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12月·上

    黑羽盗一喜欢旅行,那会让他有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

    他很少会在一个地方待上很长时间,因此当Claudean得知他离开米兰前往马德里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吃惊。

    只是通常况下,他会拖着有空的Claudean一起去,或者每到一个地方游玩后都会赶回去‘扰’一阵。

    像一只连着线的风筝,无论飞到什么地方,都会回到原地。

    黑羽盗一走的时候,西西里岛方面刚巧出了点事,因而青年没有前往机场送行。

    三天后,他接到黑羽盗一在马德里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少年依旧神采飞扬,似乎是感染了西班牙的,言语里处处洋溢着欢欣。

    五天后,他在报纸上读到了一则西班牙王后的冠冕险遭失窃的新闻,因刚巧王后派人去宫里取用,撞到了正在行窃的盗贼,闻声而来的王储开枪击,导致窃贼负伤落荒而逃。

    七天后,他接到黑羽盗一在马德里打来的第二通电话,含糊的交代说出了点事,得多留几天。电话里的少年声音听起来很健康,并不像受了伤虚弱的病患。

    九天后,他派往马德里的人报告说没能找到黑羽盗一,少年早已在四天前就离开了下榻的酒店,不知所踪。

    十天后,他亲自来到马德里调查,在了解了偷窃案的全部细节后大致能判断那个窃贼并不是黑羽盗一而很可能是一名女。依照当时的目击者描述,那是一个小体态很轻盈的女子。

    十一天后,他接到黑羽盗一在纽约打来的第三通电话,大致就是说近阶段都不会回欧洲,想在美国这边多待一会儿。电话里隐约能听到有模糊的女声在远处呼唤。

    十五天后,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珍藏的Delong星光红宝石不知所踪。警方大力追捕,但却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二十五天后,美国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丢失了雷诺阿的一副《罗曼•拉科肖像》,依旧是查无所获,犯人的手法神乎其技。

    二十六天后,他接到黑羽盗一在洛杉矶打来的第四通电话。少年的声音和加洲的阳光一样明媚,滔滔不绝的讲述了自己和怪盗淑女——北野千影一同盗窃的经历。

    四十五天后,他接到黑羽盗一在东京打来的第五通电话。

    那人说,他要订婚了。

    12月的西西里岛的天气还算不错,晴朗,穿着薄外就可以抵抗寒意。

    只是风很大,吹得庭园里的树枝摇摆不息。

    青年站在窗边上,任由冷风随着冰冷的威士忌流入腔。

    这就像是一场本以为结果毫无悬念的游戏,却在连筹码都还未曾抛出去就失去了胜利。

    握着酒杯的手越收越紧,直到用力过度,酒杯破碎,琥珀色的威士忌混着被玻璃划破而流下的红色液体滴落在地板上。

    超出于掌控的……发展。

    超出于掌控的……感

    他清楚的知晓自己的`望。

    他从不打算去压抑。

    “这么快?是和北野小姐吗?”他面无表,说出来的话却语调轻松上扬。

    “是的。咳,是有点仓促……不过,不下手快一点的话,会被别人去抢走的啊,哈哈,千影是个好女孩呢。”

    “是么……那一定要好好珍惜。”他说话的魅力在于无论是多么违心的都能说得肖似十足的真心。

    “当然~!”

    他握着话筒的手收紧,指关节泛起青白,然而他的表并无改变,嗓音也是低沉柔和的:“这么大的事……盗一现在才告诉我……我有些伤心呢。”

    “咳,抱歉抱歉,这也是临时决定的……所以,咳,我这不是第一时间通知你了么。”

    “时间很仓促……我都来不及准备什么礼物。这实在是让我很为难啊。”他走到书架前,抽出一份文件放到桌案上,一边扫视着上面罗列的项目一边用调侃道。

    中枢神经抑制剂。

    中枢神经迷幻剂。

    中枢神经镇静安眠药。

    拓展合成类药物。

    变异类效果不明。

    肌损伤药剂。

    肌纤维破坏药剂。

    肌松弛剂。

    拓展合成类药物。

    变异类效果不明。

    他轻轻的用笔在上面勾画了几下。

    “不用的,只要Dean你来参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呵呵,你在向我发出邀请吗?”他按下书桌上放置的一个按钮,“总觉得不够诚意啊。”

    “耶?呃,我……”

    “我们十多年的交……盗一你都要结婚了,这么简陋的方式……”

    “咦?”

