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捉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夜 书名:美男心计
    躺在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下去拿钥匙的时候,小二和掌柜的议论不断的浮现在耳边。

    “诶,天字三号的那对漂亮的男女应该不是夫妻吧?怎的住一间房呢?”

    “唉,有啥稀奇的,世风下啊,不知廉耻的多的去了,住一个房间有啥大不了的,不就为那么点儿事吗?少见多怪。”

    我琢磨着,天字三号,似乎看到颜妆便是进的那间房呢,T***,我心里骂了一句,又翻了一个

    “你不要老是翻来翻去好不好,我都给你吵醒了。”久久迷糊的抱怨。

    “我去茅房。”

    我披衣起,眼珠子一转,挑了件黑色的外衣穿上,又找了条黑巾蒙了脸,回头看久久睡得正熟,便打开窗悄悄跳了出去。

    翻到了屋顶,我数着房间一直到了天字三号的顶上。我绝对不是偷窥或做贼哈,既然有绝顶的轻功总得练练,久了就生疏了。我安慰着自己,手下已经揭开了瓦片,可以看到屋中暗黄的灯光。

    不偏不倚,我揭开的这个洞正好对着纱帐的顶上,隔着一层纱帐朦胧的可以看到上的景象。

    那上……丫的……真有两个人!!!

    我深吸一口气,竭力保持冷静,或者他们只是单纯的睡觉,睡觉而已……

    “唰唰……”是脱衣服的声音,一件锦缎长袍从上抛了下来,落在地上。

    “嗯~”一声柔腻而悠长的吟,我上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心口“砰砰”直跳,不是,不是跟我想的那样,一定是有事,或者是疗伤也未可知……

    “唰……”又一件衣服,接着里衣、腰带、衬裙、肚兜……丢了一地……

    T***,我真的怒了!

    妇啊妇……单手拈着银针,俺的暗器这段时间已小有所成,是不是要试试捏?

    可是……人家亲关我什么事啊?我气什么气啊?

    该死的奚慕尘,他还有脸说我喜新厌旧,是谁用行动来实践、来证明的?

    “嗯,你轻点啊……”上又传来女子的柔腻之声和男子低喘的声音。

    “该死的!”我决定以圣母圣子圣灵之名,来惩罚这对狗男女。

    正要出手,手腕给人结结实实的把住,抬头一看……

    “啊~”尖叫未出声被人紧紧捂住了嘴,怎么会是他?

    我看看眼前的人又看看下面,那上的夫是谁啊?

    我囧了,还好我有带面巾,不然给他发现就糗大了。

    可是为啥,他的眼神好似早已透过我的皮囊看进了我的灵魂捏?

    “笨蛋!我不住这间!”奚慕尘嘴里骂着,眼中却带着一丝促狭的意味。

    呜呼哀哉,被他认出来了,这样也能认出来?

    他将我的腰一搂,便带着我飞跃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树,落在树杈上时他才放开了捂着我嘴巴的手。

    大树浓密的枝叶仿佛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将我们两个同外界隔开,树杈上狭窄的空间使得我们俩靠的很近,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他温的鼻息喷在我颈上,我的脸红了红,推了他一把,道:“我们又不熟,靠这么近干吗?”

    “哦?不熟?那你告诉我,你刚才在做什么?”他灼的气息喷在我颈边,灵活的手指挑下了我的面巾,我不自在的向后仰了一下。

    “我……为民除害啊。”天,他实在实在靠的太近,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哦?除什么害?”

    我向后仰,他便向前倾,我的背已经紧紧的贴着树干了,这厮居然还得寸进尺,再仰俺的腰都要折断了。

    “那个……世风下,不能让他们伤风败俗、会误导青少年儿童……”

    对话仍在进行,可是显然树上的人对于对话的内容已经不感兴趣了。

    娘诶,他的眼神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深邃、嘴唇可不可以不要那么人?

    我嗓子里干的要冒烟了,眼前尽冒着金星,耳边只听得到他和自己逐渐加重的呼吸声……我到底在干吗?

    “不要!”我猛的一推,他向后一仰,我俩差点一齐掉下去,还好他反应够快,抓住我的腰带,一齐落了地。

    我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可他冷冷的抱着双臂站在一边,连扶的意思都没有,不就是刚他想亲我的时候被我推了一把吗?有必要这么无吗?

    “嘶——”我痛的皱起了眉头,低头看时,裙子划了一道口子,里面渗出了红色的液体,大约是刚才从树上落下的时候划到的。

    “怎样了?”他要过来,我躲开了他的手,恼火的哼了一声:“都是你害的!”

    “我看看。”他认真的说。

    “公子,我们又不认识,你凭什么看?”

    一句话将他将在了原地,好看的浓眉攒成了一座小山。

    “风铃儿~”是姬无可的声音,一个黑影朝这边过来。

    “在这里啊!”我急忙招呼。

    恍惚听到一声“咯吱”响的咬牙声,回头时,奚慕尘已经不见了踪影,走的好快。

    “风铃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久久说你出去上茅房老久没回,我找不到你很着急。”

    “没事啦。我只是闷,走走。”我笑着回答。

    “刚才你边是不是有个人?”他怀疑的问。

    “哪有?你看错了吧?走,我们回去。”

    我将带着血迹的裙子用袖子掩住,省的他看到又是大惊小怪的。回头看着那树,想起了自己的誓言,唉,想逃也逃不开么?

重要声明:小说《美男心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