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恶魔师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恶魔师傅。(5091字)

    “羽裳!”凝夜轩松了口气,悄然握住了韩羽裳紧握的手,知道她也不愿意再回幽宫,他当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如果可能,他甚至宁愿她和宇文擎再一起,也绝对不许他回幽宫!

    幽宫,那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怎么能够让她再回到那个的地方去呢?让她回去可以,除非他死!

    “你先走。”韩羽裳沉默了一会儿,将凝夜轩的手拂开,“我留下来。”有些该解决的事,还是必须要她自己才能解决的,过去的一切,现在是应该斩断的时候了。

    凝夜轩脸色一变,“不可能羽裳,我怎么能够让你独自面对这个恶魔!”

    上一世,他疏忽了太多了,才让她进入到那个暗无天的地方,但是这一次,他又怎么能许这种事发生呢?

    更何况,这个人是幽宫宫主啊,他若是离开,难保这个人不会怎么对付羽裳。

    “哼。”幽宫宫主一声冷哼,“你竟然想要放他走……小夜儿,你竟然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那么,师傅留你何用?”

    以前的夜魅从来不会违抗他的命令,他想杀谁,夜魅绝对会让那个人活不过第二天的太阳,然而现在,她竟然违抗自己的命令。

    她……果然不能再留啊。

    冰冷致极的杀意, 空气中蔓延着凌厉的气势,凝夜轩暗暗戒备在心中,这传说中的幽宫宫主果然有些门道,看来今天似乎不太能够善了啊。

    韩羽裳微微垂下了眼眸,不平不淡的声音再度称述着一个事实,“宫主,夜魅已废,夜儿已死,从此之后世界不会再有这个人。”

    说着,她突然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响头,“多谢教导之恩。”

    语毕,她从新站起来,目光如矩,眼神锐利的直视幽宫宫主,不再是刚才那个韩羽裳。

    上一世做了十多年的杀人工具,若说还恩,她早已经将恩报完,而这一声谢谢,是彻底斩断她和幽宫之间的关系,还了恩,道了谢,纵使心中还是带着几分恐惧,她却已经不在有所顾忌,她,不再是夜魅。

    但如果能不出手,便尽量不出手吧,如果他非要她出手,她亦没办法。

    “夜魅已废,夜儿已死?”幽宫宫主淡淡的重复了一句,忽然张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好一个夜魅已废,夜儿已死,你果然是想彻底摆脱幽宫!”

    顿了顿,语气陡然一变,无比森冷,“不过想要摆脱幽宫,又岂是你想走就走这么简单!”

    话音刚落,在他后的十二名死士唰的一下,动作一致,拔剑出筲。

    夜魅知道幽宫的太多秘密,实力又太过的强大,她若回幽宫还好,仍然会得到他的继续重用,她若不回,为了不让那么重要的秘密流露在外,他也只好下杀手了。

    人不为我所用,其必诛之!

    这是幽宫一直以来坚持的理论,而且现在正是执行的时候!

    “废话少说,今你休想带羽裳走!”凝夜轩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唳气,向来温雅的狐狸脸此刻不再藏拙,露出了他最深沉的狠。

    “那么,就试试看吧。”幽宫宫主同样不是省油的灯,光是在气势上就远远高人一等,更何况在他后,还有十二死士那完全服从命令一般的傀儡。

    韩羽裳淡淡的道:“轩,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她不希望凝夜轩有任何损伤,幽宫宫主的底细与幽宫的力量她再清楚不过,凝夜轩单枪匹马纵使再厉害又如何同一个势力做斗争?

    “不可能。”凝夜轩的语气毫不松动,她也知道韩羽裳在担心什么,但是,谁说他只有一个人的?

    凝夜轩神秘的一勾唇,突然一声响亮的口哨回在树林中,刹那间,数十道人影冲破而出,迅速出现在众人面前,挡在了凝夜轩与韩羽裳的前面。

    白衣飞扬,清一色的圣洁气息,在他们面前的,无论是男还是女,全上下都是一股纯净的白色,看起来那么高贵不可侵犯。

    在他们腰上挂着一个专属于他们标志的信物,洁白的玉佩同那一袭白衣相衬托,惟有玉佩上的两个黑色的大字,能震慑人的眼秋。

    天衣。

    幽宫宫主瞳孔一缩,诧异的瞪着这突然出现的人,惊讶出声,“天衣楼!”忽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紧紧盯住凝夜轩的眼睛,“你就是神秘天衣楼的主人?!”

