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一万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倾 书名:腹黑王爷掠邪妃
    韩羽裳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别人眼里是怎么想的,只是顺着心里的想法而做。

    水若无奈的撑着伞,一边小心的检查她的伤口,一边嘟囔的唠叨着:“我说小姑,你就不懂得照顾自己吗?你也不看看你的伤口,这才刚结疤几天啊,要是着凉了怎么办?你想被那两个男人怨念死吗,就算你不怕被他们怨死,我还得担心死呢。”

    韩羽裳停了停脚步,回头对上水若关心的眼前,忽然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道:“水若。”

    “啊?你,你叫我干啥……”水若呆了呆,虽然她不是第一次见到韩羽裳的笑容,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到韩羽裳对自己笑,虽然很浅,很淡,但是却有着让人感觉她在撒的味道。

    “水若。”韩羽裳又唤了一句,抬起右手,轻轻擦了擦水若脸上不小心溅到的水珠,浅浅的笑着,“你很像娘。”

    像娘一样对自己唠叨呢,想到这,韩羽裳忽然眼神又暗了下来,只是,以后娘再也不会对自己唠叨了……

    敛了敛心神,韩羽裳抬脚,再度往山谷外走去,独留下一脸错愣与惊讶的水若。

    她……她说什么?

    说自己像娘?自己像她娘?像唐梅清?哦不——这怎么可以!

    “嗷……”水若一声哀号,“韩羽裳!你给我回来说清楚!!我怎么像你娘了!我才二十又一岁!我有那么老吗?韩羽裳——!”

    淅沥淅沥的大雨声覆盖住她的哀号声,不过,即使韩羽裳听到了,也只会微微一皱眉,觉得她说话太大声了吧。

    走到凝夜轩旁站定,中间隔着两步的距离,便停了下来。

    似乎感觉有人站到了自己边,凝夜轩缓缓的抬起头来,苍白得如同鬼魅一般的俊颜怔怔的对着她,先是一愣,而后眼一沉,连忙脱下自己的外衣罩到了韩羽裳小的躯上,“会着凉的。”

    他开口,声音却苍白得和他脸上的神色一般。

    摸了摸他披到自己上的外衣,韩羽裳面无表的道:“湿的。”

    “……”凝夜轩这才惊觉自己全上下早就被雨淋个湿透了,当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我忘记了。”

    “你在这做什么。”她问,面带疑惑。

    “……我就想看看你。”凝夜轩垂下了眼眸,没说出口的是,就想看看她伤怎么样了,就想……跟她说,对不起。

    韩羽裳点了点头,“我就在屋里的。”他要看,为什么不进去看,要在这里站着?

    闻言,凝夜轩看了看不远处的竹屋,又看了看韩羽裳,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羽裳。”

    “嗯。”

    “羽裳……”

    “嗯?”

    “对不起。”

    “……”

    颤抖又害怕的将人儿拥进自己的怀中,凝夜轩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阻止她,不该拿剑对着她,即使伤了自己也不能伤了她啊……

    被迫靠在凝夜轩的怀中,韩羽裳微微皱起了眉,他的子……好冰。

    蓦然想起水若说他在这里站了五天五夜呢,柳眉越皱越紧,韩羽裳用力推开他,凝夜轩以为碰到了她的伤口,也连忙放开她。

    得到了自由,韩羽裳脸还是臭臭的,转往山谷里走,“你跟我来。”

    “……好。”犹豫了一会儿,凝夜轩还是跟了上去。

    回到竹屋,水若腾腾腾的抱来一厚厚的被子,边骂边道:“真是折腾人,还不快把衣服换下来,滚回上去。”

    “哦。”韩羽裳很听话的点点头,她发现,被水若唠叨的感觉很好,很舒服。

    满意的将她抱上,水若这才回头瞥了眼站在门外还在犹豫要不要进来的凝夜轩,拉高的音调,冷嘲讽的道:“哟,凝大公子可是嫌弃我们这简陋瞧不上眼,所以不愿意抬抬你的尊腿啦?奴家可警告你,这天凉风大的,你要不想进来就走远一点,把门关上,我家小姑这伤口深的,可不起一点风吹啊。”

    凝夜轩动了动,知道自己伤害羽裳的行为很难得到大家的原谅,甚至连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可是听到她的话,心里还是一阵一阵的疼痛。

    “水若,他是我弟弟。”韩羽裳不满的哼了一声,虽然对于凝家的一切,她都不在乎,但是凝夜轩毕竟对她好的,而且,还和她一样,经历了两世为人,光想到这一点,韩羽裳就对他讨厌不起来。

    “弟弟?”连祈风挑高了一边的眉毛,“小裳裳,你十五岁有个二十多岁的弟弟,说出去谁信啊?”

