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盗一番外·末

    一、

    大约是彼此的默契,北野千影……或者说黑羽千影没有去问丈夫为什么不再展开白色的羽翼翱翔于天空,为什么不再提及成为魔术师的想法。

    她收起引以为豪的怪盗道具,学着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

    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做一对最普通的夫妻,避开潜伏于暗处虎视眈眈的未知势力。

    黑羽盗一有时从临时找来的掩人耳目的公司下班回家,看着妻子忙碌的影,心底总是涌上难以言说的愧疚感。

    只是黑羽千影不曾褪去的笑颜让他明白,无需说什么见外的对不起。

    1982年的本,英国和本之间的消息并不算特别灵通。而一个侯爵的死亡,远称不上什么国际大事,最多仅在泰晤士报的小角落刊登了相关报道。

    即使这之后举办了豪华的葬礼,但因为宾客限于上流社会,并没有大肆宣扬。

    倒是威灵顿公爵四处奔走寻求遗嘱的合法化引起了不少法律界人士的注意。

    但也只是法律界人士罢了。

    黑羽盗一是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得知了威灵顿侯爵的死讯。

    那是五月的最末几天,公司要和一家英国跨国公司合作一个项目,特意聘请了几位对国际法和英国法律精通的人士。黑羽盗一当时拿着一份公司的资料,走进那个法律顾问的办公室,便听见那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正指着一份报纸用英文交谈着什么。

    他起初并未在意,直到偶然间捕捉到ellesley这个姓氏,和威灵顿这个封号才肃然起意。

    不是什么深奥难懂的语言,是最普及的英语。

    黑羽盗一十岁那会儿就能说的极顺溜,玩英文填字游戏也算是个中好手。

    可他花了整整十分钟还是没有能够想明白:“Thecaseofarquessofellington'sdeathstrikeBritishlaw”这句话的意思。

    等他恍恍惚惚的走出办公室好一会儿才在走廊上将这每一个单词翻译成文串联起来。

    威灵顿侯爵的死亡案例冲击了英国法律。

    黑羽盗一将这句话的主谓宾反反复复念了好几遍,既没搞明白是以何种方式冲击了英国法律,也无从明了威灵顿侯爵何时成了修饰死亡案例的定语。

    他就这么站着,试图消化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大脑却不争气的一片空白。

    过了不知多久,来来往往的公司职员都不由的对他侧目,黑羽盗一才好似梦中惊醒般回过神来。

    哆哆嗦嗦的从衣袋里掏了好几次手机,按错了四五次按键,才好不容易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用平常的语气简练的交代了可能会晚点回家,黑羽盗一合上手机。

    在网络尚未发达的1982年,信息的来源无非是报纸刊物等等纸质品。

    找起来也还算方便,就是到图书馆,把几份发行量大的报纸从一月份到五月末的每一期都翻查一遍就能办到。

    2月19号。

    他的动作定格在手指移至这期泰晤士报的小角落。

    “Claudean·Artr·Charles·Vittorio·ellesley突发心源心肌梗塞,因抢救无效,于昨晚22点34分逝于伦敦阿普斯莱府。”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妙,充满了各种你所想不到的意外。

    黑羽盗一活了二十年,一次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捧着Claudean的死讯发呆。

    或许不只是二十年,在未来的二十年,甚至四十年,六十年……

    他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和死亡沾上边呢?

    这孩子气的想法似乎选择的忽略了,人终有一死这个必然定律。

    黑羽盗一趴在交叠的双臂上,疲倦得仿佛一合上眼就能睡着。

    事实上,他的确就这么睡着了。

    做了一个记不清内容的梦,一觉醒来,衣袖上洇着几处深色痕迹。

    在图书馆管理员不耐烦的催促里,他慌忙的收拾了东西落荒而逃。从背影看过去,竟有些狼狈。

    他立在家门口,任冷风吹干了眼角的湿意,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推开大门,和往常一样,说“我回来了。”

    那天晚上,约莫是晚间已经睡了一觉的缘故,他到了深夜依然神采奕奕,精神劲儿十足,睁着眼直到天明。

    二、

    寂静的夜晚,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就很难寻到什么其他的声源。

    黑羽盗一想了一晚上,始终没能接受Claudean死亡的事实。

    也许是假死。

    他想,若非假死,为何这么高调的立下匪夷所思的遗嘱?

