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谁?他还是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这时,有几个宫女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先躲起来!”

    他们连忙藏了起来,借着黑暗,躲得严实。

    那几个宫女有说有笑的走进御花园,其中一名宫女突然踩到了什么,摔了一下,正要爬起来的时候,突然放声尖叫:“啊啊啊————死人啦!有死人啊———”

    其他宫女赶紧跳得远远的,这不看还好,一看,地上草地里,果然躺着一个全是血的人。

    死人?怎么会有人死在那里?韩羽裳眉头微微皱起。

    宫女的喊声引来不少侍卫,一群一群的跑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哪里有死人?”

    那名摔倒的宫女颤抖着指着花草堆里,颤颤克克的抖着手,“就,就在那,那里,好多血……好多好多的血……”

    侍卫们顺着宫女指的地方走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具全是血的尸体,他们将尸体从草堆里搬了出来,放在了平地上。

    韩羽裳和凝夜轩对望一眼,悄悄的靠近一点,疑惑的看向那尸体。

    这时候侍卫们已经将尸体翻了个,露出了一张五十上下中年男人的脸,咋看到那尸体的模样,韩羽裳的脸色猛然大变,

    死的人……是灵蛇教洛长老!

    洛长老,韩羽裳依稀记得,她前几才吩咐洛长老密切关注宇文昊的动向,却没想到不到几天时间,竟然死得这么惨!

    “羽裳,你认识那人?”凝夜轩瞧见韩羽裳那震惊的神色,低声问道。

    韩羽裳漠然的点了点头,“他是我灵蛇教的七长老之一,是宇文擎手下最重要的人。”

    凝夜轩眉头微微皱起,灵蛇教的七位长老之一,这份和地位可以说是位高权重,能坐上这位置的,想来也是位了不起的人,如今却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

    脑中一记灵光闪过,凝夜轩忽然说道:“羽裳,刚才我们追踪的那个黑衣人,你有没觉得有些古怪?”

    “那名黑衣人?”韩羽裳想到了什么,那黑衣人忽然出现,然后又在这御花园里突然消失,难道说……

    “你的意思是,他其实已经发现了我们,然后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的?”

    “很有可能。”凝夜轩沉沉的点了点头,这般想来,看来他们在一进宫的时候,他们的行动似乎就被人掌握在手中,而他和韩羽裳则被人牵着鼻子走。

    “先别说话,宇文昊他们过来了。”韩羽裳轻声说道。

    凝夜轩朝大正宫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帮人都往这里走来,想来是刚才宫女的尖叫声惊动了他们,为首的人正是青羽皇帝宇问天。

    见他们都走了过来,凝夜轩和韩羽裳两人把气息降到最低,以免被人发现,但即使如此,在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宇文擎突然若有所思的朝他们藏的地方看了一眼。

    漆黑如墨的眸子遥遥望来,正好对上韩羽裳清澈的眼睛,一时间,韩羽裳竟然有种虚心的感觉,随即连忙别开脸。

    宇文擎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俊颜却微微沉了下来,那不听话的丫头,叫她不要来,竟然偷偷混进来,哼,出去看他不好好的收拾她……

    在一行人中,一脸天真和幼稚的太子下被人护在正中间,不断的探出脑袋来左右张望,眨巴眼睛,疑惑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是不是去看死人?还是去抓鬼?是去抓鬼吗?我很会抓鬼的哦!”

    “嘘,太子下,拜托您少说两句话啦,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伺候他生活起居的宫女连忙小小的声说道。

    “哦。”太子下不甘不愿的张了下嘴,闷闷的闭上,不甘寂寞的大眼却突然猛然瞪大,仔细与好奇的瞪着韩羽裳两人藏的地方。

    凝夜轩暗叫不好,不是吧,一个傻子也能发现他们?宇文擎能发现他们,他可以理解,毕竟宇文擎的武功深不可测,但是……太子只不过是一个傻瓜而已,感知力没有那么强吧?

