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血型

    与长谷川空的会面不算长,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也不到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我揣着他给的报,在凝重的神色外加上惯有的吊儿郎当的笑,回到家。

    从他的话里,我做了一个极大胆的推测。只是,苦于证据稀少,无法考证。

    此外,他所说的INE里不止一方势力这件事,让我不由想起之前宫野明美的死。

    来自于美国的……势力。

    现在基本可以断定那是来自于美国的组织势力。FBI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未知势力的概率太小。

    内讧。

    我的脑海立刻跳出这个词汇。

    曾经有过猜测,到了今天,愈发坚定。

    可以确定的是,美国那股势力和本的绝非统一立场。

    联系sherry手上的AP4869研究的重要,原远东统领死亡,现为替补……

    不得不说,我在初次见到INE章程时的想法被这位不知名的美国统领化为了现实。

    那章程里的条款写道:

    暂代者得不到最高机密看查权——意味着远东这边的统领对AP4869重要认知的缺乏……这也变相印证了为何会用暗夜男爵这种不靠谱的病毒。

    不合格的替代者可清除——遗失了这份珍贵的自二战以来就不断研究的项目关键,只要稍加渲染,就可以变成一桩大罪。是领导者失职的绝好案例。

    还有那一句,原则上不可插手他人领地事务,但在合理的理由下可介入——是明文将美国统领所采取的行动合法化。

    把以上所有点串联起来,那就是:美国地区的统领眼馋远东这块尚未恢复元气的势力。利用AP4869这件事给远东的使绊,暗中得到来自高层的默许,名正言顺的打压远东,并准备将其吞噬。

    多么……巧妙的利用了章程,

    思绪转至那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持的猜测,我的嘴角浮现冷笑。

    假如是真的,那可真是场要人命的内讧。

    而反过来,对于我而言,这内讧来得恰到好处极了。

    “爸爸,该吃饭了。”

    餐厅传来的呼唤让我瞬息间敛下那不合时宜的冷笑。取下盖在脸上的报纸,我从沙发上坐起

    “嗯。”我应了声,便迈开大步走到餐桌前。

    “咦?爸爸你竟然没有赖在沙发上?”小兰一边把饭菜端上,一边为今天效率极高的喊话惊异。

    我轻手拉开椅子的动作顿住,心中一禀,意识到不小心出了点差错时,忙不动声色的做出补救。

    将搭在椅背上的手向下施了几分劲,粗暴的往后拉的动作使得椅腿发出难听的刺啦声。

    小兰习惯地瞪了我一眼,坐到了我对面。

    我执起筷子,试图和从前一样,做出些无厘头的举动,可体就这么定格住,说得极顺溜的话悉数被堵在喉腔里。

    我无法,只得做出极难看的吃饭姿势,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完这顿饭,好让这沉闷变得合理。

    这打算显然是不怎么成功的。

    小兰狐疑的注视着我飞快的动作,转过头看了眼钟,道:“爸,洋子小姐的料理节目还早呢,你不用吃得那么急。”

    我讪讪的放下碗筷,挠着头:“啊?我看错时间了……还以为……”

    小兰没好气的吐舌,朝我办了个鬼脸。

    得找个话题,我盯着眼前的食物,这般想着。

    一个个方案跳出,又一个个被否决。

    我不由的嘲笑自己竟然在这种低级的伪装上都会如此顾虑、破绽百出。

    眼角扫到江户川柯南的专座。我心念一动,脱口道:“小鬼呢?”

    “爸,你什么记忆啊!”小兰无语地望着我,“柯南不是说和博士外出野餐放松一下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横须贺之行有多凶险。”

    “呃,我都差点忘了,昨天你们刚从横须贺回来……真是的,刚刚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还跑去玩什么野炊。他还真是闲得慌。”

    小兰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有些勉强:“你都说了是因为那么大的案子……小孩子……”她突然止住了话,怔怔地出神。

    “怎么了?”