    “……”韩羽裳撇了下嘴,可他的确是自己的弟弟,但是说出来别人不会信的,所以他索不说了。

    “哟,小姑,你把他当弟弟,他没把你当过姐姐呀。”水若又凉凉的道,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凝夜轩是把韩羽裳当女人来看了,什么时候把她当成姐姐看待了?

    不过水若说这话的时候,却让韩羽裳听成了,凝夜轩把她当成了仇人,所以才会拿剑刺她,顿时眉头又一皱,提高了声音,“水若,她是弟弟。”

    “好好好,你弟弟你弟弟。”水若受不了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由嘟囔了一句,“也不看看你是怎么受伤的……”

    “……”凝夜轩勉强的扬了扬唇,笑了一下,往优雅得像只狐狸的形象早已经不复存在,“没关系,羽裳,你好好休息一下,别着凉了,我就在门外,门外……空气很好。”

    说完,也不等别人说什么,轻轻的关上门,而后靠在了栏杆上喘着气。

    他们说得不错,他确实从未将她当过姐姐,正因为如此,他的罪责,更不能够得到原谅!

    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没有回头,直到门又轻轻的关上,宇文擎站到了他的后。

    “你跟我来。”宇文擎轻声道,说完转下了台阶,走进了磅礴大雨中。

    恍惚的望了一眼宇文擎的背影,凝夜轩唇抿成了一条线,轻叹了一声,跟了上去。

    “砰——!”

    一跨进那树林,迎面而来的重拳毫不客气的落了下来。

    凝夜轩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映,那一拳重重的轰在肚子上,凝夜轩闷哼一声,五天五夜没吃东西紧靠一点毅力坚持的他承受不住,蓦的跪倒在地上。

    “很疼?”宇文擎提起他的衣襟,将他整个人提到了眼前,“是不是觉得很疼?”

    凝夜轩不语,紧紧闭着唇,宇文擎一拳又重重的打在他小腹上,笑的异常妖娆,“还不够疼吧,来,继续。”

    说着将他整个人丢了出去,砸向了一棵树,又掉在了地上。

    “咳咳。”一丝鲜血顺着嘴角划落,凝夜轩艰难的爬了起来,“宇文擎……你做什么?!”

    “做什么?”唇边优雅的勾出一朵灿烂的花儿来,笑得极为无辜,“我不想做什么呀,就想让你看看疼不疼而已。”

    反手又将人挑起,再次狠狠的摔了出去,凝夜轩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了,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的他心中有些恼怒,却一点力都使不上来,最后就这么摔来摔去,直到他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宇文擎这才搓了搓手,妖娆魅笑道:“很疼吧?呵呵,这样就好,小丫头的伤,可不是白受白疼的。”

    说罢,还温和的朝他伸出手,挥了挥,大步离开,独留下凝夜轩一人躺在大雨磅礴的树林里,“你好好感受下这美妙的滋味吧。”

    “……咳,咳咳。”凝夜轩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不断的咳嗽着,心中暗暗苦笑,六王爷楚希总是说他是披着人皮的狐狸,骨子里诈,狡猾,狠,毒辣。其实,楚希又怎么会知道,真正的狐狸不是他,而是宇文擎。

    上的伤,恐怕没有一个月是好不了的吧,凝夜轩咬牙,宇文擎到底是在为羽裳出气,还是在公报私仇|?他很怀疑,绝对的怀疑。

    艰难的翻了个,仰天躺在地上,任由雨水当头而下,凝夜轩无奈的看着沉沉的天空,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多谢你了,宇文擎。”