    果然,仿佛要验证他的话一般,太子下忽然大叫起来,一边拍手一边喊着,迅速朝他们藏的地方跑去:“哇!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你们看,你们快看!这里有鬼耶!”

    韩羽裳脸色一沉,二话不说,拉住凝夜轩就纵跃起,竟然被发现了,现在只能马上逃了。

    急之下,凝夜轩忽然扯下了自己的外,一把罩在了韩羽裳小的躯上,连头带脚整个包裹了起来。

    突然见看不到事物的韩羽裳正想问为什么,凝夜轩已经拦腰抱起了她,温的呼吸在她耳边传来,“你的头发太显眼了,教给我来,放心吧。”

    话落,他抱住韩羽裳,瞬间以最快的速度往宫门外追去。

    “卫军立刻追去!此二人恐怕脱不了干系,一定是刺客!”宇问天命令。

    一时间,数百名卫军严谨戒备,迅速发动了最快的速度追去。

    宇文擎静静的望着他们二人离去的方向,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凝夜轩将韩羽裳整个抱在怀里的画面。

    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臭丫头,看来我们之间要算的帐,还很多呢。

    “擎儿,擎儿……”

    耳边传来了宇问天的声音,宇文擎来回了远飞的思绪,连忙拱,“父皇。”

    “此人似乎是经常和你在一起的那位长老吧?”宇问天声音微冷,目光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知道他问的是地上的那具尸体,宇文擎点了点头:“回父皇,这是灵蛇教的洛长老。”

    “灵蛇教的长老怎么会在这里?”宇问天的声音更冷了。

    虽然灵蛇教是青羽的第一势力,但即便如此,没有皇帝许,也是不得随意入宫的,除非是有人带领下,但此刻洛长老是孤一人死在这里,宇问天自然是将洛长老是独自入宫的。

    宇文擎低下了头,沉声回道:“父皇,洛长老是与儿臣一起进宫的,进宫后洛长老说他的份恐怕不适合出现在太子下的诞辰中,属下只好让他御花园中等儿臣。”

    “这么说,是你带进宫的?”

    “是的,父皇。”

    宇文擎面色不改,实则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已经有好些子不曾去过灵蛇教,自他把手中的权利交还给韩羽裳之后,他便对灵蛇教的上上下下没有了吩咐的权利,因此今晚洛长老会出现在这里,他同样很意外。

    只是,如果他不这么说的话,灵蛇教私自进宫,亦是死罪一条,弄得不好的话,恐怕还会牵扯到韩羽裳,因此他只能先坦城下来。

    “既然如此,灵蛇教的长老死在了宫中,明你便请灵蛇教灵主来一趟,一起找出这位长老的真正死因!”宇问天最后说道。

    宇文擎不知道他有没有相信自己说的话,但听到他这么说,还是轻轻的松了口气,“儿臣明白,父皇放心吧,儿臣一定会将这件事查清楚。”

    “还有……”

    “父皇请说。”

    “刚才那两个人,务必要将他们抓住!恐怕和这刺杀这名长老的嫌疑脱不了干系。”

    “……是。”宇文擎只能低头领命,心中却再一次恨得牙痒痒的,那不听话的臭丫头,回头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我也要去抓!我也要去抓!”太子兴奋的抱住宇文擎的胳膊,“刚才就是和我猜拳对不对?我和你一起抓好不好,我很厉害的哦?我们一起去抓坏人!抓坏人!”

    宇文擎一阵头痛,“太子下,臣弟不是去抓坏人……”

    “不是抓坏人?那是抓什么?”太子下疑惑的眨眼,“那我也要去啦,抓什么我都要去!”

    宇文擎无奈的道:“太子下,不如这样吧,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过一会儿我就回来继续陪你猜拳?这一次,保证你赢哦!”

    “真的?”太子下的眼瞬间亮了起来,“我真的会赢?”

    “会的,只要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

    “好好好,那你快去!我一定在这里等着你哦,你快点去!”

