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翌一早,一道圣旨直接从宫中传来,让宇文擎与三后迎娶文将军之女文倩倩为正妃,韩羽裳为侧妃,按习俗,成亲前女方是不得与男方见面的,但是皇后念其韩羽裳无家归得,特让其住进皇宫,于三天后同文倩倩一起嫁入五王爷府上。

    这一道圣旨如同一道惊雷在众人当中炸开了窝,不仅让刚来到青羽的凝夜轩大吃了一惊,就连宇文擎和韩羽裳两人都愣不过神来。

    “父皇竟然真让我娶!”宇文擎以为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竟然还想让他娶。

    凝夜轩神色肃冷,目光森冷无垠,“你要娶羽裳?”他的声音冷到极致,完全没有了一贯的优雅与平和,“还是侧妃?”

    在他心中,羽裳这样的女子又怎么能与其他女子一起分享丈夫?更何况还是低人一等的侧妃!

    “我不会去的。”韩羽裳站起来,在她的直的背像是撑起了坚定的一片天,她的生活,不容于任何人主宰。

    她不会去皇宫的,手挽着剑,毅然的往外走去,“我去灵蛇教。”

    皇上圣旨以下,她若不去,那便是抗旨不遵,那是要杀头的。然而宇文擎却没有拦她,任由她走出宇洛阁的大门,任由她走出他的视线。

    “宇文擎!”凝夜轩眼芒如利,“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下么。”

    “没什么好解释的,皇上赐婚而已。”双手交握于后,宇文擎淡淡的目眺远方,“他让娶,我便娶吧。”

    “不可能!”凝夜轩冷冷的看着他,“你休想娶羽裳,即使正妃也如此!”宣布了立场,凝夜轩沉沉转,大步离去。

    那是让他狠不下一点心去伤害的人儿,又怎么能嫁给别人呢,即使不为妾,不为侧,依然不可以!

    宇文擎漠然淡望凝夜轩的背影,一双仿佛来自地狱血染的眸子,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父皇,你,这是在我啊……”

    灵蛇教。

    傲立人影一字排开,庄严的堂,古朴的雕像,严肃而不怠。

    “小女娃子,你真的决定要试试继承祭祀?”清长老抓着酒壶狠狠灌了一口,这才道慢慢说道,语气虽然一副懒散,听起来却有几分认真与严谨。

    “嗯,现在就开始。”韩羽裳面无表,语气坚定悠扬。

    “呐,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祭祀一但开始,可不管你是不是小擎子的小娘子,一样没有手下留的,到时候有可能会在里面丢了命,你可要想清楚了。”水长老也凑了过来说道。

    这两位平时神龙不见神尾的长老却突然出面要亲自为这丫头主持继承祭祀,幕长老和萧长老是吃了一惊,本不想让韩羽裳入主灵蛇教的心思恐怕得落空了,但那继承祭祀可不是普通人能过的,想到这心中略微安慰了点,但仍然有些担忧,若是真的过了,恐怕他们在灵蛇教的地位会是第一个受影响的。

    “你们的话真多。”韩羽裳嫌弃的皱起眉,“到底开不开始,不开始把银子还给我。”

    清长老与水长老被这话一堵,面面相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竟然被人嫌弃了啊……

    “银子?什么银子?”洛长老不明所以的望向韩羽裳。

    韩羽裳刚想解释,水长老立刻拍了下手掌,大声嚷嚷,“什么银子?哪有什么银子啊?真是的,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不是要去祭祀会么,还躇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走啊。”

    “就是啊,啰里啰嗦的,走吧走吧。”水长老同样板着脸呵斥,开玩笑,要是让这些家伙知道他们是被银子收买的,一定会被那些家伙唠叨死的。

    两位大长老说话了,其他等人自然是没有意见,六位长老一同往后院走去,“小女娃子,跟上吧。”

    韩羽裳抬脚跟去,后传来凝夜轩担忧的声音,“羽裳,一定要小心。”

    “嗯。”她不会有事的。

    这里是灵蛇教总部,外人是不得进入的,凝夜轩能来到这里,已经算是给了他很大的面子,至于那所谓的祭祀所在,他是绝对不能进去的,那是关系到灵蛇教的最高机密。

    穿过整个庄园直奔一处隐秘的地下密室,密室尽头是一间名为试练祭祀洞的地方,六位长老带着韩羽裳来到这地方停了下来,清长老缓缓说道,“这是我灵蛇教第一教主亲自打照的一处洞府,里面危险重重,机关无数,而你则需要经过那重重危险将血玉之花送到我灵蛇教的创派师祖面前祭奠,你听明白了吗?”

