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下半身是男的,上半身是女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凝夜轩,你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太小看她了?”宇文擎直直的看着她,“如果在你眼里,她只是一个事事都需要人保护的人,那么,你便可以不用跟着去了,因为不需要。”

    韩羽裳是夜魅,是那足以傲视整座幽宫的传奇女子,万兽山如果让她胆怯了,那么别提是三个月,哪怕是给她三年的时间,她或许都无法胜过罗刹一招半式。因为……这赢的是信念,赢的是气势,是胆识!

    “可她……毕竟……”

    “毕竟什么?毕竟还是个还未及竿女子?凝夜轩,你太小看她了,她不是你能用寻常眼光去衡量的人。”

    经百战,才能成就非凡成就,人都是在逆境中成长的,越是绝境,越是能激发出更强大的才能!“我相信我们所有人进去了,虽然不能保证毫发无伤的走出万兽山,但是一定能够活着出来!”

    这是对她的信心,对自己的信心,更是对所有人的信心!

    凝夜轩漠然的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片复杂,是么,他是真的太小看羽裳了么……

    当宇文擎告诉众人要去历练的地方就是万兽山的时候,韩羽裳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淡淡的点了下头,“哦。”

    万兽山,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很赞同。

    水若也只是略微诧异的‘啊’了一声,然后坦然的接受下来,对于她来说,幽宫的训练和万兽山比起来,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拿体在赌,而万兽山是拿命在赌。

    对在场中唯一的两个女人的反映是这么的淡然,倒让凝夜轩不好意思起来,好象就他一个人大惊小怪似的。

    “确定是去万兽山吗?我想你们也应该很清楚,那里并不是好玩的地方,一个不小心,或许会把命都玩完了。”连祈风笑眯眯的出声提醒,那样的表好象他说的话都是在吓唬人似的,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这绝不是吓唬,而是确确实实的真实况。

    “去,不就是个万兽山而已嘛,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那一座山不成。”他楚希天不怕地不怕,对于他来说,去万兽山比让他天天去上早朝搞政绩来得痛快些。

    花子容吞了吞口水,很想说他不想去,他想回京都悠闲的做他的状元郎,但是……

    看了一眼大伙的眼色,他还是忍了下来,咬着唇道:“那个,既然去,就,就去吧……”

    “呐,看吧,就连这胆小的家伙都说要去了,我看就定下来吧。”楚希道,说罢还用眼角的余光瞄了花子容一眼,哼哼,算这家伙还识相。

    火光跳跃在众人的脸上,映照出一层,朦胧的颜色,宇文擎微微一笑,“既然大家已经决定下来,那么今晚便好好休息吧,明天继续赶路。”

    “休息,睡这?”花子容看了下这荒郊野外的,俊颜微微变了变色,道:“不好吧。”

    “嗯?花公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宇文擎微笑的看她。

    “这里没没被,怎么不找间客栈?”花子容疑惑,他观察了下,再赶一段路,就能住客栈了,怎么偏偏要在这里借助?

    “呵呵,花公子的话真是有趣,在这里,天就是被,地就是,又何需还要住客栈呢?”

    “啊?”花子容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一时接受不来。

    他是个生惯养的贵公子,啥时候在这种荒郊野外生活过?不心里有些发毛。

    “花子容,你别跟个娘们一样行不行,不,你简直比娘们还娘们,罗罗嗦嗦的……”楚希整高了眉毛,不满的看着花子容。

    花子容撇了下嘴,“六王爷要是嫌弃花某了,这好办,这些包袱都还给六王爷吧,花某现在就打道回府。”他巴不得现在就走。

    “呃……你敢走试试!”听到他要走,楚希立刻就抡起拳头,大有他敢走就一拳揍下去的样子。

    “……”花子容无奈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只好任命的叹气。

    夜里林间湿露重,尤其现在还是冬天,太阳一落山渐渐寒冷起来,众人拣来一些干草铺在了地上,楚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发现韩羽裳的边并没有睡人,眼珠子一转,抱着干草三下两下就跑了过去,笑弯了嘴角,“羽裳,夜露深重,很容易着凉的,不如我陪你一起睡吧……”

    想到能拥着那小柔软的躯,不,即使睡在旁边,他就觉得全的血都沸腾起来了,他激动啊!!