    终于搞定那头疼的人,宇文擎转拱手,“那父皇,儿臣现在便去策查此事。”

    “嗯,去吧。”宇问天难看脸色略微缓和了一点。

    “儿臣告退。”

    宇文擎顺着卫军追出去的方向而去,直到出了宫门,才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致始致终,他都不曾发现,正宫门的屋顶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静静的盯着他离去的方向,一抹噬血的残酷慢慢爬上了那血袖的眼。

    *

    宇洛阁府里,韩羽裳让凝夜轩拿着她的信物回灵蛇教告知其他长老洛长老以死的事,而她则如负荆请罪一般,乖巧的站在书房外,等着宇文擎回来。

    她有预感,发现她偷进宫的宇文擎,一定会在这一段时间内找个借口回来,数落她一顿,因此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过,可别误会这就是因为她怕了他,而是正好遇见了洛长老这件事,她觉得有必要和宇文擎说明一点事的起因后果。

    果然,她才在书房里等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空气中传来了轻淡的冷香,那是宇文擎上专有的味道,不用看她就知道,宇文擎回来了。

    “嗯?这么乖?竟然在这里等着听候发落?”宇文擎凉凉的说道,走进书房,顺手带上门,一见面就开始兴思问罪。

    韩羽裳挑了挑眉,毫不畏惧的看着他,“我没做什么。”她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何错之有?

    “没做什么?”宇文擎冷哼一声,“是谁答应我要好好呆着的。”

    “我有答应?”她可不记得自己有答应,她只是嗯了一声,可没说她答应呀。

    “丫头,反正你就是和我扛上了是不是?”宇文擎又气又无奈,若是其他女人用这样的口气对自己说这种话的话,恐怕早就被他丢出门了吧,也只有这个丫头,能让他气得牙痒痒,却又舍不得下手去伤害她一分一毫。

    韩羽裳撇了撇唇,“我在这里等你,是有事要和你说的。”可不是什么负荆请罪……

    “很好,我也正想问你,洛长老怎么会出现在皇宫?你和凝夜轩又干嘛挑这个时候来皇宫?”宇文擎一把坐了下来,抓起茶壶,一杯一杯的灌了起来,似乎这样才能消了心头的火一般。

    她竟然还让凝夜轩那个臭狐狸这么亲密的抱她……吼,想到这里肚子里的火更旺了,只好一杯又接着一杯的灌茶。

    提起洛长老,韩羽裳微微沉了沉脸色,“我让洛长老帮我监视着宇文昊的举动,他一直不肯教出灵蛇教的权利信物,现在还不是他的时候,只好先让长老监视着,看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监视宇文昊?”宇文擎黑眼沉沉,眸心深冷无垠,“刚才匆忙之下,我大概看了一眼洛长老的伤口,我却觉得导致他致命的伤口有些熟悉。”

    “谁?”如果能知道是谁杀了洛长老的话,查起来也比较容易。

    “罗刹的玄铁十三珠。”

    之前因为韩羽裳的原因,他特地去了解过罗刹,因此对他杀人的手法和伎俩了解得颇深,他能够肯定,杀死洛长老的人定是罗刹。

    也只有罗刹的快刀,能无声无息迅速的杀死洛长老而不惊动任何一个人。

    “罗刹么。”韩羽裳陷入了沉思,如果是罗刹的话,罗刹为什么要杀洛长老?

    又或者是说,宇文昊和幽宫的人勾结了?而他发现了洛长老在监视他,又不能明目张胆的下手,只好让幽宫的人下手?

    虽然这种可能很大,但韩羽裳还是总觉得有哪里对不上号的地方。

    “不错,我觉得一定是他,裳儿,明父皇让你进宫,洛长老今在宫内遇刺,父皇嘴上虽然说没有追究,但心里还是会有其他想法,到时候你可千万要小心,不要冲撞父皇。”

    韩羽裳默然的点头,皇帝就是天,天要你死,你不得不死,虽然韩羽裳一点都不惧怕宇问天,但至少现在还是在青羽的地盘上,在她没有找到连祈风上的秘密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离开这里,因此只能忍一忍了。

    “你放心,我会的。”

    “这就好。”宇文擎放下心来,露出今晚两人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现在正事说完了,那我们来说说私事吧。”

    “私事?”韩羽裳不解,说什么私事?