    他随手将纸张递给进入屋内的手下,道:“最起码……这邀请函得盗一亲自送给我吧。”

    “这……”黑羽盗一迟疑了片刻,干脆地应下,“没问题。”

    他长时间没有任何表的脸此刻露出了一抹真实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和十二月的天气一样,看着发冷。

    电话是他先挂断的,嘟嘟的忙音听起来会令人厌烦。

    窗栏上停着一只小憩的麻雀,他扫了一眼,掏出腰侧的枪,扣下扳机。

    折断了羽翼的小鸟发出不算高但是尖利的短促鸣啼,从窗栏上跌进内室,伏在地板上抽搐。它是如此痛苦,却无法解脱,局限在那方地板上,无处可逃。

    “假如折断你的羽翼,是否你就可以永远呆在我边……”

    他的笑意渐渐扩大,望着挣扎着的小鸟,目光柔和——

    分割线——

    黑羽盗一并没有和Claudean一起过过圣诞节。当初在箱根的山上,黑羽盗一尚未有圣诞的概念,对于节没有什么执着的他也不会主动提起。

    因此1981年的圣诞节,是他们坐在一起,吃着丰盛的大餐,过得第一个圣诞节。

    也是最后一个。

    他们相谈甚欢。

    尽管黑羽盗一送来邀请函之后不久就提出要回本筹办婚事,却被青年提出的共度圣诞的请求留了下来。

    谈话的主导权在青年手里,但一直滔滔不绝的是黑羽盗一。在青年有意识的引导下,黑羽盗一详细的描绘了一番北野千影和寺井黄之助的长相,份,格,喜好等等。

    “千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她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仗着有钱有势欺压百姓的大财阀大企业。所以她一般下手的对象都是那些人,别人都说她是昭和的女怪盗二十面相。”

    “我怎么看你们这几次的盗窃对象不是博物馆就是皇室?”他抿了口酒杯里的酒,淡淡地插了一句。

    “上次在马德里的时候,她对报纸上登出来的西班牙王后照片上的王冠很感兴趣,所以就想挑战一下王室的警备……”黑羽盗一忙解释道。

    他没有抬头,只是盯着酒杯里的泛着涟漪的液体:“自然博物馆的时候是她对那块红宝石感兴趣,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的时候是她对那副画感兴趣……对吗?”

    “嗯?那块星光红宝石很罕见,千影很喜欢,说是红宝石象征着永恒和忠贞。当时帮千影换药的医生爷爷和他的老伴正好要结婚纪念四十周年了,所以我们就去偷了那个宝石当做幸运石祝福他们的红宝石婚。”黑羽盗一说到这里,耸了耸肩道,“后来就和我跟你说过的那样,千影把它又偷偷放回去了。”

    “那么画像又是为了帮助谁偷得吗?”

    “呃,那倒不是,雷诺阿的画千影很喜欢,我们当时白天去博物馆参观的时候,发现挂出来的是赝品而非真品,千影想看看真的,所以……呃,抱歉,上次没讲清楚这些。”黑羽盗一挠着头道歉。

    他轻嗤了一声,把酒杯放在桌上,甚至有些失礼的发出响声,他在黑羽盗一茫然的眼神里,伸出手覆上少年的脸,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轻蔑表:“所以……只要是北野千影的提议,你都毫无意义的附议?即使……你们只相识几天……因为所谓的志同道合?嗯?”