    韩羽裳抬头看了他一眼,还不等她说话,另一个人影已经把干草铺到了地上,整个人躺了上去,雪白的长发在月光下散发的柔美的光泽,“小裳裳,这夜里野兽多,还有成群结队的狼群,你可要小心防范哦。”尤其是防着眼前这一只色狼!

    连祈风挑衅的看着楚希,得意的高高扬着眉,哼,想占小裳裳的便宜,他想得美!

    楚希嘴角抽搐,本以为只有擎一个敌,他再加把劲的话,一定能够抱的羽裳这个美人归,可是今天才知道,他除了宇文擎之外,竟然还有这么多敌,吼……他心里那个恼啊。

    郁闷的撇了下嘴,楚希眼角视线落在了韩羽裳的右边位置,“既然左边有人保护你,那我就在……”

    “哇,小姑,好冷哦,冷死我了,来来来,给姐姐抱一个。”

    水若腾的一晃影,整个人躺在了韩羽裳右边的位置,一边抱着韩羽裳磨蹭,一边疑惑的抬头看着楚希,“哟,六王爷,您也想睡在这右边?哎哟,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你瞧瞧小女子我体薄弱,正好和小姑一起靠靠取取暖,您不会建议吧?真是对不住了哟……”

    “……”楚希俊脸完全黑了下来,嘴角有一抽再抽,这些,这些可恶的家伙!!

    不能睡在佳人的边,楚希别提有多恼火,最后干脆火大的挑了个最远的位置,把干草往地上一扔,扬声大叫:“花子容——!”

    “……在。”花子容弱弱的应了一声,心中陡然涌上几分不好的预感。

    “过来给本王暖!”

    花子容崩溃,“六,六王爷,这样不好吧……”

    “快点,别磨蹭!本王对男的没兴趣,不会吃了你!”

    “……”花子容哭无泪,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为了享受悠闲的子去考状元,那就是场坟墓啊,要不然怎么会认识楚希。

    拖着长长的影子,带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花子容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楚希将头整在了花子容的腿上,翻了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嗯,看不出你这子跟娘们一样,软的嘛……”

    花子容浑一僵,机械似的勉强扯出一抹笑:“六王爷过奖了。”

    “诺,你绷得这么紧做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

    “习惯,习惯……”

    远远的另一边,宇文擎挑着柴火,添了几根柴看着这一场闹剧,道:“花子容……真的是状元?”

    凝夜轩含笑的点了点头,问:“不然宇文兄觉得呢。”

    宇文擎摇头,略微感叹的道:“南雀真是能人辈出,如此年轻的一位奇特女子,居然还是个状元,真是另人惊叹。”

    凝夜轩跟着笑,“就是不知道我们六王爷什么时候能发现了……”

    *

    (嗷,别怀疑,花子容真的是女孩子,可惜目前为止只有宇文和凝夜轩这两只狐狸看透哇,咔咔。)

    “前面就是万兽山了。”

    宇文擎指着不远处那巨大无比的森的山脉,回头对大家说道。

    韩羽裳目光微挑,望着那巨大的森林,面无表的问道:“从这出发,翻过山脉是到哪里?”

