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盗一番外·下

    一、

    北野千影喜欢黑羽盗一。

    这是在马德里飞往纽约的飞机上,直爽的怪盗淑女对着只认识不到十天的少年大声说的。

    黑羽盗一当场就闹了个大红脸,伶牙俐齿全都飞到了九重天。

    第一次被女生告白。

    黑羽盗一有点手足无措,他挠着脑袋,不知如何应对。

    “你讨厌我吗?”北野千影问。

    黑羽盗一摇摇头。

    “你喜欢我吗?”北野千影继续问。

    黑羽盗一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我们是朋友了吗?”

    黑羽盗一点点头。

    “那就先从朋友开始吧!”北野千影一锤定音,拉着黑羽盗一满世界的跑。

    他们彼此合作无间,默契异常。

    一个月后,北野千影站在洛杉矶的街头,再一次转过问他:“你喜欢我吗?”

    黑羽盗一的脸变得比一个月前更红。

    在加州烈的阳光下,黑羽盗一点点头,上前拉住了少女的手。

    “我们回本吧。”北野千影站在码头上,面朝着大海,深深吸了一口海腥味的空气。

    “嗯。”黑羽盗一想起箱根上那让人眷恋的脸庞,毫不迟疑地点头。

    他收紧北野千影的手,踌躇片刻:“ano……”

    在少女疑惑的眼神里,黑羽盗一忍着脸颊不断上升的温度,吞吞吐吐的说:“嫁——嫁——请嫁给我吧!千影!”那尾端的称呼倒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饶是爽朗如北野千影也吓了一跳。

    黑羽盗一直视着她的眼睛,满脸严肃:“师傅说过,好女孩不下手快一点的话,会被别人抢走的。”

    语毕,他默默的在心底补充。

    ——长谷川空那家伙的名号绝不能说,推到师傅上也不能提到那家伙。

    北野千影脸颊的度刹那间就超过了黑羽盗一。

    加州的海风吹在人上,并不寒冷。黑羽盗一觉得,他的这番举动颇有男子汉当机立断的气概。最起码……一扫之前的被动。

    他们说到做到。

    抵达本后的几,由于一直忙着办婚事,等到写请帖,黑羽盗一才发觉,竟然忘了通知Claudean。

    离之前那件事隔了月余,他早已整理好心。因此,他的语气就和重逢的伊始那样……无所顾忌。

    ——除了在之后说道“第一时间通知”时心虚了一把。

    他饱含着兴奋,通过电话大声宣布——他,黑羽盗一要和北野千影订婚了。

    那人的语调如她所希冀的那般轻松上扬,只是略微疑惑与他的迅速。

    于是他重复了一遍之前对北野千影说过的话……

    ——不下手快一点的话,会被别人去抢走的啊。

    黑羽盗一如是说道,丝毫未觉有什么不对,听到那厢Claudean调侃般的送请帖要求也是一口应下。

    坐在前往亚平宁半岛的飞机上,黑羽盗一还在想是否得带礼物,可转念一想,这回似乎自己才是收礼对象。

    他捂着嘴窃喜,对即将到手的礼物非常期待。

    如他所料,Claudean准备了一份大礼。

    一份,完全超出想象的礼物。

    二、

    回忆到此就断了线,黑羽盗一不愿再回想任何与1981年最末的一个星期有关的一切。

    强光以一种极端霸道而强硬的姿态将这之前所有的霾全然驱逐出境。他站在元旦的钟声响起后的1982年初,迎接渴望已久的自由。

    为这自由,他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那个塞给他纸条的,亦是之前打给他电话的人。

    那是场没有选择余地的赌博,除了那个人,他找不到逃脱的机会。所以,无论是敌是友,只要能给与帮助……

    好在,他运气一贯是不错的。

    是连夜的飞机。他在东京出了机场,才接到象征着一切结束的总结的电话。

    “为什么不杀了我?”黑羽盗一问。他当然不会认为对方是真的好心才这么做。只是想不通,比起帮他逃走,直接杀掉不是更简单的达到目的吗?

    “……会很麻烦。他找得到。”

    黑羽盗一明白了对方没有说出来的话。

    假如杀掉,那必然会留下证据,而这证据将会令对方处于一个不太好的处境。

    假如不杀,凭借易容的机动,在远隔重洋的本反而能够掌握主动权。

    黑羽盗一不是没想过这有可能是Claudean一手策划的戏,可是等了多并未见追兵。他也就打消了这个疑虑。

    毕竟,他想不出Claudean做这场戏的动机——没理由的,都已经掌握了行动又何必耗费这种大力气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确认已经避过了风头,黑羽盗一才敢联系不明况的北野千影,得知并未出事,他的心弦便彻底松弛了下来,在北野千影临时找的另一个落脚点合上了疲累的眼,安安心心的睡了一个好觉。

