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反击

    手术很成功。

    小兰执意要留下来照顾小鬼。我只好也跟着留下来。

    在医院租了铺睡了一晚,倒也没怎么胡思乱想。关于小兰识破小鬼份这件事,那个茶色头发的小姑娘自始至终面色平静,想来应当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简单的洗漱一番,我推开小鬼房间的门。

    他已经醒了,正神色复杂的望着伏在边犹自沉睡的小兰。太过专注,也就没注意我轻声推开门的动作。

    我打了个哈欠,这番动作才引得他的目光转向我。

    “叔叔……”

    “你要感谢小兰。”我压低声音,确保这个音量不会吵醒女儿。弯下腰轻手轻脚的将盖在她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她照顾了你一晚上。”

    “哦……”他怔怔地应道。

    “要快点好起来,否则对不起她衣不解带的照顾你。”

    “嗯……”

    想了想,也没什么其他可说的。我凝视着小兰安详的睡颜几许,甩了甩脑袋,转过离开。

    “叔叔。”他突然唤我。

    我半侧过头,斜睨他:“怎么了?”

    “谢谢你。”

    我顿住脚步。

    谢谢?

    ……血?

    我突然有些不明白他的想法。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这……对他来说不利的一点。

    方才我已经故意略去了这一点,帮他一把,没想到……

    “啊?”我张大嘴,继续打哈欠,眼神迷糊地望向他,装作没听见,“什么?”

    被眼角的泪花斑驳的视野里,小鬼微张着嘴,失神地盯着我许久,在我以为他会顺着台阶摆脱这个话题时,咬住下唇,吐字极为清晰的说:“谢谢叔叔你输血给我。”

    我用手去擦拭眼角,借以遮去冷漠的神色。

    呆板的应了声:“哦。”我犹疑了几秒,又开口道,“你小子命大,若不是我和小兰的血型和你一样,现在你就得和阎王作伴了。”

    我试图再一次隐晦的提醒他注意血型与他份暴露密切相关,这种无聊的感谢带来的只有份被戳穿的危机。

    然而他好似毫无所觉:“嗯,多亏了小兰姐姐记得我的血型呢。”

    他想做什么?

    我几乎都想当着面皱眉了。

    这种话……可不就是极好的顺着追问下去的开场白么?若是我有心……

    但我是不可能去追问的,于是只好又把话题推开:“小兰她做事一向精细。所以她醒了,你更要好好感谢她了。”

    小鬼犹有不甘,动了动唇,仿佛还准备继续做这种危险的自爆份的事。

    “咦?都快八点半了么?”我冲着墙上的时钟感慨,“啊拉,肚子都饿了……小鬼,你要吃什么,我出去买。”

    “……没胃口。”他见我就是不肯跟着他的思路走,只好泄气的靠着墙头闷闷道。

    我挑眉:“你最近好像很会摆谱么?先是不打招呼直接参加什么野炊,结果弄得一伤,现在耍脾气闹绝食。”

    他的脸一红:“什么闹绝食啊……”

    “嘛嘛,你还生着病,我去瞧瞧有什么容易消化的好了。”说完便弓着,挠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出房间。

    米花综合医院位于市中心不远,四周都算繁华。早上八点多,没有穿外就走在大街上有些冷。

    我将领口拉拢了些。

    走出医院大门,我四下张望着附近有哪些餐馆。

    结果,还没瞧出个所以然,那边立在大门不远,倚着树的熟悉人影率先跳入视野。

    我不由蹙起眉。

    许是察觉了我的目光,原本低着头的少年抬头望向我,继而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大叔,早啊。”

    霎时,我的脸色就沉下去。

    黑羽快斗不以为意,一路小跑奔至我面前,挽住我的手,也不嫌弃和衣睡了一晚而皱巴巴的衣服。

    我沉声问:“你怎么在这儿?”

    “大叔很吃惊吗?”他扬起头,眼眸划过狡黠的笑意。

    我避开眼,没回答。

    但内心的的确确是吃惊的。

    原本以为,那番话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打击他的,却没想到才几天就……

    “大叔你似乎还没吃饭,啊,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

    “够了。”我打断他喋喋不休的话语,“你是怎么得知小鬼出事的?”

