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之04:败北

    珠纪为玉依姬的力量尚未觉醒,眼前就出现以圣女为首的谜样组织『Logos』的成员。面对这群锁定『鬼斩丸』的优秀刺客,拓磨等守护五家的人全都不堪一击,珠纪和拓磨等人之间也开始发生摩擦……就在这个时候,珠纪开始著手调查『玉依姬』和『鬼斩丸』,并且发现了『玉依姬觉醒』的相关报……!?本书亦收录能够更了解那位连守护者们也惧怕三分的实力派人物的短篇故事『黄色的惑』!……

    目录

    绯色的碎片—壹之章—

    第四章败北

    第五章秘密

    第六章探究的心

    第七章同伴

    第八章鬼之血

    后记

    朱色的喧嚣

    黄色的

    绯色的碎片—壹之章—

    高中二年级的珠纪,因父母调派到国外工作转而投靠外婆,回到了小时候住过的季封村。

    但珠纪一抵达村子就头痛裂,还遇见不可思议的生物,甚至被不曾见过的果冻状怪物袭击。在一片慌乱之中,一个名叫鬼崎拓磨的少年救了她。

    拓磨把她带到外婆加重,外婆静纪告诉珠纪:“你继承了玉依的血脉,必须封印鬼斩丸。”接着,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珠纪,便和矢志保护‘玉依姬’的守护五家相见了,包括拓磨在内,他们各个都非常有个

    由于年龄相近,珠纪与守护者们很快就打成一片,他们开始针对号称拥有毁灭时间力量的‘鬼斩丸’和‘玉依姬’展开调查。就在此时,在珠纪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位自称‘圣女’的少女,以及她所率领的神秘组织‘Logos’成员,少女问珠纪——“你要选择放弃封印,还是死?”

    “……我要战斗。”珠纪坚定地回答,获得拓磨众人的支持。然而,珠纪在和实力差距过大的Logos战斗中,目睹拓磨等人无力招架而伤痕累累,她到底该怎么做呢……!?

    第四章败北

    ——为何不逃?

    雅莉亚无法理解珠纪的行为,不由得注视着她。

    明明什么力量都没有——不,姑且算她有潜力好了。

    毕竟再怎么说,对方也是魔之女。

    但此时此刻,她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这点不仅是雅莉亚,对方自己应该也十分清楚。

    然而,眼前的女孩,即使脸上写满了空降,眼泪也掉个不同,但是却完全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

    ——搞不懂。

    雅莉亚带着莫名的心,目不转睛地望着珠纪。

    珠纪没有逃走。

    (我要留下来!绝对不逃!)

    她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留在这里。

    话虽如此,实际上她却被眼前的惨烈打斗大大地震撼,就算想帮忙也无能为力。

    结果,她只能张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们奋战。

    拓磨挨了艾因好几拳,摇摇晃晃地勉强站着。

    真弘不知是否被刺拜的镰刀割伤了,上到处都是血迹。

    而卓,他的脚踝鲜血淋漓……

    祐一与慎司,全受到如牢笼般的电流折磨,仍然挣扎着想脱

    如果能转开头不去看,那该有多好。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可是珠纪依旧握紧拳头,继续看着他们五人。

    (我能为大家做点什么?)

    她屏住呼吸,拼命在脑袋中思索,但却完全想不出对抗敌人的方法。

    她忽的瞥见脚边有一块大石头,随即蹲下去搬。

    不过,石头被青苔牢牢固定在地面上,凭珠纪的力气根本抬不动。

    (就算搬得动又怎么样?拿石头扔一定没用。)

    一想到拓磨的拳头连神也能击溃,现在却被压制得无法反击,而自己居然想拿那种原始武器,简直就是笑掉人家大牙。

    (这种的不行,要再找其他的……)

    珠纪断念后站起来,开始四处东张西望。

    当她忧心忡忡之时,战斗演变地更加激烈了。

    “你在干什么,笨蛋!还不快逃!”

    真弘大声斥喝,使珠纪心头一震。

    在刺拜的猛烈速攻下拼死奋战的他,声音比平常更严厉。

    他吼得如此奋力,话语中带着真切,平的玩笑神完全不复见。

    (我……我到底能做什么?)

