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秘密

    黑羽快斗急剧变化的表严丝合缝的印证了我的猜想。

    果然,这样善于利用这张脸的的确确是有人在背后推动了什么。

    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张开半阖的眼,很慢,像是刚醒过来的人慵懒的睁眼。只是眼中未有丝毫茫然,有的仅是至冷的寒意。

    当然那寒光掩藏的很好,很快又被半阖上的眼敛去。

    我的手顺着黑羽快斗的发际线往后移,一边轻柔的梳理着他的发,一边开口:“那个教你的人有点意思……也不知他摆出了什么证据让你如此信服?”

    近在咫尺,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黑羽快斗的肌已然紧绷,体僵直,哪还有半分方才暧昧的气象。

    谈话的技巧在于对彼此心理的把握。

    有时,即使是疑问句,若是控制得当,让人听上去是已知答案的问话,就能带给人强烈的心里压迫。

    我和黑羽快斗此刻的境况便是这般。

    我其实未能想明白这之中的奥秘。

    黑羽快斗的存在,不止一方知道。无论是INE还是Persi都很清楚。

    他十六周岁前,因受到梵蒂冈的那位秘密保护,所以不会有人动他。可当他发现当初盗一特意留下来的秘密起……八年前的约定已经一笔勾销,暗中护着他的人也撤去。

    ……从而被人占了空子。

    这本是当初盗一希望在儿子成年后能接受一次锻炼得到成长。可黑羽快斗得到的讯息和盗一留下来的不甚相似。一些细节处被人篡改。

    潘多拉,这颗让盗一苦苦寻找十年之久,陷入INE的包围圈,命关生死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作为黑羽快斗的考验?

    分明是有人暗中搞鬼。

    但不知是谁动的手脚。

    也许是INE,也许是Persi……最差的况是我之前没察觉的敌手。

    动手脚的人和告诉黑羽快斗我的事的人又不一定是同一个。

    而在告诉黑羽快斗这件事上,又存在着很多疑点。

    比如说,既然他鼓动黑羽快斗利用这张脸……显然是对我和盗一的关系极了解的。

    只要在暗处稍加留意黑羽快斗的举动,必然能知道黑羽快斗的目标是我,如此一来,我的份早就能被揭穿——黑羽快斗缠着我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若是敌人,在知道我的份后为什么迟迟不动手?

    若是友人……又为何不亲自来找我?

    此外,黑羽快斗倘若明白这张脸对我的重要,对我和他父亲的关系也当有个大概……这种况下,一个十七岁不到的孩子,不可能如此镇定。

    我想不通这之间的关节。

    所以用最快的办法——问。

    他不一定非要回答……有时,肢体语言也能告诉我答案。

    不过,黑羽快斗的回应却有趣的紧。

    他的牙齿不自主的打颤后停了下来,将体退后了些,好让彼此能平视。也不知心中转了什么念头,目光倒是变得镇定,不慌不乱了。

    他说:“大叔,终于不打算装下去了吗?”

    这预料中的问话,我在露出破绽时就有了准备,只是当真的听到时,依然有些许怔忪。

    不打算……装下去?

    我敛下眉,露出一个极温柔的笑。

    怎么……可能。

    “黑羽快斗。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太过自信……容易吃亏?”

    “大叔你这么耐心的教导我,我当然会洗耳恭听。”他反唇相讥。

    我只是笑。

    他所生活的是一个太平的世界,尽管因为盗窃宝石和各色罪犯有过联系,但真真实实的血腥却是触及的极少。所以,当我将手移至他脖颈处时也无甚反应。

    他自是不知,我只要亲亲一用力,他的命就能送在五指间。

    这般毫无防备……

    我懒洋洋的抚着他脖颈处的肌。很轻,看上去无害。

    黑羽快斗一厢愿的将我认为是个好人,我也没工夫帮他改正。

    每个人在看待别人之时,总喜欢用自己心中所希望的形象去替代一些细节。

    黑羽快斗所看到的我,也仅是他心中所幻想的。

    也好,到能省去很多麻烦的说教,和因为价值取向不同导致的争执。

    现在……我得稳住他。否则,就无可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躲在暗处。

    “你喜欢我?”刻意压低的嗓音带上些许蛊惑,配上房间里昏暗的光线,方才压下的旖旎又开始蠢蠢动。

    黑羽快斗表一滞,慌忙别开眼。

    他嘴唇颤了颤,急促的回答:“大叔你真会开玩笑。”停顿片刻,换上一种嘲讽的语气,“上一刻钟,还在怀疑我的举动是否受人指使……现在……可以称之为……自恋吗?”

    “那你就是不喜欢我。”我装作没看见黑羽快斗脸色一瞬间的惨白,“那最好。”

    “……是么?”黑羽快斗抿紧唇,“我还以为,你希望我喜欢你,这样就能帮助你保守秘密。”

    聪明的孩子。

    我忍不住在心里称赞。

    只可惜,猜是猜到了分,却忘了,自的举动早就把心出卖的干干净净。

    “秘密?什么秘密?”我笑道,“若是我没猜错,这从始至终,都是你在拐弯抹角的向我打听秘密吧。”

    被要挟时最忌讳的就是让对方看出你的焦急和在意。黑羽快斗这种伎俩,我虽暗自猜测他口中“保守秘密”是否真的暗合我所想,但也不露分毫。

    稍一扭转,上下立换。

    黑羽快斗神色变得很难看:“既然都开门见山的说话,那么就不要废话。告诉我你知道的和我父亲有关的消息,我就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我的秘密……呵呵,黑羽快斗,我可没什么值得你大肆宣扬的秘密。”

    我心很好的强调了我没有秘密这一点。

    因为他的那句话——和我父亲有关的消息……

    并未加上死这个形容词。

    可以断定,黑羽快斗多半还不知道我和盗一的关系,所以没有直指重点,而是以为得到一丝半星的消息就满足。

    ——这又让人疑惑了。那他到底为什么会利用自己的脸呢?

    “假如毛利兰知道……”他唇,一字一顿的说,“你、易、过、容……”

    我面无表的望着他。

    易容……

    这件事,就算我昏睡了两,我也有信心不被黑羽快斗看穿。Riphath的手艺相当精湛。

    可这个秘密……

    我想,我知道是谁站在黑羽快斗的幕后了。

    倒是个,出人意料的故人。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