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天涯海角天做崖,山峰绝顶我为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天涯海角天做崖,山峰绝顶我为峰(5350字)

    “……”韩羽裳犹豫了一会儿,点了下头,站起来,“去哪?”

    去哪?

    去哪呢?凝夜轩心想,其实,最想的是带她离开,回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凝家后山,只有他,和她……

    “随便走走吧……”他道,笑了笑,笑容包含了太多的苦涩,“其实我也不知道去哪……”

    随便走走,韩羽裳走在他的旁,低着头,凝夜轩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过她的旁,努力的看着,不敢眨一下眼,深深的把那抹小的影子映入眼中,似乎,只要一眨眼,他就会不见了一般。

    她不言,他亦不语,沉默蔓延在两人的周围,也蔓延在两个人的上。

    什么时候起,他们变的这么的生疏了?韩羽裳有些恍惚,决定要打破这份沉默,于是,她缓缓的抬起头,轻启唇瓣道:“我们……”

    一句话还未完全吐出,上突然一个大力,凝夜轩猛然拽住她,将她带进了怀里,紧紧的抱住。

    “羽裳,跟我走,好不好?”

    “……”

    “答应我,让我带你离开这里,离开青羽,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离开青羽,离开宇文擎,离开……所有的过去。

    只要她愿意。

    他可以不去计较她谁,喜欢谁,更可以不去计较她是谁的人,或者不是谁的人。

    只要……她愿意,他会不顾一切的带她走。

    韩羽裳沉默,半饷后她才抬头问凝夜轩,“你说的走,是去哪里?”

    一起走,如果离开青羽了,去哪里?回南雀吗?不,那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她不能够再回去,她也不想再回去。

    更何况,连祈风的事还没有查出来,她怎么能够自私的离去呢?她说过,会给连祈风一个交代的。

    “去哪里都好,天涯海角天做崖,山峰绝顶我为峰,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带你去,惟独……”惟独有宇文擎在的地方……

    在这一刻,凝夜轩突然明白了,在这场感的战争中,他真输了,如果,他一开始就认清自己的心意,在羽裳还未转世的时候,就让她上自己,现在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呢?

    可是,时光不会倒流,不分前后,他真的失去她的,是彻底的失去……

    “宇文擎去吗?”韩羽裳这么问他。

    天涯海角天做崖,山峰绝顶我为峰,这确实是个很让人向往的地方,天涯海角,如果都能踏上天下的每一处土地,和自己的好朋友,在乎的几个人,一起游在这天下,她的确很向往。

    闻言,凝夜轩猛然退后了好几步,脸上一股悲伤与不甘愿爬上了眼角,“为什么……为什么羽裳,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为什么——!”

    宇文擎要去吗?哈哈,他仰天大笑!

    为什么她就不明白,他是想和她在一起,单独的两个人,而不是多上宇文擎这一号人物!

    韩羽裳再度沉默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知道,那个天之涯和海之角,如果宇文擎也在的话,她想,她一定会去的。

    如果她想去,而他不去的话,她也会叫他去的,宇文擎说,她这叫,她上宇文擎了。

    所以会想在他在的地方,所以会不想他出事,所以会心甘愿的和他在一起,这一切,都是以之名……

    “羽裳,你可知道,我你呀……”凝夜轩笑完,慢慢的低下头来,默默的看着脚底下不断飘落的落叶,落在地面上,踩出一条条痕迹,仿佛就像他的心,被人踩在了脚下,千创百孔。

    “轩,我是你姐姐。”韩羽裳咬着下唇,默默的说了这么一句。

    “姐姐?!”凝夜轩一声嗤笑,“不管是你的前世还是今生,或者是我的前世今生,我们都没有半点的血缘关系,姐姐?真可笑的词语,如果你不我,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个理由的话,真的,很可笑。”

    为什么不他?韩羽裳也不明白,在韩家的十五年来,她一直深居简出,专研上一世所学习的武功心法,直到娘亲的病快撑不下去了,她想着要带母亲离开。

    这个时候,宇文擎闯进了她的世界,以一股霸道又极为无赖的姿态告诉她,让她记住他。

    而凝夜轩,从一开始,在她的心中,便是凝家人。对于凝家人,她不恨,但是她怨,,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好感。

    和他相处之后,知道他的世,她消除了心头对他的敌意,但也只是将他归纳为自己弟弟的那一部分,从未想过其他。

    只是,这一直被自己当做弟弟的人,突然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告诉自己,他她。

    她如何能接受得了这么大的转变?更何况,他还是在她有了宇文擎之后……

    “羽裳……”

    “……”韩羽裳连忙抬头看他,凝夜轩却背过了,似乎不在愿意让她看到他的脆弱之处。

    “羽裳,跟我走吧……”他轻声的道。

    他又一次开口问道,或许这会是他最后一次问她这个问题。

    “我会帮查出连祈风的所有事,会帮宇文擎夺得太子之位,会让你毫无后顾之优的离开,所以,跟我走吧,好吗?”