    宇文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起来在笑,眼中却一点笑意都没有,“裳儿最近应该很闲吧?”

    “……”胡说,她忙,忙得要死。

    “闲到竟然偷偷跑去连风院当起白头发的漂亮女鬼来了?”轻扯着她雪白的长发,、宇文擎不冷不的说道。想到她和凝夜轩去那种偏僻的地方,他就……吼,不说了,说起来就是一桶的醋他都喝不完。

    特别是这丫头在面对连祈风和她娘亲的事的时候,总是脆弱的狠,那么脆弱的她,一定是最需要安慰,最需要疼的,可是……可是……陪在她边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该死的,他甚至已经看到凝夜轩小心翼翼把哭泣的裳儿搂近怀中柔声安慰……然后……你侬我侬……那里又是个这么偏僻的地方,凝夜轩一定会趁机,趁机……

    想到那种可能,宇文擎连忙朝她樱袖饱满的唇上看去,似乎在寻找着凝夜轩的使坏的罪证,找了半天在没有找出证据来的时候。悄悄的松了口气。

    “我不是女鬼。”韩羽裳很想翻白眼,谁知道那宫女的胆子那么小,一看到她就跟看到鬼似的。

    白发……有那么恐怕吗?明明这么漂亮的颜色。

    不过,提起连风院,韩羽裳就想起那两个宫女说的话,当下眼微微一眯,狐疑的打量起宇文擎来,那宫女说宇文擎和芸如成亲快两年了,却从来没有圆过房,还说……宇文擎那个地方有问题……

    宇文擎被她那种狐疑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总觉得她的眼神,让他心中毛毛的。

    “咳,裳儿,你这样看着我,该不会是突然发现我这么英俊潇洒,不可自拔的上我了吧?”

    他本以为,听到他这么说的韩羽裳,会二话不说瞪他一眼,就甩手走人,却不知道韩羽裳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

    心里不住的发毛,宇文擎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韩羽裳搂进了怀里,大手遮住了她的眼睛,闷闷的道:“裳儿,不带这么瞪着人的。”

    她要是用那种含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是求之不得啦,但是这种眼神……太过古怪了,他不得不停止这种让他心里发毛的举动。

    终于,韩羽裳开口了,说出的口,却差点让宇文擎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只听的她道:“宇文擎,你是不是不会生孩子。”

    “咳咳……”一口口水呛在喉咙里,憋得他满脸通袖。

    然而,见到他脸袖的韩羽裳,以为他是被人猜穿心事而脸袖,因此非常了解的点头,下了一个结论,“原来如此。”

    难怪他不和芸如圆房,原来真的是那方面不行。

    宇文擎缓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瞪着韩羽裳,“裳儿,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事来……”

    不会生孩子?他像是不行的人吗?打击,这可是对他大大的打击。

    韩羽裳认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应该是个秘密吧,她和宇文擎好歹也是朋友一场,帮朋友保守秘密是应该的,嗯,韩羽裳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帮宇文擎保守好这个秘密。

    宇文擎脸一圈一圈的黑了下来,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绝对不是她说的那一种人,他扣住她的肩膀,按住她的脑袋,用从未严肃的神色说道:“裳儿,抛开你脑中的那些想法,我很肯定,很坚定的告诉你,那些都是错误的。”

    韩羽裳同的看着他,“宇文擎,我们是朋友吧?”

