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9月

    (请到阅读))

    )

    灯火酒绿,万千红尘。

    青年站在高处俯视着偌大的都市,面无表的把手中的酒倾洒而下。

    因失重而不再有连贯,液体汇成一个个微小的整体,坠落。

    这繁华和喧嚣在青年眼里如同一片废墟。

    满目废墟。

    他抬起右手,用黑色的抢抵着太阳

    他想要自杀。

    激烈的争辩,无数看不清面容的人包围着老者,他们面目狰狞,斥责着他荒诞的假说。

    绘满案例的卷宗,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他,几十年的心血一文不值。

    所有人都在反对,包括相处的那两张熟悉的面孔。

    老人朗声一笑,撕开膛的衣物,高高举起随而带的肋差。

    他准备自杀。

    震耳聋的钟声,惊起窗边停靠的寒鸦。

    对坐的两人猛然惊醒,彼此凝望。

    没有子弹的手枪,扳机已经扣到一半,枪口抵得太阳印出青紫。

    没有开刃的肋差,刀尖已经挑破衣物,刀刃使得皮肤上留下红痕。

    “我输了。”打破僵局的是举枪的少年,他虚着眼,将枪置于侧放好,调整好姿势,正坐。

    老人的脸色古怪,看不出喜怒,他冷哼一声,收刀回鞘,同样放于侧:“你怎么输了?哼,我还不至于羞于承认这是场和局。”

    “然而倘若枪中有子弹,我此刻已命丧黄泉,而您却还活在世上。”

    “不过是选择的武器不同造成的差异。”老人对少年脸上虚伪的笑容和言辞极为不屑,“你也不用这种无聊的自谦,我承认,你在催眠上有天赋。”

    少年只是礼貌的笑了笑,不作回答。

    “哼,那种可笑的想法……”老人眯起眼,那目光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凌厉,“你最好改改。”

    少年的睫毛微颤,置若罔闻。

    老人看了,只是动了动脸颊的肌,有点类似于轻蔑又不太像的奇怪表一闪而逝,他就像从没说过这句话一样,挥手驱赶少年:“好了,今天的任务你完成了,可以走了。”

    少年恭敬的鞠了一躬,便礼数周全地起离开。他合上门的那一刹那,恍惚间似听到一声极低的咒骂“蠢货!”

    他嘴角的弧度拉大,闭上眼,将后有些暗的内室隔绝在木制的拉门后。

    金色的秋天,阳光的度尚未消退,他睁着眼,也不嫌直视太阳带给眼睛的痛楚。

    眼眶本能的渗出保护的液体,这与他脸上的笑容映衬,令人产生极度的不协调感。

    他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于挑眉的动作后定格。

    怎么可能是打成平手、不分胜负?

    佐久间辉是如何知晓这种引导式催眠时他的想法……

    他无奈地摇摇头,溢出长叹:“完全不知道啊……”

    四下无人,这样低低的感慨在下一刻被一缕轻风卷走。

    迈下走廊,沿着青石板,一路走到大门。

    回过头,远远的能看到黑羽盗一坐在极喜欢的樱花树下的石桌,枕着砖头厚的书睡得安详。

    落叶没有扫去,遍布庭院的金色是这个秋的主旋律。

    他站在门内,遥望,混合了黄色连绵不绝的森林充满无法预知的危险。

    他站在门外,仰头,剥落了字体辨认不清的牌匾几十年如一的悬挂。

    门栏以内,是秋意正浓,世外桃源的恬淡。

    门栏以外,是严寒将至,暗藏杀意的诡谲。

    两个世界,天差地别。

    他倚着门,背对着庭院——

    分割线——

    “他不会再待多久了。”中村亦太郎端着茶走进内室,细心的为佐久间辉摆好每样东西。

    “哼,不用管他,看起来似乎是个聪明人,却连最简单的道理都没能想通。”佐久间辉脸上一直挂着‘我很不爽’四个字。

    中村亦太郎捧着茶递给佐久间辉:“他毕竟年纪还小,有些想不通的事很正常。”

    “年纪小?哼!”佐久间辉依旧是臭臭的表,“这种借口你也说得出来?”

