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盛典 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夜 书名:美男心计
    盛典的乐声响起,黄钟大吕、编钟弦琴都出来了,人群分开,前面由穿着银色铠甲的侍卫开路,乐师们排成方队,一边演奏乐器一面向着天坛徐徐行来。

    乐师后是两队穿着雪白鸟羽白纱的少女,舞姿曼妙、歌声清越,彷如仙子下凡一般,登时人群都安静下来,呆呆的看着精妙的表演,赞不绝口。

    我趴在屋檐上往下看,真的很好看诶,原来古代的盛典如此隆重啊!比什么国庆阅兵好看多了。

    少女们后铺下了长长的红毯,红毯一直铺向了高高的天坛,天坛的前头便是太庙,里面供奉着缪国的先祖和神邸。

    乐声中,只听到司仪太监高声唱道:“公子胥到——”长长的拖音响彻了整座庙宇。

    我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传说中的公子胥诶,到底长什么样子?

    奚慕尘揽住我的肩头,在耳边霸道的说:“不许对别的男子感兴趣,听到没有?”

    “哼!”我不理他,继续关注下面的动向。

    哇塞,八个窈窕少女肩头抬着一顶华美的轿子,包金的金龙纹样轿栏,翡翠的轿顶,四角挂着琉璃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雪白的轻纱随风飞舞,一个雪衣公子盘腿坐于轿中,八人一直将轿子抬到天坛阶下,上面似乎轿子是不能去的。轿子轻轻放下,轿中人站起,掀开帘子,优雅的踏上了红毯,一转,众人唏嘘,那长玉立、风度翩翩的公子胥居然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将眼部遮住了。

    我陡然生出一种错觉,那下巴和嘴唇怎的看着这么眼熟?

    他傲然望着后的红毯,将袖拂了拂,少女们退了下去,他握起拳头抵在下巴前,轻咳了一声……

    我子一震,他……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

    “绮丽公主到——”

    公主也是轿子抬来的,却没有公子胥的华美,她穿着浅粉色的锦衣,奇怪的是,衣服上绣着大朵粉白的铃兰花样,连发髻上也插着铃兰花朵,厚厚的珠帘蒙在眼前,百姓们只能看到公主的姿,却看不清她的模样。

    “咦?”

    “怎么了?”奚慕尘问。

    “为何她会穿那样的衣服?”

    “铃兰花乃是缪国的国花,不知道吗?小傻瓜。”

    我愤愤瞪了他一眼,讽刺道:“你看人家是公子,你也是公子,人家是给八人大轿子抬来的,你怎趴在屋檐上看,羞也不羞?”

    奚慕尘不怒反笑:“要这些花把式做什么?本公子喜欢实在一些的好处。”说罢,不忘捏捏我的肩膀,摸摸我的小脸。

    无耻,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公子风到——”

    我一愣,急忙看下去,一袭白衣,临风飞舞,骑在白马上,虽无什么繁复的装饰,只那散发出来的光华和神采足以叫人喝彩。

    他喜欢穿白衣,却不同于公子胥那妖娆的白纱,而是利落的白缎,显出男子的飒飒风姿、今配了碧玉发冠和翡翠琳琅腰带,白衣边滚上了银色祥云流纹,越发的潇洒无比,夺人眼球。

    在众人的赞叹声中,白马缓缓而行,他眼波清冷而平静,仿佛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并未因起伏不断的赞叹而有一丝喜色。

    到了天坛下,他潇洒的翻下马,令人牵了马去,傲然上了阶梯。他可是缪国未来的驸马,今,他才是主角,自是有资格骄傲。

    我心里觉着有些难受,想起公主那件事,心里憋得慌,今祭天之后,肯定要宣布两人的婚事,到时候一切成了定局,那时我是不是会后悔今的退缩呢?我有些不忍,他那样清高的男子,怎么能受这种折辱呢?

    “公子尘到——”

    哈?我不是听错了吧?他在我旁边,哪里又来一个公子尘?

    我疑惑的抬眼望着旁边的人,他微微一笑:“你喜欢的花把式到了。”

    我张大的嘴巴还没合拢,只见一袭红衣腾空而起,仿佛一只红鹰,越过人群飞到了红毯那边,那儿早有一匹配着明珠金辔的汗血宝马等在那里,仿似天外飞仙一般,百姓们揉着眼,怀疑是不是真的有神仙降临了。在看那马上的人,登时呆住了,天下还有这般好看的人啊!

    围观的女子尖叫声一波高过一波,奚慕尘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时不时还招个手,立即有女子晕倒急救。

    我捂脸,天,果然是妖孽啊!

    他不经意的瞟向我这边,我立即埋起脑袋,想害死我不成?

    终于,天下三公子全都聚齐了,又陆续上来一些官员权贵,这一切即将成为定局了。

    公子啊公子,你不要怪我。我心里念着,很有些烦躁,现在恐怕已无法改变什么了。想起他往对我若有似无的意,想起自己傻傻的告白,想起那带着咸味的吻,想起他握着剑锋滴下的鲜血,突然觉得似乎过去就像一场梦……梦中有过痛苦、有过惆怅、有过甜蜜、有过失落,梦过以后才发觉……时间,真的是一个残酷的东西,如今,我竟可以冷静的面对了。

    “咚——,咚——”绵长的钟声响起,公主开始祷告上苍。

    偌大的香炉中青烟缭缭,大人物们人手握着三支香,虔诚的祈祷。瞧见奚慕尘那副肃穆的样子,我忍不住想笑,狐狸也开始学严肃了?

    我奇怪的望着公子胥,我敢肯定,他便是那山上碰到的病痨男子,也是公主前的白衣人,他们真的是私会吗?如此一来,事变得复杂了,我要不要提醒公子?

    天坛的顶端有一个圆形的狮头石墩,石墩顶上有一个突出的地方,形状很像一个剑把,我觉得奇怪,怎么工匠也不处理下,多不美观啊?

    这时听得司仪太监唱道:“绮丽公主,德馨貌端,芳龄十六,……奉天承运,继承大统——”

    大约是要授予权柄了,只见一个极老极老的白胡子官员,双手捧着着一把宝石镶嵌的银剑,站在公主面前,公主半低下子,正要接受……

    这时……百姓喧哗起来……

    公主一惊,公子胥等人抬起了头,看向那狮头石墩的顶上,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了?!

    “住手!”那人呵斥一声,白胡子老头双手一抖,险些将剑落到地上去。

    啊?!我捂住嘴巴,差点叫出声,来搅局的,竟是姬无可!!!这厮也太牛叉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男心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