    “呃,没事。小孩子会害怕,很正常……啦。”

    她魂不守舍的模样让我不想起昨晚目睹的场景。

    去警视厅找目暮问清事经过,我赶回事务所推开客厅门时,就见到小兰对着小鬼语还休的模样。虽然因为我的出现而被打断,但看得出,她被一个巨大的问题苦恼着。

    而苦恼来源就是源自小鬼。

    不用猜也能想到分。

    ——大抵是怀疑小鬼的份。

    我叹了口气,将小鬼见着我时惊惶的样子挥去:“好吧,既然是阿笠博士,那就让他多住几天,好好玩一玩……”

    话没说完,就被猛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那急促的铃声在话筒未提起时,不知疲倦的回响着,催促着。单调的旋律让人厌烦。

    小兰吓了一跳,忙放下筷子,匆匆跑去接电话。

    她举起话筒凑到耳边,嘴角扬起对方即便看不到也依然绽放的温柔微笑,很有礼貌的开口:“这里是毛利侦探事务所,请问您找……”

    话筒另一头,慌张凌乱的声音零星的透了几分到我坐的地方。

    小兰脸上的笑容在对方话只说到一半,便僵硬万分。

    待全部说完,那不断颤抖的手更是失却了力气,握在掌间的话筒就这么直直掉了下去。触及地面,发出嘭的重击。

    我一惊,猛地从座椅上跃起,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小兰边:“发生了什么?”

    她张着嘴,做了半饷无声的口型,才木木的发出隐有哽咽的哭腔:“新……柯南出事了。”

    “出事?”我诧异地重复了这个词汇。印象里,那个小鬼的运数很好,极难碰到什么特别大的灾难。

    小兰咬住下唇,置于侧的手死死握成拳,片刻后,她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

    我不明所以的被她塞进出租车,看着她不断催促司机加速赶往米花医院,终于忍不住制止了她的无用功:“好了好了。别催了,这已经是最快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眼一红,努力克制着流泪冲动的同时,断断续续的交代着小鬼在野外遭到枪击,大出血需要做手术的事。

    “枪击?”

    我想问更仔细的机会显然没了。出租车停靠在医院门口。过了两三分钟,呼啸而来的医疗车草草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车后面的门被打开,一群护士护着一张手推,急急忙忙的就向医院急诊冲去。

    小兰瞅见慢一步走下的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的几位后,体一僵,紧接着,也没来得及和我说什么话,就飞速奔到小鬼的推车旁。

    推车在最短的时间送到手术室门口。我望着小兰握着手柄几乎快要爆出青筋的双手,沉默的站在阿笠博士边。

    她不断的重复着“一定要坚持下去。”脸上的坚毅和眼眶中湿润的雾气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余光扫到立在阿笠博士另一边安静垂眸的少女。

    即使护士慌张地吐露没有库存的匹配的血型时,眼睛里也感受不到丝毫外露的绪。

    只是……

    我将视线从她背后死死相交叠的双手移开。

    同样的心,不同的表达方式罢了。

    “那个,请用我的血吧!因为我跟这孩子是同一个血型。”小兰站出来,用这番惊人的话来回答护士的问话。

    果然……

    猜到了份。

    我又一次扫了眼茶发的少女,她微眯起眼,在思索着什么。

    “小兰,你怎么会知道……?”阿笠博士吃惊是吃惊却不会问什么,于是只能由我出面。

    “不过还是要检查一下!”她眼中的雾气在方才说出那番话时就早已散去,只余下满目的坚强和执着。

    “那好的,请跟我来。”护士让出

    我上前一步堵住小兰的去路:“等等,你一个小姑娘哪里供得了那么多血。你和那小鬼既然是同样的,那我的也是同样的。都是A型么。”

    这一下,阿笠博士的眼瞪得就更大。

    就连那茶发的小姑娘都将她的视线短暂的投到我上过。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对小鬼吃力睁大眼往这边看来的动作也没兴趣。

    而是转过,对护士说:“好了,带我去吧。”

    那护士有些浑浑噩噩。大约是没能从这一系列的变故里反应过来。

    我催促道:“快点。那小鬼……急需用血。别耽误时间。”

    “是400CC的血,如果你和这位小姐一起献的话……对体负担会比较小……”护士犹豫了一下,提醒道。

    “没必要,我体很壮,用不着宝贝女儿的血。”

    “呃,既然这样,那就跟我来。”

    “爸爸……”小兰在背后低低地喊了一声。

    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你晚上回去给我炖点补血的东西就行。”

    “嗯……”

    背着,瞧不见她的样子,但那哽咽清晰的就能分辨。

    这傻丫头。

    我摇头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