    在视线的另一端,拓磨和艾因的战斗眼看就要决定胜负。

    拓磨受到沉重的一拳,体摇摇坠。

    艾因见机不可失,右手发出咻咻声,开始聚集力量。

    那并不是灵力,只是单纯的蛮力而已;一种压倒的暴力。

    那股足以决定命运的力量,眼看就要把拓磨打成粉碎。

    同时,真弘的危机也迫近了。

    刺拜在落地的真弘后,高举着巨大的镰刀。

    卓也一样,他被菲犽到走投无路,只能拼命闪躲攻击。

    而祐一与慎司已经瘫软在地,动也不动。

    (怎么办?已经来不及了!)

    脑袋一片空白。

    心脏焦急地快跳出来了,但是却完全无计可施,珠纪不自觉地紧紧握住牵头。

    (大家都会被杀死!)

    “不行,我不许!”

    (对了,铅笔!铅笔是尖的,多少可以造成伤害……)

    她慌慌张张地往制服的口袋摸去。

    不过,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拜托,什么都好,快来个东西吧……!)

    啪……

    忽然,手上传来纸的触感。

    (对了,有灵符!)

    珠纪欣喜若狂,赶忙把三张灵符从口袋里掏出来。

    刚才的战斗太过惨烈,害她都忘了这件事。早上出门的时候,美鹤曾把这个东西交给她,说那是灌输了数年灵力所制成的。

    珠纪到目前为止,已经被灵符的威力救过两次,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武器。

    (有了这个,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了。)

    无论敌我双方,此时每个人都只能专注自己的对手。

    (就是现在……!)

    珠纪捏紧灵符。

    (我……我非做不可!)

    由于她非常紧张,全的血液好像冻结了一般,使她冷汗直流。

    (我不要每次都光等着人家来救自己,现在大家有难,我也要尽一份力……)

    “冷静下来,没问题的。”

    她轻声为自己打气,然后拼命回想,美鹤是怎么教过她发动灵符的。

    “——!”

    尾先狐像在守护着珠纪似的待在她脚边,回过头来轻叫了一声,仿佛在鼓励珠纪。

    “谢谢你,小狐!”

    珠纪用颤抖的双手举起灵符。

    (没问题的,绝对会成功!)

    万一失败,就不能拯救大家了。

    (所以绝对不可以失败,要做的话就要趁现在!”

    心意已决,她于是深吸一口气,把背好的咒文缓缓自口中念出。

    (要念得正确,不能念错,清清楚楚地念出来!)

    她一面回想美鹤提醒的注意事项,一面放声叫喊。

    “略法!伏敌!急急如律令!”

    声音大到连自己都下一跳。

    忽然,四周的空气为之一凝,接着下个瞬间——奇迹发生了。

    黑暗放出有如白昼的光芒。

    封锁在灵符当中的力量获得释放,形成惊人的能源奔流。

    握住灵符的手,就像火烧般灼

    不过,珠纪并未松手,反而用食指和大拇指紧紧捏住。

    她感觉到神封印在里面的力量;这次的灵力,是清乃上次给她的灵符完全无法比拟的。

    从灵符放出来的光芒,如同无数的大蛇一般,一边扭曲折,一边往艾因与刺拜急冲而去。

    二人的脸上,首度浮现惊愕的表

    接着,他们被光之漩涡吞没,硬生生朝后方弹飞出去。凡是经过之处,地面皆翻起数寸,足见威力有多强大。

    “好厉害……这是什么……”

    连珠纪自己都不失声尖叫,但她可没空惊讶。

    她刻不容缓地拿起第二张灵符,这次是对准菲犽。

    “略法!伏敌!急急如律令!”

    光芒乍现,钳住卓的脚铐顺势雾散,菲犽也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迅速被吹走了。

    “好,还有一张……!”

    全好像快要虚脱了,两只脚不住地颤抖,而且眼冒金星,只感觉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头痛裂,甚至比封印被破坏时还痛。

    她很明白,自己的生命力受到耗损。

    美鹤警告过她,千万不可以连续使用,因为它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

    (——可是,现在不这么做就无计可施了!)

    用完下一张灵符后,我还站得起来吗?珠纪心里突然浮出这样的疑问,不过她甩了甩头,把那种懦弱的想法抛到脑后。

    她现在都快昏过去了,却咬紧牙关硬撑下去。

    “再一次!”