    他想,若非假死,为何听不到什么大的黑帮斗争的消息?

    他想,若非假死,又有谁能杀掉他那样的人呢?

    黑羽盗一列了无数条死亡不成立的证据,可就如同报纸上的“Dead”没有说服他,这些看似严谨的条目不能起到任何安定人心的作用。

    他进退维谷。

    无法判断消息的真假。

    ——甚至于没有勇气去判断。

    ——却又发了疯的想要知道。

    黑羽盗一握着电话,手指悬停在数字键上方,久到手臂都开始酸胀才迟疑着落下。

    1234567890#

    十二个按键。

    黑羽盗一触及键表面才忆起……根本没有长谷川空的电话号码。

    又是傻怔了许久,他才猛地一拍脑袋,换了个按键,打算找佐久间辉问长谷川空的联系方式。

    可才按下一个键,黑羽盗一就颓然放下听筒。

    ——箱根的山上又何时存在过电话这样的东西呢?

    “盗一?”妻子的呼唤让再一次鬼使神差的将手指移向电话的黑羽盗一惊醒。

    他回过神,恢复清明的视线落在即将按下的按键,瞳孔猛地一缩,豆大的冷汗悄无声息的滚落背脊。

    ——那是属于Stenfano的号码。

    黑羽盗一清楚如今所做的一切伪装无非是为了摆脱来自西西里岛的暗处势力。假如他轻率的为了确认Claudean的死亡而冒然与Stenfano联系,就极可能暴露。

    倘若Claudean死了,那Stenfano没了顾忌极可能会派人杀了他和千影。

    倘若Claudean假死,那Stenfano放他逃跑的消息有没有泄露?

    他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安危。

    却无法不在意被牵连的黑羽千影。

    黑羽盗一踌躇着。

    他穿戴整齐,夹着公文包,与笑盈盈的妻子挥手告别,跨出家门,坐上公车。

    公车驶入市中心,黑羽盗一从一个不大的站点下了车,买了张新的电话卡,放入手机,接着便坐在路边一家不大的咖啡厅里拨通了那如同开启潘多拉魔盒之匙的电话。

    三、

    人最无法违背的就是本心。

    找尽了无数的借口也无法蒙蔽本心最原始的渴望。

    即使一开始握着手机的手臂犹自颤抖,待那厢Stenfano的声音响起,黑羽盗一反倒镇定了下来。

    “……黑羽盗一?”陌生的跨国号码,电话那头的男人无需怪盗自报家门就已然猜到他的份。

    “……是我。”

    一阵沉默。

    接着,黑羽盗一听到对方毫不掩饰的夹杂着极为浓烈讽刺意味的嗤笑:“真叫人意外。”

    黑羽盗一的心猛地咯噔,像被人拽住了衣领,有些喘不过气。他还没能开口说什么,对方就已经继续往下说。

    “我还真想不出,黑羽先生你冒着暴露的危险向我打电话是为了何事。”

    盘踞在心口的不安疯狂的膨胀。黑羽盗一的牙关打颤,好一会儿才克制住自己用最平缓的语气……问出了那至关重要的问题。

    “报纸上的消息……是真的吗?”