    “有时间规定吗?”韩羽裳小脸凝重的问。

    “哈哈,小娘子,只要你能够出来,就算是继承成功了,至于时间问题,这是你自己把握了。”当然,他没说的是,越早出来的人证明他的实力越强,而上一任的灵主却是足足在里面呆了两年。

    “开门吧。”交待完这一些,清长老沉声吩咐。

    只见六位长老同时两前挂着一块铜块模样的钥匙放到的墙上凹进去的六个小洞,顿时,试练祭祀洞府的大门被缓缓打开,露出了一条漆黑的通道,清长老回头对其他长老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这丫头说说。”

    “是。”其他长老心中疑惑,但不能说什么,一个个离开了,走之前,水长老还意不明的朝韩羽裳眨了眨眼。

    其他人走后,清长老神经兮兮的左右看了下,确定没人后,才偷偷摸摸的在一处角落翻出一个包袱,塞给了韩羽裳,“这是?”

    “嘿嘿,这是小擎子那家伙托我交给你的,对你很有用哦。”

    “……”瞪着手中的包袱,韩羽裳有一种自己正在作弊的感觉。

    “哎哟,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进去呀,小女娃子啊,进去了,若是没有见到我们创派师祖是出不来了,你可得争气啊,回头你出来了,老头儿我带你喝酒去。”

    “你请?”韩羽裳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哎哟,当然是我请。”钱当然是小擎子付了,后面这一句话他是在心里说的,讪笑了两声,挥手做辞,“你去吧。”

    深深吸了一口气,韩羽裳轻嗯了一声,毅然进了洞府,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不再回头。

    清长老笑望着她慢慢消失于黑暗中的影,眼中有几分赏识,这丫头的胆识确实有过人之处啊,清长老摸着胡子不停的点头,最主要的是,小擎子可是答应过他,只要她从里头出来,无论他们要多少地窖三十年的女儿袖他都会给,这可是人生一大乐事啊,不用花钱,不用出力,他就仿佛已经到了一堆堆的美酒朝自己飞来了。

    光用想的,清长老就察觉到浑都飘飘然了,突然,一阵细微的风拂过他的脸,清长老一怔,怪了,这地下室怎么会有风来?他疑惑的张开眼,忽然一道黑影从他眼前晃过,飞快的往那石门还未关上的洞府掠去。

    “哪来的宵小,连我灵蛇教也敢闯!”清长老眼一凝,瞬间抓住了那黑影,“咦?假人?”抓在手上的是一个木头架起的假人,清长老猛然变色,“糟糕,中计了!”急忙扔掉手中的假人往洞府石门飞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另一抹灵巧的人影已经迅速进入到洞府里,消失在黑暗中。

    “该死的,竟然耍你爷爷我!”清长老气得老脸通袖,望着一眼望不到底的幽深洞府,还是放弃了要追进去的念头,“哼,进去了又如何,以为这地方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吗,老头儿我咒你站着进去横着出来!!”骂骂咧咧的关上门,清长老甩甩头,把怒火甩到了脑后,在他认为进了这洞府的人都是九死一生,因此并不担心刚才闯进去的那人。若无其事的走了。

    却不知,在不久的以后,他这一疏忽却差点让韩羽裳命丧九泉。

    “清长老,她去了吗?”宇文擎站在阁楼之上,目光远远的眺望着某处,似乎在那里,有着他在乎的人或事一般。

    “去了去了。”清长老笑眯眯的道,“我说小擎子啊,你就不怕你的小娘子在里头有个三长两短吗?上一任灵主可是足足两年才出来,还是因为天突然降好运了,不然可就永远被困在里面了。”

    “不会的。”宇文擎轻轻的说道,他的声音很轻很轻,有着对自己的信心,对她的信心,“清长老,你相信国师的话吗?”

    “那老不死啊?哼,信者为信,不信者为不信,你要我怎么回答你。”整个青羽也只有他能对国师不敬了。

    “呵呵,清长老说的是,但是,国师的预言,是谁都不能否定的,他说裳儿会是灵主,那么,裳儿便一定会是。”

    “你对她倒有信心的,不过是个十五岁的黄毛丫头而已。”清长老不以为然,觉得宇文擎是太高看韩羽裳了,一个十五岁的丫头,就算再厉害,也还是个黄毛丫头,又怎么和那些老江湖比。

    对于清长老的话,他只是笑笑,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裳儿,不仅仅是裳儿,她还是幽宫的传奇夜魅!这样的资格,这样的份,足够她去挑战任何人。

    “对了,小擎子,你觉得你小娘子什么时候能出来?”