    他一直不知道要怎么惩罚自己,心中的悔恨堵在口,让他闷得慌,疼得慌,他想说,宇文擎,打得好……

    ————————————————————————————————————————————

    “五下。”

    下了一天的大雨终于停了下来,宇文擎停在门前,远见着自己的手下急忙奔来,眸光一闪,等候在原地,在他旁,一袭雪白长发飘扬的男人静候边。

    连祈风几前年在青羽和宇文擎也算得上是朋友,再见面虽然生分了许多,但都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很快就能混熟,因此两人现在,也算得上是好朋友了。

    但连祈风始终放不开自己是青羽逃犯的份,和宇文擎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带着点防备,对此宇文擎虽然知道,但也没说过什么。

    “五下,出事了。”来人半跪在宇文擎前,匆忙之余并不忘尊敬。

    “什么事?”宇文擎淡淡的问,眉宇间不冷不淡,似乎天大的事都不能影响他此刻的绪一般。

    “这……”那人有些迟疑的望了一眼连祈风。

    宇文擎知道他所指何意,轻声一笑,“你说吧,这是我朋友,不是外人。”

    “是!”他赶紧点头,道:“五下,您那带回来的人不见了。”

    “锁魂?”宇文擎眉峰一动,“什么时候不见的?”他和连祈风费了好些功夫才将锁魂带了回来,还没让丫头出口气呢,这就不见了?

    “回下,刚才就发现不见了,属下不敢怠慢,立刻便来禀告下。”

    连祈风也觉得有些怪异,“你不是把他囚起来了吗?”

    “嗯。”宇文擎若有所思的答道:“的确囚起来了,为了不让他有机会逃走,我派了很多人守着。”甚至在锁魂上下了十几道锁,然而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看管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吗?”宇文擎微微眯起了眼问道。

    察觉到下似乎有些生气,那人颤了下,连忙低下头,“下,看管锁魂的二十余人,已经……”

    “都死了?”连祈风眼中浮现骇然,无声无息的杀死二十多个人,还将锁魂救走,竟然没一个人知道!可见救着锁魂的人是有多么的强大。

    “死了,而且属下检查过尸体,还是一刀致命。”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一刀下去,二十多个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死了,他难以想象那人究竟是人还是鬼。

    “这是属下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的。”他递过一个铜玲大小的串珠,这串珠小巧玲珑,虽然造型简单,但却是用玄铁制造而成,要知道玄铁坚硬无比,是铸剑的极品材料,但这价值非凡的玄铁却被人做成了串珠,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浪费。

    接过串珠观察了一会,并没有发现什么怪异之处,“都是一刀致命吗?没有其他伤口?”

    “没有。”

    淡淡的点了下头,宇文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而后回头看向连祈风,“你怎么想?”

    连祈风皱着剑眉,说出了自己的猜测,“锁魂是幽宫之人,会救他走的,不是他朋友,就是幽宫中人,不过此人内力深厚,恐怕不在你我之下,尤其还极为擅长刀法,恐怕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赞同的点了下头,宇文擎忽然道:“你回去派人去查探一下幽宫内……”

    “不用查了。”宇文擎话还没说完,门被拉了开来,韩羽裳不冷不的小脸出现在大家面前。

    拿过宇文擎手中的那小小串珠,“我知道他是谁。”

    韩羽裳面无表的说道,小小的串珠在手上翻了几个滚,而后手轻轻一用力,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远远的抛远,落在了草丛中消失不见。

    闻言,不光是连祈风吃惊,就连宇文擎都忍不住诧异的扬眉,“丫头,你知道是谁救走了锁魂?”

    “嗯。”应了一声,韩羽裳走到栏杆边,慢慢说道;“锁魂的事,你们别管,我自己会处理。”伤害母亲的凶手,她会亲自动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就算……三夫人也一样!

    连祈风与宇文擎对视一眼,似乎能从对方的眼里沟通一般,连祈风搔了下脑袋,问道:“小裳裳,那你告诉我们,是谁救走了锁魂吧,好让我们有个了解。”

    韩羽裳蹙了蹙眉,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是罗刹。”玄铁刀是罗刹惯用的武器,在幽宫,也只有罗刹会出手就锁魂,所以,一定是罗刹不会错的,她可以肯定。

    “罗刹?”宇文擎想了想,这名字对于他来说很熟,前几天夏子恒才和他说过,幽宫排行第二的杀手是位叫罗刹的人,“丫头,你是说,是幽宫排行第二的那名杀手罗刹救走了锁魂?”

