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8月

    )

    百度搜索)书客(居)让您能看到及时的有效的,免费的,安全的,

    温带海洋气候使得八月的伦敦并不燥,尽管也是随时会下雨,但多是毛毛雨,照也超过六个小时,适宜外出观光旅行。

    已经连着三个晴天,老天爷都在预示着在外的行人会有个好心

    不单单是普通市民,也包括那些……潜伏于黑暗中的,所谓帮派份子。

    伦敦的地下黑帮势力,错综复杂。有本土的黑人势力,也有外来的诸如中国人建的“三合会”,大大小小的帮派不下百余。

    黑帮里头的人,当然不可能只干杀人这种行当,玩乐也是少不了的。

    在女人、酒还有杂乱的光线组成的环境里,喧闹的DJ舞曲很好的传达了糜烂的生活旋律为何。

    这似乎和任何一个酒吧的场景相同……假如没有那些随携带的冰冷枪支。

    充斥着烟草的浑浊空气没有任何吸引力,他在办完公事之后便准备离开,拒绝了加入狂欢的邀请。

    “Artr,这么早就走?女人……呵呵,不打算,嗯?”代替被捕入狱、曾经呼风唤雨的双胞胎Ronnie·Corrie、Roger·Corrie的东伦敦地区的黑帮老大Justin·Brown暧昧的说出极富指代意义的话。

    他瞟了一眼穿着黑色网格袜皮草大衣浓妆艳抹的回答:“不了,没兴趣。”

    “Artr,是觉得这些不和你口味……还是说,你更喜欢……”Justin朝走过的一个清秀的男服务员努了努嘴,“这样的?”

    他极不明显的皱眉,对于Justin不经同意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些不喜。

    伦敦的黑帮势力鱼龙混杂……在没能摸清具体的况,又不能动用意大利的势力,只能忍受这种较为粗俗的方式。

    到底脱离这样的生活太久,一时间竟有点无法适应。他在心中颇为无奈的想,这点看来,意大利比之伦敦要好上许多……因为黑手党悠久的历史?

    一时的走神,他便没立刻接话,那边Justin很自然的就顺着讲下去:“今天刚到一批货……有几个小男孩资质不错,Artr要不要试试?”

    “……谢了,不必。”迅速的在心中给Justin下了不善察言观色的判定,他一如既往的拒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嘿,Artr,那批货就要来了,你不等等?”

    他站起:“时间有点赶,恐怕不行,多谢你的好意。”

    话说到这个份上,Justin无法,只能不愿的与他道别。

    他绕过狂欢的人群,小心的避开肢体碰触,走上出口的阶梯。

    忽的,靠近角落的一个通向内部的门传来乱的响声,紧接着是男人粗野的怒骂。

    这动静算不上什么,但是紧随其后的枪声让随着音乐舞动的人群纷纷停下——除了嗑药癫狂的人以外。

    那门很小,舞厅里的人是很难看清里头的形的,摸不清状况的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Justin的脸色很难看,这一点不用亲眼看到就能想象的出。

    掌权者无声的做了个手势。一群本来嘻嘻哈哈无所谓发笑的人,还有不知从何冒出来衣冠端正的黑衣人,神色严肃,飞快的包围了那道门,并且迅速近。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门自己打开了。

    与之同时发生的,就是一具刚刚还爆过粗口,鲜活的男人的尸体,带着不甘的或者说难以置信的表,背对众人倒下。

    而拿着枪,大概不过十五六岁的一个少年人脸上惊讶的神色在下一秒就定格。

    Justin站在离门很远的沙发上,对着那少年的体就是一枪。正中额头,留下很少的血……就断了气。

    不愧是,神枪手,否则也坐不到这个位置上。

    他笑着为这杀戮的一幕配上解说词。

    尖叫。

    人多的地方,死亡总是伴随着尖叫。

    吓坏了的,即使知道这种场面必然会发生,也免不了女脆弱心理承受力引发的本能反应。至于‘那批货’更是歇斯里地的发泄心中的恐惧。

    Justin猛地把叼在嘴里的雪茄往地上一摔:“吵死了!”说着,就直接给叫的最响的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一枪,结果了他。

    这铁血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噤了声。几个无法接受这种血腥压力的‘货物’软了腿,跪坐在地上。甚至与……失

    接管被杀掉的男人的Justin的几个手下,很识趣的上前去拖那几个软腿的男孩。

    按理说,那几个年岁不大,很好挪动,但不知是不是潜意识的反抗更为强烈,人高马大的壮汉一时间竟抬不起那几个软腿虾。

    “废物!”Justin对于手下磨磨蹭蹭的举动异常不满,他快步走到手下面前,指着鼻子暴躁的骂道,“当你们的手枪是摆设吗?!”说着,对着那几个男孩里头最容易击的一个,抬手就是一发子弹。

    第四具尸体。

    们已经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均是惶惶不安的捂住自己的嘴,不停的颤抖。

    他无趣的背过,对这场闹剧失去兴趣。

    Justin·Brown,没有合作价值。

    然而,第五声枪响让他提起的脚再次回落。

    一室安静,然后是彻底的混乱。

    “啊——!”

