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你纳妃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夜 书名:美男心计
    今晨,天未亮风就离开了,我整理了衣衫去处理国事,需要处理的事、需要见的人太多,我绝不容许缪国再出现第二个曹子胥,在历史上,有一个政策叫做中央集权制,而我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缪国所有的权利握在手中。

    私下里,我从平民中挑选了武艺高强的年轻武将予以培养,他们没有背景没有家世,对于女皇的提拔感激涕零,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反倒是那些世家子弟我都未予以重任,怕的就是恃才傲物、仗着世家的背景成为第二个曹子胥。

    “陛下,李将军求见。”久久在书房外禀报。

    “让他进来。”我合上手中的折子,偏过头看去,门外,低头走进来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穿着一武将的朝服,跪倒在我的面前。

    “不必拘礼,骏逸你并非外人,起来吧。”我嘴角弯起,脸上绽出淡淡的笑意,此人是我看中的第一个武官,凭直觉,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在我提拔他之前,他不过是军营中的一个小校尉。

    “微臣惶恐。”李骏逸谦让了一句,恭敬的站了起来,抬起头时,浓眉飞扬、目绽星辉。

    “陛下,离国传来消息,左将军手下的人马已经将齐王的军队收编,昨传来消息的时候,据说正好遇上左相的人马,双方一场混战,各有损失。”

    “折损多少?”我蹙起了眉头,轻轻摩着中指上的碧玉扳指。

    “昨为止,大约两千。”

    “咯吱。”我手指握的骨节咯吱响,两千?

    “是粮草不够还是军饷不够?怎么损了那么多人?”我声音微怒。

    李骏逸答道:“现在离国大乱,不少流寇自立为王,一路被他们突击袭击损失不少,左相那边倒算不上大头,而且我们的人马过去疲累的很,再加上粮草和军饷的供应需要时,一旦半路遭劫,后果不堪设想。陛下难道真的要蹚这趟浑水?”

    “啪!”我的手掌拍在桌上,将他吓了一跳。

    “那公子风的人马呢?”

    “还未见行动。”

    我微微冷笑,道:“果然,他在守株待兔,等待时机,又一个坐山观虎斗。”

    我思忖了半晌道:“暗中增派人手给左将军,另加倍军饷送过去,我不但要蹚这趟浑水,而且一定要将离国合零为整,直至一统,明白了吗?”

    “是!微臣明白!”

    “让你打听的人找到了吗?”我问的是师傅,我派人去找他,却老是没见到他的踪影。

    “据说是云游去了。”

    我揉了揉太阳,师傅啊师傅,你什么时候去云游不好,偏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去云游?郁闷的我啊。

    “好了,先下去,有消息立即来报,无论早晚。”我向着李骏逸摆了摆手。

    “是。”

    我看了一会折子,又将医术拿出了研究了一会,找到一个方子可以治疗植物人的,令人备了药石向着明宵去了。

    阿炎我已替他找到一个高人做师傅,将他送进山中修炼,并非我不想亲自照顾他,只是着实一看到他,我便想起了那个人。

    明宵中,姬无可静静的躺着,一晃半年过去了,他从未有苏醒的迹象。我每替他扎针,都习惯了。

    屏退了宫女,烧了烛火,取了银针在他的位扎下,我已试过许多方子,每每有新的方子我必然试一试,只是在失败无数次后没有抱以太大的希望。

    中燃了熏香,我依着药方扎完了他的道,抽出了银针,嘘了一口气,有些累,靠在边闭上了眼,静静的靠着,不知不觉,又想起了缪国损失的军人,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半年了,我一个人撑着,突然觉得这个担子好重、好重,感觉好累……我真的可以平定离国吗?我真的可以守护缪国吗?突然一切都变得这么沉重,让我喘不过起来……

    嗯?什么东西触到了我的手背?温温的、的……

    “风铃儿……”

    我在幻听吗?

