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爱你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因为他你呀。

    “哼,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继承祭祀以为是那么好过的吗?到时候别给老夫哭着回家找爹娘。”幕长老不屑的冷哼一声。

    眉心蹙起,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和自己做对了,为了那继承祭祀,纤手握了握,又松了开来,也罢,一切与大局为重。

    这时候洛长老适时的开口说道,“灵主,这继承祭祀必须要由七位长老全部在场才可行,不过比时清长老和水长老都还在闭关中,恐怕还要好些时。”

    “闭关?”这倒真是个意外,他口中的清长老和水长老应该就是宇文擎说的保持中立的那两位孤僻长老,恐怕就算他们出关了,都不一定会出来吧,心中有些无奈,看来灵蛇教并不好收服啊。

    “既然如此,那便等那两位长老出关再说吧。”宇文擎温和的说道,语气并无失望,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一般。

    说罢他站起,扫了厅中的人一眼,意味深长的道,“也正好,等二哥回来一起观摩才是。”

    幕长老与萧长老微不可闻的一阵,旋即冷冷的撇开头,当做什么也没听道。

    “我们回去吧。”再转,落在韩羽裳上的眼光充满柔,“走吧裳儿。”

    “嗯。”既然今天见不到那所谓的继承祭祀,韩羽裳也没有留在这的必要,因此跟着宇文擎走了。

    他们走后,幕长老沉声问道,“萧老哥,你怎么看?”

    萧长老摸了胡子沉吟半响,然后道,“先通知二下回来再说吧。”

    “唉,也只能如此了。”

    ———————————————————————————————————————————

    安静的夜,是谋的开始。

    一道影划破夜空飞快的离去,降落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

    “宫主。”修长妙蔓的躯停下,半跪在地上。

    全包裹在披风下影从树后走了出来,“怎么样了。”声音极度沙哑,似乎被什么生生撕裂过一般。

    “回宫主,她已经到了青羽皇室了。”清脆的女声肃冷沉沉,听不出任何感与绪。

    “已经到了啊……”那人沉吟了一会,又道:“灵蛇教有什么动静?”

    “如宫主所预料的一般,灵蛇教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一个外人成为灵主的,据说还要接受什么继承祭祀才可能正式受位。”

    “继承祭祀?”男人显然想起了什么,掩盖在披风下的俊脸微微抬起,眯着眼思考什么,半饷后沉声说道:“你继续在暗中监视,至于其他事,本宫会派人去处理。”

    妙曼影微微一震,有些犹豫的,还是问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宫主,您真的确定她就是夜魅?”

    “怎么?你不相信?”

    “不是属下不相信,只是前后两个人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先不说会不会说话的问题,就年龄上……”夜魅不可能才十五岁吧?她光在幽宫训练的时间就已经将近十年的时候,又消失了十五年的时间,算来算去至少也有二十多岁了,怎么可能才十五岁?

    难道是说,她有什么驻颜的妙用?

    但是也不可能是这般夸张的。她完全不相信这种古怪的事,这么轻易的接受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实在是有些怪异。

    “不会错的。”那人冷冷的笑了起来,虽然是在笑,那声音听起来却更像是用什么在撕吼一般,犹为恐怖,“或许本宫会认错,但罗刹是绝不会认错的。”

    “……可是……”她仍然有些不确定。

    空气却突然陡然冷了几分,他冷冷的看着跪在眼前的妙曼影,沉声说道:“够了,你要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多问,就别在多嘴。”

    她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连忙伏首,“是,属下知错。”

    “哼,下去吧。”

    诡异的黑影如来时一般悄然隐退,黑暗中再度恢复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皓月高挂,本该是好的睡眠时间,韩羽裳却毫无睡意,独自一人坐在亭中,一动不动的对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娘亲,是上了天了吧,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也在看着她呢。

    悄悄眯了眯眼,盘起膝盖,突然觉得口堵得发慌,似乎有什么绪要冲出来一般,可是,却找不到出口。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每次她一想起娘亲,一想起连祈风,心脏的那位置就是又堵又闷,有时候就跟快喘不过气来一般。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很不舒服,可是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她这种感觉叫做‘悲伤’。

    “在想什么呢丫头。”

    旁一阵清风拂过,多了一道人影,宇文擎自发的坐到了她的边。

    “没想什么。”她就是觉得无聊,随便坐坐,发发呆而已。

    宇文擎低低的笑出声,“我怎么突然有种感觉,丫头你开始长大了,竟然多愁善感起来。”

    “多愁善感?”她吗?她现在这样叫做多愁善感吗?