    (你们再等一下,祐一学长、慎司!)

    珠纪回想着二人的脸,第三度拿起灵符。

    “略法,伏敌……急急……如律令!”

    勉强挤出声音用力嘶喊。

    一道类似闪电的东西,啪滋啪滋地从灵符迸而出,缠绕在珠纪的手腕上。

    只见它越来越激烈,最后甚至连灵符周围都像在放电似的嗤嗤作响。

    看到这不同于前两张灵符的轻型,珠纪一时之间疑惑不已。

    (为什么?失效了吗?这可不行……求求你,一定要成功!)

    珠纪深深地祈祷,握紧灵符的一端。

    就在这个瞬间——

    出现了比刚才更巨大、散发出无数光芒的能源体,汇集成八条大蛇的形状。

    它们简直就像有生命似的,先是不断扭动,接着——袭向德莱造的光之牢笼。

    只听见啪嚓一声,传来某样物品碎裂的声音,一道强烈的灵力漩涡随之显现,强大到连空间都扭曲了。

    然后,又是一阵更耀眼的光芒绽放,之后便迅速恢复成原先的黑暗。

    同时,四周也重返一片寂静。

    待尘埃落定,那里已经没有牢笼的存在了。

    德莱也不知去向,只有祐一和慎司倒在地上。

    (祐一学长、慎司……!)

    珠纪子摇晃,向前踏出一步。

    可是,显然走不到散落在三处的守护者们。

    体如铅块般沉重,简直就不像是自己。

    珠纪先踏出右脚,正想踏出左脚时,才发觉子竟往旁边倾倒。

    (不妙,要摔下去了……)

    虽然心里知道要摔倒了,却无法自行站直。

    由此可见,珠纪已经疲倦到极点。

    不过,她的背后忽然伸来一双手,扶住了她。

    “……你在搞什么,混蛋!”

    “你干嘛那么乱来!居然连续甩了三张灵符!?你是白痴吗?会死的耶!”

    拓磨和真弘同时扶住珠纪。

    “我都……那么努力了,你还讲德……这么难听,好过分……”

    珠纪挤压好不容易恢复自由的声带,试着发出声音。

    虽然上气不接下气,但她总算能说话了。

    不过,却马上被拓磨轻敲了一下脑袋。

    “好痛,干嘛啦。我刚才救了你耶!”

    “我叫你逃,你是没听见吗?”

    拓磨好像真的动怒了,声音比平常低沉。

    “你那根本叫做……”

    拓磨只讲到一半,话就中断了。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里站着——

    “垂死挣扎。”

    被成为圣女的少女——雅莉亚&8226;罗森堡然而立。

    拓磨、真弘与珠纪目不转睛地盯着雅莉亚。

    “回来吧。”

    雅莉亚语毕,菲犽和德莱立刻在她的旁现

    从他们上看不出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珠纪小姐,我真的感到很愧疚。”

    卓刚和菲犽打完一场,不知合适来到珠纪的边。

    “我们太小看魔术士的能力了。”

    “不过,多亏了珠纪学姐,总算平安无事。”

    祐一和慎司也回到珠纪的边。

    (虽然没有原先计划的顺利,可是——至少报了一箭之仇。)

    而且也可以感觉到,艾因和刺拜的力量变弱了。

    从外表看上去,最后一张灵符最为猛烈;但是以威力而言,似乎是第一张最强。

    (大概是因为……在使用第一张灵符的时候,我的力量还是满的?)

    无论如何,能让最具威胁的艾因和刺拜无法再战,也算是歪打正着。

    就算称不上反败为胜,但或许有机会要求谈判了。

    珠纪如此打算,于是吃力地开口:

    “艾因和刺拜已经不能动了,请你们回去,雅莉亚。”

    一触即发的死寂充斥在四周的各个角落,令人无法相信刚才发生了那么激烈的战斗。

    “……回去?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

    雅莉亚话一出口的瞬间,艾因和刺拜便悄然在雅莉亚两侧出现。

    虽然感觉到他们的力量减弱了,可是实际看起来,他们并没有什么外伤。

    珠纪众人分成两边与之对峙,一时之间双方无言以对。

    打破沉默的,是雅莉亚。

    “你以为那种程度的攻击,就能打败我的仆人吗?”