    “不,他不是排行第二,应该是第一。”韩羽裳道,面无表的俏脸上忽的浮现几分莫名的绪,有厌倦,又有几分复杂的怀念。

    “第一不是那个叫夜魅的女人吗?”连祈风最幽宫的事也知道一点,听到韩羽裳这么说,连忙出声纠正,“罗刹是第二吧?”

    韩羽裳额首,淡漠的道:“世人只知夜魅第一,却不是罗刹的武功和夜魅其实不相上下,可以说是并列第一,但罗刹冷不喜张扬,因此被别人自动议为第二。”

    前世她经常有和罗刹交过手,她在他手中讨不了好,他在自己手中也沾不了风,真要拼下去,也是个同归于尽的场面,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夜魅这个人了,所以幽宫中,罗刹才是真正的第一人。

    “哟,我说小姑,你年纪轻轻,又是幽宫的外人,竟然比我这罚堂堂主还要了解幽宫,当真是让人有些意外啊……”水若从厨房出来,正还听到韩羽裳的话,当下狐疑的看着她,一脸探究的味道。

    从第一天认识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神秘,直到接近她,认识她,知道她是韩家四小姐,份虽然尊贵,但并不神秘,于是她放下了心中一开始的猜疑,只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眼下看来,事似乎比她想的还要让人意外呢。

    双拳轻轻一握,韩羽裳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也是听说的。”

    听说吗?听谁说的?这些可都是幽宫的最高机密呢,水若明显不信,还想再问什么,宇文擎却微笑道:“水若姑娘,你这不是自打自己的招牌吗?连我们外人都知道的秘密,你为幽宫高层人员,却连这不都不知道,混得太假了吧?”

    这话他是从凝夜轩那学来的,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混’这个字,他还是明白什么意思的。

    “啊?”水若一愣,呆呆的看着他,“别告诉我连你也知道?”

    “嗯哼。”宇文擎慵懒的哼了一声,一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这小丫头都知道得这么清楚,我要是不知道,岂不是要惭愧了?”

    意思是,韩羽裳都知道的事,他要是不知道,他就该好好反省惭愧了,而他们幽宫外人都知道的事,而水若却不知道,她就更应该回家反省去了。

    其实宇文擎并不知道,甚至或许这件事,连夏子恒都不知道吧,真正听到韩羽裳这话时,他的吃惊不比别人少,只不过被他压下来了而已,在他心里已经肯定了韩羽裳就是夜魅,夜魅就是韩羽裳,他不希望这个秘密让更多的人怀疑,所以,他要帮她隐瞒。

    水若颇受打击的捧着口大大的感叹,“太不公平了,难道真的是我太怠慢了?可是,这不对啊,我根本就没听任何人提起过,夜魅和罗刹更是支言片语都不曾说过,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水若一脸不公,号称报王的她竟然连这么重要的报都不知道,她确实很打击。

    见到水若这个样子,虽然知道她夸张了点,但心里依旧很不舒服,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还是忍了下来,她不确定如果把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了,他们会不会把自己当成了怪物?突然间,她有些害怕起来。

    ————————————————————————————————————————————

    歇了几,经过半个多月的调养,韩羽裳自认为上的裳已经完全好了,便避开那两个霸道的男人和一个唠叨女人的耳目,回到了韩家。

    当她当着韩正风的面执意要杀三夫人,韩正风的那句话还犹在耳边,她是魔鬼呢。

    恐怕韩家已经再也容不下她了吧,既然如此,她留在韩家也心烦,何不如干脆就离开吧,天底下的父亲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只有娘亲最好了。

    想到娘亲,俏脸顿时变得有些沉,娘,您放心,伤害过您的,裳儿一个都不会放过!