    宇文擎挑眉反问,“难道不是吗?可曾有人见过堂堂夜魅会对着月亮发呆呢?”那样的影是多么的落寞,多么的让人心疼……

    抿了抿唇瓣,韩羽汤看着他,看了半天,忽然问道:“宇文擎,继承祭祀,你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吗?”

    眼中一道黯然掠过,宇文擎心中有些哭笑不得,她用那种认认真真的眼神研究了自己半天,他还以为她会问什么话呢,结果话一出口,却是这个问题,不让他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这只有历代长老才知道的秘密,他们守口如瓶,不管是谁都不会说出去的。”

    眉心微微蹙起,“清长老和水长老若是不来?”若是他们一直用着闭关的借口不出现,她怎么去完成那继承祭祀?完成不了那继承祭祀的话,她又何必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或许她可以干脆再回到幽宫,只是,如果真的再回到了那里,宫主……也就是她前世的师傅,是绝对不会放她离开幽宫的,除非她死。

    “丫头,你先莫急,我已经派人去查探两位长老的闭关之处,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查出他们的下落了,到时候我们再去登门拜访。”

    韩羽裳点头,目前为止,也只能等了。

    “连祈风呢。”她又问,不知道国师大人是怎么安排他的。

    提起连祈风,宇文擎不着痕迹的轻叹一声,“国师大人似乎将他安放在了什么地方,但却并没有公布他已死的消息,想来是不想让宇文昊等人知道吧。”

    青羽逃犯,就算死了,也始终带着那个罪名,又怎么能在皇宫中安息呢。

    韩羽裳沉默的低下头,虽然心里很不想承认,但是连祈风确实是为了她而死的,如果不是因为她需要七叶莲花,他一定还能够活很久吧,就算不能长寿,也能很久的……-

    “为什么?”她轻问,声音低得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叹息。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了她,愿意连命都不要呢?

    此时的韩羽裳就像是个无知的孩子一般,委屈的求助于一个并不懂的答案,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失去了自己在乎的,到头来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

    “丫头,别难过了。”宇文擎口堵涩,忍不住将她轻轻的搂进怀中。

    韩羽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对他的动作并未觉得有异样,又或许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宇文擎这样的举动,所以她仍然只是垂着眸,又低声问道:“为什么?”

    一样的问题,一样的语气,她突然很想到,为什么连祈风要这么做。

    “因为……”在她头顶发稍中硬下浅浅的一吻,“因为他你呀。”虽然连祈风从未说过他韩羽裳,不曾对他们说过,更不曾对韩羽裳说过,或许他是因为知道他能活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一直默默的关心的她,保护着她,直到她不需要他保护和照顾为止-

    这从未说出口,但是他们都明白,连祈风对韩羽裳的感是毋庸置疑的。

    他走的很满足,因为知道还有人会替他好好照顾这丫头,所以他没有了牵挂,或许,唯一让他遗憾的是,不能亲口对她说吧。

    韩羽裳躯微微一愣,“?”她抬起眼,略带惊讶与不解的看着宇文擎,“和娘亲一样?”所以到最后,娘死了,连祈风也死了?就是因为她么?

    “不,和你娘不一样,他可能还要更。”宇文擎耐心的解释,他突然发现,他自己竟然为敌说话,而且还是个无比强大的敌,在她的心中,甚至他可能无法取代连祈风在她心中的位置,可是,他就是无法不说,他可以答应连祈风好好照顾好裳儿,却也想替他对她说明他的心意,这样,连祈风,你不会再有遗憾了吧?