    正如她所言,我方虽然一人不缺,却是个个挂彩、疲惫不堪。

    尤其是真弘显得特别疲倦,毕竟他要一直用那种速度闪躲攻击,会累也是难怪——在月光照耀下也能一眼看出,他整张脸都泛着青白。

    雅莉亚伫立在洒落的夜光之下,吐息化作白雾,两眼注视着珠纪。

    她那闪耀着光芒的金发,有如由天而降的使者一般。

    在这个瞬间,珠纪忽然疑惑了,究竟何者是正;何者为恶?

    然而,拓磨的一句话,当场让珠纪的不安烟消云散。

    “……我还能战。”

    听似自言自语的这句话,令珠纪心中一凛。

    “我也还可以。”

    慎司支持着伤痕累累的体如此说道。

    “……我这边也是。”

    和慎司同样全是伤的祐一,以一如往常的口吻呼应。

    “喂,你们都这副德行了还真敢讲,我来就好啦,你们可以去旁边休息了。”

    真弘边喘着气边说。

    “看来……我的状况算是比较好的。”

    卓说这句话的同时,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

    雅莉亚瞧着珠纪一会儿之后,缓缓开口。

    “……我只再说一次,把封印交出来,魔之女,你要跟我走,这样的话,要放过他们倒也不是不行。”

    她用听不出喜怒哀乐的语调说完后,又恢复沉默了。

    珠纪把视线停留在敌方四名对手上。

    艾因、刺拜、德莱、菲犽。

    他们都几乎看不出有受伤,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甚至还能感觉到因此在他们体内的力量增强了。

    冷静想了想,这场战斗根本就不可能赢。

    珠纪回过头来,这次换成看向己方的伙伴。

    大家都以严肃的眼神和敌人对峙,等待珠纪回答。

    此时,珠纪注意到了。

    现在这个瞬间,握在珠纪手中的除了她自己的命运以外,还包括了五位守护者的命运。

    如此的重责大任,使她心顿时异常沉重,只感到阵阵作呕。

    体的疲劳也早就超越极限了。

    必须保护封印——她明白这是非常重要的事,然而,珠纪自和封印息息相关;所谓的解放封印,大概也意味着她会丧失命。

    不过对珠纪来说,伙伴的生命也一样总要。

    (赢不了。)

    她知道,虽然不愿意,但这是事实。

    (除非发生奇迹,否则绝对赢不了。)

    皎洁的月色中,激战的气氛逐渐浓烈。

    那正是五名守护者,为了珠纪和封印奋战的证明。

    珠纪闭上双眼,在心里默念五人的名字后,倏地睁开眼睛。

    她注视着雅莉亚,缓缓说道:

    “我绝不会把封印交给你。”

    在寂静之中,珠纪的声音清澈地回响。

    “你已经见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了,还是要抵抗吗?魔之女。”

    “我相信他们。”

    珠纪斩钉截铁地回答。

    她极度疲劳而且紧张,几乎快昏过去,但她不能在这时倒下。

    “他们还能战斗,还能继续坚持下去,如果我不信任他们算什么伙伴?”

    她就像在说给自己听,一字一句都讲得清清楚楚。

    不过,其实她一点把握也没有;自己说出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

    在珠纪的脑海里,什么契约、主从、规矩、世界的命运等等——全部都无关紧要了。

    珠纪并没有精明到,可以用累地半死的体和头脑做思考。

    她只是,不想放弃相信大家的心而已,所以才……

    “我要战斗。”

    话一说出口,口那块大石头也同时卸了下来。

    “……那就没办法了。”

    听见珠纪的答案,在一瞬间,雅莉亚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的影。

    “说得很好,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拓磨拍拍珠纪的肩膀,向前迈出一步。

    (……拓磨。)

    珠纪静静地点了点头。

    “剩下的交给我吧!你干脆也到旁边休息好了。”

    真弘如同以往嘻嘻一笑,向前走出一步。

    “……我会不负期待的。”

    祐一搔了搔珠纪的脑袋,跨步向前。

    “人家不是说,得友之信,报之以诚。”

    卓撑着瘫软的膝盖站了起来。

    “回复。”

    慎司对珠纪轻声念诵,珠纪忽感体一轻。

    “我对回复系统的‘言灵’不是很在行。只能稍微减轻疲劳。”

    慎司满怀歉意地说完后,突然神色一变,表严肃地看着珠纪。

    “也许我的能力还不够,但是,我会保护你的。”

    语毕,慎司也加入了其他四人。

    “……大家要一起回去唷!”