    “大叔终于问了呢。”约莫是达成了胜利,他的话语隐含得意。

    我耸了耸肩:“大清早,我不喜欢别人在耳边嘀嘀咕咕,废话一堆。很烦。”

    他神色一僵,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啊,我不但知道那个名侦探中枪,失血过多做手术。我还知道……小兰主动提出要献血呢。”

    我深吸一口气,按捺下震惊,冷淡地说:“那又如何?”

    “所以说……那个名侦探的份很不小心的被小兰识破了呢。”他顿了顿,斜跨一步,站在我正前方,捕捉到我的眼睛,“这可不是件好事,对吧。”

    我深深地望进他湛蓝色的瞳:“哦,这就是你想出的新的筹码?”

    被揭穿打算的黑羽快斗并未退缩:“是的。你也不想小兰现在就知道工藤新一就是江户川柯南这种事,不是吗?而现在唯一能蒙混过关的,就是‘工藤新一’与‘江户川柯南’的同时出场。没有谁,比我更适合扮演工藤新一了吧。”

    我笑了笑:“我佩服你的报那么灵通……也或许是长谷川空肯把这些告诉你。”

    他眼中的光淡了几分。

    “总之,你能推到这一步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只是……”我故意停在这处。

    黑羽快斗不自主的追问:“只是什么?”

    我嘴角勾起笑,谈话的节奏又重新回到我的掌控。

    “只是你忘了,小兰对工藤新一的熟悉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年。”

    他急忙忙的反驳:“我有很仔细的研究过他的习惯。”

    “也许吧,你能扮演工藤新一——前提是小兰不知道有一个长得和工藤新一很像的黑羽快斗。”我毫不留地粉碎了他最后一丝幻想。

    黑羽快斗苍白着脸,呆立着。忽的吹来一阵凛冽的寒风,他没有反应,仅仅是本能的把体弓起。

    我移开眼。

    他太心急了,刚刚知道这件事来不及细想就匆匆赶来——到底还是被几前的事刺激到,所以想尽办法企图扳回一局。

    可惜了……

    “没什么事,我要去买早点了。”我挣开他失力的手,绕过他静立的躯。

    他木愣愣的任由我动作,待我走出五六米远才乍然惊醒,冲着我的背影猛然出声:“难道你不担心吗?!”

    “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解决,我没必要心。”

    黑羽快斗追上来拽住我的衣袖,急声问:“不对!你表现的太自信了!你是不是知道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我想拨去他拽住我的手,只是他拽得太紧,怎么也弄不掉:“这是工藤新一的事,和你没太大关系。”

    黑羽快斗固执的维持着这姿势,少顷,又觉得这不够牢靠,把另一只手也放了上来。

    我无奈的迎上他倔强的目光:“这里是大街上,这拉拉扯扯的太不成样了。”

    这句话说的有些歧义,他许是也想到那层含义,脸颊浮起薄红,不过片刻后又冷静了下来。

    “是那个叫灰原哀的小姑娘。”他忽地开口,“你是认为她能帮工藤新一瞒过小兰,对吧?”

    “既然任何人扮演工藤新一都有可能被毛利兰戳破,那么就只能让工藤新一亲自出现在毛利兰面前才行。如此一来……就可以用找个人扮成江户川柯南的法子瞒过毛利兰……我说的,没错吧。”

    我既没肯定也没否定。

    “能让江户川柯南变成工藤新一的……只有那个叫灰原的小姑娘,她的量也可以充当江户川柯南的替。”他只是在极端的时间就拟订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很不错的想法。”我露出虚伪的假笑。

    黑羽快斗脸上没有出现我所想象的自鸣得意,而是双目牢牢的锁住我的眼睛,仿佛供一般,用这种方式来给予我压迫。

    我自然是不在意的,这种微末的威压渺小的可以忽略。

    “你若是把这个方案告诉小鬼,他大概会非常感激你,把你当做救世主也可能。”我假笑着,补充道,“但你跟我费唇舌又有什么用?这件事,我可是完全的旁观者。”

    黑羽快斗不为所动,他静默良久,忽然伸出手勾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凑到面前,学着几前我的动作,鼻尖与鼻尖相触,再轻柔的侧过,附到我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

    “为什么大叔你那么肯定那个小姑娘已经做出了能让工藤新一变大的药呢?”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