    “更?”韩羽裳怔怔的看着宇文擎。

    宇文擎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又极为自恋和臭美的说道,“当然,最你的人还是我,丫头,你快点喜欢上我吧,别让我等太久……”他怕等到的结果是,她学会了,但的却不是他。

    韩羽裳没回答,脑子一直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压根就没将他后面说的那句话放在心上。

    “丫头……唉……”见她这般,宇文擎仰天一声长叹。

    “有人找你。”谈话间,韩羽裳突然道,眼神直直的朝他后看去。

    “谁?”宇文擎懒得回头,这丫头好不容易肯这么安静乖巧的让自己抱一回,他得好好珍惜,根本不想看那个刹风景的家伙打扰他和丫头的清净时光。

    推了他一下,韩羽裳不冷不的道,“你娘子。”

    脸上的笑容一僵,宇文擎满眼尴尬与怪异的回头,而芸如已经迈着细碎的三寸金莲步子走进了亭子,“芸如见过王爷,韩姑娘也在呀。”她似乎没有看到宇文擎正用极为暧昧与亲密的姿势抱韩羽裳一般,无比自然的说道。

    宇文擎脸上有些不悦,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芸如打扰了他和韩羽裳,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沉声说道,“你怎么来了。”他放开韩羽裳,又宠溺的拍拍韩羽裳粉嫩的小脸,在后者就要抓狂时轻笑的收回手,看向芸如,温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漠然。

    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芸如略带幽怨的道,“王爷,芸如只是见王爷这么晚还会就寝,便来服侍王爷……”

    服侍?听得这句话,本来不赶兴趣的她突然抬起了小脸,看看含羞带怯的芸如,又看了看一脸莫测高深的宇文擎,他们……说的服侍是哪种?

    “不必了,今晚夜色清好,本王还想再多坐会,夜已深,芸如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赶她走么,芸如咬着下唇,却是不愿,“既然夜色清好,王爷又如此有兴致,不然就让芸如陪陪王爷吧。”她微笑的转向韩羽裳,“韩姑娘远到而来一路奔波,应该好好歇息才事,不知我们府里有没亏待了韩姑娘。”

    她有意无意的加重了‘我们’这两个字,暗中对韩羽裳示威,她才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宇文擎名正言顺的妻子。

    面对她的示威,韩羽裳微微额首,心中有数,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面无表的站起来,淡淡的道:“你们坐吧,我先下去了。”

    说罢,也不等他们说什么,转离开凉亭。

    算她还拾识趣,芸如满意的看着自动离去的韩羽裳一眼,然后千百媚的依偎进宇文擎的怀中,“王爷,夜深了……”

    “芸如,你早点回去吧,本王还有事。”宇文擎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她,毫不留恋的转离去。

    “王爷!王爷——”眼睁睁的看着宇文擎离开,芸如气得俏脸铁青,最后只好一甩袖,愤愤的离开。

    宇文擎顺着韩羽裳离开的方向追去,在拐弯处拦下了她,有些尴尬的道:“那个,裳儿,你生气了?”

    韩羽裳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生气?”她好好的生什么气?

    “不生气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宇文擎瞅着她,又揉揉她的小脑袋,“吃醋了?”

    越说越离谱了,韩羽裳挑高了柳眉,“你哪知眼睛见到我吃醋了。”再说了,吃醋是什么玩意儿?

    宇文擎坏笑,“真的没没有?”

    “没有。”

    “是吗,那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

    “不笑就表示你在生气。”

    “……”

    “生气就表示你在吃醋。”

    “……”

    “好吧好吧,这有什么好吃醋的呢,本王王妃的位置可是一直为你空着,她是侧妃……”而且,他从来没碰过她。

    韩羽裳怒,抬脚就往他脚下狠狠的踩了上去,“闭嘴,吵。”

    “……”这会轮到宇文擎龇牙咧嘴了,“臭丫头,真狠……”

    ——————————————————————————————————————————————

    这一等,却是足足等了半个多月的时间,韩羽裳都还没有等到清长老和水长老出关,绕是耐好的人,都快忍不住甩手走人了。

    看来他们是铁了心不让她顺利接收灵蛇教了。

    而这几天,宇文擎有出奇的忙,早晚都不见人影,这倒让她清净了不少子,一心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过,呆在宇洛阁这王府却不是事事都能如愿的,有些人总是没事就往她这里跑。