    宇文擎想了想,“应该是赤月王朝的地貌,不过,要想翻过这整座森林,可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丫头,你可要做好准备了。”

    “三个月,足够了。”三个月的时间,她不相信还翻不过这一座山。

    说罢,她率先下了马,直着背,一步一步往山里走去。

    “咯咯,早就听闻万兽山了,现在终于能一睹它的庐山真面目了,走!闯一闯去!”水若形一跃,快如闪电的往万兽山脉掠去,完美的弧度在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喂,你们跑什么跑,赶着去投胎啊,还有我呢!”楚希骂咧咧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比任何人落后,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落后的几人相看一眼,笑了笑,“走吧,我们也跟上,在万兽山里,最好不要迷路了。”宇文擎笑道。

    “嗯。”连祈风点了点头,然后一掠袍,往前面的人影赶去,“小裳裳,等等我呀。”

    花子容颇为无聊的撇了下嘴,碎碎念道:“都比速度比轻功?哼哼,也看看我是谁!”说罢,包袱往肩上一甩,腿往后一瞪,瞬间飞起,一下就掠过了前面的几个人。

    凝夜轩挑了挑眉,啧啧有声,“看不出这状元郎还一本事……”这轻功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厉害。

    走在前头的几人,忽然感觉到头顶一个黑影飞过,然后稳稳的落在了他们前面,还风万种的撩了一下发丝,“虽然花某武功不行,但是轻功却比你们强。”

    “哟,你还好得瑟了。”楚希不满的挑着眉毛,“轻功好就很了不起了是不是?”

    这一次,也不知道花子容哪根筋不对劲了,平时对楚希唯命侍从的他,竟然敢对着楚希翻起了白眼,还大声的道:“至少比六王爷您强就好!”

    楚希一愣,显然没料到花子容敢对自己说这种没大没小的话,怒火顿时腾的一下窜上了头顶,“花子容,你皮痒了?!”

    “不!是欠揍了!有本事,六王爷就来揍花某啊!”花子容洋洋得意的勾着唇,这一路来一直被楚希压榨,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恶气了。

    轰!这是挑衅,赤//的挑衅!楚希堂堂一个六王爷,何时受到过这种挑衅,顿时头顶冒烟,咬牙切齿,“花子容,你给本王过来!”

    “咳,你叫花某过去花某就过去啊,那多没面子。”花子容不耐烦的睇了他一眼,“你想揍我也得看你追不追得上我,哼哼。”趾高气昂的抬起脚,也不管后的楚希是怎么气的跳脚,硬是膛就走。

    凝夜轩很肯定,宇文擎很确定,连祈风更是非常认真的点了下头,“你们说得不错,花子容果然脑子出点问题了。”

    竟然挑衅楚希这个火暴龙?连祈风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与脾气。

    “花、子、容!”楚希两腿一瞪地,拔腿就追了上去,“看本王追到你不撕了你的烂嘴!吼——!”

    “丫头,看到没,你拒绝六王爷的婚事,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楚希一走,宇文擎立刻凑到韩羽裳耳边说起楚希的话坏来。

    凝夜轩一脸鄙视,推了宇文擎一把,“喂,你要不要脸,这句话你怎么不当着楚希的面说?”

    “当着他的面说就没效果了,不是吗?”宇文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韩羽裳瞥了他们二人一眼,丢下一句,“无聊。”然后抬脚离去,留下两个大男人在原地面面相视。

    在万兽山里,高大的树木高耸入云,明明照当空的白昼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沉寂与安静,几人打打闹闹的走了好一段时间,好象在这万兽上是他们来游玩的地方,而不是来历练的凶恶之地。

    让他们更奇怪的是,这号称遍地是野兽最多最危险的山脉,他们走了大半天却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他们不有些怀疑,这地方真的有那么危险?

    “传言与史书上记载的,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有这种说词必然曾经发生过这种事,不然不会被人传言,所以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宇文擎出言提醒道。

    “嗯,你说的也在理,我们还是继续走吧,趁着天黑之前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过一夜。”连祈风提议道。

    韩羽裳抿了下樱唇,想说什么,却是突然皱了下眉,下巴微抬,疑惑的朝某一个方向望去,“那儿有声音。”

    闻言,众人朝她说的地方望去,只见花子容气喘嘘嘘的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快,快躲起来,狼群来了……”

    “狼群?!”宇文擎脸色微变,没想到才刚进万兽山就遇见了狼群,方才大家都还以为安全呢,“楚希呢?”他问花子容。

    “在,在我后啊……”花子容喘着气到,回过头却并没有发现楚希的影,俊颜瞬间变了变色,“他刚才还在我后追着的!”