    宇文擎收回远眺的目光,回,凝神,阳光在他背后拉出了一道暗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顿了顿,他抬起手,露出了三个手指。

    “三年?”清长老试探的问。

    宇文擎微笑的摇头,清长老不可置信的眨眼,“别告诉我三个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前一任灵主可是在试练洞府呆了两年的时间,而韩羽裳只需要三个月?这太不可思议了。别说清长老不信,恐怕这话说出去,能相信的人几乎没几个吧。

    “呵呵,清长老,有时候别被一个人的外貌给影响了,裳儿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弱。”一个不成年的体,不代表她灵魂也不成年,相反的,韩羽裳两世的存在,经历了太多别人所没有经历的事,从小被冷落的她自进入幽宫之后,她付出了比常人多好几倍的努力,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哑巴,从一个被人忽略的幼儿,强大道让人敬仰的夜魅,站在幽宫的最高处,也站在了天下的最顶端。

    “我看,是你太看的起那丫头了。”清长老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呵欠。他不认为韩羽裳能够如此快速的完成继承祭祀。

    “清长老,难道你忘了吗,上一任灵主,为什么会被困在试练洞府两年的时间?”宇文擎忽然问道。

    清长老眼珠子一突,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拍大腿,“对呀,我怎么都忘记这事了,上一任灵主上的血玉之花是假的,那你小娘子上的是……”

    “真的。”宇文擎接过他的话,肯定的答道。

    “难怪,难怪你对她这么有信心,有了血玉之花,那方圆百里之内的毒蛇都视她为主,的确可以让她少了很多麻烦。”清长老恍然大悟。

    宇文擎微笑,除了这些,他还是对韩羽裳有足够的信心,只是这话,他却放在了心中。

    有他信她,便够了。

    然而,宇文擎也没有想到,他所意料的是,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就能够完成,但天不从人愿,韩羽裳则偏偏遇到了那个意外。

    继韩羽裳去试练洞府后的第三天,凝夜轩又堂而黄之的住进了宇洛阁,大摇大摆的使唤起宇文擎的下人来。

    在灵蛇教,哪里的消息最快?自然是宇文擎这里,为了能够第一时间知道韩羽裳的消息,凝夜轩可谓是厚着脸皮住下来了。

    俗话说的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宇文擎的确拿这只千年狐狸一点办法都没有,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他去了。

    但有时候不是闭上眼就能当做无所谓的事,比如这一次……

    “臭狐狸,我王府占地辽阔,东门西院更是有无数客厢院落,难道你是觉得不舒坦?但,即使如此,这里可是裳儿的房间,你就这么住进去,会不会有点太说不过去了点?”宇文擎一字一句坦坦,四平八稳,实则心里已经不下千百个冲动把那只千年狐狸给丢出去了。

    亭落轩是他的专属院落,除了他外,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进入,会让裳儿住这里,是因为对她的疼与,除了她,他的确不曾让任何女人住进来过。

    但……裳儿可以住进来不代表凝夜轩也可以啊!这可是他专属的院子耶,若是让人知道他堂堂五下不准任何人随意进入的亭落轩竟然让一个男人住了,恐怕全青羽的百姓,包括父皇他们都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断袖之嫌了,这种风险太大,他承受不起啊。

    凝夜轩优哉躺在柔软舒适的长贵妃椅上,挑了下狐狸眼瞪着宇文擎,凉凉的道,“这亭落轩……是你的?”

    “当然。”宇文擎想也不想的回答,不仅这亭落轩是他的,这整个王府都是他的。

    “那你叫羽裳一个姑娘家住进来,又是何居心?”凝夜轩声音一沉,想到他们之间已经拥抱过,亲吻过,就恨不的揍他一顿,但是……人在屋檐下,他还得靠他保佑羽裳的安全,所以他暂时忍了!

    “咳……”计被他识破,宇文擎清咳一声,面色不改的承认,“我喜欢裳儿,我自然能够这么做。”

    “我也喜欢羽裳为什么我不能住在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感受她的存在?”

    “……”宇文擎盯住他的眼睛,“凝夜轩,别忘了你是她弟弟!”