    “呃,这个,那当然是了。”宇文擎想也不想的回答,没说出口的事,除了朋友,他还想和她做更深一点,更亲密一点的朋友……

    “那你相信我吧?”韩羽裳又问,脸上的表,和宇文擎如出一辙,是少有的严肃。

    宇文擎缓缓的勾起嘴角,笑开了颜,“那当然,我可以不相信这天下,但我绝对不会不相信你。”

    闻言,韩羽裳心中涌上几分奇异的感觉,有些微妙,又仿佛带了一点点的甜,“既然你相信我,那你就完全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这秘密泄露出去的。”

    “……”宇文擎彻底焉了,敢说了半天,她还是认定他不行?

    宇文擎的脸很臭,表更臭,郁闷的是心,是整个人,韩羽裳见他这样,反倒有些奇怪了,“你怎么了?”

    “没事。”闷闷的回答,宇文擎瞪着她,“裳儿我问你,你是不是从哪听来什么关于我的话?”

    不然他实在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无缘无故问他这种问题,还一副‘我是你好朋友,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样子,他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

    韩羽裳盯着他的眼睛,本不想说的,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实话,于是,她淡淡的开口,“他们说你和芸如成亲几年,却没有圆房,所以……”

    “所以就认为我不会生孩子,或者是不行?”某人开始咬牙切齿了,这关于男人自尊的问题,竟然这么多人在议论他这个问题!

    不,不,更恶的是,议论也就算了,竟然还当着裳儿的面议论,那些人找死吗?哼,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在裳儿面前说这些话,他一定要先割了他/她的舌头,剁了他/她的手脚,最后砍成十段八段去喂……喂猫!

    同一时刻,皇宫里专门打扫连风院的那两名宫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后背不由自主的发凉。

    “咳,难道不是吗?”韩羽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会让她有不好意思的感觉,俏脸之上不自然的涌上几分-赧色,本就精致的小脸在雪白长发的衬托下,更显得柔媚惑人。

    “裳儿,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娶她吗?”宇文擎忽然正色起来,沉声问道。

    韩羽裳摇头,她怎么会知道,三年前她又还不认识他好不好?

    宇文擎轻叹了一声,缓缓的解释道:“每位皇子每到及竿,除了太子之外都会被安排到共外建府分王,同时还需奉命迎娶王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本来是合合理,但是,当初母后给我内定的王妃,是太子下喜的女子。”

    “太子?”

    是了,她想起来,太子之前是政绩显著,为人严谨睿智,是所有皇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位,因此才会被册封为太子,但自从几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才会变得这般痴傻,可几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却甚少人知道,如今听宇文擎这么一说,难道是因为宇文擎娶了他喜欢的女人,所以太子受不了刺激,从而变傻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她和太子下之间的事,我只是尊从母后的意思,虽然当时我也不是想,一直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但是母后态度坚决,我也只好任命,可是自从我答应之后,太子下便开始处处针对我,他以为是我坚决要娶那名女子。”

    “然后?”

    “之后我知道了太子的用意,便向母后提出让太子娶那名女子,可是那名女子却当着父皇母后和太子等人的面说今生今世非我不嫁,太子伤心绝,却也打算成全她,只是,就在我们要成亲的时候,她却突然约太子出宫,说以前愧对太子的谊,想找个机会做个彻底的了断,一来让太子死心,二来也是为了她自己今后不再愧疚,太子不疑有他,便去赴约了,可是却整整三天三夜不曾回宫。”

    “发生事了。”韩羽裳肯定的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太子的痴傻,和那件事有关。

    “嗯,因为太子是秘密赴约,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足足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才将他们找到,你知道是在什么地方找到他们的吗?”宇文擎语气突然神秘起来。

    “哪里?”