    “风铃儿……”

    我猛的睁开眼,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我,他的手指轻轻的点着我的手背,是温的!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声音颤抖着,泪水刷刷的滑落:“无可……无可……”

    我激动的将他紧紧抱住,生怕他又睡过去不再醒来:“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半年了……你知道我有多辛苦?你知道吗?你这个坏蛋……”

    我捶着他的肩头,靠在他口啜泣着。

    他躺着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喃喃道:“风铃儿,我好想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可是那个梦中有你哦,你一直都在我边呢。”

    “起来啊,站起来给我看看……”我激动的要将他从上拉下来。

    他苦笑道:“我的腿没有感觉。”

    “啊?”我一惊,继而道:“没关系,我是神医的弟子嘛,总有一天会把你的腿治好的,一定会的,只要你醒来就好了,醒了就好……”

    “咯吱……”门口传来声音,我俩疑惑的向着门口望去,一个人影掠过,是谁?我走到门外时,那人已不见了踪影。

    很晚的时候,我才从明宵离开,只要姬无可醒来,我便安心了,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

    经过麒麟时,我的脚步顿住了,中有灯火?还隐隐传出丝竹之声?麒麟是专门为冥玉风预备的,但是他很少住那里,一般时候都会直接去我的寝宫,虽然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我踏上了石阶,两边的宫女看到我似乎大吃了一惊,神色有些不对,想阻拦却又不敢。

    我一摆手,道:“都下去。”

    她们犹疑了一下,随即听话的退了下去。

    我心中疑惑,为何她们言又止?进到外,里面的丝竹声愈加的清晰,还听得到女子的笑声。

    内中,轻纱飞舞、美人如玉,薄薄的彩纱裹着窈窕的段,如飞燕般轻盈的舞动,冥玉风一袭白衣,敞着口靠在美人榻上,手中握着一盏殷红的夜光杯,缓缓将杯中的液体吞入腹中,靠在他前的窈窕美女剥着手中的石榴喂入他的口中,当那女子回头时,她……竟是宁水烟……

    当舞姬们看到我时,吓得停了动作僵立在那里,一时间,静的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到。

    我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响,一时竟不知做什么反应了,第一次看到风这样,他竟颓丧至斯?是做给我看的吗?还是已经志得意满,觉得人生再没有什么追求了?

    哦,对了,我怎的忘了,天下的皇帝都是这样,得了江山,当然要美女在抱好好的享受一番,只因我是个女皇,所以忽略了。可是……在我的映像中,风不是这种人……

    “既然来了,何不一起?”他饮了一杯酒,声音中带着些醉意,向那些美姬挥手命令道:“继续!朕未让你们停下来!”

    那些歌姬一会看看他,一会又看看我,惶惑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气血上头,走过去,将桌上的琉璃酒壶拿起,“噗”的一声,红色的酒液泼了他一脸,我怒道:“你究竟在做什么?这是我的宫,倘若你要玩,回你自己国家玩去!不要在我面前碍眼!”

    他看了我一眼,往白皙的脸带着微微的红色,淡淡的笑了:“怎么?你生气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为我生气。”那语调竟带着些凄然的感觉。

    “你醉了。”我要伸手将他扶起,却被宁水烟挡住。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比往瘦了些,我跟她见面并不多,好歹也是故人,我并不责怪她的无礼。

    “你没有资格碰公子!”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我隐隐有些怒意,沉声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知道你处何处?”

    “我跟着公子出生入死,什么没见过?我怕过谁?风铃儿,你不值得公子这样对你!你可知公子为何去元国这么久未归?他平乱之时受重伤几乎垂危,可是却不让我们透露消息给你,怕你担心,他复原之后,夜半出发、一路疾奔回到缪国,几乎又要将原来的伤口裂开。为了送你那份羊脂玉的铃兰花,他亲自去山里采的羊脂白玉,又在重病之时亲自监制,你知道公子费了多少心血?你却将公子的一片心意踩在脚底下!公子的病一直未痊愈,大夫说他不能饮酒,如今他这样又是因为谁?你好忍心啊你!你既不公子,为何要嫁给他?!既然嫁给他又为何要这样折磨他?你不配……”

    “住口!”冥玉风眉头紧蹙,怒吼了一声,“出去!都给我出去……”

    “咳咳……”话未说完,他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苍白如纸,鲜红的血丝由嘴角丝丝溢出。

    我的脚钉在那里,动都不能动,宁水烟的话在耳边不住的回响,当我回过神时,她们都出去了,冥玉风静静的靠在榻边,闭目不语,前的衣襟上还余着我刚泼出的红色酒液。

    我抽出手帕,半蹲在他前,静静的一点点拭去他脸上和前的酒液,看到他唇边的血丝,心里有些疼痛,或许他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可是……我又何尝对得起他?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睁开眼,一双眸子灿若星辰:“风铃儿……”

    我轻叹一声:“既然不能喝,便不要再喝酒了。”

    他静静的看着我,仿似在等着一句话……

    我看了他半晌,喃喃道:“你纳妃吧。”

    “你说什么?”他眼中掠过一丝凌厉的冷光,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起,转向着门口走去,没有回头,淡淡道:“你纳妃吧,我真的不配,水烟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美男心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