    “四四四四小姐,您,您回来了……”守门的护卫见到韩羽裳一个哆嗦,吓的双腿发软,不敢正面直视她。

    韩羽裳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便往内院走去,途中遇到不少家丁和丫鬟,但一见到韩羽裳,立刻脸色发白,拔腿就跑,怕下一秒自己会变成了三夫人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惨状。

    那天的记忆对于韩家上下的人来说,都是一场恶梦,他们亲眼看着四小姐摇一变成为浴血修罗,眼睁睁的看着四小姐眼也不眨一下就垛下三夫人的手指,这样的狠辣,当真叫他们是脚底发寒。

    韩羽裳直接无视下人们对自己的看法,反正她只是回来拿回娘亲之前留下的遗物和自己的一些东西,拿完就走。

    韩羽裳回到韩府的消息,如同旋风一般,迅速席卷整座韩府,下人们远远看着她不敢靠近,不敢说一句话。

    心中觉得一阵冷笑,韩羽裳不再看他们,抬脚往梨园走去。

    走到长廊拐角处的时候,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冲了出来,像个疯子一般狠狠的掐住韩羽裳的脖子,撕心裂肺的大吼。

    “啊啊啊——妖女——我要杀你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人——我要杀了你!!!”

    韩羽裳眼一沉,下一秒立刻扣住眼前这疯子的手,用力一个反转,听到清脆的一个咔嚓的声音,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啊——”痛苦的惨叫声尖锐的响起,穿透了整座韩府。

    那疯子惨叫的趴在地上,韩羽裳这才发现,这个披风散发的女人,少了一只手臂!眉心稍稍一蹙,仔细的看了下头发底下苍白的脸,这不是三夫人吗?

    她怎么成了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

    转念一想,三夫人向来美胜过了自己生命,如今不仅断了一只手臂,就连仅存的那只手也少了两个手指,如此残缺的样子注定她一辈子都见不了人了,想来她是想到今后的处境,然后发疯了吧。

    “哼!”冷哼一声,那被这么多人护着,她杀不了她,眼下还敢来送死?!

    “人,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三夫人完全呈疯癫的状态,一双眼睛变得血袖色,充满恨意与歹毒的目光瞪着韩羽裳,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杀了我?”韩羽裳一声冷笑:“很好,这句话我正想还给你!”

    伸手一抓,轻而易举的将三夫人整个人提了起来,那充满仇恨的眼神毫不比三夫人弱的杀意洋溢在眉宇间,“告诉你,你想杀我,我比你更想亲手杀了你,你信不信?”

    “女人!女人!”仇恨已经让三夫人蒙了眼睛,仅剩的一只手也被她拧断,她索整个人扑了上去张嘴就狠狠的咬下去,“我要吃了你,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吃了你!”

    或许正处于癫狂状态的况下,三夫人的力气竟出奇的大,韩羽裳一直没抓稳,竟让她整个人都扑了上来,顿时肩膀一痛,能感觉到三夫人的牙齿生生的镶嵌入里。

    “找死!”怒火蔓延,韩羽裳再次化为浴血修罗,运起内力,将三夫人震开。

    强大的内力震得三夫人飞向一边的墙上,又重重的砸了下来,地板上甚至还有几颗被震落的牙齿,三夫人此时满口都是鲜血,一张嘴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但即便如此,望向韩羽裳的眼神仍然是如蛇蝎般凶狠歹毒。

    韩羽裳眉头皱起,没想到三夫人对自己的恨意会如此深,但,这不是更好吗,反正,她对她,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娘!!娘!!”

    正在这时,韩胜雪匆忙赶来,“娘!你怎么样了娘?”

    “人,我要杀了这人,杀了这人……”三夫人对韩胜雪视若无睹,充血的瞳孔还是一直瞪着韩羽裳。

    韩胜雪伤心的扶起母亲,眼泪聚集在眼眶,然后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看着她,韩羽裳突然又想起凝夜轩为了她不与自己敌对的景,顿时眉梢微微一皱,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难过。

    突然,韩胜雪猛然回过头来盯着韩羽裳,“你还想怎么样!你把我娘害成了这样子你还想怎么样!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不肯放过她……呜呜……”

    她狠心?难道三夫人杀害自己母亲就不狠心了吗?然还不待韩羽裳说什么,韩正风的声音接着传来,“够了!什么都别再说了!胜雪,把你带回房间去,谁让她出来的!”

