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美人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夜 书名:美男心计
    昨晚那个竟然是……奚慕尘……

    公子没来,果真是没来。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大约这辈子见不到他了吧。

    上的衣服仍然是昨天的,锦绣拿了一件丝绸的月白衫子给我换上。一想起昨晚俺主动投怀送抱,脸上便滚烫烫的,真真是把一张老脸都丢尽了,在那只狐狸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他肯定会取笑我的。

    换好衣服,我掀开帘子来到外间花厅,看到锦绣正在给铃兰花浇水。花儿洁白芬芳,散发着阵阵幽香。

    我觉得奇怪,问:“这花儿只在高山上长得活,如何在这里也有?真是少见呢。”天方山上有野生的,师傅移到屋里栽了几次都栽不活。记得铃兰花开的时候,满山顶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回想起那些烂漫的子也是很开心的。

    锦绣抚了抚铃兰花的叶子,笑道:“姑娘不知,这花的确不容易活,但公子却懂得养。听公子说,是他过世的师娘教的。”

    “师娘?他还有个师娘?”我奇怪的很。

    “是啊,姑娘可有看到公子屋里挂的美人图?那便是公子的师娘了。公子小时便失去了母亲,后来跟着师傅师娘去了元国。奴婢听公子说过,师娘对他很好,公子至今都很怀念呢。”

    我好奇的转回到屋里,果然看到了那幅美人图,纸张有些陈旧了,显然是放了多年。画中女子相貌俊秀,明眸皓齿、英姿勃勃,穿着一袭青色长衫,背上挂着一把长剑,像个武艺高强的侠女。

    “怎么有点眼熟?”我左瞧右瞧,感觉在哪里见过。

    正看时,锦绣突然出现在后,道:“咦?这画中人跟姑娘好像哦。”

    “是吗?天下相似的人多了,大概是巧合吧。”我答道。

    锦绣的话我并未在意,只是惊讶奚慕尘那可怜的娃居然没有娘亲。

    出了羽尘轩,我在自己屋子里躲了两天,一来感冒后精神不大好,二来不好意思见他。他不知在忙什么,竟也没来烦我。

    我思量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偷偷敲扁了几件值钱的银质酒杯酒壶,带了几换洗的衣服用一个小包袱系了,换了原来的男装,趁着大清早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悄悄的跃上了墙头。

    “踢踏踏……”才跳上墙头,墙外便传来马蹄声,一队人马从墙外的路上经过,扬起阵阵烟尘。我暗叫倒霉,急忙将子伏的低低的不叫他们看见。

    那队人马是侯府里出来的,带头的正是奚慕尘,他今穿了一袭大红的金丝绣线修长袍,头上系着金玉抹额,顶上配着攒珠金冠,骑着高头白马,英姿勃勃,俊朗非凡。

    啧啧,好威风,果然不愧是个侯爷,我嫉妒的想着,啥时候我也能这么威风一把捏?

    他后一行跟了十多骑人马,个个穿着高靴劲装,挎着长弓羽箭,好像去打猎似的。一行人过去了,我正准备探出脑袋,突然听到有人喊:“侯爷——”

    “你们先走!”

    “可是皇上等着侯爷呢……”

    “少啰嗦,本侯自会到猎场会合!”

    奇怪,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想探头看却又不敢,等了半晌,没听到人马声了,我这才探出脑袋,不看不打紧,一看……奚慕尘坐在马上抬头似笑非笑的盯着我呢。

    “啊——”脚下一歪,从墙头落下,他从马上飞起将我接住,脚往墙上一点,便带着我落回了马上,安放在他的前。

    “你……你……不是走了吗?放开我啦!”我吓的心肝都快跳出来了,在他怀里使劲挣扎。

    他用力箍住了我的腰,戏谑的道:“幸好我转来,要不那欠下的千两银子可要打水漂了。”

    丫丫的,我红了眼,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抓起他的手背便是一口,咬出红红的一个牙印。

    “嘶——”他恼了,低吼道:“给我安静坐着!否则,哼哼,立马送到府里打二十大板。”

    “诶,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该死的,不但限制我的自由,还有打我,有没有王法?

    他勾唇一笑,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一只手指挑下我肩头的包袱,道:“让我看看,我们的神医包里都带了些什么东西。”

    吖!我急忙抢过包袱,心虚的说:“这……这都是女子的私人物品,你……你怎么可以乱看?”

    “哦?”他讽刺的一笑,“我不记得你进来的时候有这么多行李啊?让我猜猜,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呢……”

    “好啦!我安静坐着就是了。”我打断他的话,鼓起脸,闷闷不乐的安静坐着。

    看到我生气的模样,他嗤笑一声,将手里的缰绳一抖,“驾!”马儿飞快的奔跑起来。

    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响起,两边的景色仿如电掣一般,背贴着他的口,隔着衣服的温接触让我浑不自在,他的手时不时扶在我的腰间怕我掉下马去,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人不自觉有些燥,伴着口渴、紧张、眩晕等并发症。难道我的感冒还没好吗?

    脑海中又浮现出那晚的景,想起那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

    过了一会,我不安起来,一抬头,撞到了他的下巴,我的头顶碰的有点痛。

    “嘶——”他也被撞疼了,低声道:“叫你别乱动。怎么了?”

    我扭了扭,道:“我要唱歌……”

    “嗯?”他显然没明白唱歌是什么意思。在现代的户外旅游当中,唱歌便是上厕所的意思。

    我的脸红了,低声道:“我早晨起的时候没有那个……解决……那啥问题……”

    他看到我的囧样,顿时明白,低笑一声,将马停在路边。此时我们已经出了城区到了郊外,路边是一片田地,那田地之间有一间小茅厕。

    我一看,囧了,低低矮矮,门只剩下一半,丫的,这茅厕也……也忒寒酸了点吧,蹲个人进去外面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犹豫了一下,实在憋的厉害,回头,伸出两根手指威胁奚慕尘:“你不许偷看啊,否则,我插你的眼睛,哼哼!”

    他扬起眉毛,嘲笑道:“那也得要有的看才行啊。”

    “你……”我咬咬牙,该死的家伙,回头再跟你算账。

    硬着头皮释放了内存,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偷看,反正这古代的衣服那么长,遮一遮也看不到什么。回来的时候,他正望着天瞧白云呢。

    “回来了?怎么这次不逃了?”他笑问。

    我瞪了他一眼,哼,明知故问。他将我的小包袱扣住,逃个啊,好歹把俺的包袱偷回来再说。

    “到底去哪里?”我问。

    “皇家田猎。”他敲了我一记栗子,“都是为了你,害我迟到。”

    我朝他吐了吐舌头。哼,为了我?是为了我欠的一千两银子吧?小气鬼奚慕尘!

    皇家田猎?我转念一想,那就是……可以看到皇帝咯?看多了宫妃文,这下,俺倒要看看这皇帝到底是长啥子模样。皇帝陛下,俺来咯!

重要声明:小说《美男心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