    花子容跑得不快,一直在楚希前面不远,直到遇见狼群,深怕惊动那些上百头的凶狼,连忙折了回来,他觉得楚希追着他的话,见他调头往回跑也一定会跟着的,所以他加快了速度,却不知道楚希根本就没跟上来。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心动魄的吼叫声,“嗷呜——”

    凝夜轩剑眉紧锁,“狼群被惊动了,你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回去找楚希!”

    “我去吧,你带着大家躲起来,记得留下个暗号!”宇文擎毫不犹豫纵跃起,往狼群的方向飞去。

    “我也去!我比较清楚在哪里!”花子容立刻追上宇文擎的脚步。

    他们离去之后,连祈风左右观察了下地形,郑重的道:“我们到树上去,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切记谁都不可轻举妄动!”

    听得连祈风的话,众人明白事的严重,若是被一两只狼盯上还好说,他们能应付得过来,若是被成千上百只恶狼盯住,那么便只有拼死一战了!

    上了树,在树上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还不见宇文擎和花子容找到楚希回来,众人心中隐约有些不安的。

    “在等一等,若还是不回来,大家就一起去找。”凝夜轩说道,声音不平不淡,神色却是肃穆万分。

    楚希是当朝六王爷,他的命,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好跟南雀皇帝交代!

    “嗷呜——”

    陆陆续续的狼吼声传了过来,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从最开是的一两个声音,到最后的数十名凶狼一起鸣声嘶吼!

    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隐藏在树梢上的众人心中的不安越扩越大。

    狼群彻底被惊动了,还全部往这个方向跑来!树顶上,看着那几百只狂奔而来的凶狼,就连韩羽裳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也不露出了一抹震惊。

    那密密麻麻的狼群,少说也有数百只,森绿色的大眼,沉着而犯着冷的目光。

    “快隐藏气息!”显然,众人都被那密密麻麻的狼群而震得头皮发麻,凝夜轩连忙低喝一声出言提醒,众人才连忙禀住呼吸,看着那狼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来到了他们隐藏的树下。

    突然,韩羽裳眼眸微微一眯,紧紧的盯着狼群中一抹鲜艳的袖色,那是……

    楚希的披风!!!

    凝夜轩也发现了那件披风,不由眼皮一跳,难道楚希他……

    虽然他和楚希之间都是斗嘴居多,但是不能否认他和楚希是亲兄弟的事实,因此想到楚希有可能出事,凝夜轩不由恍惚了下,俊脸沉了下来。

    这么一愣,凝夜轩忘了隐藏气息用轻功减轻自的重量,树枝承受不住压力‘咔’的发出一声断裂的脆响。

    不好!凝夜轩连忙稳住子,借着轻功减轻上的重量,然树枝已经断裂,无法在承受任何一点重量,直接断了开来,凝夜轩只感觉体一轻,直直的往下掉去。

    急之下,他一把抓住了缠绕在大树之上的藤蔓,整个人攀沿在树干上,这才没有掉到狼群中去。

    然而这声音已经惊醒了敏锐的狼群,十几只狼停下了奔跑,朝凝夜轩看去,其它狼见同伴停下,又有不少停了下来。

    狼是群居动物,不仅天生敏锐,更是凶恶残冷,他们对任何一点生气都有敏锐的察觉力,而凝夜轩刚好攀在了主树干上,离地面不到一米的距离,这不仅更加暴露了他的形,也多了几分危险。

    眼见着数是只狼慢慢像凝夜轩靠近,凝夜轩心中也捏了一把汗,将全的气息将到最低,挂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是一个物体一样,没有生命,没有血

    但是狼可不是这么好骗的,他们不仅敏锐,更为聪明,完全没有被凝夜轩的假像骗过去,反而加快了速度,一点一点靠近!