    “呜呜……”韩胜雪泣不成声,只能默默的拽着三夫人,半拉半拖的带回房间。

    目送着韩胜雪带着三夫人离开的背影,韩正风忽然长长的叹了一声,人在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冤孽啊。”

    他不能怪韩羽裳狠心,因为是三夫人咎由自取,但毕竟都是自家人,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自己的女儿,眼见的女儿要杀自己的妻子,他阻止是错,不阻止也是错。

    韩羽裳看了他一眼,抬脚走了一步,又停下,回头道:“你放心,我马上会离开。”

    收拾完东西她就会走,不会让他为难,不会让他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就算是……报答他十多年来的养育之吧。

    说完,再度抬脚。

    “羽裳。”闻言韩正风连忙叫住她,“你离开?去哪?”

    脚步顿了一下,去哪?她不知道,但总有去的地方吧,“不知道。”她很诚实的答道。

    “你年纪还小,能去哪里,别闹脾气了,乖乖留在家里。”韩正风语重心长的道。

    韩羽裳嘲讽一笑,“你觉得我留下来,你还有安稳的子吗?”她留在韩府,发疯的三夫人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杀她,而她同样如此,如果她真的留下来,那么韩府永远也别有安宁的子,除非三夫人死,或者……她死。

    “你……”韩正风被这话堵了口,今天的况他也的确看见了,因此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

    见他无话可说,韩羽裳嘴角扬起个讽刺的弧度,大步跨进梨园。

    空气清清的,淡淡的,有些微凉,后传来了韩正风的喃喃自语,声音虽轻,但以她的内力,还是一字不漏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羽裳,是爹没照顾好你啊……”

    迎着微风,韩正风越见苍老的影慢慢离去,直到消失在走廊尽头,韩羽裳突然顿住了脚步,狭长的双眸闪烁着复杂和茫然。

    看着暗沉沉的天空,双眼似乎失去了焦距,“娘,为什么裳儿觉得,这一世的爹和前世的爹,也不一样呢。”

    “堂堂夜魅,竟然也会为了这无用的感而伤神,夜魅,你果然变了。”

    轻轻的,空气一阵细微的波动,一位着黑衣,形貌俊冷苍凉的男子突然出现在韩羽裳前。

    韩羽裳躯猛然一震,惊愣的抬头盯着眼前这人,“你……罗刹……”

    苍白的脸孔似常年在黑暗中生活的颜色,如鹰摄魂的眼,淡白的唇,一黑衣紧嵌着一把形状怪异的大刀,刀上十二个玄铁串珠诡异而特例,惟有最后一串少了一粒珠,但看起来依然不损那把刀的寒杀意。

    这个人,韩羽裳绝对不陌生,因为他就是幽宫排行第二杀手,罗刹。

    “原来,你还记得我。”清冷的声音听出任何绪,罗刹静静站在他前,看着曾经能和自己一拼高下的人,只是如今,她只到自己的口,看上去是这么的小与……弱小。

    弱到,他几乎可以不要用上全力,就可以将这个曾经难分胜负的对手轻易的踩在脚下!

    诧异的神在心头飞快掠过,韩羽裳立刻恢复了一惯了淡漠与面无表,“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夜魅。”

    这个没人知道的秘密,他是怎么知道?不仅这么确定她就是夜魅,而且还光明正大的来到韩家找她,他就不怕认错人?

    神色隐没在黑暗中,明明罗刹就站在自己眼前,却让韩羽裳有种看不清他表的感觉,只听得他道:“夜魅的气质,没人比我了解,亦没人比我熟悉。”即使换了一个人,换了一个体,只要她站在他的面前,他依然一眼就能够从气势上认出,谁是夜魅。

    冷冷的一勾唇,韩羽裳略带嘲讽的冷笑:“罗刹当真煞费苦心了,天大地大,竟然能让你找到我。”

    罗刹看着她,不语,半饷突然摊开手心,一粒玄铁制造的串珠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赫然变是之前韩羽裳在山谷中扔掉了那一粒串珠。

    韩羽裳眯了眯眼,“原来如此。”

