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愿望

    人这一生总要经历无数的选择。

    很多时候在分岔口彷惶犹豫,在看不到终点的况下,就懵懵懂懂的给出答案。

    当收获小于预期,便免不了失望。当坎坷超出负荷,更少不了后悔。

    后悔对我来说并不陌生,陌生的是会有那么多机会品尝。

    逆向健忘。

    这是风户京介给出的结论。

    不存在脑淤血等外伤可能,因自然落在受到重大刺激上。

    或许是觉得,毛利小五郎这个份面对女儿失忆可以肆无忌惮的消沉、绪过激,而不被人怀疑。

    那一瞬间,仿佛是心底的毛利小五郎活过来附在上一样。我看着他暴跳如雷,我用他的嘴巴咒骂。

    自清醒以来所有积压在心口的郁当着目暮的面彻底的发泄出来。

    直到得到他饱含愧疚的道歉,以及来自于警界内部的犯罪资料。

    得到‘毛利小五郎’渴望的报时,我却冷静的坐在椅子上,与英理的欢喜截然不同。

    我站在医院走廊,透过透明的玻璃向花园里女儿坐着的地方眺望。

    “你的妻子,反应很激烈。”

    “嗯。”我垂下眼。

    “假如是催眠的话……”

    我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他的话:“平和地,不刺激她的催眠……你认为,我们适合吗?”

    “你比我想象的要在意她。”

    “英理说的其实没错。”我苦笑,“有时候我在想,假如她失忆了,未尝不是件好事。”

    “你在逃避。”他尖锐的指出问题,“你变得懦弱了。”

    “懦弱么……也许。人在失去之后,总是更容易患得患失。”

    我的视线落在长势极好的青草地上,午后温暖的阳光为这些绿色添了生机。此时无风,站在玻璃后都仿佛能听到停驻在枝干上的鸟清脆的鸣啼。

    “长谷川,我曾经以为,一辈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就是最大的幸福,真心实意的想要实现这个愿望。然而当我回忆起从前之后才发觉,这不过是变相的忏悔。”

    “到了如今我才明白,这愿望太奢侈。”

    他安静的和我站在一起,从高处望着来探望小兰的少年侦探团。他们有着孩子们特有的朝气。

    “倘若,我真的只是毛利小五郎的话……”我没有说下去,而是自嘲的摇摇头,“竟然都开始说出这种胡话了。”

    “你本来就是毛利小五郎,没有人质疑这一点。”他沉默许久,突然出声,“就像你是小兰的父亲。”

    “假如老头子见到你现在的模样大约会拿棍子敲你的脑门。”他说着说着,却是笑出声了,“不过见到你以前的模样,他会抡着太刀直接帮你剖腹。”

    他拍着我的肩:“无论过去到底发生过什么,你这个父亲当得不赖。”

    “格再怎么变,你也是她父亲。那孩子不也是吗?就算失去了记忆,她也依然没有拒绝接受你。”

    “伙计,往下走下去,就算是个糟糕的结局也比没有结局好。”

    也许是感应到我的目光,坐在长椅上的小兰转过头向我的方向张望。

    远远地,看不清模样,但我好似可以清楚的分辨她嘴角扬起的温柔笑意。

    “假如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总有一天会到达终点。看不见未来的话,那就直接走到未来面前。”

    长谷川空听了,狭促的取笑:“哟,真看不出你是这么积极向上。”

    “Jumper上的励志漫画可不少。”福灵心至,我抓了个无厘头的落脚点。

    “什么?”长谷川空疑惑地望着我,满眼问号。

    我低头笑笑,并不解释。

    “走吧,小兰回来了。”

    “保重。”

    他覆住脸,稍一摆弄,一张截然不同的面庞就出现在眼前。他把上双面穿的外里外一换,立刻就像变了个人。

    他竖起衣领,沿着墙消失在走廊尽头。

    我则向反方向走去,到楼下去接散心回来的小兰。

    与小兰一道来的是有人暗中偷窥的消息。

    那个拥有极强直觉的茶发少女在英理安置好小兰后,双手背在后,对着方才人影一闪而逝的转角说出自己的猜测:“小兰姐姐会不会看到了凶手的脸?”

    英理一惊,她猛地睁大眼,显然是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你是指……会有人来杀小兰?!”