    堕入梦乡的黑羽盗一不知道,这原就是如他所想的那般——由Claudean策划的戏,只是没想到,一向自负于布局的人却反被人设了局。

    布局者,只有通晓每一颗棋子的用处方能下一场出色的局。而这一次,将所有人都揣摩仔细的不是Claudean,却是那位忠心耿耿的,深得信任的意大利人——Stefano。

    只是,所有的胜利都不可能永恒不变,就像人心终究不会被彻底猜透一样。

    这场局,只胜利了少许,就又被意外破除。

    而这意外,又是环环相连。

    三、

    北野千影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守家的本女子。她是个怪盗,而怪盗的自尊心一贯是很强的。

    在黑羽盗一离开本前往意大利不久,这位直觉敏锐的怪盗就察觉到了有人在暗中监视她。

    数量不少,手段很高。

    她起初是不动声色,但莫名彻底失去黑羽盗一的信息后,她开始不安。

    七天,不算长。

    假如归来的黑羽盗一不是满掩不住的疲累的话,北野千影也不打算对此深究。

    她暗地里观察过,有时甚至发觉黑羽盗一会流露出极为消极近似乎绝望的空洞眼神。

    而那监视……还在继续,尽管比之之前少了很多。

    北野千影能察觉那个监视并非针对着黑羽盗一……不,是故意针对着自己,从而巧妙的骗过了同样有着敏锐直觉的黑羽盗一。

    摸清了这里头的门道,北野千影却不打算和黑羽盗一说明……因为她清楚的明白,这个她所的少年正因不明原因处于人生的低谷,尽管不停的掩饰。

    她不想增加他的负担,于是她选择独自行动。

    北野千影不是个莽撞的人,她明白以自己的能力是不能和监视者硬碰硬——当然,她也没有想过去硬碰硬,她仅是想要得到些报罢了。

    北野千影准备了三天,然后在一个夜晚悄然隐入黑暗。

    有时候,事总是那么凑巧,或者称之为意外。

    原本在本监视北野千影的人是Claudean派出的人,得到的命令是监视,在上头没有指令时不得擅动命。

    而当Stefano参与到放黑羽盗一回本这个行动后,为了更加真实,Claudean派出的人被Stenfano的手下代替。至于Stenfano的手下接到的命令,则是观察黑羽盗一动态,随机应变。

    ——并未交代过如何应对北野千影和寺井黄之助的态度为何。

    在这种况下,潜入暂时据地的北野千影在暴露后被毫不留的施以致命的枪击。

    她拖着极重的伤拼命与敌人周旋,并找准一个空挡冲破包围圈。

    她没有选择回暂时的落脚点,而是一个人找了家不大的药店,给自己做了简要的包扎。

    她的伤虽重,但没有到要害,仅是失血过多。

    Stenfano的手下没那么容易就摆脱。她刚刚喘息不久,就注意到药店外驶过两辆疑似据点里见过的车,停在不远处的拐角。

    北野千影知道,她得转移了,这里已经不再安全。

    然而,就在她刚从药店跑出去没多久,敌人已经追到了眼前。

    对方有四个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北野千影面对着黑漆漆的枪膛,倒是出奇的镇定。

    一个怪盗,即使知道要谢幕也绝不会给观众留下糟糕的坏印象。

    得有个完美的收场。

    扳机即将扣下,帘幕即将拉上。

    剧本行到此处往往便是峰回路转,异军突升。

    那四个人左边数来的第二个突然体一弯,将左侧的人手枪击飞,接着,又掏出一把白色的扑克牌枪打落了右边还未反应过来的敌人。

    北野千影有一刹那的吃惊,不过片刻后就极为默契的矮,避过了最后一个人过来的子弹,在卸下伪装的黑羽盗一用斗篷遮住脸时,抛出了一颗闪光弹。

    强光乍现,黑羽盗一快走几步,抱起摇摇坠的北野千影,腾空而起,借着夜晚的风逃离了追捕。

    “呐,盗一。”迎面的凉风吹得北野千影的声音断断续续,她因为受伤而变得沙哑的声音不甚清晰,但黑羽盗一却清楚的听见了每一个字,“又被你救了呢。”

    “真是抱歉……”

    黑羽盗一不自主的搂紧怀中少女的躯,他咬了咬唇,极快的掠过一丝后悔:“不,该道歉的是我……让你担心了。”

    北野千影摇摇头,伸出手环住黑羽盗一的脖子:“怎么会,盗一刚才的模样帅极了。”她说着说着就绽开极为明朗的笑,“……这才是我喜欢的盗一嘛。”

    黑羽盗一垂下眼:“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他顿了顿,抬起头,望着挂在天空的皎洁明月,脸上浮现出坚毅。

    “千影……”

    “嗯?”

    “嫁给我吧。”

    “……好。”

    那一刻,人满月圆。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