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赤额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夜 书名:美男心计
    老侯爷的命不过延续五,我必须尽快找到师傅让他到这里来,时间非常的紧迫,倘若这五无法让他苏醒,真是回天乏力了,即便我再让他喝我的血也是无可奈何了。

    五来回离国和天方山,那是远远不够的,这次我赌了一把,登上了距离元国最近的洛加山,整整一天的时间,不住吹着口哨。

    尖锐的哨声在林间响起,鸟儿时起时落,我瞪圆了眼睛,就是想看到天边的那一抹青色。

    直到暮时分,一个黑扑扑的东西落到了我面前。

    汗!

    “小青,你咋变成小黑了?”我拍打着它灰尘仆仆的羽毛,总算恢复了它的本来面貌。瞧着小青疲惫的小影,真有点于心不忍,可是大事不能误,只有辛苦一回了。我迅速的将书信系在它的小腿上,抚了抚它毛茸茸的青脑袋,说:“乖,快点将这信送给师傅,回来我喂你最喜欢吃的小米。”

    “扑腾腾!”小青眨眨眼又飞走了,看着它疲惫的影俺一个劲儿的心疼,回来一定多备点小米给它吃。

    夜幕降临时,我已赶不及下山,宿在落加山半山腰的破庙中。我独自一人躺在草堆里,有点后悔了,一时心急,竟忘了叫个人陪我上来。

    时节已近六月,凉风袭来倒是很舒服,只是这破庙中蚊子贼多。

    “啪!”在我打死第六个蚊子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背心陡然一寒,妈妈呀,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

    一对绿豆眼亮起时,我从草堆里跳了起来,尖叫一声:“蛇啊——”

    我跳上了庙里的石台,手臂上起了细细的疙瘩,那蛇吐着信子近了,我左顾右盼找了个石头,准备照着它的脑袋砸下去。

    谁知,还未等我动手,它“嗖”的一声纵了上来,一口咬住我的胳膊。

    痛,好痛,我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这蛇跟一般的有些不同,额心上竟是鲜红鲜红的,它也不是在咬人,而是将尖锐的利齿插进了我胳膊的血管里,贪婪的吸着。喉头不断的涌动,如同水蛭一般,将我的血液往它肚子里灌。

    “走开!走开!”我扯着它滑溜溜的子,却怎的都扯不下来。

    “哈哈……”模糊中,我听到一阵笑声,从未听过的声音,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清脆中带着几分妖娆。

    我的心急剧的跳动着,看着这只蛇的颜色逐渐的变得鲜艳,它额头上的鲜红不断地扩大,扩大到它的脑门上,我瘫软的掉在地上,浑没有一点儿力气。

    “风铃儿!”

    就在我想我快要死掉的时候,耳边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道白光闪过,登时我手上一松,上的血不是往外流,反倒有一股血竟是冲着我的子涌来,一时不住竟然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天色已经亮了,姬无可一张大脸离俺的只有0。1英寸。

    “干嘛啦?”一把推开他的脸,我觉得今的力气反倒比昨更好。

    “风铃儿,你没事了,吓死我了。”他眼泪汪汪的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在我上。

    “放开他!”一声略微暗哑的命令,我吓了一跳,抬头看时,奚慕尘也在?他边还站了个小娃娃,不正是当初的白汤团子么?

    我揉了揉眼,昨晚那条蛇是个梦吧?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低头看时,那两颗齿印红的刺眼。

    “傻瓜,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奚慕尘半跪在我前,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姬无可气愤愤的一把打开他的手,道:“不许碰我的风铃儿。”

    “你的?”奚慕尘瞪圆了眼,眸中冒出火光,“谁说是你的?你再说一遍?”

    我抱着头,推开两个家伙,嚎着:“有没有人告诉,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汤团子白嫩嫩的小脸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姐姐,你好厉害哦,那赤额蛇给你弄死了呢。”说罢,将一只干干的蛇皮吊在我的面前。

    “啊!”我惊叫一声,将那蛇拍打在地,丫丫的,明知道我怕,还来戏弄我。

    汤团子嘟起嘴,从地上捡起蛇皮收在怀中,不高兴的说:“这可是个好东西,你不要我还要呢。”

    我怀疑的打量着汤团子,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今才注意到,他笑的时候眉心竟会隐隐出现一团火焰。

    “姬无可,你得跟我回去!”汤团子伸手去拉姬无可,姬无可急忙退了几步,道:“小鬼,我才不会跟你回去呢,你以为你是火炎童子就了不起啊?我还是司命星呢?凭什么听你的?”

    我登时糊涂了,什么火炎童子?什么司命星?

    奚慕尘将我扶起,道:“火炎童子是天逸老人的徒弟,司命星是缪国前国师天逸老人的孙子,之前我们去元国便是要找司命星,因为唯有它才能预言三国未来的命运。”

    我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姬无可,哇塞,高人啊高人,我周围这么多高人啊。

    我急忙拉住姬无可,问:“快点帮我预言下,我以后嫁的老公啥模样?”

    奚慕尘嘴角抽了抽,无语的望着我。

    姬无可笑了,笑的很甜蜜的说:“就是俺这模样!”

    噗!我晕!

    奚慕尘微微一笑,讽刺的道:“倘若没有司命盘,你以为他真能预言么?五年前司命盘失踪,各国都在找寻,如今还不知落在谁的手里。倘若找到司命盘,姬无可便是各国通缉的要犯了。”

    汤团子自言自语道:“这个赤额蛇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按理说,它生活在沼泽的,无端端绝不可能跑到山里来。姐姐,昨晚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你不但得不到这条蛇的血,还会被这蛇吸光血死掉呢。到时候这蛇肚子里的血就会被人拿走炼制长生不老的药丸子啦。”

    我吞了一口唾沫,丫丫的,连一条小蛇也打俺的主意!转念一想,自己体里有那蛇的血,不由得胃里一阵干呕。

    汤团子嘻嘻一笑:“这蛇皮和蛇血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药,能增强内力,延年益寿呢。我想要还要不着呢。”

    “我昨晚听到有人笑的声音,清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些柔腻,不像男人,又不像女人,听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想起了昨晚的笑声。

    姬无可眸中掠过一丝冷光,垂眸不语。

    奚慕尘蹙起浓眉,思忖了片刻沉吟道:“不会是他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男心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