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4月(请到书客居阅读)

    )

    箱根的四月,樱花开得最盛。

    他托着莹白的小瓷碟饮下前些年埋在树下的樱花酿。酒的度数很低,唇齿间流连着樱花淡淡的香气。

    天气回暖,穿着单衣也不觉寒冷。阳光透过繁花,染上点点樱色,落在上,暖意盎然。

    山中,祥和静谧,停驻在枝头的小鸟发出稀疏的清脆鸣叫。这番景象正是古诗里谈及的“鸟鸣山更幽”的写照。

    不知是午后的困意还是不胜酒力,睁眼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吃力。他顺应体的本能,任由沉重的眼皮落下,挡去阳光,靠着粗壮的树干,渐渐睡去。

    “Dean,你又偷喝酒,太狡猾了。”

    手中的小瓷碟被取走,温的手触及指腹,睡意在不高的音调里消弭。

    他睫毛微颤,睁开少许又合上,复又睁得更大些。

    背着光的少年,即使离得那样近也难以看清样貌,阳光镀在发梢,令其染上了些许金色。

    视野尚未清晰,乍一望去,似有光晕笼着少年的形。

    他的手抵着缝隙里长满野草的青石板,微一使劲,将下滑的体重新扶正。

    少年没有移动体,保持着双手插在裤袋里的姿势,略略把体弯斜的弧度减小些。

    “你的功课做完了?”他笑望着面带不满的少年,问道。

    黑羽盗一仰头,颇有些自豪的说:“那是,这种简单的东西难不倒我。”

    他笑得弯起眼,既不出声赞同也未反驳。

    察觉到话题又差点被转移混过去,黑羽盗一才浮上的得意转为郁闷:“你又耍花样,Dean。”

    他低下头,掩饰扩大的笑意,只不过,肩膀的抖动很真实的出卖他真实的心思。

    黑羽盗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鼓起腮帮,挨着他坐下来。用肩膀重重的顶了侧人一下以示不满,黑羽盗一抱着膝,有些闷闷的说:“明明我们年纪一样大,为什么你比我长得高……不公平。”

    他轻咳一声,也学着黑羽盗一的动作,压低声音道:“是啊,明明我们年纪一样大,为什么我的辈分比你高……很苦恼。”

    “……喂!”才刚刚能称之为少年的黑羽盗一闻言张大嘴,口中蹦出一个带着强烈感□彩的感叹词,过了好一会儿才用行动来更鲜明的表现自己被调侃的郁闷心

    被黑羽盗一用手往旁边推了一把,体倾斜又和不倒翁一样恢复过来的他捂着嘴呵呵直笑。

    再次沦为娱乐对象,已经深深了解到很难从边这个外表纯良内心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上讨到便宜,黑羽盗一明智的放弃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免得被揪住得到更郁闷的结局。

    他不是一个会主动开口寻找话题的人,如此一来,气氛重归宁静。

    斑驳的光影会随着风小幅度的改变,这样平和的,闲适得他又眯起眼,昏昏睡。

    有这种感觉的不只他一人。

    约莫是树干太硬,靠着有些不舒服,黑羽盗一很干脆的把脑袋往旁边一歪,把他的肩膀充当自己临时的枕头。

    两人的高差距恰巧使得黑羽盗一这个姿势一点也不别扭,极为舒适。

    发丝落在脸颊上,痒痒的感觉。他轻侧少许,避开那些顽皮的被风吹得翘起的发。

    除此之外,别无动作。

    他并未拒绝少年的依靠。

    黑羽盗一的脑袋拱了拱,让原本垂下的头可以扬起看到天空。

    樱花飞舞,映衬着湛蓝的天。白色的花瓣像是白色的云朵往人间洒落的一部分。

    停驻在枝头的鸟儿忽然张开翅膀,有力的拍打着,飞向天穹。

    少年眨了眨半阖的眼睛,浓浓的睡意使得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很轻。

    那声音很低,还有着鼻音,但是如此近的距离不存在听不到的问题。

    “飞翔的感觉……一定很好。”