    中村亦太郎憨憨的笑:“起码,现在他还只是个孩子。”

    “你……唉!气死我了!”老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横眉怒视。

    敦厚的老实人锲而不舍的把茶呈到佐久间辉面前:“喝口茶消消气先吧。您也是看好Claud才对他走进死胡同看不过眼。他的确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比空和盗一都更有资本继承您的学说。”

    “有个用!这种心能干得成什么事?哼!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疑心病重的跟什么似的?!有点才华算什么?干了番事业算什么?他连最基本的人世故都没能理解,还谈个建功立业!”佐久间辉抄起茶猛的一灌,然后重重的扣在托盘上,“别跟我说你没看出他那点所谓的小秘密?”

    中村亦太郎摸了摸脑袋,这个年纪也很大了的中年人在佐久间辉面前总是格外小心:“鬼神之说……没想到竟真的在边见到……”

    “哼!你这副畏缩的样子算什么?难不成还怕这个?”

    中村亦太郎缩了缩脖子:“不、不是,只是第一次见到难免……”

    “灵魂这种东西,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又不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中村亦太郎被说得只能摸着脑袋干笑。

    佐久间辉抱着双手,气还是没消:“那小子催眠时候的想法,哼,多半就是过去真是发生过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绪波动和自杀倾向以至于我都能察觉。真是蠢到家了!连自杀这种事都做得出!笨笨笨,笨死了!”

    “……怎么还会这样?我以为盗一对他的影响力大的,不应该还这么消极啊?”中村亦太郎闻言极为讶异。

    佐久间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能为什么?一说是和我比拼,那股子里头的争强好胜追求刺激的心就出来了,然后,然后他能还记得这种微弱的潜意识里都被认定为无用的牵绊?”

    中村亦太郎张着嘴巴,良久只能叹息。

    佐久间辉扁扁嘴,刻薄的骂道:“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副整天在笑的死样!还有装什么谦谦君子?他以为那骨子里的凉薄是这东西能掩饰的了的?我看他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要死!每天对着每个人都一副‘我温柔我体贴’的样子,我他妈真想掐他脖子,劈开他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样的稻草!”

    “老师,您……”

    “闭嘴,我还没骂够呢!”佐久间辉怒气冲冲的向中村亦太郎吼道。

    这一次,中村亦太郎却少有的没有退缩,而是哆哆嗦嗦的说出了剩下的话:“老师您其实在担心他吧。”

    佐久间辉的嘴没有合上,他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扭过头,盯着墙壁,什么话也不肯说。

    “……您在担心他这样的心,前路坎坷,对吗?您其实也是希望Claud不因此吃亏,留下终生的悔恨吧。”

    佐久间辉把头扭得更远了些。

    “我以为,盗一……”

    “得了,别提盗一了。”佐久间辉叹道,回过头,脸上眉头紧锁,“我现在真说不准让盗一去影响他这个决定是好是坏。”

    “您干脆直接和Claud点出,他是个明白人,应当会去想这些问题的。”

    “哈?点出?”佐久间辉嘲讽的嗤笑,“那你一开头说他待不久算什么?”

    中村亦太郎沉默地垂下头。

    “他能听得进这种东西?怕是会在心里分析千百遍这些话的意图吧。

    人这东西,他是看的很透彻。然而他思考的出发点就是纯利益,这使得他眼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没有杂质的感。他把感当做了一种变相的利益交换。

    他抹杀了一切非理智的冲动,归结这些于愚蠢和盲目。他在这方面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蠢货!这样的人,我说了有个用!”佐久间辉的音调又再一次拔高,最后的尾音戛然而止。

    太过激动,老人几乎从软垫上站起。这激烈的说辞令中村亦太郎无从接口。

    空气寂静了许久,佐久间辉幽幽的声音传来:“他会为伪装付出代价,会为此刻的不相信后悔。如果他还有点脑子,知道变通趁早醒悟的话,或许即使做错了还有挽回的机会。但倘若始终没能明白症结为何……”

    老人用绵长的叹息代替了未尽之言,眉宇间是少见的疲惫和无奈。

    “算了,年轻人的事,我老了,也懒得管了。”这一刻,这个似乎永远有着用不完研究的精明老者第一次给人垂垂老矣的迟暮感。

    “死的时候别有遗憾,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断网……修什么的,再说……

    摊手,做人莫装B,装B遭我劈==

    大叔你个白痴

    是前面两章太过温吞,于是你们都潜水霸王的舒服么……还是真的米人看我的文了……L

    桑心泪奔中,让俺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也好的撒……悲剧……完全失败L

    ……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