    他果然是知道了羽裳的前世,凝夜轩眼中利芒闪过,淡漠的回望他,“你也别忘了我不是凝家人!”

    “……”宇文擎双拳握起,是了,凝夜轩的份他清楚的狠,南雀国先帝的遗孤,和楚希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他不是凝家人,所以,根本不是羽裳的亲弟弟。

    就算是,以现在转世后的羽裳来说,和凝夜轩是再无血缘关系,又怎么不能在一起?

    “宇文擎,先前让她跟着你来青羽,是我的疏忽,但是这种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所以这一次,我们公平竞争吧。”

    宇文擎臭着一张俊脸,公平竞争?这算公平吗?裳儿对他,念在为姐姐的份上,对他是百依百顺,对自己却……动了动,他突然又感觉到脖子一阵的疼,啧,他就只能这么悲剧的不敢乱动,不敢乱来,否则惹怒了那小狮子,他就更悲剧了。

    这能算是公平吗?

    “哼,臭狐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中在打什么鬼主意。”-宇文擎斜着看睇他,似乎凝夜轩心中有什么想法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一般。

    凝夜轩无所谓的耸耸肩,“宇文擎,你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盘算。”

    他们都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而已。

    “以你的实力,你觉得你能保护好裳儿,照顾好裳儿吗?”宇文擎不屑的道。

    “哟,那以你的实力,你就能够很好的保护好她照顾好她了?”凝夜轩反唇相讥。

    宇文擎眯起眼,“你想试试吗?”他搓了搓手。

    凝夜轩站起来,“试试又如何。”

    于是,两人因为一语不合,较量起来。

    “别在这里,这里是裳儿的房间,要较量跟我来!”宇文擎纵一跃,瞬间飞起。

    凝夜轩冷哼有一声,这等挑战,岂有不接的道理,下一秒也跟随飞去。

    后院宽阔的一处花园处,宇文擎与凝夜轩两人打得不可开交,这可急坏了王府的侍卫吗?想上去拦下,对方又是下和下的朋友,他们哪敢?

    但若是再不拦下,照这样下去的破坏程度,恐怕这个花园得报废了。

    侍卫门急得团团转,然那两人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越打越是不可开交,宇文擎暗暗心惊这几个月来,凝夜轩的武功既然进步的如此神速,竟然和他不分上下,难道说,是他以前隐藏了实力?

    凝夜轩也很是吃惊,在南雀一直少有对手,没想到今在宇文擎手上竟然讨不了好。

    两人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已经把对手放在了与自己平等的位置,认真对待!

    “不好了,不好了,公子!!”

    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浅雪匆匆忙忙的跑来这了,自那天韩羽裳带她上街之回来之后,宇文擎出乎意料的留下了她,所以她才得以一直留在王府中。

    “公子!你们快停下,出事了!”

    半空中,宇文擎和凝夜轩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同时收手,落在了浅雪面前。

    “什么事?”宇文擎淡淡的问,眼神却是看着凝夜轩,示意道;下次再来分出胜负!

    凝夜轩挑眉:奉陪到底就是了。

    “公子,前次皇后命人从西域带回来的那一只波斯猫刚才突然就死了!这是皇后娘娘赐给公子的,要是让皇后娘娘知道的话……”

    “怎么死的。”宇文擎随口问道,有些不太感兴趣,死了就死了吧,难道母后还能因为那一只猫而怪罪他吗?

    “浅雪也不知道,方才两位公子离开亭落轩后,那猫儿见到韩姑娘的房门没关就冲了进去了,浅雪也没在意,直到那猫儿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浅雪这才连忙跑过去看,只见那猫儿已经躺在地上,手脚不停的抽搐,最后就死了……”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浅雪还有些心有余悸。

    “裳儿的房间?”

    “羽裳的房间?”

    宇文擎与凝夜轩同时惊讶出声,两人互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怀疑,“快带我去看看。”

    “公子跟浅雪来!”

    迅速折回亭落轩,一走进房门他们便看到还躺在地上的那只波斯猫,在猫的嘴上还残留着吐沫,想来是死之前挣扎的时候留下的。

    凝夜轩仔细观察了一会,下了结论,“这猫是中毒死的。”

    “不可能呀,猫儿早上我没有喂它吃什么东西,我本来说呆会再喂它的,因为它特调皮,嘴又挑,很多东西几乎都不吃的。”

    宇文擎俊脸一沉,觉得事有些古怪,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落在了梳妆台旁打翻的一瓶药水上。

    眸心微微一眯,宇文擎走过去,拾起那一盒药水。

    “这是羽裳的伤药。”凝夜轩解释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浑一僵,有些颤抖的望着宇文擎,“那药……有毒?”

