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杀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小姑(奶nǎi)(奶nǎi)……你走得真快,幸好我追上你了!”水若夸张的拍了拍(胸xiōng)口,跑得气喘吁吁,像是费了多大的劲似的。

    韩羽裳习惯(性xìng)的抿了下樱唇,又问了一遍,“你怎么会来?”

    水若无奈的拍着脑袋,嘟囔的道:“还不是你家那货,死活非要我来这里保护你……”

    她家那货?想了想,她试探(性xìng)的叫出两个名字,“宇文擎?还是凝夜轩?”

    “就是他们两个啦!”水若委屈的扯了扯桃花眼,郁闷的道:“一个说你在这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一个又说怕你在这里面照顾不了自己,我这天生的奴才命,只好偷偷跟来这跟你受罪来着,歹命哦……”

    韩羽裳也有些无奈,她现在有点怀疑,这灵蛇教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啊,怎么宇文擎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帮自己作弊,还做得这么理所当然……

    不过,想到有水若陪伴,她心里仍然有些开心,微不可闻的扬了下嘴角,拍了拍水若的肩膀道:“我会保护你的。”

    “……”水若嘴角抽搐了一下,“得了吧你,看看你的细胳膊小腿的,明明是我来保护你的来着……”

    “嗯,也好。”韩羽裳点头,眼中却染上了笑意。

    “咦,这是什么啊?花花绿绿的。”水若的视线突然被她手中的地图吸引。

    “地图。”韩羽裳拿起,放到了她的手上,“宇文擎给的。”

    “我靠!这还叫什么试炼啊!你直接顺着地图去找创派祖师不就行了!”水若忍不住暴了粗口,这宇文擎,还真他娘的(奸jiān)诈,这样的话,不是她想让谁当灵主,谁都可以当了?

    韩羽裳抿唇浅浅一笑,点头道:“嗯,他确实是这个意思。”

    水若嘟着唇,嘀嘀咕咕的,似乎在咒骂宇文擎太不道德了。

    韩羽裳抓着她的手,磨蹭了几下,“没事的,反正无聊。”

    “唔。你说的也对,反正也无聊,就当玩玩吧。”水若无奈的叹气,拿着地图一边研究一边问道:“对了小姑(奶nǎi)(奶nǎi),我听说在这洞府里的那创派祖师的陵墓上,有一份秘籍哦,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秘籍?”韩羽裳摇头,“不知道。”她没听宇文擎说过,因此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听说是他们灵蛇教创派祖师的武功秘籍啊,灵蛇教的创派祖师修为高深,是当初那个时代的天下第一人,你说说,我们要是得到了那武功秘籍,我们是不是也能够成为天下第一人啊?”

    韩羽裳不敢兴趣的耸肩,“没兴趣。”天下第一人又怎么了?还没有她现在来得痛快。

    “啊?你怎么会不敢兴趣呢,这是多么令人振奋与精神鼓舞的事(情qíng)啊,小姑(奶nǎi)(奶nǎi),你老实说,宇文擎那家伙有没有偷偷告诉你,那秘籍藏在哪?据我所知,跟秘籍一起安放的地方,还有着宝藏!”

    “没说过。”韩羽裳想也不想的答道,就算说过了,她也可能忘记了吧。

    “真的没有,你再仔细想想?”水若有些急切的问。

    “没有。”她很肯定的摇头,又有些奇怪的看着水若,“你很想得到那些东西?”

    “当然想啊!”水若一脸夸张的说道:“你也不想想,就算没有那秘籍,还有那富可敌国的宝藏,有了它,我岂不是一辈子不用愁吃穿了?只是我有些失望,你竟然不知道藏在哪……”

    韩羽裳无奈的额首,但还是一脸肯定的说道:“你喜欢,那一起找。”

    “一起找|?”水若桃花眼中,几许光芒闪过,望着走在前面的人儿,一道森冷的杀意蓦然划过眸心。

    “小姑(奶nǎi)(奶nǎi)……”她轻唤了一句。

    “嗯,我在。”韩羽裳应了一声,却不曾回头,目光专注的放在阵眼之上,仔细观察它的作用。

    “呵呵……”水若突然掩唇(娇jiāo)笑,银铃悦耳的笑声静静的回((荡dàng)dàng)在山谷之中。

    感染了水若的好心(情qíng),韩羽裳也扬唇浅浅的笑了一笑,有些好奇的回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正要回头的她,忽然感觉道夹带着杀意的劲气直((逼bī)bī)而来,她下意识的侧了侧(身shēn),但那速度太快了,她只来得及躲开要害的位置,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感觉左(胸xiōng)蓦然一痛,然后,剧烈的刺痛在(身shēn)上蔓延开来。

    她呆呆的地下头,只见自己的左(胸xiōng)之上,一柄长约二十多寸的匕首横穿过(胸xiōng)口,匕首的另一端从左(胸xiōng)的正面露了出来。

    “呃……”疼,说不出的疼痛。

    她有些艰难的转过(身shēn),原本以为会看到有陌生人偷袭,然而在她(身shēn)后,除了水若,却再无一人。

    “水若?”