    韩羽裳眯了眯眼,回答道:“他说好,就好。”

    如果宇文擎答应,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的,只是,如果他不答应呢?她犹豫,应该,是舍不得离开的吧。

    “呵呵……”还是要等宇文擎的答案吗?不,凝夜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笑了笑,笑容中无尽的苦涩。

    在今天之前,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美好,他总相信,只要连祈风的事一办完,他们就可以离开青羽,一边浪迹天涯,一边体验人生百态。

    直到昨晚,他到处都找不到她的踪迹,找不到她的影子,他慌乱了,深怕她出了什么事,天还未大亮就跑来找宇文擎,宁愿放低段,去找他帮忙寻找羽裳。

    可是,当推开宇文擎的房门的时候,他看到了什么?看到了那让他心神剧裂的一幕,这一幕他永远都忘不了。

    “羽裳,告诉我,你他吗?”凝夜轩突然转过来,毫无掩饰内心的种种绪,苍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直直的望入她的眼中,仿佛只要这样,就能够将她内心深处最深的想法看透一般。

    韩羽裳迟疑的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想说,但是她不能欺骗他,所以还是点头。

    果然,她真的山他了。

    凝夜轩紧扣住她的肩膀,“可是羽裳,他是个王爷!青羽万人之上的王爷,更有可能还是未来的太子!将来的皇帝!你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吗?他将有无数妻子儿女,他不会是你的唯一,你明白吗?”

    他的话让韩羽裳想起了宇洛阁中的芸如,芸如,的确是宇文擎的妻子,是了,他有妻子了,那自己呢?会是他唯一的妻子吗?

    娘亲苍老的容颜再一次闪过脑海,依然记得娘亲在每个夜晚,都会默默的念着一个人的名字,韩正风,那个南雀王朝的丞相,她这一世的父亲。

    娘亲很在意父亲,她以前不懂那是叫,现在明白了,可是韩正风却是妻妾成群,而娘亲正是被三夫人害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嫁给了宇文擎,是不是也会陷入家庭那一场女人的争斗中?而没份地位的她,是不是也会被他的其他妻子赶出府?

    又或者,她嫁给了她,然后把其他女人给赶走?不呢,她不会做这种事,她不会做和娘亲上发生过同样的这种事

    韩羽裳有些茫然了,她要过的生活,似乎不是这一种啊。

    “如果……”韩羽裳沉默了许久,慢慢的开了口,“他有妻子,我不会嫁给他。”

    她不想赶别人的女人走,更不想被其他女人赶走,所以,如果他有妻子,她不会嫁给他,不是她怕,不是她软,而是自尊问题,她绝对不会和任何一个女人共同拥有一个丈夫。

    这么多年来,她知道娘亲的生活是怎么过的,所以她懂得,因此她才坚持。

    “羽裳,你忘记了吗,他已经有了。”凝夜轩轻声的提醒她。

    “但是他没碰过她,不是吗?”韩羽裳反问。

    “……”这下,轮到凝夜轩沉默了。

    良久之后,他苍凉一笑,“你真的上他了,所以,你不会和我走的。”

    他背过,轻轻叹息了一声,“早知道你会上别人,我就应该早点绑住你呢。”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啪啪啪……”

    突然,一阵鼓掌声突兀的响起,在这片寂静的树林异常的诡异与奇怪。

    “呵呵,小夜儿,果然长大了,就不想回家了呢……”

    韩羽裳瞬间僵立,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会这么叫她的人,全天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幽宫宫主。

    那个亲手将她带近杀戮之门,带进地狱世界中的幽宫宫主,那个在修炼上对自己如恶魔般指导师傅,在生活上对她犹如一个慈的父亲般的幽宫宫主,此刻,竟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披风人影,慢慢的在某处走了出来,长长的披风,圆圆的斗笠,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让韩羽裳在瞬间涌上那十多年来对他的恐惧,脸色猛然煞白。

    凝夜轩也注意到了来人,他瞬间收起了悲伤等所有的绪,警惕的望着这突然出现的披风人影,在披风人后一排四人,一立三排,一共十二人无无息的跟在他的后,一个脚步,一个动作,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就像是个没有呼吸的死士!

    韩羽裳知道,这是宫主随尾随的十二死士,是幽宫最为神秘的十二个人,不属于杀手一列,更不属于幽宫管辖之列,以为他们只听命于幽宫宫主。

    “来者何人!”感觉到对方的来头不小,凝夜轩不敢掉以轻心,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这个看不清面貌的人出现后,韩羽裳的心,瞬间滂湃了起来。

    幽宫宫主只是淡淡的望了凝夜轩一眼,而后慢慢的走到了韩羽裳面前,而韩羽裳此时全就像被人盯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直到他走到了自己面前,依然是直直的站着。

    凝夜轩心头猛然跳动了下,连忙挡在了韩羽裳面前,问道:“羽裳,他是谁。”

    话是对韩羽裳说的,眼睛却是盯着披风人不放,他直觉韩羽裳有这种反映,一定是认识这个人的。

    韩羽裳张了张口,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唇边溢出,“他是……幽宫宫主,我的,师傅。”

    闻言,凝夜轩眼中划过一道震惊,幽宫宫主!