    茶发少女微不可查的点头。

    我沉下脸:“也就是,无论小兰是否恢复记忆,那个凶手为了以防万一都会来杀小兰。”

    “……怎么会。”英理捂住嘴,满脸酸楚。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让小兰自然恢复记忆。”我沉声道,“我去联系目暮,让他派人手保护小兰。医院人多眼杂,小兰体没问题,那么我们明天就办理出院手续。熟悉的环境有助于她恢复。”

    英理听了,也赞同我的说法:“我搬去和你们一起住。”

    “你搬去和我们一起住……嗯?”我止住话,忽觉这番话是她提出的建议。

    “有我在,小兰一定能记起更多。”

    我动了动唇,最终没有拒绝。

    如此,便订下了行程。

    第二,目暮派了警车接我们,与他同时下车的,除了高木白鸟千叶外,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小鬼——江户川柯南。

    警局到米花药师野医院的确会经过米花综合医院。只是这不能解释他来到这里。

    “你怎么出院了?”我语气很不好的呵斥。

    他方才一直盯着小兰神色黯然,乍闻我的话忙讪讪解释:“啊,博士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出门的时候刚巧碰到目暮警官他们,就拜托他送我回家了。”

    “我不是问这个,你不是还要五天才能出院么?”

    “啊哈?我没问题……”

    我皱了皱眉,不再问。

    “小弟弟,你是?”站在英理边的小兰突然好奇出声。

    我怔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询问别人。

    被问话的小鬼忙答道:“我叫江户川柯南。”

    “柯南吗?”她莞尔,“真是个有趣的名字。”

    我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心中涌现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猜测。

    既然对小鬼有特别……那么……那么……工藤新一呢?

    “老公,你站在那儿干什么?”

    我回过神,坐上副驾驶座。

    “毛利老弟,我让千叶开另一辆车跟在你们后面,晚上帮忙监视。”

    “好的,辛苦你了。”

    车一路平稳的行至五丁目,期间我数次指着道路两旁平常较长去的店铺,询问小兰是否有印象。

    英理和小鬼也附和着不着痕迹的谈些过去她的事。

    “那边就是我们的家——毛利侦探事务所了。”我指着窗户上贴着醒目标志的楼房道。

    她跟着重复:“毛利——侦探——事物——所?”

    “是的,这是你的家。”

    “我的家……”她茫然的跟着念,接着,脸上渐渐露出温柔和些许期待。

    英理先一步走下汽车为她打开门。

    下着雨,雨水积在地上,的难受。

    小兰才踏出一只脚,就发出一声尖叫缩了回去。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时刻注意她举动的我顺着她方才的视线打量过去——是英理手里的伞。

    雨伞?

    在心理学上,雨伞是男和父亲的象征。但显然,小兰的况不属于此范畴……也就是雨伞极可能是她所目睹的景中重要的道具?

    “高木,把车子开得近一点吧。”

    “哦,好的。”虽然不明白我的意思,高木涉还是很尽职的完成任务。

    我带着小兰上楼,一边介绍着房子构造和摆设。

    在二楼事务所办公地点停留时,她满眼的好奇,并没有露出丝毫熟悉怀念的神

    看来普通的居所无法起到作用。

    “来,我带你去你房间看看吧。你小时候胆子不大,但却很早就吵着要单独睡一间房,说是不能比工藤新一那小鬼差。”

    “工藤……新一?”她上楼的脚步微顿。

    我敏感的察觉到这个细节:“怎么,你对那小子有印象吗?”

    “不。”她忙摇头,“只是昨天,那几个孩子也提到过他的名字。”

    她说的轻巧,我却暗自记在心中。

    不动声色的推开她房间的门。

    不大的小房间却是她生活了十年的地方。除了英理刚走时她哭着找过我,就一直在这个地方度过夜晚。

    书桌上摆放着一张她和工藤新一在带乐园的合影。照片里,两个年轻人都笑得极灿烂。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拿起那相框。

    “这上面的是……?”

    第二次主动发问。

    我的猜测再一次得到印证。

    果然……对工藤新一,她有印象。

    “那是新一哥哥,小兰姐姐记得吗?”小鬼忙出声。

    她笑着摇了摇头:“不记得。”她用手指摩挲着玻璃,“工藤……新一……原来就是长这样的么?”

    她脸上露出了我期待已久的怀念神

    我垂下眼,寻了个借口离开。

    走到无人的房间阳台,我对着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天空发呆。直到飘摇的雨丝濡湿了发。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我没再犹豫,拨通了一个电话。

    “啊拉,大叔?”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