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做个交易吧。”我开门见山的说。

    小兰失忆的消息他必定已经得知,却没采取行动,想必是尚在谨慎斟酌。

    电话那一边沉寂了下去,我耐心的等待着。

    许久,他有些沙哑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入我耳中:“明天下午,地点我订。”

    “现在做不了决定么?”

    “不……”

    “不相信我么?”他怎么想,很容易就能理解。想要当面交谈确定我的诚意。

    他没有否认,匆匆丢下一句到时候见就挂断电话。

    我合上发着嘟嘟忙音的手机,在五指间无意识的翻转了好一阵,才把它丢进裤袋。

    有些烦躁的抽出一支烟,打火机却试了几次都起不了火。我心下一叹,放弃了寻找尼古丁的味道来安抚自己,插着手走进温暖的室内。

    事到如今,已是势在必行。

    这般想着,当天晚上睡得竟是不错,接到电话上街亦是脚步轻松。

    黑羽快斗让我去了江古田,不知是不是抱着用陌生的环境来占去微弱的心里优势的打算。

    不过当我在他对面落座,余光扫到他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桌面和明显有些僵硬的(身shēn)体,就知道这没什么用。他占着上风还是紧张的,因此就这么干坐着连饮料也没点等到我出现。

    我扬手唤来服务员,面容平和语气熟稔,倒像是我才是请客的主角。他抿唇,犹豫了一会儿才唤了杯果汁。

    服务员的动作很快。我搅着杯子里的吸管,想起前不久和长谷川空也是这般相对而坐,只是这氛围却是差了许多。

    他不说,我也不说。用沉默来试探彼此的心里防线。

    他终是一咬牙,先开了口:“大叔是打算让我伪装成工藤新一么?”

    我说:“是。”

    他一愣,倒是没想到我那么干脆,片刻后,不正经的调侃:“走投无路,所以才不得不找我么?”

    “这方法成功把握最大。”

    他又沉默了。

    大抵是吃不透我的重视到底有多少,因此很难想出合适的说辞。

    他想了想,挪开(身shēn)前的果汁,(身shēn)体微微倾向我:“大叔请我帮忙可得先答应我的条件。”

    这大约便是打算赌上一把了,我沉静的说:“好。”

    “我很久以前就曾问过的那些——大叔一直不肯说的东西——有关我父亲的和那个组织的消息。”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大叔这次肯不肯告诉我了呢?”

    “可以。”

    “……”他猛地瞪大了眼,表(情qíng)有些呆滞,就这么傻傻的望着我,良久都没有改变。

    我平静的饮下饮料。自始至终我的语调都是平缓的。

    黑羽快斗机械的也拿起杯子,和我不同,他直接凑在嘴边灌下一口。冰凉的液体让他本浑噩的大脑清醒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