    除了幽宫里的人,没有人能够知道罗刹的武器上有串珠,一共十三颗,是罗刹手中刀上最厉害的一招必杀技,幽宫之外的人,见到这把刀的时候,通常都是死前的那一刻,因此,除了幽宫的人,没有人会知道这把刀,知道这玄铁串珠的来历。

    而她,韩羽裳看着那玄铁串珠,不仅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更能说出这玄铁串珠的来历,当时隐藏在山谷中的罗刹,一下便知道韩羽裳就是夜魅了。

    罗刹似乎心还不错,至少向来少话的他,竟然会开口解释起来,“玄铁十三珠,缺一不可,我折回寻找,撞上前去找你的人,便跟着来看看。”

    韩羽裳脸色不是很好看,大致明白了他说的话,让她意外的是,罗刹隐藏在山谷暗中观察着他们,而他们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看来这些年来,罗刹的武功又是精进了不少,特别是在隐秘气息的这一方面,竟然能够瞒住宇文擎和连祈风,这让她很意外。

    “既然如此,你是来杀我的?”韩羽裳看着他,她和罗刹一直是对手,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杀她,罗刹一定会毫不犹豫吧。

    “不。”罗刹轻哼了一声,淡淡的道:“夜魅,你知道吗,你很让我失望。”

    韩羽裳挑了一下眉毛,抬眼看他,“期望越大,失望越多,你不该对我抱太大的希望。”

    “的确,你现在弱小得,我兴不起任何念头去杀你。”

    “哦?那我真该庆幸我现在太弱了。”

    罗刹轻轻叠起剑眉,“夜魅,你果然变了,以前不说话的你,光气势,就能压人一等,如今你会说话,反而……”他顿了顿,似乎在寻找用什么词语去形容。

    “反而什么。”韩羽裳不冷不的问,她知道,若是罗刹要杀她,从刚才到现在,她恐怕已经死了不下几十次了,她相信罗刹有这个实力,一如她相信以前的自己,有这份自信。

    罗刹没有回答,而是道:“夜魅,我不想杀你,但又很想杀你,你变得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他在见面之后,说的第二次太让他失望了,韩羽裳知道他所指的是何意,但却没有挑明,反而只是冷冷一笑,“我已经说过了,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你不该对我抱有期望。”

    “可是,怎么办呢,夜魅。”

    “什么。”

    罗刹眼神骤然变得极为冷酷,寒光一闪,只见挂在腰间的冰冷大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掌握在手上,锐光刺眼的刀峰直指着韩羽裳,冷冷的道:“这样让人失望的夜魅,留来又有何用?!”

    面对他的大刀,韩羽裳面色不改,反而上前了一步,洁白的手指磨裟着那柄刀上的串珠,懒懒的道:“杀了我,你会更失望的。”她看着他,一字一顿,“你信吗?”

    面对韩羽裳的挑衅,罗刹的眼神越来越冷,像是雪峰之上的寒冰,凉意刺骨,就这么看着她,一瞬不瞬。

    韩羽裳扬着眉,在他看自己的同时,亦毫不犹豫的打量回去,虽然武功已经不如他,但在气势上,却完全不输于罗刹,一如当初的一剑断天下的夜魅,孤傲,不容任何人置疑与不敬。

    突然,罗刹苍白的俊颜一勾,露出一抹不合面容的笑,那笑声苍凉剔透,似一阵风就能吹散,“呵呵……夜魅,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韩羽裳想了想,觉得有些短,如今她上还有伤,要在三个月恢复到夜魅的颠峰状态恐怕不容易,但转念一想,时间越短,越是能证明和挑战自己的时刻,她又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因此,她答应了下来,“可以,三个月。”

    罗刹满意的扬额,收回大刀时又望了她一眼,这才转慢慢离去。

    “三个月,我等着你给我惊喜,夜魅。”

    “等着吧,希望对你来说,不是惊吓。”

    “呵呵,好,本座等着。”

    罗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直到空气中再也没有他的气息的时候,韩羽裳才悄然吐了一口气,后背一阵湿凉。

    想不到,他竟然会找到这里来,自从重生后,她以为没有人会在认识她,更没有人会知道她就是夜魅,却没想到,还是让他认出来了。

    “罗刹……还真是不能小看你啊。”这一次,就差点付出了自己的命呢。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掠邪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