    “连寒的住处。”

    “连寒?”韩羽裳心跳一突,连寒,连寒,那是连祈风的亲生哥哥,据说是连祈风亲手杀死的亲哥哥。

    “不错,当时连寒刚死,连祈风逃跑后,连寒的尸骨未寒,被安放在住处的灵柩中,国师大人还未安排人去守陵,太子便失踪了,等我们找到太子的时候,正是在连寒的住处找到的,只不过那时候……”顿了顿,宇文擎似乎想起了当的状况,眼眸微微眯起,继续说道:“那时候寒风院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灰烬,而太子下倒在不远处,昏迷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成了今这副样子。”

    “那连寒呢?还有你说的那个女人?”韩羽裳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在那些大火烧剩的灰烬中,我们找到了已经被烧得面目前非连寒的尸体,还有那名女子,也被烧死了。”

    “是谁放的火?太子下吗?”连寒本来就已经死了,所以放火的人,只有两个人,不是那女人,就是太子下,但是那女人不可能放火烧死自己的,所以,韩羽裳怀疑,是太子放的火。

    宇文擎摇头,“是谁放的火,已经没有人知道,唯一清楚这件事的只有太子下,但是现在他已经疯了。”

    韩羽裳沉默,总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有哪里不对劲。

    “之后,母后因为这件事,不敢再随意为我选妃,我也乐得轻松,一拖就是拖了好多年,母后终于又看不下去了,又忙里忙外的为我选妃,但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不想再节外生之,只好被迫答应迎娶了芸如过门为侧妃,而王妃之位则一直空着,或许是我天不喜欢人主宰我的生活,迎娶芸如之后,却从未碰过她,一来不想毁了她的一生,给她留条后路,二来,我一直在找属于我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孩子。”

    宇文擎认真的看着韩羽裳,国师曾说过两个预言,一是灵蛇教将迎来一位天煞孤星的女主人,此人煞气重,生死劫数孤星命。

    而第二个预言,国师说,此人,将会是他一生一世的伴侣。

    当初听到这两预言的时候,宇文擎只是笑笑,并未放在心上,国师竟然说那人是孤星命,那又怎么可能会是他的伴侣呢?这前后太过矛盾了。

    然而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裳儿的孤星命,是她的前一世,而这一世,会是他唯一的伴侣。

    “咳,所以你……”所以他不碰芸如是有原因的,而不是体有问题?

    “所以你以后不准再听信他人的言论,你要是想知道,直接问我便是了,干嘛听他们乱说。”宇文擎接过她的话,酷酷的说道。

    韩羽裳别扭的别开脸,“我才没那么无聊。”问他这种问题,她又不是傻了,做这种蠢事。

    见她那样,宇文擎心忽然大好,圈紧了手臂,将怀中的人儿更加贴近自己,呼呼的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更何况裳儿,难道你希望我对她做和你一样的事?”

    “啊?什么事?”韩羽裳一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意思。

    宇文擎微微一笑:“就是……这样……”话落,他轻轻的在她脸上落下一个轻吻。

    “你希望我抱她吗?希望我,这样吻她吗?”

    她?她指的是芸如?韩羽裳仔细的想了想,眼前出现了一副宇文擎亲的抱着芸如缠绵拥吻的画面,顿时柳眉微微一皱,未曾亲眼见到,但是更这样想像,她便觉得心里不舒服,似乎有什么绪,愤怒的要叫嚣一般。

    “嗯?裳儿,你也希望我这样对她吗?”刀削般的薄唇又落在了她樱袖的唇上,轻轻一啄。

    韩羽裳猛然推开了宇文擎,下意识的威胁道:“你敢!”

    宇文擎被她突然的怒火惊得一愣,随即回过神来,闷笑出声,“我不敢,不敢,我只是这么问问你,裳儿,你别生气。”

    韩羽裳俏脸铁青,一瞬不瞬的瞪着他,抿着唇瓣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她越生气,宇文擎就越开心,因为那代表着,在她心中,他的地位,已经在慢慢的逐渐上升中,哎,不容易呀。

    “所以呀裳儿。”讨好般的重新将佳人拥进了怀中,柔声低语道:“以后,可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了,不然你绝对会后悔的……”

    因为到时候,他可再也没有那种耐心和她解释这一切,他会直接将她丢到上,狠狠的大战个三百回合好证明一下,他到底行还是不行。(咳,这话有点猥琐了,亲们无视吧……)