    Stenfano的声音在下一刻就紧接着响起,比之前更为强烈地嘲讽道:“黑羽先生说的是什么报纸?这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消息数不胜数,黑羽先生若是不说清楚,我又怎么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黑羽盗一闻言,眉心一动,苦涩迅速从心口蔓延开来,所到之处,剥夺了其余的感知。

    死……

    他艰难的用嘴唇模拟了一番口型。微弱的气流从牙缝里窜出,没有声带的共振,无法表意。

    电话那头的人好似有无穷尽的耐心,用等待来迫他吐露这不愿面对的字眼。

    输的人,自然是他。

    “他……Dean他……死……了吗?”

    这句话比世界上任何尖锐的武器都来得锋利,轻而易举的割裂了黑羽盗一的强自镇定。

    他拿着手机的手因为太过颤抖,只能屈起搁在桌面上。咬在唇上的齿因为太过用力,舌尖已能尝到丝丝腥味。

    黑羽盗一闭上眼,屏住呼吸,等待一场令人恐惧的审判。

    也许这句话之于Stenfano而言也是不可碰触的区,惶惶不安的沉默在指针一格格移动里增长,直至濒临无力承受的临界点。

    “死……么?”自言自语的疑问句仿佛恶魔人堕落的蛊惑轻柔的响起。

    在黑羽盗一嗡嗡作响的脑海里,一句“怎么可能……”宛若清泉霎时间浇灌他干涸冒烟的内心。

    冷汗,虚脱,一系列体反应在精神放松之后瞬间淹没了躯。

    黑羽盗一只能机械的重复“那就好”三个字,目光涣散。

    他的心底并未产生喜悦这种绪——倒像是个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尚自沉浸在迫近的死亡影里颤抖恐惧。

    黑羽盗一忍住喉腔上涌的干呕,说了声谢谢便准备挂断电话,然后着手抹去今的痕迹。

    然而,电话里却再一次传出Stenfano的冷笑。

    他说——

    只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黑羽盗一僵住了体。

    四、

    那一接下来的对话暴露了极多的,黑羽盗一从未曾知晓的秘辛。

    比如——

    一颗名为潘多拉的宝石。

    亦是所谓的——命运之石。

    相传,在夜晚将这颗宝石对着月光察看,便可看到其中镶嵌的小宝石。

    而这颗传说中的宝石最大的作用就是所谓的——长生不老。

    没有人知道这颗宝石在什么地方。

    “Don受了很重的伤,陷入重度昏迷。现在正秘密安置在别处静养。”

    “他在你离开之后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对,一月份下达了极为激进的几项行动方案,引起了敌对实力的暴动。你的结婚消息传出后,更是糟糕。二月份中旬,更是一意孤行,想要抛下西西里岛这边偌大的产业跑来本。这个被内部的间谍走漏的消息,引来了仇家。Don当时没有带任何保镖,而是瞒着所有人的私自行动。却不想被时时刻刻都盯梢的敌对势力抓住了时机。”

    “很愚蠢,是吧?如此冒失根本不像他的所作所为。可这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是一场混战,参与之中的不只一方。等到我们的人赶过去,Don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假如只是受伤也就罢了,手术结束后,病非但没有控制,反而急剧的恶化。直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似乎被人下了毒。”

    “毒药很霸道,破坏除了中枢神经以外的一切细胞。确切的说,并不是破坏,而是催使它老化。具体的Riphath做了一份报告,大致就是人体有一种端粒酶,修复DNA克隆机制的缺陷,延长细胞的生命。而这种毒药不巧,就是破坏这种端粒酶。”

    “为了防止病的进一步恶化,只能通过一些辅助药物来抑制,可是……现在的医学条件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所以在还没有到达最坏的况前,我们不得不使用低温让Don进入假死状态。”

    “而在这时,我们得到了一个报,一个唯一可能救得了Don的东西。”

    “命运之石——潘多拉。”

    “也许你觉得这不可思议,可这个世界上偏巧就存在这种疑似超自然的东西。而且,掌握着这个秘密甚至已经着手从中研发相关药物的,不是别的……正是INE。”

