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春 宫 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宫 秀(4244字)

    轻轻的叹了一声,宇文擎重新将目光审视起韩羽裳来,“傻丫头,你还没说,宇文昊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失魂落魄成这个样子了,嗯?”

    韩羽裳撇了下嘴,她哪里有失魂落魄?

    “我不懂他真正的意思,但是大概能猜出一些,他和我说,太子值得怀疑,傻不一定是真傻,太子,更不一定是太子。”

    她将宇文昊话中的意思概括了出来,“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还是故意误倒我们?”

    宇文擎微微眯了眯眼,太子……是假的吗?因为是假的,所以装傻?那么,如果真的是假的,会是谁假扮的?

    “我想误倒我们的可能不大,有可能太子下真的有问题。”良久后,宇文擎沉沉的说道。

    “你与太子接触这么久,你也看不出他是真傻还是装傻?”韩羽裳暗暗惊讶,宇文擎为皇子,可以说是和太子等所有皇子都是一起长大的,朝夕相处的他都不能够发现太子是真还是假,是真疯还是假傻,由此可见,如果太子是真的是假的话,那么他的心机,可谓真的是深不可测。

    宇文擎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曾发觉,如果宇文昊今没对你说这么话,我的确不曾往这一方面想过,如此说来,或许洛老的死,真的和太子有关系。”

    韩羽裳似想非想的点了点头,“洛老现在在何处?”

    “在刑部,裳儿你想去看他吗?”宇文擎问道。

    “嗯,洛老说来也是因我而死,找个地方好好安葬。”韩羽裳说道。

    如果她没有叫洛长老去监视宇文昊的话,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事端,对于这一点,韩羽裳心中仍然有些愧疚。

    宇文擎微微一笑,“你就是我,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洛老,我会好好安葬的,至于他的家人……”他一定会给洛长老的家人最好的照顾与保护。

    “走吧,先去刑部再说。”

    *

    刑部。

    洛老的尸体被安放在刑部,这是宇问天的意思,但宇文擎出面,很快就得到了通融,刑部直接爽快的把洛老的尸体交给了宇文擎全权处理。

    宇文擎将洛老的尸体带回了灵蛇教,和韩羽裳一起安排为他安排厚葬的事宜。

    看到韩羽裳再次来到灵蛇教,幕长老和萧长老两人很想将她给丢出去,但想到后者那强大的实力,还是只能用眼睛瞪人,而后哼着鼻子走了,一副有她没我的样子。

    韩羽裳挑眉,并没有表示什么,只要不来找她的麻烦,她无所谓,当然,在幕长老走到她旁还要嚣张的哼一下的时候,她测测的挥起了拳头,朝着他比画了一下。

    顿时,幕长老的脸像戏院的戏子一般,一会儿变绿的,一会儿变红的,一会儿变白的,最后变成了黑色,气呼呼的走了。

    宇文擎见到这景,哭笑不得,看来这丫头是个惹不得的狠角色啊,看那两位长老的样子,宇文擎的心中更是大呼痛快。

    “洛老头……你这老家伙……平时不是总喜欢闹腾我吗?现在你怎么不来闹腾了?是不是怕我了?老家伙……”张长老守在洛老的尸体旁边,喃喃自语,苍老的眼中红红的。

    “张长老。”宇文擎走来,轻声说道:“洛长老有您这种兄弟,一定很开心的,节哀吧。”

    张涛连忙站起来,“二下,灵主,你们来了。”

    韩羽裳微微额首,“我已经不是你们的灵主了。”

    “灵主,在我心中,您就是灵主,现在您只是暂时不管教里的事而已。”张长老固执的说道。

    见他这么坚决,韩羽裳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些了,张老,洛老前和您最好,你想想,帮洛老找一个可以安息的好地方吧。”宇文擎说道。

    张长老沉沉的点了点头,脸色凝重,似乎宇文擎交代给他的是什么天大的重要事一般,“二下您放心,我一定会紧遵你和灵主的吩咐的。”