    珠纪对着五人的背影喃喃说道。

    ※

    这场战斗简直可以说是一面倒。

    甚至让人怀疑,这算是战斗吗?

    德莱并没有参战,只陪在雅莉亚的边观战。

    实际上是三对五,但也于事无补,敌人和守护者之间的实力有着压倒的差距。

    对方的攻势,就像要粉碎珠纪众人的决心与意志。

    一切仅发生在眨眼的刹那之间。

    我方才摆出架势,敌方就展开攻击了。

    先是菲犽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发动某种陷阱。

    守护者的动作瞬间停了短短数秒,但这样就非常足够了。

    甫回神,艾因已然近眼前。

    艾因的手看似消失,可是就在下一刻……

    噗滋!他的拳深深陷入祐一的体内。

    祐一的体应声飞到空中,接着摔落地面。

    “狐邑!”

    随着卓的叫喊,在艾因周围的地上冒出巨大的光圈。

    不过,艾因丝毫不为所动,不疾不徐地挥拳击下。

    穿透地面的轰隆声震撼四周空气,光圈连同大地一并遭到毁坏。

    当光圈消失,艾因随即在卓的面前再度挥拳。

    在卓倒地的时候,这次艾因的拳头击在拓磨的上。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拓磨嘀咕两声,颓然倒落尘埃。

    “……我是怪物。”

    艾因低喃。

    另一方,和刺拜应战的两人也势不妙。

    死神的镰刀发出刺耳的破风声,先朝向慎司袭击而去。

    “硬化!”

    慎司大喊。透过言灵,慎司的体将变得坚硬无比,照理说应该不会受到刀刃的伤害才对,但是……

    “不会吧……慎司!”

    慎司子一软,当场倒地,他自己也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

    “慎司!”

    正当真弘把注意力转向慎司的瞬间,刺拜一把捉住真弘的手腕。

    真弘也没放过这个机会,立刻犹如疾风般击向刺拜。

    发动攻击的是真弘,但是——真弘却静静地倒下去了,只留下若无其事的刺拜还站着。

    “……怎么会这样。”

    这样就结束了,一切只发生在眨眼的瞬间,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根本不是战斗,简直就是打猎……)

    珠纪呆愣在原地,完全不敢置信。

    眼中所见的,是艾因和刺拜正一步步走向倒地的伙伴。

    (啊,不可以……大家、大家——)

    “大家别死啊……”

    沙哑的声音脱口而出。

    (说好要大家一起回去的,都约定好了,绝对要大家一起回去的!)

    当回过神时,珠纪才发觉自己已奔向前方。

    而且张开双手,拦在艾因和刺拜的面前。

    他们只要用一根手指就能杀死珠纪,却像在看戏般冷冷地瞧着她。

    不过,那都无所谓了。

    现在的她,只想守护那些拼命保护自己的人。

    “你们如果敢杀他们,我就杀了你们!”

    珠纪将自己的安危、使命、命全都抛下,不顾一切地用力喊叫。

    艾因一言不发,只盯着珠纪看。

    (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她压抑着不听使唤而发抖的体抬起头来,昂然瞪向艾因。

    “——!”

    尾先狐竖起背上的毛威吓艾因。

    但艾因对它完全不屑一顾,反而朝向珠纪踏出一步。

    忽然,珠纪的眼前出现一道黑影。

    “……拓磨?真弘学长?”

    挡在珠纪面前的,是拓磨与真弘。

    (你们还活着……太好了。)

    心一安,眼泪就快要掉下来。

    可是放心的同时,她也希望他们别站起来才好。

    艾因缓缓地走近珠纪众人。

    “算了,不战斗,不站起来也没关系,我好怕你们会在下一次战斗中死掉。”

    珠纪用颤抖的声音拼命制止,然而,拓磨和真弘却没有反应。

    “……拓磨?真弘学长?”