    此人竟然是那残冷闻名杀手组织幽宫的宫主!凝夜轩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如果说眼前这披风人的份让他惊讶的话,让他更为震惊的还是后面一句话,

    他不仅是幽宫的宫主,还是她的师傅!

    虽然韩羽裳已经和他解释过,她曾经是夜魅,但是她说的很简单,只是说被人带近了幽宫,接受了训练,然后成为了杀手。

    他一直以为会是那个贩卖儿童的那些人为了赚钱,所以才搂来孩子,把他们卖去了幽宫,却不知道,那个亲手将她推向黑暗世界的人,竟然会是她的师傅,幽宫的宫主!

    听到韩羽裳的话,幽宫宫主发出了一道笑声,大手掠过凝夜轩,慈样的拍在了韩羽裳的俏脸上,“乖,原来还认得师傅,师傅还以为小夜儿长大了,所以,再也不准备回幽宫呢。”

    凝夜轩一阵心惊,幽宫宫主把手探出来的时候,他试法组织,可是却发现,幽宫宫主他的动作竟然无比迅速,他甚至还没有反映过来,他就已经碰大了韩羽裳了!

    “放开!”回过神来的凝夜轩连忙挥开幽宫宫主放在韩羽裳脸上的手,更加提起了一百二万分小心,“羽裳已经不属于你们幽宫的人,别把主意再打到羽裳的上!”

    “羽裳,不要怕,他不敢怎么样的!”凝夜轩柔声安慰道。

    韩羽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多年未曾出现过的恐惧,很快的在心中平复了下来,她瞬间恢复平静,淡淡的拱了下,低唤一声:“师傅。”

    于,他带她走出了凝家,虽然走进了更大一个黑暗,但他仍然是帮助过她。

    于理,他教她知识,传她武功,虽然只是把她培育成一个杀人工具而已,但依然是她的师傅。

    不管心里有多么的不接受,她依然改变不这一层关系。

    幽宫宫主斗笠之下的面容无人能够看得明白,只听得到他一阵满意的笑声,“很好,孩子,和我回家吧。”

    他再一次轻松的掠过凝夜轩,牵起韩羽裳小巧的手,似要带她离开一般。

    “回家?”韩羽裳重复了一句,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师傅,我没有家。”

    “胡说,幽宫就是你的家,你怎么忘记了呢……”幽宫宫主略带不满的说道。

    韩羽裳轻轻摇头,“夜魅已经随着凝夜紫的消失而消逝了,,现在的我,是韩羽裳,不是凝夜紫,更不是夜魅……”

    骤然,幽宫宫主上的凌厉气势猛然爆发,杀伐果断的杀意冲天而起。

    “小夜儿果然是想背叛幽宫啊……”幽宫宫主冷冷的说道:“难道你忘了是谁带你离开凝家那不公平的地方吗?小夜儿,如今,你是想背叛师傅吗?”

    韩羽裳躯微不可闻的一震,一为师,终生为父,在这个世界上,忤逆父亲师命,都是离经叛道之徒,就像当初的连祈风一般,会被众人所唾弃,十恶不赦呐……

    “你胡说八道!!”凝夜轩恨声道,往的优雅此刻当然无存,“你把羽裳带离了凝家,却把她带进了更为黑暗的地方,你这算是什么师傅!你简直就是恶魔!”

    “哈哈……恶魔?小夜儿,有人说你的师傅是恶魔呢,怎么办?该怎么死呢?嗯?你说说,幽宫的九九八十一种杀人手法,你说,用哪一种好呢?”

    韩羽裳猛然站到了凝夜轩的面前,“你不可以杀他!”

    “不可以?”斗笠之下的双眼仿佛是两道冰柱,即使隔着一层面纱,韩羽裳仍然能够感觉到那刺骨的寒冷。

    就像当初,她稍微有点不符合他训练要求的时候,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惩罚她一般,十多年了,因为害怕受惩罚,因为想让自己站得更高,她只能不段的往上爬。

    可是,那种从小遗留下的,对他的恐惧,却是依然存在的,那就像是个凶神,不仅赐予了她的生命,也赐予了她的黑暗。

    但即便如此,她仍然不希望他在自己面前动手,杀的还是她在乎的人。

    “不可以。”她道,直的背与他对视,坚定不移。

    “羽裳!”凝夜轩松了口气,悄然握住了韩羽裳紧握的手,知道她也不愿意再回幽宫,他当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如果可能,他甚至宁愿她和宇文擎再一起,也绝对不许他回幽宫!

    *

    很头大,昨天发的那一章,是读者催了宁宁很久的H章。不过,我实在不会写H,所以,自认为写得很纯洁,可是,竟然被和谐了!郁闷中,今天找编辑,修改了下,以前没有订阅到那一章的亲么,可以回去看看,不然会感觉断了一部分,那个,今天更五千,请个假哈……抱歉又食言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