    “这就好,那么事就交给你了。”宇文擎拍了拍他的肩,似在安慰。

    “那羽裳,我们走吧。”吩咐完张长老,宇文擎回头对韩羽裳说道。

    韩羽裳没有抬头回话,反而是好奇的盯着某一处出神,宇文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她盯着洛长老手发呆。

    洛长老死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了,尸体早已经僵硬呈死灰的颜色,然而洛长老的右手,却仍然像是刚死的模样一般,指骨分明红润,似乎还有血液在流动一般。

    “他这里有些奇怪。”感受到宇文擎望过来的目光,韩羽裳抬眼,指着洛长老的右手说道。

    宇文擎走了过来,将洛长老的右手抬了起来,仔细观察着了半响,洛长老的体僵硬死灰,却惟独这一只手,竟然还透露着浓浓的生机。

    “的确有些奇怪。”沉吟了半饷,宇文擎下了定论。

    “咦,二下,灵主,你们看,这里有根针!”张长老忽然惊呼了一声,猛然瞪大了眼。

    “针?”韩羽裳疑惑的皱起柳眉,果然在洛长老右手的手腕上,发现了一根银白色如头发般细小的针,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她伸手,好奇的想将那枚银针拔出来细看,宇文擎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裳儿别碰,这不是针!”

    “不是针?”张长老和韩羽裳皆奇怪的看着他,“那是什么?”

    宇文擎俊颜稍沉,似乎已经推断出了什么事,“你们看它的尾部会动,它不是针,是一条虫,是西域外番那边境小国中的一种蛊虫。”

    “蛊!”张长老脸色猛然大变,却连忙收回了放在洛长老上的手,震惊的道:“怎么会是蛊?难道……洛老的死,其实是因为这一只蛊?”

    韩羽裳俏脸也变了色,这蛊她清楚的狠,是一种专门以人寄养,以人血为饲养的一种血虫,会听饲养人的命令,一旦进入另一个人的体,而如果那人不出那只蛊虫的话,就会被饲养蛊虫的人控制,重则七窍流血而死,轻则变成一具傀儡。

    “他的上,怎么会有蛊虫?”不,应该说,在青羽国内,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东西?,

    这蛊虫,向来是三大王朝和许多国家所抵制的东西,一般来说,像青羽这种三大王朝之一的国家,更是对这种东西厌恶和所不耻的,而饲养蛊的外番人更是曾经被下令不得踏入王朝一步,否则杀无赦,可是,为什么在这里会有?

    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韩羽裳想到,会不会是幽宫的人带来的?

    对幽宫,她再熟悉不过,上一世在那十多年的生活,让她明白,在幽宫,只要能完成任务,什么手段都可以做得出来,而且是毫不手软,如果怀疑是他们弄来这蛊虫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宇文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这蛊还未成年,尚不到可以控制人的地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洛长老的上。”

    “我觉得……”韩羽裳沉吟了一会,慢慢的说道:“会不会是……”

    韩羽裳话还没说完,忽然,宇文擎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站起来,“裳儿,你跟我来!”

    “去哪?”

    宇文擎没有回答,径直拉住韩羽裳的手往外走去,只留下了一句话,“张老,你尽快安排洛老的厚事!”

    “二下放心,我一定会将此事办妥当。”

    张长老的声音传来,韩羽裳和宇文擎已经走到了灵蛇教的大门外。

    “到底去哪?”韩羽裳又问了一遍。

    很少看到宇文擎这种严肃的样子,想来是应该和那蛊虫有关,看来这件事的确是非同小可了。

    “大正宫。”宇文擎淡淡的说道。

    大正宫?那不是太子下的肃属东宫吗?他果然已经开始怀疑太子下了,只是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怀疑起太子,不过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月华余辉,大正宫外,灯火洋洒却不入府,正之内漆黑一片,宇文擎与韩羽裳二人并未堂堂正正的来拜托大正宫,反而是小心翼翼的潜了进来。

    由于太子是个傻子,因此留在大正宫伺候的宫女太监并不多,因此显得这里有些萧条,太子寝房内,还有几许烛火跳跃,可以从窗户的倒影上看到此时的太子下,正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那里乐呵呵的傻笑。

    韩羽裳和宇文擎两人观察了半天,但没见到那太子有除了傻之外的举动,宇文擎心中不有些疑惑,难道真的是他预料错了?