    “啧啧啧,竟然被你躲开了,小姑(奶nǎi)(奶nǎi),你还真是有两下子,小小年纪武功竟然这么高,难怪宫主会这么重视你。”

    什么?水若在说什么呢?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她一句也听不懂?

    “水若?”韩羽裳又唤了一句,声音因受伤而沙哑,“……小心。”

    似乎,有人偷袭啊……韩羽裳捂着(胸xiōng)口,慢慢的蹲下(身shēn)来,这匕首直接刺穿了她整个(胸xiōng)膛,如果就这样拔出来的话,一定会伤上加伤的,所以她只能忍着。

    “小心?”水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咯咯的大笑起来,“我说小姑(奶nǎi)(奶nǎi),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哼,既然你也不知道宝藏和秘籍在哪,那么留你也没什么用了,直接受死吧!”

    眼中杀意大盛,水若毫不犹豫的出手,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韩羽裳刺去。

    韩羽裳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水若拿着刀剑对着她?

    杀意,那剑上的,是确确实实的杀意,那和娘前一样(爱ài)对自己唠叨这唠叨那的水若,确实想杀她。

    韩羽裳动了动,却发现(身shēn)上突然一点力都使不上来。

    “别白费力气了,我早就将化骨散悄悄放到你(身shēn)上了,还记得那瓶伤药吧,只要那伤药一遇到血,立刻就会融入你的经脉中去,然后慢慢吞噬你的神经,你的血(肉ròu),到时候,你就是个废人了,哈哈!”

    水若的前后反差实在太大了,完全是判若两人,这让韩羽裳实在想不明白。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要杀她?

    突然,韩羽裳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猛然躲开了她刺过来的那一剑,汗水混杂着血水,不断的掉落在地上,湮没在尘土了。-

    “为什么?”她又问了句。-

    “既然你执意要得到答案,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水若好似整瑕的看着韩羽裳,微微眯起的桃花眼让她看起来整个人美艳无双,这确实是水若,一点都没有变的水若。-

    只是,外貌没变,心却变了。-

    “还记得幽中的墨玉瓶吧,就是你拿去装天山雪蝉精血的那个黑玉瓶。”-

    韩羽裳怎么会不记得,那是她特地去幽宫查探(情qíng)况的时候,偷偷带出来的。-

    “早在你拿走那个墨玉瓶的时候,宫主就已经盯上你了,宫主见你年纪不大,内力却极为深厚,对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所以才会派我来接近你,想不到吧,其实一开始我就是有目的的接近你的,让我们意外的是,罗刹竟然也会找上你,后来才知道,你极有可能是夜魅!”-

    原来……如此。-

    宫主,师傅,没想到,你一早就发现我的存在了。-

    “夜魅?哈哈,凭你也配当夜魅?夜魅在我心中一直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我笑话宫主太天真了,你根本不可能会是夜魅,只是宫主不信,哎,没办法,我只好亲自证明给他老人家看了。”-

    “所以你,一直,在演戏。”对她的好,对她的照顾,全部,都是假的。-

    “演戏?”水若委屈的掩着唇,“小姑(奶nǎi)(奶nǎi),你真的是太伤我心了,怎么能说我都是在演戏呢,我可是真心对你们好的呀。”尤其是看着他们一个个这么信任自己,这么相信自己的时候,她的心中,是多么的惬意与舒坦啊。

    “而我,之所以会跟着来到这试炼洞府,是因为宫主对那秘籍和宝藏,可是很感兴趣呢,所以才派我来的,不然我早就离开了……咯咯……既然你不知道那秘籍在哪,留你也没有用了,有了这地图,我自己会去找!”水若张狂的大笑起来。一样的水若,一样说话的语气,完全没有变过。

    *

    明天去买电脑,霍霍……终于可以不用跑网吧了……大家记得推荐收藏哈,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