    “BOSS!”

    “闭嘴!”

    “救命!”

    场面失去了控制。

    倒在灯光最显眼处的正是方才趾气高扬此刻却失去呼吸的黑帮大佬——Justin·Brown。

    Justin死的太过突然。

    突然到,人们没能反应过来是谁干的,就被他的死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

    这不能怪谁,只能怪Justin所站的位子实在是太好了。

    那道门本来就小,两个壮汉进入去拖几个男孩就占据了视野。Justin过去训斥时,两个壮汉并排站在门口,Justin立在他们正中间,一同把后面的景档的严严实实。

    子弹正是从两个人之间的缝隙里出来的,但没人知道是谁干的。

    枪响之后,站在门口的两个手下和所有人一样都未能反应。待他们慌慌张张从小门跑出来围着Justin的尸体查看况,从而使得后的景展露在众人面前时,已经有足够多的时间令任何一个聪明的凶手伪装自己。

    随之而来,被Justin死亡事实冲击得惊慌失措的人群,最大限度的弱化了凶手嫌疑人——‘货物’们的存在感。

    等到Justin的二把手以枪鸣来镇压,终于稳定下人们的绪时……

    凶手早就可以趁乱消失。

    无能的助手。

    他叹息着在心中的东伦敦区打上一个叉,可以彻底放弃了。

    走出地下娱乐城的大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在Justin的地盘上所耗的时间超出了预计,此时太阳落山,已是华灯初上。

    他拐了个弯,从建筑物附近的小巷抄近道赶往另一条街。

    那里,停着接他的轿车。

    也不知等待的司机会不会误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就先一步向老公爵汇报……

    这样想着,他加快了步伐。

    些许雨丝从半空飘落。

    他顿住,打开随携带的雨伞。

    伞撑开的那一瞬,一个小小的体撞入怀中——

    分割线——

    那孩子走得太急,小巷里没有足够亮的光线让着黑色衣饰的他在第一时间被人分辨出。加上这里是拐角,发生这样的相撞在理之中。

    不过那孩子下一刻的举动让这原本可以马上丢弃的小插曲变得有趣起来。

    孩童的袖口里无声滑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枪。

    他眼神一厉,错避开子弹轨迹的同时,向前倾,反手扣住孩童握枪的手,微一使劲,在孩童吃痛的低呼里,夺过枪

    空的小巷,枪声尤为刺耳。

    他听到有人被声音引过来的脚步声,眉头微蹙,捞起睁着错愕的狠眼神的孩童,用极快的速度掠过小巷,到达灯火通明的大街。

    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门口停着辆黑色轿车。他放下孩童,直起,扶正雨伞,整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仪容,变成最标准得体的贵族。

    适才空手夺枪的行径与他此刻的样貌丝毫不搭。

    孩童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此处光线足以认清人的长相,青年温文尔雅的气质令孩童脑中的认知产生暂时的混乱。

    还有那张出色的脸……的确有这个资本让初次见到的人愣神。

    他颇为好笑的看着这个前一刻杀人不眨眼的狠小杀手此刻木愣愣的神

    嘴巴张开少许,眼睛一眨不眨,诧异的心直白的写在脸上。

    ……和小时候被捉弄的盗一有几分相似。

    这个男孩不过岁,但从拿枪的姿势和击的准度来看,早已不是新手。长相很可人,怪不得会被挑选为‘货物’。

    “枪可不是什么玩具。”他把玩着原本属于男孩的武器,闲闲的说。

    比之黑羽盗一,这个陌生男孩的警觉要高得多,话甫一出口,男孩的眼神就恢复了郁,戒备的望着他。

    心中暗暗可惜,他眯起眼,道:“杀了东伦敦的黑帮老大……你的胆子可不小,勇气可嘉啊。”

    “你没有杀我,还救我……你的胆子也不小。”男孩嗤笑着开口。

    法国人?

