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12月·中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理智会被彻底的摧垮。

    被`望摧垮。

    交织着粗重的喘息和呜咽,那个凌乱的夜晚持续到天边的第一缕晨曦露出才被画上休止符。

    他抚着沉睡着的少年紧蹙不肯舒展的眉头,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缠绕在心口,越收越紧,直至产生隐隐的刺痛感。

    闭着窗户的内室温度适宜,黑羽盗一却把被子一直拉到快要盖住了脑袋。体蜷缩着,这如回归母体的姿态是人类在感到强烈的不安全感时本能的反应。

    他的手顺着脸颊的弧度下移,停在脖颈处。

    只要收紧……再用一点力……

    脆弱的生命就会轻易的凋零。

    毁掉了矛盾感的源泉,就不必担心……

    他指尖猛地一颤,有些挫败的闭上眼,虚握的放置于咽喉处的手掌滑过肩胛,揽住少年的肩,他泄愤似的低下头啃噬着对方有些微肿的唇。

    黑羽盗一本就紧锁的眉峰此刻又是狠狠的靠拢,神智还未清醒,却因为唇上的触感本能的侧过头躲避。

    青年的动作一滞,继而更为疯狂的掠夺。

    丝毫不顾及少年无意识的抵触,张开的手掌沿着脊椎一路下滑。他伸出另一只手,从黑羽盗一与接触的缝隙里穿过,微一使劲,就让原本侧卧的少年变成趴在他膛上的姿势。

    这么一番大动作,困极了的黑羽盗一都被惊醒,吃力的撑开沉重的眼皮。少年的瞳孔里清晰的映出近在咫尺的青年的像。

    距离是那么近,因而那像占据了整个瞳仁。好像全世界,除了青年以外就不再有其他。

    青年着迷的紧盯着那双眼睛,即使它的主人此刻的意识还未恢复。他仰起头,温柔的在眼角上印下轻柔的一吻。

    一个晚上的癫狂,他此刻才蓦地升起满足感。潮湿的舌头舐着眉弓,呼吸惹得少年的睫毛不住地轻颤。

    唇掠过直的鼻梁,在鼻尖处蜻蜓点水般浅啄。

    这个清晨祥和安宁,窗外几声短促的鸟鸣隔着厚重的窗帘依旧可闻。

    青年一只手揽着黑羽盗一的腰,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背脊上轻抚。他阖上眼,保持着与少年鼻尖相触的姿势,享受这一刻的静谧。

    只是美好的事物存在的时间都太过短促,镜花水月般一触即碎。

    意识回拢的黑羽盗一在明白自己处境的那一瞬,用挣扎打破了看似平和的一幕。

    少年慌张的用手撑住,想要借力改变两人暧昧的姿势。只是迟滞的体和立刻就做出回应强制拉住他的青年使得这个想法难以付诸实践。

    “Dean!放手!”黑羽盗一说出来的话带着强烈的感,但因为沙哑得有些破碎的嗓音减弱了几分气势。可这又被少年脸上直白外露的表填补。

    这样的挣扎其实毫无意义,青年的手依旧如铁铐般钳制着少年的腰和上

    青年挪了挪体,半靠在头,慵懒地微阖着眼,搭在少年腰上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其腰部游走。

    起初只是随所致,到后来慢慢的开始带上了挑逗的意味。腰部是人体的敏感地带,一晚的磨合早已让青年熟悉了少年的体,只是简单揉捏徘徊着几处,就让少年白皙的脸上布上了浅淡的薄红。