    漠然的望了一眼正往这里接近的美艳女子,韩羽裳撑着下巴,看着她由远走近。

    “韩姑娘为何一个人坐在这里,是不是觉得府中无聊了?”芸如笑着问,妖娆的笑容千百媚。

    “嗯。”韩羽裳应了一声,的确很无聊,若不是呆在这里还有事要办,她恐怕早已经离开了。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一起去走走吧,据说韩姑娘是南雀人,一定没有好好见识过我们青羽吧,这一次就由我尽尽地主之宜如何?”

    韩羽裳想了想,反正闲在这也无聊,况且人家都已经开口了,虽然她是个侧妃,但至少还是得给点面子的,于是点了点头,站起来,“有劳。”

    见韩羽裳答应,芸如眼中闪过意味不明的神色,转吩咐下人去准备去了。

    不到一会,下人们就已经准备好一辆豪华宽大的马车,马车后跟随着一排十来个丫鬟和家丁,韩羽裳嘴角抽了一下,这还真的只是出去走走吗|?她确定不是在炫耀份?

    她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跟她一起来了……

    无奈的上了马车,一行人浩浩的离开宇洛阁府,来到了大街上。

    “韩姑娘你看那……”掀开马车帘,芸如心的介绍道:“那里是我们青羽国都最繁华的一条大街,里面啊,什么东西都有,特别是咱们女儿家的刺绣衣裳这些,简直是琳琅满目,不知韩姑娘有没有兴趣下去看一看?”

    韩羽裳朝她说的地方看去,只见那人来人往,行人无流水一般,看得她头皮一阵发麻,“不用了,就这样看看吧。”她怕她下去会被挤成韩府门前刘大叔卖的那烧饼。

    “呵呵,想不到韩姑娘不喜欢女儿家的饰品,难道韩姑娘是习武之人?”

    话?嘴角勾了勾,韩羽裳不动声色的道:“会一点。”

    “原来如此,想不到韩姑娘还是巾帼豪杰呢。”芸如说道,她见韩羽裳上没有带任何武器,也把她当成了偶尔练着武玩玩的千金小姐了。

    “咦,韩姑娘你看那。”忽然她像发现什么惊奇的事物一般指着某处。

    韩羽裳扭头看去,只见那街上中央围满了人,有几个人正在人群中间耍着武功与一些拿手本事。

    “这是南安县来这卖艺谋生的一些人,他们耍的本事可还真有几分看头,不过,他们可不常出来耍,想不到今儿倒被我们碰见了,韩姑娘可有兴趣看看?”

    韩羽裳见他们耍的确实有些厉害,不由点了下头,“嗯。”

    “那我们走吧。”芸如亲的挽住了她的手,下了马车直接往那卖艺的地方走去。

    挑了挑眉,韩羽裳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的手,她似乎有些心过头啊。

    人群中间,两个壮汗正在表演口碎大石表演,其中一个人把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在另一个躺在地上人的口上,然后高高举起大斧头,狠狠的砸了下去,巨石块应声即碎,而躺在地上的那人却一点事都没有,口上更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人群中爆发出惊讶的声音,旋即一个个大声叫好。韩羽裳眼中也有些惊叹,那石块至少也有几十斤,再加上斧头的爆发力,这样砸下去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看来这的确有些古怪与本事啊。

    忽然她感觉有人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腰上,眼一凝,顺手就抓住了那只手。

    “哎哟!”手的主人惊呼一声,痛得嗷嗷直叫,“你,你放手,快放手!”

    韩羽裳看着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冷声道:“刚才做什么。”

    “做什么?!”那人怪叫一声,狠狠的瞪着韩羽裳,“小爷我还想问你呢,你这娘们竟然敢偷老子的钱袋,找死不成!”

    他的声音极大,原本看卖艺的人们都朝他们看来,那男人提起手中的一个青色钱袋,大声道:“各位相亲评评理啊,这个臭娘们偷了我钱袋,刚才还想打伤我来着,这钱袋就是在她上发现的,里头少了二十两银子!”