    就在它们即将走到凝夜轩面前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另一颗树上飞出了另一个影,刀光一闪,一把匕首狠狠的飞过来,割断了其中一只狼的喉咙,鲜血刹时飞溅开来。

    这一变故让众人的都吓了一跳,只见韩羽裳整个人飞到了狼群上面,与自己作为饵,引开狼群的注意力,然后朝远处飞去!

    “嗷—呜—”血的腥味更刺激了这些狼群的凶,当下没有再管凝夜轩,而是飞快的朝韩羽裳追去。

    凝夜轩松了口气,他并不知道是韩羽裳引开了狼群,急忙飞回了树上。

    韩羽裳的动作飞快,狼群的动作更是迅不可挡,就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凝夜轩见连祈风等人一脸呆溺,连忙问道:“你们怎么了?”

    连祈风回过神来,手中紧握的树枝咔嚓一声被硬生生的折断,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引狼群!

    “快追!”影一动,连祈风想也不想急忙朝狼群消失的方向掠去,深怕迟了一步那个人儿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也快去,小姑这家伙去引狼群了!”水若脸色铁青,二话不说也追了上去。

    凝夜轩一愣,俊颜猛然变色,难怪狼群会突然调头跑走不再管他,那个家伙竟敢……

    “该死的!”凝夜轩低咒一声,再也顾不上其他,急忙的将轻功发挥到极致往前方飞去。

    狼群的速度非常快,跑了一段时间,韩羽裳额头微微出现几丝细汗,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后面穷追不舍的狼群,柳眉皱得更紧,看来得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然等到内力郝尽,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份了!

    想到这,她突然放慢了脚步,目光落在不远出那一个峡谷中,那峡谷有三丈多高,中间横突一块巨大的石头,在那石头上方还有个小小的山洞,看来只能先去那里避一避了。

    心思百转千回,韩羽裳不再犹豫,猛然又加快了速度,往那峡谷飞去。

    三丈多高的峡谷,远远看去不高,但走近之后才发现想要上去并不是那么容易,而韩羽裳却没有时间浪费在攀登上,匆忙的犹豫了一下,她突然从飞快的抽出一把匕首牢牢的固定在峡谷的石壁上,然后再借力一跃而上,成功上了那块巨大的石头。

    峡谷之下的狼群看到韩羽裳到了那上面,不甘心的怒吼,发出一阵阵恐怖又刺耳的嘶鸣声,韩羽裳悄然的松了口气,目光往下看到那几百只凶狼,不头皮发嘛,这么多狼,要是真的被包围,一定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甚。

    正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感到腰间一紧,一股大力猛然将她拉向不知什么地方。

    “谁……唔……”

    嘴巴被捂住,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传来,“嘘,别出声!”

    韩羽裳微微一愣,宇文擎?他怎么会在这里?

    由不得她多想,宇文擎紧扣着她的子拐进一处窄小的暗中,这暗离那山洞不到一丈的距离,暗不大,窄小的只能容纳一个人,因此两个人藏在那里,显得过分的拥挤,两人的体几乎是贴在一块的。

    “怎么?”韩羽裳不明所以的看着宇文擎凝重的脸色。

    宇文擎轻轻摇了下头,食指放在了她的樱唇上,示意她不要在说话,而目光却警惕的盯着那幽深的洞口。

    韩羽裳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洞口中,竟然慢慢走出两只头顶上长着一个巨大的角,全包裹着像蛇一样鳞片的怪物,尖锐的獠牙长长的露出在嘴巴外面,一看就知道是个凶猛的怪兽。