    他用指尖描画着少年僵硬的背脊,挪移到尾椎,然后再往下探入少许。

    黑羽盗一绷直了体,他不能动也不敢动。

    他被青年用一只手牢牢扣在怀里,通过大面积接触的皮肤传递而来的灼感让少年清醒的意识到——危险。

    他们的姿式是如此贴合亲密,以至于牵动了一处就必然会导致一些令少年有些恐惧的发展。

    黑羽盗一的目光里透出一丝绝望。

    这样的发展……不在少年的预期范围里。

    他看不懂青年伪装了不知几许的神色,也猜不透青年伪装了不止几许的心思。

    他只能感受到青年上流露出的一种极为强烈的烦躁感,这令他无所适从。

    就像是一只处于临界点的狮子,一旦有所动作就极可能将其惹怒,可任由其发展同样也会突破临界点。

    直觉向少年示警。

    那危险绝不限于那瓶酒里放入的药物。

    黑羽盗一闭上涩然的眼睛,心头的悲哀感随着血液流至全

    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

    到底……

    是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

    黑羽盗一找不到答案。

    他已经无从分辨何为真心何为假意。

    青年嘴角的笑容挂得时间愈久,就愈可以以假乱真。

    黑羽盗一也没有了去寻找的多余精力。

    青年突如其来的动作使思绪碎裂成毫无意义的意识片段。

    假使说黑羽盗一的直觉较常人而言敏锐的话,那么Claudean察言观色的水平也是个中翘楚。

    更何况,自始至终青年都紧紧的盯着黑羽盗一的脸,即使是阖上眼,余光也停留在那之上。

    因此,那一闪而过的绝望被青年完整的收入眼中。

    有的时候,并不需要言语,并不需要动作,就可以达成分毫不差的效果。

    排山倒海而来的强烈绪太过于迅猛,以致于口有些沉闷的窒息感,这和心脏处传来的从未有过的钝痛混合在一起,压抑着。

    有那么一刹那,青年想撕裂彼此戴在脸上的所有面具,直白的去问。

    为什么绝望。

    为什么抵触。

    为什么想要逃离……

    逃离他为他亲手编织的世界。

    只属于他们彼此的世界。

    而当他扣住黑羽盗一的下巴,想要张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话语阻塞在喉腔里,连单音节的语气词都发不出。

    最后他只能用带着不明显的细微颤抖的唇封住少年嘴角溢出的轻喘。

    然后,像是为了掩饰颤意,强硬的撬开唇畔,灵活的舌头直驱而入,毫无顾忌的扫过每一个角落。

    贴合的唇,互相交融流动的鼻息。

    青年忽的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他缠住少年静止的舌,吸着,然后保持纠缠的姿势,翻过,将黑羽盗一压在下。

    就着室内尚可的光线,青年巡视着下少年的模样。

    昨晚遗留的痕迹层层叠叠凌乱的覆盖在肌肤上,有些地方因为不知轻重泛着青紫,有些地方甚至毛细血管破裂,肌理渗出了血。

    他压制住少年的四肢,低下头用唇碰触着它们。这些受过刺激的皮肤比普通的敏感的多,黑羽盗一只能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喘息露出。

    青年的动作缓慢而又`色,他舐着少年前的凸起,亵玩着,抽出一只手将少年的一条腿捞起环在腰侧。

    顺着腿的曲线,青年的手驾轻就熟的来到少年的后方,他用指尖轻轻探入少许。

    这和昨天晚上因为药物而意识昏沉无所觉不同,黑羽盗一根本没有勇气去看这一幕。

    他手脚无力,简单的挣扎都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控制事发展走向的主动权不在他手里。

    而如今看来,接下来的事已经不可避免。

    黑羽盗一侧过头,倔强的抿着嘴一言不发。

    因为少年过于僵硬的体,即使有着昨晚残留的液体,青年的手指也很难顺利的进入。

    他蹙着眉抬起头。

    黑羽盗一的模样甫一入眼,因奇怪的喜悦而提起的心又重重的沉了下去。

    青年神色一暗,停止了所有动作。

    来不及去辨别心反复无常的原因为何,青年只能跟随着占据思维的绪做出反应。

    他揽着黑羽盗一的背,将其从上捞起,与他正对。

    两条腿都被环在腰上,青年托着对于他来说不算重的少年,一边有些失去理智的啃噬着对方的唇。

    手可以不受拘束的肆意侵占少年的每一寸皮肤,郁结的心可以通过有些粗暴的按揉和啃咬发泄出少许。

    最后侵入的举动却因为那怪异的珍视的感觉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他明明不是一个会压抑自己的人,`事上的技巧也足够高超能够使双方都享受到,可黑羽盗一脸上的每一分表变化都能引起他肌的绷紧和侵入动作的变化。

    人体的温度、摩擦带来感官刺激使得的`望愈演愈烈。

    当进出变得顺利,黑羽盗一的脸上泛起`的潮红,眉头不再是因为痛楚而是过强的快`感而蹙起时,青年将少年的体按在上,更为猛烈的冲撞。

    毫无保留的一次次饱满进入,黑羽盗一死锁的牙关也无法阻止呜咽泄露,他只能慌张的用手捂住唇,阻挡这羞人的声音。

    青年见状,重重地进最深处,然后克制着`望停驻在那里。他俯□,轻易的拨开少年的手,含住唇。

    一改之前霸道的风格,他浅浅轻噬着唇畔,极为温柔的去叩开唇扉。

    这样的缠绵令黑羽盗一有些失神,他呆呆的注视着青年脸上温和宠溺的笑容,忘记了坚持。

    青年亦是一怔。

    为那原本以为再难见到的无所防备的表

    压制着少年体的手忍不住放松了少许,另一只手握着被拨开的少年的手,十指相扣。

    他浅吻着少年的眉心,放缓了动作。

    他的进出变得更为细致,用尽一切高超的技法维持着这个少年防线上无意间破裂的突破口。

    黑羽盗一的手不知不觉环上他的脖颈,细碎的呻`吟传入他就在旁侧的耳畔。

    放慢的节奏让每一次都极为清晰鲜明,铺张的`望拉着两人共同堕入沉沦的深渊。

    ……

    事后,累极了的黑羽盗一在他停止动作不久就沉沉入睡。

    他披着浴衣坐在沿出端详着少年的睡颜,伸出手虚空的描摹着少年脸庞的轮廓。

    良久,他把脸深深埋入双手。

    苦涩,在恍如梦境的欢`后,更强烈地席卷心。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