    把药水放在鼻尖下轻轻吸了一点,宇文擎又蹲下,观察了下猫儿的嘴吧,最后肯定的点头,“确实有毒。”

    想来这猫儿贪玩跑了进来,又不小心打翻了药水,这才不小心误食然后中毒了。

    “这怎么会有毒呢?她干嘛把有毒的东西放在房间里呀。”浅雪皱紧了柳眉。觉得韩羽裳是不是想害什么人。

    凝夜轩脸色突然变得一脸惨白,“羽裳昨天……就是用这伤药……”

    宇文擎手一顿,立刻抓住了他的衣襟,“你说什么?!”

    “昨天……还是我亲自帮她上的药……就是用这药水。”凝夜轩俊颜之上毫无血色,如果这药真的有毒的话,那么羽裳她……

    “该死的,有没有毒你都看不出来吗!混蛋!”宇文擎瞬间抓狂了!他努力的保持着一份清醒,狠狠的盯着凝夜轩问:“这药是抹在哪?”

    他在心中祈祷,如果没有误食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中毒的,更何况,裳儿的内力这么深厚……

    “嘴……嘴唇……”

    “混蛋!”

    一拳揍了下去,这药抹到嘴唇上,要想不误食恐怕很难了,但是韩羽裳昨天到今天都没有事,那就可以证明她误食的量很少,所以才没有立刻毒发亡。

    现在宇文擎只能祈祷韩羽裳早些发现体有异样,然后早点将毒出去。

    “宇文擎,现在马上去将羽裳找回来,她去了试炼洞府。”凝夜轩连忙说道。

    宇文擎深深的吸了口气,“没用的,就算我也进去了,也找不到她的。”

    “那怎么办,羽裳要是真的有什么事的话……”凝夜轩双拳紧握,他真的是太该死了,那药水拿在他的手中,他竟然没有察觉到那有毒!

    宇文擎紧紧盯着手中那瓶伤摇,紧蹙的剑眉显示出他现在正焦躁的心,“凝夜轩,这药哪买的?”

    闻言,凝夜轩脑中一闪,想起了昨韩羽裳对他说的话,“这药……是水若给她的。”

    因为是水若给的,所以韩羽裳根本就不曾去怀疑过那药水,因为是水若给的,所以他也不曾想过,那药水会有问题。

    “水若?”宇文擎沉吟了一会儿,这才发现,这些子,他只顾着跟裳儿培养感,从而一再的忽略了水若,这么一想来,他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水若了。

    “来人!”宇文擎沉声命令。

    “公子!”暗中几抹人影轻飘飘的飘了出来,半跪在了宇文擎的面前。

    “你们去查查水若现在在什么地方,再把她这些子以来的行踪全部都给我查出来!”

    “是!公子!”人影如来时一般迅速散去,凝夜轩莫不作声的看着宇文擎做的事,半饷后才哑着声问道:“你……是怀疑水若吗?”

    “哼,即使不是她,那也是值得怀疑的人!”眼中利芒闪过,如万剑穿刺,惊淘骇人。

    万兽山中的一幕一幕又在凝夜轩的脑中闪过,那些仿佛都还是昨发生的事,水若如一个大姐姐般,一直照顾着连祈风,照顾着韩羽裳,唠唠叨叨的关心,细心琐碎的照顾。

    众人早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人,当成了这个队伍里的一分子,甚至,凝夜轩还能肯定的告诉自己,有水若在韩羽裳边,他根本就不用担心韩羽裳会遇到什么事

    如果……她真的是叛徒的话……凝夜轩不敢想象,他们到底是将怎样危险的一个定时炸弹安装在了边。

    “幽宫……水若……”宇文擎眸光远眺,如果真的是水若的话,“幽宫,裳儿要是有什么事,本王会让你们用整个幽宫的人来陪葬!”话落,宇文擎大步往门外走去。

    凝夜轩静静的注视着他的背影,光芒在眼中瞬息万变,“如果是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水若。”

    试炼洞府。

    这试炼洞府并不像韩羽裳之前所想的那般,穿过了那长长的通道之后,便直接来到了一处寂静的山谷之中,这山谷中奇花异草,争齐斗艳,那像什么试炼的地方,反倒像是隐居的地方。

    就像在天山之上的那座离幽谷一般。

    只不过这山谷和离幽谷不一样,在离幽谷中,天是蓝的,花是香的,风是轻的,一切一切都是这么美好的。

    而这座山谷,天是灰的,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花,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香气,就连一点风的感觉都没有。

    没有阳光,没有风,就像是个封闭的空间,又怎么会开满了这么多的奇花异草?