    对于这种突发式的感慨,他不甚在意的给出标准的毫无浪漫气息的回答:“1903年,莱特兄弟就实现了人类在天空飞翔的愿望。”

    “……”有些煞风景的公式化回答令黑羽盗一的脑袋一瞬间无力的垂落,“我指的不是坐在铁盒子里的那种飞,而是和小鸟一样,接触空气,无所依托的自由自在的飞行。”

    “不符合科学……”

    “我知道不符合科学,Dean,看不出你还成了老学究,该不会是和老头子学多了,也变得傻里傻气了吧。”黑羽盗一很不吝啬的再次给予他一个大白眼。

    “我知道你和长谷川学多了,也开始叫老头子这个称呼。”

    “……”

    扑哧。

    因低头把黑羽盗一搞笑的古怪表尽数收入眼中,他乐得笑开怀。

    “你真是……哎……”少年长叹着,干脆把体的所有重量都压在他上做为报复。

    “开个玩笑,否则你都要睡着了。”他借着轻咳停下笑声,给了一个很没有说服力的理由后,想了想,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滑翔翼的话,可以做到那种接触空气的飞行。”

    “滑翔翼啊……唔,感觉很有趣,哎,不过要是什么也不依靠的话才是最完美的。”

    他伸出没被压住的手,点了点少年的额头:“想什么呢,那种事,只有武侠小说里才会出现,现实生活,人是不可能办到的。”

    “武侠小说?武侠小说里的人——能做到飞?”黑羽盗一听到新名词立刻化为好奇宝宝,转过,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他被少年似乎都在发亮的眼睛得不自主往后挪了挪体:“也不能说是飞……最多是能脱离地面。轻功比较好的,能做到飞檐走壁。”

    “好神奇……那种轻功……”黑羽盗一的眼中出现向往的神

    他思付片刻,道:“说起来,你的名字里有个盗,一般那些小说里头,盗贼的轻功都很不错。”

    “耶……真的吗?”少年脸上的表显示出‘完全被忽悠住’这一事实。

    他在黑羽盗一渴望继续爆料的目光里,很残酷的说道:“不过很可惜,那全是假的,不可能实现,你也别向往了。”

    少年又奉献了一个大大的白眼:“……Dean你真无趣,人是要有梦想的,梦想懂吗?”

    “我懂,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把盗一挂到半空中,观摩你如何验证自由落体的定律。”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Dean!”

    “哈哈。”看到彻底炸毛暴走的黑羽盗一,他完全放开嗓子,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

    黑羽盗一已经从地上站起来,叉着腰站在他面前,面无表的咬着嘴唇欣赏他难得的剧烈绪波动。

    良久,看到他虽然减小了笑的幅度但还是没有停下的意图,保持这个姿势有点累的黑羽盗一只能自暴自弃的一股坐在地上,背对着他独自哼哼。

    “咳,你生气了?”他忍着笑意问。

    “……不是,是发现话题又被你带到奇怪的地方……”说到此处,重新转过的黑羽盗一有些懊恼的抓头,“真是,明明一开始来找你是想拉你去看个东西的……结果,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完全不能理解。”

    “看个东西?什么东西?”

    “长谷川那家伙带回来的,你快起来,趁他不在,我们去看看。”回归正题,黑羽盗一的兴致高涨,一边利落的站起,一边催促还坐着的他赶快心动。

    闲来无事,他略一挑眉,便顺从的搭着少年伸出的手,从地上爬起。

    被牵着以不慢的速度奔跑,木屐和走廊的地板发出有规律的响声。

    一路绕过佐久间辉,中村亦太郎的居所,两个半大的少年停在长谷川卧室旁边的一个小储藏室。

    “就在里面。”因运动有些微喘的黑羽盗一指着门锁道。

    他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有锁吗?”