    凝夜轩面无表的说道:“区区小楼,又怎么能和幽宫比拟神秘,宫主抬举了。”

    幽宫宫主突然怒极反笑,“没想到啊,没想到,天衣楼的楼主竟然是南雀中人,枉我幽宫总部设在南雀,却对你天衣是一无所获。”

    听到幽宫宫主的话,韩羽裳也是大吃了一惊,对于天衣楼,她对天衣楼的了解是知之甚少,灵蛇教可以说是正道中最有名的组织,而幽宫则是邪教中最狠辣的组织,而这天衣楼,风声小,名气大,是最为神秘的一个幕后组织。

    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天衣楼里的成员是谁,更没有人知道天衣楼是亦正,还是亦邪。

    天衣楼的人从不高调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每一次出现,都是静悄悄的,却因为他们的静悄悄,更是在天下引起轩然大波,只是他们的行事太过低调,因此知道的人是知之甚少,为有一些大势力的领导人物能够知道这一势力的存在。

    因此天衣楼成为了他们口中最神秘的力量,然而没想到的事,一直让韩羽裳也有些好奇的天衣楼,竟然是凝夜轩的所有。

    难怪,难怪他在南雀京都既不参政,也不从军,天天懒在家里却也无人敢上门挑衅,原来他的来头这么大。

    藏得可真够深啊。韩羽裳暗暗结舌,心中不免有些佩服起凝夜轩来。

    “自从知道羽裳前世的所有事之后,我就一直想找机会同宫主你会会手,没想到今你却自己找上了门来,既然如此,我们便一起好好切磋一下吧。”凝夜轩冷冷的道,“羽裳,你到一边观战吧,免得受到波及。”

    韩羽裳摇头,“虽然他曾经是我师傅,但现在我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要打就一起上。”

    “不,羽裳,这一次我只想用我自己的力量保护你。”凝夜轩认真的看着她,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能够好好的保护她。

    这两年来天衣楼他一直都不曾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因为羽裳从不需要他的保护,这让他很挫败,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放弃这得尝宿愿呢。

    韩羽裳有些犹豫,但是看到凝夜轩这么认真的眼神,她还是默默的走到了一边,罢了,就随他去吧。

    正在这时,一声轻笑突然在树林中响起,低沉的笑声夹带着淡淡的杀意萦绕其间。

    “幽宫宫主既然来到了我青羽国都,本王要是不出来接待接待,怕是有些招待不周啊。”宇文擎一袭青色玄衣,慢慢的从树林一处走了出来,看他目光了然的样子,想来是在暗中偷听了不久,“更何况,您还是本王王妃的‘前任师傅’呢,本王真是有失远迎了。”

    叫到宇文擎也来到了这里,幽宫宫主神色一变,凝夜轩眼眸一眯,想说什么,在看到宇文擎脸上一块紫一块青的伤痕时,还是忍了下来。

    韩羽裳眨了眨眼,看来他一直在暗中偷听他们说话,或许,之前凝夜轩和她说的话,恐怕都被他听去了吧。

    “宇文擎……”幽宫宫主沉沉的唤道,看来今他来这里的确有些卤莽了,宇文擎不得小视,如今又多了一个天衣楼,看来今天他要想轻松离开,或许没那么容易了。

    “你来得正好,把水若交出来。”幽宫宫主冷冷的说道。

    “水若?”宇文擎淡淡的一个音调蓦然坠入深渊,他不提水若还好,一提水若,他就想起在试炼洞府,如果水若再心狠一点,他恐怕就真的失去那丫头了。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现在足足有一大堆的理由想要把他措骨扬灰。

    “想要水若?呵呵,我说宫主,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越活越天真啊,你觉得我可能会把水若交给你吗?”

    韩羽裳心中一突,猛然揪住宇文擎的衣襟,“你抓了水若?”

    “哪有……”宇文擎立刻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还杀意腾腾的他面对韩羽裳,却像个无赖一般,“裳儿,你怎么能冤枉我,是水若让我把她带走的,她是你的‘好朋友’你是本王王妃,王妃的‘好朋友’本王怎么能够不好好招待呢?”

    水若,竟然在宇文擎的手上,她以为,她回幽宫了。韩羽裳的心思百转千回,有激动,有兴奋,却也有些失落。

    “宇文擎,你给我闭嘴,不准再让我听到那两个字!”凝夜轩气急败坏的叫道。这个混蛋,自昨晚羽裳和他那个……这混蛋就一直把‘王妃’挂在嘴边,似乎要昭告天下他们已经什么什么了一般,凝夜轩光用想的,心里就一团闷气。

    “哪两个字?王妃?”宇文擎故意装糊涂,开玩笑,他上大大小小的伤可不是让人白揍的,既然已经让他揍了一顿,现在当然是他得意的时候了?

    “宇文擎,你欠揍是不是?”凝夜轩本来就心不好,宇文擎还非要在老虎头上拔毛,凝夜轩简直快气炸了。

    宇文擎微微挑眉,“你想揍人?那好,我们来比比吧,那边不是有几个比我还欠揍的人吗?”他指向不远处的十二死士等人,“干脆我们一起上,看谁先把他们打趴下?”