    二人丝毫没有动摇。

    在紧张的气氛中,珠纪发觉一丝不对劲。

    (……难道他们想寻死?为什么……)

    即使认为不可能,但他们两人的表却再认真不过了。

    (是真的?不行,不行呀!)

    珠纪抓着两人的肩膀用力向后拉。

    不过,手马上就被弹开了。

    “拓磨!真弘学长!我以玉依姬的份命令你们!现在马上退开!”

    即使拼了命地阻止,但二人却不加理会,反而朝向艾因走去。

    艾因已经来到面前了。他缓缓举起握紧的拳头——向下挥去。

    “不要!住手呀——————!”

    珠纪不自觉地放声尖叫。

    拓磨与真弘碰地一声被打飞到远方。

    他们的体卷起了滚滚尘沙,猛烈地撞在树根上,然后垂倒落地。

    “拜托,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珠纪紧紧抓着裙角,尽其所能地大喊大叫,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

    “……住手。”

    听到沉静的制止声,艾因的眉毛微微一挑,回头望向自己的主人。

    “……为什么?”

    “退下,艾因,其他人也是。”

    “为什么呢?圣女雅莉亚。”

    在雅莉亚边观战的德莱责问似的开口问道。

    “他们失去意识了,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敌人。”

    环顾四周之后,雅莉亚如此回答。

    “不过,他们以后可能还会再来坏事。”

    德莱似乎不肯罢休,雅莉亚以冰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如果他们再来妨碍,到时候再杀即可,就这样。”

    雅莉亚闭上口,言下之意是她不想再谈了,于是德莱只好沉默不语,另外三个人也解除战斗的架势。

    雅莉亚见随从退下后点了点头,迈开步伐缓缓走出。

    她来到神社前,伸出像洋娃娃般的小手。

    啪哩啪哩啪哩啪哩!

    封印反抗地放出电光,在雅莉亚上蹿动,但雅莉亚不以为意,反而把手往深处压去。

    “呜……!”

    珠纪与封印同调,刺痛随之走遍全,不仅仅是头痛而已,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神经遭到触碰。

    神社的门忽地自动敞开。

    一面镜子收藏在内部,在月光的反下透出清冷的光芒。

    当雅莉亚将它拿在手上的瞬间,一股仿佛脊椎骨被敲碎的剧痛贯穿了珠纪的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

    汗水才一滴落,疼痛就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珠纪知道,这代表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下次再反抗的话,下场不会只有这样。”

    雅莉亚丢下这句话,就带着四名随从消失在黑暗的森林中。

    留下的只剩一片寂静。

    珠纪拖着满是疲惫与痛楚的体,来到拓磨和真弘边。

    她用双手抱紧二人。

    “……拓磨?……真弘学长?”

    二人都没有回应,只能勉强喘着气呼吸。

    她同样望向倒卧在另一头的其他三人。

    幸好大家都只是昏过去而已,也都还有呼吸。

    (太好了……)

    心一放松,鼻头立刻酸了起来,眼泪也随即泉涌而出。

    珠纪一边哭泣,一边把众人集中在一起,但是她全因为疲劳而虚软无力,实在是无能为力。

    她想扶拓磨却扶不动,只好抱着他的手跌坐在地上。

    看他满脸的血与泥土,一股抑止不住的悲伤忽然涌上心头。她张大双眼,望向远方的三人,眼前因泪水而一片朦胧。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应该要大家战斗的。”

    珠纪抱紧拓磨和真弘的手呜咽抽泣。

    (……对不起,拓磨、真弘学长。)

    都是我叫他们去战斗的,这个事实真叫人心痛。

    (对不起,卓大哥、祐一学长、慎司。)

    原来我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一思及此,心口就痛到快裂开一样。

    (原来我根本就不明白‘战斗’所代表的意义,以及‘拼命’这两个字有多么沉重。)

    所谓的战斗,竟然是如此痛苦,如此可怕,如此悲伤。

    而自己居然大言不惭地叫大家去战斗,还要大家别输。

    泪水不停歇地夺眶而出,流过脸颊滴落在地上。

    害大家受到这样的伤害,实在比死还难受。

    而始作俑者的自己,更是无法原谅。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

    在月光洒遍一地,万籁俱寂的森林里,珠纪的泪水擦也擦不干,她只能不断地哭泣。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妖男滚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