    “自二次大战开始,这项秘密的计划就在私底下进行……我们之所以得知这个,并非从别的什么探子手中,而是在Don留下的资料里找到的。你应当明白,Don这些年潜伏在INE里是为了什么。没错,就是为了那不为人知的研究项目,这之一……就是潘多拉。”

    “可惜的是……虽然INE在研究这个,那宝石却不在他们手中。”

    “所以,如今我们所能做的,除了让Riphath加紧解药的研究外就只有四处派人寻找那颗名为潘多拉的宝石。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却依然得不到丝毫消息。更糟糕的是……一些知名的宝石落在那些王室手中,无法强行夺取。这看似蕴藏希望的魔盒……实则是镜花水月的幻影。”

    “是的,我是故意说这么多。你的能力对于这件事的成功能起到很大的助力。可是……”

    “你真的愿意吗?”

    “先别急着回答,你现在说什么都是一时冲动,根本做不得数。你必须得明白,这颗宝石存在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而你没有任何参考的信息,仅能盲目的撒网式寻找。这之中还会有无数的不可预测的危险,你必然得离开你的新婚妻子独自作案。”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终点。”

    “所以,黑羽盗一,五天之后,再给我你的答复。”

    五、

    冗长的叙述也不过是短短十几分钟,留给黑羽盗一的却是长达五天的心理抉择。

    这不好受。

    诚如Stenfano所说,假使当时一口应下确然是一时冲动。可这冲动也算是一种决断,比起那空出的予以思虑从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五天,好太多。

    再加上还要注意绪是否会影响到黑羽千影……五过去,黑羽盗一反倒没了拿起电话说出选择的勇气。

    但那不是逃避的借口。

    选择很多时候都是强迫式的。

    黑羽盗一那天早早的就起,洗漱完毕出门。

    漫无目的的坐着公车,在整个东京游

    那是个周末,六月的阳光明媚烈,盛夏未至,暑气却早已到来。少女们早早的撑起阳伞,饶是这样,依然有细密的薄汗从额头冒出。

    樱花在五月初就谢得干干净净,可这不妨碍夏里百花争妍的闹场面。紫丁香,白玉兰,栀子,绣球,凌霄,合欢,月季……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堂的野花。

    由不得在西方流传着六月新娘这样的说法。

    在这样花团锦簇的季节里十指相扣许下终不失为一个美好婚姻的开端。

    东京最让人钦羡的结婚胜地——花之教堂。

    黑羽盗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驻足在此处。也许是看着那神圣的建筑造型就能洗涤心灵。

    他倚在一棵开得极绚烂的栀子树下,听着教堂里传出来的婚礼进行曲出神。

    他想起很多,譬如一年前的七月末那场世纪婚礼,譬如四个月前那场匆匆了事的简陋婚礼。

    他想起自己握着Claudean的手一起聆听神父的致辞,他想起自己牵着黑羽千影的手许下一生的诺言。

    他想起十多年前箱根的山,他想起一年前宏伟的西班牙王宫。

    他想起泛着花香的酒酿,他想起璀璨夺目的红宝石。

    他想起西西里岛的夜晚,他想起加利福尼亚的海岸。

    “你喜欢我吗?”北野千影这么问。

    “你真的愿意吗?”Stenfano这么问。

    黑羽盗一合上眼,隐隐约约能听到教堂里传出来的神父庄严的询问。

    “毛利小五郎先生,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毫无保留的她,对她的忠诚直到永远。”

    许是被这庄严的气氛所感染,一直徘徊不定的心终于沉淀了下来。

    “我愿意。”一个略带沙哑的嗓音通过扩音器传了出来。

    黑羽盗一怔了怔神,掏出怀里的手机。在神父女方询问同样的话语时摁下了通话键。

    “我愿意。”一个清亮的充满喜悦的声音迫切的回答。

    “想好了?”

    “嗯……我愿意。”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