    他眼眸微闪,注意到刚才那简短的话里留神就可以发觉的法国腔。

    “我若是杀了你……可就变得不讨喜了。”他虚着眼,浅浅的笑,“把不明份的,暗杀了他们BOSS的神秘杀手一枪解决了,他们可是会怨我多管闲事,断了线索……倒不如把生龙活虎的你直接交给他们来的好。”

    男孩脸色一变,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终于意识到,危机根本没有解除。

    “你说……我该怎么做呢,孩子?”青年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把你做为筹码,东伦敦区就等同于拱手送给我……实在是一桩好买卖,不是吗?”

    男孩咬着唇,一面打量着四周环境,思考逃脱的方法,一面时刻注意那把危险的枪:“你不能杀我。”

    “我当然不会杀你。”

    男孩瞳孔一缩,慌忙道:“不过是东伦敦区的一群蠢货,如果你和我合作得到的更多。”

    “真可惜,我看不到你有任何合作价值。”青年有些苦恼的摊手,嘴上无的打散男孩的承诺。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没有褪去。

    会说英法两国语言,小小年纪就受过如此专业的训练的杀手……怎么可能会没有价值呢?

    太过年少,没有学会谈判的技巧,所以轻而易举的就暴露了份。

    那言语里对东伦敦黑帮的不屑可不是作假,看来真的是大有来历的小鬼。

    男孩咬着牙,脸上尽是不甘。他发觉,青年有意无意的站在他所能逃走的任何路线的最佳反应点。而周围环境……不存在他可以借助的逃跑工具。他垂下头:“我可以证明,你带我去特拉法加广场,那里有我的人。”

    “我是傻子吗?带你去找你的帮手?”青年好笑的反问。

    “我!”男孩激动的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没有辩驳的词汇。低声用法语咒骂了几句,男孩抬起头,道:“我可以让Glenlivet帮你得到英国的全部地下黑帮势力……你不是很想要吗?不只东伦敦,是整个大伦敦,甚至包括英国!”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然而即使不用你的帮助,我也有足够的自信得到伦敦的掌控权……”青年不咸不淡的接口,似乎没有什么兴趣。

    “……”男孩哑然的站在原地,无计可施的况已经让他失去了言语。

    “噗嗤。”青年忽的掩住嘴发出笑声。

    意料之外的反应让男孩又是一愣,脸上尽是茫然不解。

    “傻瓜,我要真想利用你,会站在这地方和你废话那么久吗?”青年弯下腰,揉了揉男孩的短发,“逗你玩的。”

    “……”男孩的表已经变成难以置信。

    “咳,好了,我有事先走了,这枪我就暂为保管咯。小小年纪可不能用这种玩具。”

    “我……”男孩还没说完,一把递到眼前的雨伞打断了他。

    “我的司机就在前面,下雨了,这把伞就借你吧。”他似是不经意的问,“不介意的话,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啊?”处于精神恍惚状态的男孩呆呆的回答,“Denis。”

    “Denis吗?不错的名字……那么下次再见。”说着他也留给男孩反应的时间,就径自走向黑色轿车。

    打开车门,司机立刻递来干毛巾供他擦拭。

    吸去发梢沾染的轻薄水气,他靠在舒适的车后座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意外的收获。

    Glenlivet,黑帮,法国,强大的势力……

    这几个关键词推演出来的只有一个,那就是“INE”。

    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叹息着感慨。

    Denis,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即使大众普遍,却有着一个有趣的名字来源。

    酒神。

    他望向被雨水模糊的车窗,撑着伞的男孩依旧站在原地。

    “走吧。”

    司机依言发动引擎。

    ‘货物’里的杀手当然不可能还记得带着伞,所以男孩没有危险。

    这辆停在不远的醒目黑色轿车的车牌号足以被那个孩子记住,顺着查很快就能找到威灵顿侯爵的份。

    用不了多久,NIE的大门就会向他敞开。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寝室网络出了点问题,一直连不上网==……GOD。

    三合会什么,网上查来的……俺也不知道有么有

    Ronnie·Corrie、Roger·Corrie罗尼·科瑞,罗杰·科瑞,是1950和1960年代在伦敦最令人丧胆的帮派分子,他们最后因为谋杀罪而被判刑,在牢狱中度过余生。上世纪70年代已经被被捕入狱了。

    Justin·Brown虚构。

    Denis0,小BOSS0出场鸟。

    修什么的再说……

    PS:NO霸王……

    下周估计是么有更新了……我15号回家……大概那时候会有空吧……唔,可能会抽空再更一章%……遁

    )

    如发现书居小说网欢迎广大书友的支持与来临

    ……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