    青年的动作很温柔,很仔细的拂过少年的眉眼,指尖流连在唇畔上。

    黑羽盗一怔在座位上,大脑因这样暧昧的举动而一片空白。他呆呆的望着青年,在青年的手指探入唇缝间时猛地瞳孔剧烈收缩,整个人倏地站起来,往后退。

    动作太大,连带着椅子也倒在地上。

    少年的表是如此的震惊,仿佛人生中有什么一辈子坚持的信仰被打破,认知被完全颠覆一样。

    “Dean……”黑羽盗一只能干涩的从喉腔里挤出这个单词,其他什么话也说不出。

    而青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优雅的收回手,执起酒杯,浅酌少许,闭上眼,享受着威士忌的丝滑残留在口腔里的余味。

    黑羽盗一死死的握紧侧的拳。

    他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孩童,方才的举动代表着什么……少年心中清楚的很。但这样的假设……太过于疯狂,是想都不敢想的,此刻却乍然摆到面前。

    “咳,抱歉,你刚才的玩笑吓到我了。”黑羽盗一的笑容很勉强,但是还是努力维持着,他扶正歪倒的椅子,将其挪到稍远处,然后干咳着说些场面话。

    青年只是笑笑,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桌面上那瓶开过封的威士忌酒瓶,站起来给黑羽盗一前的酒杯斟酒。

    “麦卡伦25年,闪耀着炽红铜色泽的深桃红色,雪利酒和柑橘的甜味,很迷人。”

    “我……”黑羽盗一本想拒绝,但怕那又会使本就尴尬的气氛更糟糕,犹豫了片刻也就接了过来。他胡乱的喝了一口,根本没能尝出什么味道,就使劲点头:“嗯,很不错!”

    青年哈哈大笑起来:“这酒的度数不算低,你这么大口的喝,会醉的。”

    这样的态度和言语的的确确就是故意在忽略刚才那一幕。

    既然青年主动掲过,黑羽盗一也就暂时放下悬着的心,接下这个话题,同样回避掉刚才:“怎么会!我酒量可是很可以的!”他说着,为了证明这一点,举起酒杯豪气的一口气饮下全部。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酒的度数真的特别的高,还是喝的太急了的缘故,黑羽盗一本来有些惨白的脸色渐渐泛红,最后有点到达一个不太正常的程度。

    少年扶住昏昏沉沉的额头,努力保持清醒:“呃,好晕……这酒……”

    “呵呵,都说了,这酒的度数高,你还硬要逞英雄,真是……”青年的笑声压得很低,他暗哑磁的声线让这番话听起来带着极强的惑力。

    黑羽盗一使劲撑着眼睛,可是眼皮还是越来越沉,他听到从近在咫尺的耳畔传来的低语,他感到青年带着威士忌的呼吸拂过侧颊。

    青年不知何时站在了黑羽盗一的后,弯□,双手穿过少年的臂弯,扣在腰际,头埋在肩窝处,将少年整个人拢在了怀里。

    “你怎么还是那么淘气,让人不省心……”他轻吻着少年的耳垂,一边喃喃道,“真是糟糕,白色的圣诞节似乎总是很让人有把它染上红色的冲动。都是你的错呢,盗一……”

    意识渐渐沉沦的黑羽盗一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体本能的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开始挣扎。

    “乖一点,你总是那么容易挑起我的绪……这实在很糟糕。”青年扳过黑羽盗一的脸,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里,凑上前,含住少年的唇。

    还未试过这种人间最亲密的接触的黑羽盗一完全无法抵御青年愈来愈霸道烈的吻。

    他只能被迫后仰,承受着。想要挣扎反抗,但是整个人都被锁在青年的怀里,无法动弹。

    “为什么你不能乖一点呢?乖乖的……我就会……”模糊的呓语消失在交织的亲吻里。

    青年忘记了自己要说些什么或者该说些什么,他的手插入少年的发间,拖住后脑勺,压向自己。

    那一开始只是尝试的吻到了现在,已经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想要更多,更多……

    那`望来的毫无征兆。

    青年的手不自主的探入了下人的衣服。

    他停了下来,一瞬间恢复清明的眼睛盯着少年那张熟悉的容颜,片刻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埋下头在被扯乱了衣物的少年脖颈处不重的咬了一口,然后打横将其抱起。

    他不会压抑自己。

    他想,他不必压抑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