    韩羽裳和宇文擎相视一眼,决定去大正宫的其他地方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两人悄悄的自树上现书形, 正准备离开,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压抑的惊呼声。

    “哎呀,你在做什么!”

    “嘘,嘘,乖宝贝,好几天没‘见’你了,有没有想我……”

    两人立刻朝假山上的一处望去,只见一个太监装扮的男人将一名宫女来到了假山之后,立刻动手动脚的乱摸起来。

    “你,你快放手,会被人发现的……”那名宫女又羞又怒,但不难看出她的容颜在月光上绽红绽红,颇有几分拒还迎的味道。

    “不会,不会被人发现的,这是那个傻子的地方,没有人会来这里的,来,快给我亲一下,想死我了……”

    假太监动万分,三下两下便剥了上衣服,顺便把宫女上的衣服也剥掉了,然后二话不说的将宫女压到了假山上。

    “呃……你……啊!别,别这样……”宫女一边用手推着假太监,嘴里却不停的呻/吟着,在这个寂静的夜空,添上了几分妖魅的/痱。

    “别这样?那这样呢?”太监色 的将不知道什么东西弄到了宫女的下,顿时惹来宫女一阵更妖魅的惊呼……

    忽然,那太监转了一个,自己靠在假山上,把宫女抱在了怀中,双腿环在他的腰上。

    宇文擎俊眼一沉,立刻用手遮住了韩羽裳的眼睛,低声道:“裳儿别看!”

    他在心里忍不住破口骂了句粗话,这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在裳儿面前有如此龌龊的表现,还差点让裳儿看到了他的体!怒!简直是不可饶恕,除了他,绝对不可以让裳儿看到任何一个男人的体!

    韩羽裳皱了下眉,宇文擎可以感觉到那长长的睫毛在他手心中呼扇了几下,惹得他一阵心神漾。

    “哦。”韩羽裳应了一声,却是没有反抗,她虽然活了两世,但依然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如今看到这种这么露骨的真实画面,着实有些羞意,因此很听话的任由宇文擎捂住她的眼睛。

    但是眼睛捂住了,耳朵可还是能听得到的,更何况韩羽裳的武功深不可测,对旁的一些动静更是敏感,那一**的呻/吟和**传到了她的耳里,惹得她颇为尴尬。

    而宇文擎却是一脸冷静,清冷的目光直直的注视着不远出苟合的太监和宫女,上冰冷的气息依旧,丝毫不受他们二人的影响,仿佛在他眼里,那不是什么激/的鱼水之欢,而只是两个男女在那演戏一般。

    “啊……”宫女突然一声/喘,全软绵绵的,像是要倒下去了一般,那太监却不肯放过她,依然抓住她的腰枝,狠狠的进攻。

    韩羽裳终于沉默不下去了,动了动,扳开宇文擎的手,目光直直的看着他,没有去看假山那里的两个连在一起的人,淡淡的道:“我们走吧。”

    宇文擎宛尔一笑,轻轻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裳儿害羞了?”

    “胡说八道!”韩羽裳推开他,大有你不走我走的架势。

    “好好好,走了。”宇文擎一把搂住韩羽裳细小的腰枝,软香玉体在怀,说不心动是骗人的,更何况还是他护了许久的心之人,再加上之前看了大半天的活色香的/宫秀,心神有些漾,本来想再去研究一下大正宫的宇文擎,却是一路抱着佳人直接回到了宇洛阁,直接往房间而去……

    *

    那个,今天要去帮客户订货,大批量的那种,只能四千了,我会早点回来,明天还是会更上一万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