    带着心中的疑问走了好些天,韩羽裳依然没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最后只好放弃,慢慢的寻找能够早点到达灵蛇教的创派祖师面前。

    其实,韩羽裳在武术这一方面是不在话下,可对阵法却是一窍不通,这整个试炼洞府都是由好几十个阵法联合组成起来的,如果找不到阵法的关键,破不了阵的话,是根本走不出这个地方的。

    因此她一连走了好些天,都一直在这山谷中绕来绕去,心中暗想,这个地方倒是有些诡异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个处位置坐下来思考着办法。

    肩上的包袱有些重,韩羽裳往后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宇文擎给她的是什么东西,犹豫了一会儿,她取下包袱,好奇的打了开来。

    “咦,这是……?”包袱里有一张巨大的图,这副图上画满了奇怪的路线与及地点,在图下面还藏着一封信,看这笔迹,竟然是宇文擎写给她的。

    韩羽裳先是仔细的研究了一个那地图,半饷后,嘴角不停的抽搐,这……这竟然是试炼洞府的地图,宇文擎这家伙,竟然公然带着她作弊!

    韩羽裳汗颜,这地图清清楚楚的标明了所有地点,以及哪里有陷阱,哪里有危险,全都一清二楚,这种况,这还叫什么试炼啊。

    把地图收起,韩羽裳满眼黑线的打开信,觉得这信里的内容,一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果然,打开信后,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韩羽裳还是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下嘴角。只见信里如是写道:“裳儿,怎么办,你才刚进试炼洞府我就开始想你了,无眠,餐餐不济,真恨不得和你一起到洞府里去恩恩去……”

    韩羽裳深吸了口气,强忍着要撕掉这信的冲动,耐心的看了下去,“看到这,你一定是气得想丢掉信了吧?千万别呀裳儿,这信你可一定要带在边,想我的时候,就看看信,我会在信的另一头。默默注视着你,默默等待着你……”

    “啪!”韩羽裳终究还是没忍住,小拳头一抓,那封信瞬间被自己扭成了一团,这宇文擎,无时无刻不想着迫害她的大脑!

    毫不犹豫的将信丢在一边,她继续翻看着包袱里的其他东西,发现,似乎还有一封信……

    不会又是什么麻的话吧?韩羽裳有些头痛的打开,觉得宇文擎有时候幼稚得可以。

    信上写道:“裳儿,那封信你一定还没看完就扔掉了吧,你这个没耐心的臭丫头,也幸好我了解你,又准备了另一封信,花费了我一个晚上不眠不休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写出来的,你可千万别在丢了……”

    吸气,呼气,韩羽裳不断的催眠自己做着深呼吸,她敢保证,现在宇文擎要是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抬剑看了过去!

    她只好跳过宇文擎中间那一大段麻的话,这才看到了整封信的重点内容。

    “裳儿,试炼洞府中危险重重,我虽然给了你一份洞府的地图,不过,这洞府是用七七四十九道机关阵法建造出来的,有地图的你,可以直接找到创派师祖的位置,如果可行的话,我希望你能把这七七四十九道阵法机关全部领悟,控制,明白吗?”

    “这家伙,原来打的是这主意!”韩羽裳喃喃自语,想了想,她又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围,想不到这里是由阵法组成,难怪她一直都感觉这里很奇怪,原来是阵法的原因。

    对阵法一窍不通的她,其实也好奇阵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奇异的存在,既然已经知道灵蛇教的开派祖师在什么地方之后,就来了解一下这些阵法吧。

    打定主意后,她随便收拾了一下,拿着地图,找到宇文擎所注明阵眼的位置细细探索起来。

    灰色无光的谷中,忽然一丝细小的破风声传来,韩羽裳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回头,刚才还是一点风都没有,现在怎么会有风声?

    正在她疑惑间,不远处突然一道妙曼的影飞快朝她奔来。

    “水若!”待看清来人的俏脸时,韩羽裳一阵吃惊,“你怎么会来这里?”

    “小姑……你走得真快,幸好我追上你了!”水若夸张的拍了拍口,跑得气喘吁吁,像是费了多大的劲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