    凝夜轩眼一亮,大喝一声:“好!就依你,看谁打倒最多!”

    幽宫宫主斗笠之下的面容气得铁青,这两个小辈竟然在他的面前如此狂妄,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这是何等的耻辱,当下冷冷的下了命令,“把这两个臭小子的舌头给本宫割下来!”

    “是!宫主!”

    一瞬间,飞沙走石,落叶飘零凝夜轩和宇文擎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一举一动霸气凛然。

    不远处的韩羽裳很乖巧,闲闲的靠在树边观战,眼中却惊不住有几分的诧异,看不出平时这两只优雅的狐狸一发起狂来,是这么的恐怖。

    不过,这足以证明他们自的实力,因此她慢慢的放下心来,再加上那十多名天衣楼的神秘高手,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这时候,韩羽裳猛然发现,幽宫宫主突然朝她近,她立刻闪,退至另外一个方向。

    “小夜儿,师傅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不回幽宫?”幽宫宫主冷冷的道。

    韩羽裳深知他的深不可测,和他保持了两丈的距离,静静的回望他,“我说过了,我已经不是夜魅,你教我的武功,也被你派来的人给费了,如今你我两不相欠,我又何需再回幽宫!”

    她前世帮他杀的人,还不够多吗?恩早就还清了,纵使心中还有些畏惧,但韩羽裳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绝对不会再回幽宫!

    “好!好得很!”幽宫宫主怒极反笑,“看来你是执意要背叛幽宫,背叛师傅了。”他冷冷的凝望着不远处的韩羽裳,道:“原本还想将一些关于连祈风的事告诉于你,如今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我们走!”

    幽宫宫主非常明白天衣楼的实力和宇文擎的手段,今他本想单独会会韩羽裳的,却不料发生这么多的变故,如果继续下去,恐怕会事实两败俱伤的局面,因此他早早想到撤退。

    一句话生生惊醒了韩羽裳,她连忙挡住了幽宫宫主的去路,惊怒不定,“你刚才说什么,连祈风的事?他的什么事要告诉我?”

    “哼,这是我幽宫的最高机密,你已经不是我幽宫之人,无权得知。”幽宫宫主说道,语气中夹带着淡淡的嘲讽。

    “……”他这是在她啊,韩羽裳紧紧的盯住眼前这个把她抚养长大,她却从未看过他真面目的男人。

    “裳儿,不要相信他的话,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自己去查!”宇文擎一掌劈开一名死士,连忙赶了过来。

    “羽裳,他这是设计引你,千万不要上当!”凝夜轩也连忙说道,和宇文擎一左一右护在了韩羽裳的前。

    “嘿嘿……引?本宫不屑做这些事,若不是知道本宫的徒与连祈风交好,也不会费劲力量查到了这消息,连祈风……连寒……哈哈,真有意思的两个年轻人,你们不信便罢了,我们走!”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凝夜轩冷哼一声,再次出手,挡住他们的去路。

    “不错,不留下点利息就想走?当我青羽皇室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宇文擎和凝夜轩两人配合的非常完美,两人执意要将他们留下,就算留不下,他们也要收割点利息!

    “想留下本宫,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幽宫宫主狂傲的大笑,影错乱万变,竟然快得不可思义。

    “咚咚……”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声,皇宫门前的大鼓被击响,鼓声阵阵传遍了每一个皇宫角落。

    “不好,宫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了!”宇文擎朝皇宫的方向望去,只见半空中浓烟滚滚,火势滔天,将整个半空映成了通红。

    “皇宫失火了!”凝夜轩也发现了这一件事,两人的脸色连连变化。

    这么一停顿,等他们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幽宫宫主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啐,跑得真快!”凝夜轩狠狠的咒骂了一声,这一刻的他完全就像是21世纪的地痞无赖。

    “走!立刻回宫!”宇文擎道。

    虽然让那老家伙跑了心里很不舒服,但现在还是先回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紧。

    韩羽裳望了一眼幽宫宫主离开的方向,有些犹豫的想要追去,他想说的,连祈风和连寒,到底是什么事呢?

    “羽裳!不可以去,走吧,我们先回去再商量这件事!”凝夜轩不由分说的拉起她往皇宫的方向飞去。

    幽宫宫主那只老狐狸定然是抓住了连祈风是羽裳的软肋,故意想把她骗去幽宫,等他真正找到幽宫的老巢的话,看他不带人轰了他们的窝!

    当然这些想法他只能在心里想,并没有说出来,不然他们一定会惊讶的瞪大嘴眼,什么时候优雅高贵的凝夜轩,这号称千年老狐狸的他,竟然也有这么沉不住气的粗暴时刻?

    近朱着赤啊……和楚希呆得久了,脾气果然是会传染的。

    *

    码新文中,各位亲见谅,码不了一万了……记得推荐哦。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