲜是新鲜,不过也不是谁都能买、谁都能卖的。”

    肖斯诺眼眉一挑,随口接了句:“怎么说?”

    光头说:“嘿,这可是我在这待了五年才搞到的密辛呐。”

    肖斯诺鄙视地看他一眼,冷笑:“没好处你他妈会跟我说?”

    光头也不以为意,嘿嘿笑着:“随便找个乐子嘛。”

    肖斯诺微翘的桃花眼眯了下,冷淡淡地道:“找乐子,别叫人打断了牙才好。”

    光头干笑两声,眼珠子狡诈地转着:“你别看这袖岛监狱脏乱差的,但好歹还一三餐给个温饱,被狱警抽断个胳膊残个腿的还能送医疗室,如果不是无期,熬个二三十年说不定就能重见个天了。嘿嘿,奴隶岛的精髓,可都在黑岛那头。”

    “黑岛?”肖斯诺淡淡反问了句,嗤笑道,“听说那边自由的很。”

    “确实自由,自由地忙活,或者自由地等死。”光头咧着嘴笑。

    肖斯诺无声地勾了下唇,眯起黑瞳眉目间若有所思。

    “知道进黑岛的都些什么人吗?”光头咂着嘴说,“死刑犯,终,还有袖岛这边管不了的麻烦人物。”

    “死刑犯?终?管不了的麻烦人物?”肖斯诺了然地道,“政府是不想浪费资源养这些埋了半截黄土在上的人吧?”

    “嘿。”光头笑了声,扭过头压着嗓子说,“你可真聪明。政府就他妈这点,废物全部清扫了才是他们的愿望。不过咱们监狱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大来头,就是废物也不给浪费了,这叫什么,废弃物再利用,废铁也给他炼成黄金。”

    肖斯诺笑了:“你他妈嘴皮子比你脑袋灵光多了。”

    光头似是来了兴致,摸了把脸,冲肖斯诺煞有介事地道:“你还别不信,就我下面说的这事儿,只能听听,谁说出去谁见不着明早儿的太阳。”

    肖斯诺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就知道这玩意儿没安什么好心。

    光头也不管他的反应,撑起子,探过大半个脑袋,愈发小声地说起来:“谁能在黑岛监狱那待上一年还活蹦乱跳的,嘿嘿,谁就能出狱了。”

    肖斯诺愣了下,忍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光头猾的目光闪了闪,扯开嘴角笑得有些古怪,“那里才是真正的奴隶岛,你说是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