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迷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迷团!(4263字)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滚滚浓烟蔓延整座皇宫,呛得人几乎快睁不开眼,一呼吸全是浓烟的味道,有不少人窒息了。

    皇宫内的人乱成一团,救火的救火,救人的救人,一瞬间有种鸡飞狗跳的感觉。

    “怎么回事!”宇文擎拉住一个人,厉声问道。

    太监提着一只装水的水桶,慌忙的回答道:“二下,大正宫失火了!”

    “大正宫?”宇文擎眼中精光一闪,“那太子呢?”

    “还不知道,统领大人正在找呢。”

    说完,他连忙提着那桶水再次加入了灭火的行动。

    宇文擎三人赶到了大正宫的方位,只见巨大的火苗四处乱窜,随风一吹便有可能把火势蔓延至整个皇宫,形势非常危急!

    “我们也帮忙吧!”凝夜轩二话不说飞进火海,寻找被困在里面的人。

    韩羽裳跟在他后飞进火海中。

    “小心一点!”后传来了宇文擎的声音,韩羽裳回头看去,只见他往另外一个方向摸进了火海。

    一**滚烫的火浪扑面而来,韩羽裳心中有些疑惑,这火来的有些奇怪,这么大一个大正宫竟然都烧了起来,难道刚开始起火的时候,就没有人发现吗?让这火蔓延的这么快……

    “救……救命呀……救我……”

    火浪滔天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呼救声,韩羽裳瞬间停下了继续摸索的脚步,仔细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一处房间的底下,一位仅穿着肚兜的女子趴在地上,房间浓烟滚滚,她已经被呛得快昏迷了,呼救很小声,但还是让韩羽裳察觉到了。

    她连忙过去扶起那女子,猛然发现这女子有点眼熟,是昨天晚上和那名假太监在假山旁做苟且之事的那名宫女。

    想起她的事,韩羽裳间接的想起她和宇文擎昨晚同样发生的事,本来被火焰烘烤的俏脸更是觉得发烫。

    “能站起来吗?”韩羽裳问道。

    “咳咳……救,救我……”女子意识已经很模糊,隐约间察觉到有人进了这里,连忙紧紧抓住了韩羽裳,似乎深怕她离开一般。

    看来是站不起来了,韩羽裳目光环视一周,落在她衣不蔽体的上,房间里没有那假太监的踪迹,恐怕是昨晚就离开了。

    伸手扯过上的被单盖在她的上,韩羽裳轻松的将她抱起,直接往门外走去。

    “啊——痛——好痛——”

    那女子又叫了起来,满脸的痛苦之色。

    痛?韩羽裳疑惑,蓦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放下那女子,掀开盖在她上被单,把她翻过,顿时被眼前的景吓了一跳。

    只见这女子的小腹中插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伤口旁边的衣服已经被染得鲜红,有些血液已经干枯,看来这伤口留下的时间有些长了,而她刚才这么一动,又有新的血流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韩羽裳连忙往她背上输送了一股真气保住她的命脉。

    那女子稍微清醒了一点,微微睁开眼睛,虚弱的喊:“救我……”

    “你放心,我会救你的,是谁要杀你?”韩羽裳冷冷的问道。

    这伤口极深,要救她恐怕要费好些功夫,恐怕杀她的人以为她死了,没想到她还一口气在那坚持着。

    “是,是……连寒……”女子每说一句话,似乎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一般,听到韩羽裳会救她,她慢慢的闭上眼,终于昏迷了过去。

    韩羽裳如遭电击,“连寒?怎么可能是连寒?”

    然而那女子已经彻底晕了过去,听不到她的问话,韩羽裳事不宜迟立刻抱起她,往外冲去。

    连寒,她竟然说是连寒杀她!一个本就死去好多年的连寒杀她!

    这怎么可能?连祈风当年亲手杀了连寒,从而落得个大逆不道,弑兄杀亲的罪名,成为了青羽的逃犯。

    如今,怀中的这名女子却说是连寒杀她!