    “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黑羽盗一露出神秘的笑,“不用锁也进的去。”说着,少年从裤袋里摸索出一根弯曲的铁丝,得意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他哑然地注视着少年熟练的用铁丝打开锁的一系列举动,第一次感到,名字对于人的一生来说,或许真的起到很大的作用。

    储藏室鲜少有人走动,刚一走进,就有种灰尘环绕的不舒服感。他皱着眉,不再深入。

    黑羽盗一倒是完全不嫌弃这个,他熟门熟路的找到一个长形盒子,打开后拿出比他高可能都还高一些的吉他。

    “就是这个。”

    他奇怪地问:“你那么兴奋要我来看的就是这个?”

    “嗯,对的,昨天长谷川那家伙来我面前炫,说什么自己吉他弹得很好,我没有音乐天赋……所以,我就很不爽,来看看这东西到底是怎样。”

    “那为什么捎上我?”他所困惑的关键在于此。

    “……我的确……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弹……一个人学有点枯燥,Dean一起来的话……哎呀,解释起来麻烦死了,总之,我要学会吉他然后弹给长谷川听,Dean你来监督我……防止我偷懒,嗯,就是这样。”黑羽盗一总结的下了结论之后,又补充道,“多学一样东西也很有趣,Dean就和我一起学吧!”

    他笑意盈盈的凝视着黑羽盗一,那表太过玩味,以至于黑羽盗一觉得自己的小私心被看透了。

    就在少年架不住这目光想要干脆的说,就是想实现和Dean一起学东西的愿望这个目的之前,他终于不再只是沉默。

    “唔,盗一,有件事我想必须得先告诉你。”

    “啥?”少年疑惑的表煞是可

    “其实……”他一脸犹疑,支支吾吾就是没下文。

    黑羽盗一好奇的心痒痒,忙不迭的追问:“到底什么事?”

    他深呼吸,用如壮士赴死一般决绝的语气道:“那我说了!”

    “快说。”尽管有不祥的预感,尽管这样的场景出现过太多次,全是被耍的前兆,但是黑羽盗一的好奇心此刻压倒了一切。

    他收起所有严肃的表,摊着手,很惋惜的说:“其实我早就会弹吉他了。”

    “……”o(╯□╰)o

    愿望再次破灭,黑羽盗一立时有种撞墙的冲动。

    少年郁闷地使劲挠头的景让他克制笑意的努力付之东流。

    “哎呀,怎么会这样,完全没有想过Dean你居然也会……哎,郁闷死了。”

    “我以为你听到这话的反应应当是想要请我充当你的临时指导者才对。”

    “呃。”黑羽盗一一愣,“对哦。”

    他掩着嘴轻笑,不准备告诉面前的少年这番举动早已暴露了隐藏的私心。

    问题突然之间得以圆满解决,黑羽盗一开心的抱着吉他就跑到他边催促:“太好了,那Dean你快来教我。”

    “你确定要待在这暗的灰尘满天的地方——学?”

    “当然不是,我们去外面,反正今天长谷川不在,师傅和老头子也不会关心这个。”少年灵动的眼睛微一转动,便定下处所,“就去刚才的樱花树下吧,有石墩,风景也好。”

    于是,不过片刻,风风火火、行动力迅速的黑羽盗一又拉着他回到了原点。

    吉他的入门很简单,黑羽盗一本有着一定的乐理知识,在学会简单的指法之后,也能像模像样的弹出调子简单的儿歌。

    他坐在石墩上,饮着适才被打断的樱花酿,噙着温和的笑,欣赏着少年一脸严肃弹着幼稚儿歌的模样。

    每一次,这个名为黑羽快斗的孩子,都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不小的乐趣。

    “你看,我厉害吧。”一曲终了,少年颇为得意的扬起头,等待表扬。

    他也肯定地点点头,认可了少年的学习进度。

    的确是值得称赞的学习能力,就连他本人当初学都没有这般迅速。

    黑羽盗一见状立刻放下吉他:“有没有什么奖励?”

    “奖励?什么奖励?”少年如同过年讨要红包的神态令他怔了片刻,不是很明白的问。

    黑羽盗一默认他的语气为肯定,直接说出要求:“啊拉,都没听过Dean弹过完整的一首曲子,我要听你弹那种不是儿歌,比较有技术水准的曲子……啊,对了!还要唱歌!我听Dean你唱歌!”