    众人鄙夷的看向韩羽裳,“啧,想不到这姑娘看起来俊俏的,竟然是个小偷……”

    “是啊是啊,真是人不可貌像。”

    “让她赔吧,把二十两赔回来!”

    你一句我一句,顿时起哄起来。

    韩羽裳漠然的抿了下唇,冷冷的道:“我没偷。”

    “没偷钱袋怎么会在你上,我刚从你上拿下来的,哼,少废话,把那二十两银子还回来!”

    俏脸沉了下来,她想说什么,芸如却赶紧道:“这位小哥,你看错了吧,这位韩姑娘可是当朝五下的朋友,怎么会偷你的钱袋呢。”她故意说韩羽裳的份,却没有说自己的份。

    “哟,原来还是五下的朋友,但是五下的朋友又怎么了?谁知道她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才**上我们五下的。”那人完全不吃芸如那一

    特别是那**一词,说得极为龌龊,好像韩羽裳用什么不正当的举动去**上当朝五王爷一般。

    “这个……”芸如一脸为难的站在那里,看了看韩羽裳,那眼神似乎也已经认为韩羽裳是那小偷一般,但是碍于她是五下的朋友,所以不好说什么。

    “要不,韩姑娘,干脆把二十两还给他吧。”芸如凑进韩羽裳耳边轻轻的说,看似低语,声音却正好传进众人的耳中。

    韩羽裳一声嗤鼻,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故意带自己来人多的地方,故意让人演这么一出戏,她若是还钱,那就表示真的是她偷的了,她要是不给,恐怕今是离开不了这里的。

    但即使那又如何,她没有就没有。

    见她不语,芸如表面上很着急,心里却极为得意,哼,看她怎么过,这事闹得越大越好,她就是要王爷看看这女人是这样的丑陋,这样的话,王爷一定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毕竟男人都是面子的,特别他又是王爷,要是让人知道喜欢上一小偷,一定会觉得脸上无光,而这也正是她打的如意算盘。

    然让她出乎意料的是,韩羽裳非但不着急,脸色更是连表都没变过,反而上一脸无所谓的转,准备离开。

    那贼眉鼠眼的男子见她要离开,连忙大声说道:“站住!偷了钱就想跑?小爷今天告诉你,你要是不把钱还出来,你就别想离开这里,这里这么多人在这里,你还想公开抵赖不成。”

    人群中又有人说,“干脆把她送到官府得了,看她这样子明显是不想还了。”

    “就是啊,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应天府离这不远,就让她吃吃牢饭,下次看她还敢不敢偷!”

    “不错,赶紧送她去吧,免得她跑了。”

    “这位兄弟,我看事就这么算了吧,我这有一张一百两银票……”芸如假好心的从袖子中拿出一张银票。

    那人却哼了一声,“你是谁,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就想要回我自己的银子。”他瞪着韩羽裳,“你到底给不给,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应天府可就在在前头,你要是再不给,我就送你去那了!”

    韩羽裳往前头看去,果然看到一座巨大的府邸,牌匾上大大的写着‘应天府’三个大字。

    她微微额首,回头却冷酷一笑,“吃牢饭?正合我意。”不仅省银子,还省地方住,她在众人惊讶的眼中,一步一步往应天府走去。

    “这……”那人呆愣了好半饷,其他也在疑惑,莫不是这姑娘还是傻子不成,竟然自愿去坐牢。

    芸如也被她搞糊涂了,第一次见到这么迫不及待的往牢房跑的人,但是想到这正是自己的目的,立刻使了个眼色给那男人,示意他跟着去,而她则故做担忧的急忙拉住韩羽裳的手,心急的说道:“韩姑娘,你不能去啊,王爷知道了,会生气的。”

    面无表的睇了她一眼,戏演得可真够真的,心中冷笑,漠然的道:“你说我自己去的便是。”

    哼,这可是你说的。芸如眼中闪过计得逞的目光。

    “等一等。”

    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传来,众人寻看去,宇文昊一洁白的衣裳正慢慢走来。

    *

    那个,宁电脑被搬走了,呜,只好到网吧来码字,悲剧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