    “但是……”韩羽裳似乎还想说什么,宇文擎直接用口封住她的唇。

    “别在可是了裳儿……我不喜欢听……”唇与唇相贴,宇文擎柔声的低语,缠绵的印下一个温柔的吻,然后放开,额头抵着额头,喜欢看她眼中满满都是自己影的时刻。

    “喜欢我亲近你吗?”他深的低问。

    韩羽裳两颊似乎有几许袖晕浮现,别扭的扭过头,却也没有说谎,大方的承认,“不讨厌……”

    但是还称不上喜欢吧,韩羽裳在心中自己问自己。

    “呵呵……”宇文擎轻轻一笑,低沉笑声悦耳动听,带着几许戏谑的味道:“裳儿,你这是在害羞吗?”

    害羞?她?怎么可能!韩羽裳撇了下嘴,“少往脸上贴金,我才没有。”

    “嘴上说没有,其实心里是有的。”宇文擎有绝对的自信,“裳儿,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没有。”韩羽裳想也不想的否认,伸手推了推他,却没用上几分力。

    “有。”宇文擎眼笑眉笑,神采飞扬,“你是个口是心非的倔强丫头,不肯说实话,不过没关系,我知道就好。”

    宠溺的捏了捏她微袖的俏脸,宇文擎低声/惑道:“裳儿,亲我一下吧……”

    “想得美!”韩羽裳臭着脸,抬脚就往他脚上踩下去。

    宇文擎吃痛,但早已经习惯她这种飙汗的动作,牙一咬,忍忍就过去了,于是,他继续/惑:“裳儿,就一下啦。”

    “不要。”韩羽裳不甩他,“我说不要就不要。”

    “裳儿……”可怜兮兮,外加一副委屈的表

    “宇文擎,你得寸进尺!”无视他的委屈,韩羽裳依然冷着脸。

    “两个彼此喜欢的人,亲吻是很正常的拉,当然,如果你去亲凝夜轩的话,那就是不正常的了,所以,裳儿,以后不准让其他男人抱你,亲你,知道吗?”

    韩羽裳无语的看着他,“他是我弟弟,不是其他男人。”

    “可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宇文擎更无语,她把他当弟弟,可不见得那只臭狐狸也把她当姐姐啊?那只臭狐狸的心思,他比谁都清楚,虽然裳儿现在已经有点喜欢上他了,但是如果他不抓把劲的话,难保那只臭狐狸会用什么方法把裳儿给骗走,而且裳儿如此信任他,对他更是好得没话说,如果自己不努力一点,她真的会被他给骗去的……

    在感方面,她真的单纯得像只小白兔,让他很担心,很担心。

    “裳儿,凝夜轩的心思和我一样,他喜欢你,他从来没有把你当做他的姐姐,你明白吗?”

    韩羽裳沉默,其实,那天楚希和她说的时候,她就已经隐隐有些明白了,只是,她却刻意不去想,总觉得,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就连宇文擎都这么说了……难道凝夜轩对自己,真是也是宇文擎所说的那一种喜欢?

    “裳儿,如果我们之间,一定要你选择一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你会选择谁?我还是凝夜轩呢?”

    韩羽裳微微一怔,“为什么问我这种问题?”

    选择谁?为什么要选择?

    “因为我不确定在你心中,我是不是除了你娘亲,除了连祈风,然后最重要的啊。”宇文擎轻叹一声,连祈风的位置,他是不想比了,毕竟,他不确定自己能比得过他。

    韩羽裳静静的看着他,抿了抿唇,然后垂下了眼眸,“我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是相信凝夜轩多一点,又或者是相信宇文擎多一点,但是她总觉得,她是一样相信他们的,可这两种感又似乎不一样……

    “不知道就别想了,”宇文擎不舍得她皱眉,柔声的道:“等你知道了,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嗯?”

    “嗯,这个我可以答应你。”韩羽裳说道。

    “呵呵真乖,来,裳儿,亲我一下吧……”迅速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宇文擎继续再接再厉的惑。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