    “……我。”

    “不可以反驳,老师当然要起带头作用。”黑羽盗一在老师两个词上加了重音,提示他上肩负着一个艰巨的责任。

    他反复咀嚼这话,笑得令黑羽盗一头顶又出现红色警报时,爽快的答应了。

    他接过吉他,在少年期待的目光里,随意拨动琴弦。

    视线扫过石桌上放着的酒瓶,他垂下眼,回想起很久以前曾经喜欢过的那首以whiskey为载体的曲子。

    试了试音,他在吉他声里唱起了这首名为whiskeylullaby的歌。

    哀伤的旋律似乎与明媚的阳光有些不相称,孩童唱这样令人叹惋的歌词也未免有些怪异。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演绎依旧有让人沉醉的魔力。

    音乐停歇,他放下吉他执起酒杯小口轻酌,对面的少年还没有从曲子营造的气氛中回过神。

    许久,少年才喃喃道:“感觉……很悲伤。”

    “嗯,因为歌词讲述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什么故事?”

    他摇着手中的酒杯,视线投向没有焦距的远方:“大约,就是一个在外征战的男子回到家乡,却发现恋人已经出嫁,伤心之余不停的喝着威士忌直到最后自杀,而他的恋人知道之后也痛苦万分,和他一样喝下威士忌选择死亡……”

    “他们相吗?”

    “是的,然而却彼此错过。”

    “好可惜……”黑羽盗一叹道。

    过于沉重的话题让原本活跃的气氛凝滞下来,染上灰暗。

    他有些不习惯这样绪低落的少年,于是出言排解:“只是一个故事,不必在意。我只是单纯看到酒,于是想到whiskey而已。”

    黑羽盗一的注意力很轻松的就被转移:“whiskey……对哦,你说过你喜欢whiskey。哎,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做whiskey,郁闷。”

    “呵呵,我不急,你可以慢慢钻研。”

    “话说……”黑羽盗一的跳跃思维使得话题又岔开,“那首歌好像是对唱。”

    “是的,男女声对唱。”他笑着补充,“女声部分本来是一个嗓音很出色的女歌手担任的,只可惜现在听不到了。”

    “好想听到完整版本的……唔,是要Dean你来唱男声的那种。”

    他对少年认真的语气不以为意,习惯的开玩笑:“好啊,那我来唱男声,你来唱女声吧。”

    古怪的表重新占据黑羽盗一的脸庞,少年无奈的摊手,指出他的话中的逻辑错误:“拜托,我是男的,怎么可能唱女声呢?”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种技巧叫口技。”

    “啊勒?那是什么?”永远对新名词有着无止尽的黑羽盗一抛开别问题,转而追问口技为何。

    “就是能模仿各种各样的声音,包括人,动物,自然界的各式响动。”

    “竟然有这种东西?!太神奇了!”黑羽盗一激动了,这发现对他来说无疑是新大陆,“Dean你会吗?”

    他无辜的摇摇头:“我可不是百科全书,很抱歉,不会。”

    “啊拉,郁闷……”少年的头耷拉着,说出的话都失去活力。

    “你可以自己钻研,只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做一件事。”他笑得极温柔,看不出一点恶意。

    消极的黑羽盗一没能及时领悟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只是随口问:“什么事?”

    “老师起的是带头作用,所以学生当然要努力学习,盗一,来,拿着吉他,放开嗓子唱吧。就选你刚才会弹的儿歌好了。”

    “啥?”黑羽盗一对于出现在手中的吉他万分不解,紧接着,少年发出暴躁的怒吼,“你又耍我!Dean!”

    他捧着酒瓶,洋溢的笑容里不含任何霾。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个一九七三,他才发现,那些不经意的话语里,注定了许许多多的未来。

    只是,一九七三年的他和他皆尚未知晓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TT,抱歉,今天心很不好,所以晚上一直没码字,只好通宵补上了TT

    留言啊……你是如此惨淡,哎,不想说了,郁闷ING

    上尉的1973……好吧,应景而已。

    ……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