    韩羽裳顾不得想其他,一把冲出了火海,宫门外太监宫女来来往往,一眼就看到了正把太子下也救出来的宇文擎,她连忙赶了过去。

    “快叫太医救她!”韩羽裳着急的说道。

    宇文擎微微一愣,也认出了她救出来的宫女是昨晚的那一个,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在乎这宫女的生死,但宇文擎还是连忙叫人去传太医。

    “哇!白头发漂亮女鬼!”

    突然太子下惊叫一声,兴奋的跳了过来抓住韩羽裳,“我抓住你了,抓住你了!白头发漂亮女鬼!我终于抓住你了!”

    韩羽裳心中一突,暗道了句不好,她竟然忘记了她前不久夜探皇宫暴露了份。

    宇文擎拉回了太子下,连忙说道:“太子下,你误会了,这是五弟的王妃,不是白头发漂亮女鬼!”

    “咦,可是她确实是白头发漂亮女鬼啊!”太子下指着韩羽裳雪白的头发,被烟火熏得脏脏的小脸上一脸天真和凝重,仿佛他说的绝对是真话。

    “不是的,她可是你的弟媳,五王妃,。太子下你真的误会了!”宇文擎反驳,声音却听不出焦急,但韩羽裳还是感觉到了警惕。

    “哦……原来是五王妃呀,我也有王妃哦,我也有王妃!”他得意的宣布,神气的膛。

    韩羽裳微微松了口气,看来她得小心一点了,若是遇到了皇宫的其他人,恐怕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了。

    “咦,这个人怎么了?”太子下忽然好奇的凑过来,盯着韩羽裳怀里的那名还剩一口气的宫女看。

    “太子下,此人受了重伤,需要马上救治。”韩羽裳没隐瞒的回答道。

    “受了重伤?”太子眼一亮,立刻想把韩羽裳手中的那名宫女抢过去,“我就是太医!我就是太医!让给我她看病!让我给她看病!”

    太子的突然抢人让韩羽裳吓了一跳,随即立刻后退一步,又连忙把人抢了过来,“太子下不必了,太医已经来了。”

    “可是……”太子下似乎还不死心,这一争一抢中,不知道是不是压到了那宫女的伤口,宫女不舒服的叫了一声,又昏迷了过去。

    这时候太医赶到了,韩羽裳立刻将宫女交给太医,“快救她!”

    一旁的太子下委屈的眨着眼,一闪一闪的瞪着韩羽裳,泫然泣,“你不相信我是大夫……”

    “这……”韩羽裳无语,谁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话?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你不相信我……你是坏人……我要叫父皇把你关起来!”太子下继续指控。

    “……”韩羽裳嘴角抽了一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

    “太子下!”宇文擎连忙挡在了韩羽裳的面前,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太子下,你误会裳儿了,是因为裳儿和这位太医商量好,病人都要给他看的,她相信你是大夫,下次一定让你看。”

    “真的?”太子下显然很相信宇文擎的话,听到他这么一说,脸色好看了不少。

    “当然是真的!”

    “好吧,那下次你一定要让我给你看病哦!”太子说道。

    “……”韩羽裳除了无语,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宇文擎向太医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赶紧帮那宫女医治,太医这才绕过太子下,查看起那宫女的况来。

    这一看,他随即摇头,“二下,此人已死,如何能救,已经回天乏术了。”

    已经死了?“不可能!”韩羽裳冷冷的道:“我刚才才为她度过真气,那一剑虽然伤得重,但还有救,怎么可能会死!”

    老太医摇了摇头,“姑娘若不信,可以自己看看。”说罢他站起来,继续往旁边受伤的人走去。

    韩羽裳抿紧了唇,抓起宫女的手腕,脉门毫无动静,生机全无,的确已经死了!

    韩羽裳不信邪,又探向她的心脉,还是毫无动静。

    “不可能,刚才我救她出来的时候还活着的!”韩羽裳握紧了双拳,那股真气至少可以延续她一个时辰的生命,如今还不到一刻钟,怎么可能死了?

    宇文擎是绝对认可韩羽裳的判断,她在幽宫打滚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伤口没见过?