    韩羽裳心中不由狠狠的倒抽了口气,如果不是宇文擎拉住她的话,她现在或许已经走进了那山洞,那下场……可想而知或许是被狼群包围还更加恐怖。

    “吼——!”那两只怪物走到巨石之上,对着峡谷下面不停咆哮的狼群吼了一声,低而沉闷的吼声却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那一只只鬼哭狼嚎的狼群居然立刻停止了声音,安静的看了那两只怪物一眼,而后不甘不愿的调头离开。

    韩羽裳眨了眨眼,心中的震惊更是快冲出喉咙来了,这两只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这好几百只的狼都要怕它们?手心微微沁出一丝冷汗,到现在,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万兽山会被人称为最危险的地方,仅仅来到这半天的时间,他们的小命就已经在阎王里走了好几圈了。

    那两只怪物见狼群走后,又慢慢的走回山洞里,周围恢复一片寂静,好象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安静的可怕。

    半饷后,直到宇文擎确定那山洞中的两只怪物不会再出来以后,才轻轻的松了口气,握住韩羽裳纤细的腰,纵跃起,从那峡谷上又轻轻的落回了地面。

    “你没事吧?”他轻声问道,同韩羽裳一般,掌心也全是汗。

    “没事。”韩羽裳摇头,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楚希呢?”

    她仍然记得在那狼群中看到了楚希的披风,披风不离,没有特殊况下,衣服怎么可能会丢?一定是楚希出了什么事了。

    宇文擎轻叹了一口气,“我和花子容回去找他并没有找到,却惊动了狼群,只好分开逃了。”

    这么说来,宇文擎也是被狼群给追到这里来的?韩羽裳嘴角抽了抽,还以为她引来的那些狼,是全部了,没有到只是一部分而已。

    “他们人呢?”宇文擎蹙着眉头问道。

    韩羽裳知道他问的是凝夜轩他们,略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已经跑出了这么远,而这万兽山却是个迷雾森林,她根本就不知道刚才走的是那条路。

    “呼……”宇文擎叹息一声,“看来我们运气真的很不好,还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走散了。”

    面无表的点了下头,韩羽裳拿下包袱,从包袱里翻出一张地图,这张地图就是之前为了预防大家走散特地准备的一模一样的地图,地图上标记着一旦走散后约定碰面的地方,韩羽裳指着上面某个地方道:“这里是往南还是往北?”

    宇文擎看了看,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沉吟的道:“应该是北,不过万兽山并没有人真正全部都走过,这也只是大概的地段,所以恐怕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如意,不过方位这些都应该差不了多少,我们就试试碰下运气吧。”

    万兽山深入三个国家的五分之一,其中的凶险程度是九死一生的地方,并没有人真正将万兽山走过一遍,这地图还是宇文擎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才让人描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嗯。”点了下头,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丫头,你有没有受伤?”决定下来,宇文擎上下的打量了韩羽裳一眼,方才见她被狼群追着,一颗心算是提到了嗓子眼了。

    韩羽裳淡淡的摇头,“没有。”

    “没有就好。”宇文擎拍拍她粉嫩的小脸,牵着她的小手,“走吧,我们去约定地点。”

    韩羽裳动了动,抽回了自己的小手:“我自己会走。”

    宇文擎不满的又拉了回来,牢牢的将她的小手握紧,“我牵着比较安全,你也不想让人为你担心吧?”

    嘴角抽搐了下,韩羽裳抬眼看他,冷冷的道:“男女授受不亲。”

    “那你把我当成女的也行呀。”

    “宇、文、擎!你是女人吗?”

    “下半是男的,上半是女的……”宇文擎乐呵呵的道,握着她的小手就是不肯放。

    韩羽裳满眼黑线的瞪了他一眼,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上半是女的?!”她很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她怎么不知道他上半变成女的了?

    “呵呵,当然,不信你摸摸看。”说着,就抓起韩羽裳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口上。

    壮硕的膛充满着厚实的度,无一丝赘体带着滚烫的心跳在她手心下跳动,她甚至能感觉的到他的跳正因为她的手心的抚摸而一点一点的加快速度,就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

    看完的亲别忘记点下推荐哦,么么,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