    他拂开宫女上的被单观察起伤口来,如韩羽裳所说的一般,伤口虽重,但的确不致命。既然如此,那又怎么会死呢?

    “皇上驾到——!”

    来不及检查这宫女的死因,皇帝的突然到来惊醒了现场的所有人,宇文擎沉沉的站起来,走到了韩羽裳的边,悄然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静观其变。”

    “嗯。”韩羽裳面无表的点了下头,目光还是停留在宫女的尸体上。

    明黄色的衣袍随风招摇,浓浓烟雾下宇问天稳步走进宫门,目光在偌大的大正宫里转了一圈,那些侍卫与太监们也顾不上礼节了,匆忙行了个礼马上扑入救火的行动中。

    “参见父皇。”宇文擎道。

    韩羽裳犹豫了一会儿,微微低下了头,启唇道:“参见皇上”

    皇宫,果然是个让人很不舒服的地方啊,韩羽裳心道,从不喜欢向人低头,不尊天,不尊地,只尊她自己,现在却要恭敬的向人低头,这让她很不舒服。

    “怎么回事?”望着滚滚的浓烟与大火,宇问天厉声质问,浑上下散发出帝王般不容置疑的气质,霸气魄人。

    这时候,太子下害怕的缩了缩脑袋,小心的道:“父皇……父皇……”

    “说!”宇问天视线转向他,冷冷的问。

    在见到太子害怕的神色时,他就已经明白这件事定然和自己这傻儿子有关,脸色越沉越吓人。

    “人家不是故意的啦,人家肚子饿,在宫女姐姐门口喊了半天,她都不理我……”太子下似乎被皇帝的严厉给吓坏了,立刻把全盘是都说了出来,“她不理我……呜呜……人家肚子饿……就只好自己去膳房煮些吃的,可是……可是那些火轰的一下就烧起来了……”

    闻言,宇问天的脸色更是难看:“让堂堂太子下做这种事?伺候太子的宫女呢!把她给朕叫过来!”

    堂堂太子下,就算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就算是个傻子,但是那头衔依然是挂在那里的,太子,这代表的不只是份,还是皇家的威严,而竟然有宫女完全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可见宇问天此时是有多么的生气。

    宇文擎若有所思的望了太子一眼,而后站了出来,指着地上的尸体道:“父皇,那名宫女已经死了。”

    “死了?哼。怎么死的。”

    “依伤口上来看,应该是被刺杀的。”宇文擎如实答到。

    宇问天幽深的目光盯了宫女尸体一眼,最后视线落在了尸体旁韩羽裳上,但仅一眼,又自动掠过。

    半饷后,他道:“尽全力扑火,朕不希望这火将整个皇宫都给烧了,太子,你随朕来。”

    说罢,他转走出了大正宫。

    太子眼泪汪汪的扯着宇文擎的袖子,“父皇一定会罚我的,呜呜,你救救我,救救我吧,我不要被罚……”

    宇文擎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拂开太子的手,“你们还不快带太子去见皇上!莫要让皇上等急了。”

    “是,下。”几名侍卫连忙又拖又拉的将太子往乾坤拽去。

    “去前侍院把侍卫都调集过来,尽快把火扑灭!”

    一时间,大正宫再度有乱了起来,大家七手把脚全力扑火,终于,火势渐渐小了下来,不再往其他地方蔓延,但紧紧此,也把大正宫里头的几个院落全都给烧毁了。

    宇洛阁,韩羽裳静坐在窗前,遥望着远处渐渐散去的浓烟,在沉思着什么。

    凝夜轩放下手中的报,低声道:“羽裳,连寒确实已经死了,而连祈风当年也亲口承认,连寒是被他杀死了,你会不会听错了,或许那宫女说的,不是叫连寒?”

    韩羽裳回过头来,认真的道:“不会错的,她的确说是连寒。”

    “那这就奇怪了,难道连寒没死?”凝夜轩陷入了沉思。

    “裳儿,你说,在你出来之前,那宫女还没有死?”宇文擎忽然想到了什么,道:“那你出来之后呢?”

    脑中一记灵光闪过,“我一出来就见到了你和太子……太子?”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