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962·4月

    (请到阅读))

    )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圆,诞生的起点与死亡的终点重叠。

    这个圆在绝大多数无神论者眼中,是不存在循环的可能

    他就是其中之一。

    年少时,他在不提倡信仰之说的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不算长,却烙刻下无神论的思想,根深蒂固。

    后来回到意大利打拼,当西方文化开始改变他的思维方式,改变他的行为风格,改变他的为人处事,唯独在信仰这一点上没有起到太大的影响作用。

    以中国人的思维是不能理解标榜科学的西方国度为何会如此诚挚的信奉上帝。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认知里,宗教,或者说属于超自然现象范畴的神等同于迷信,迷信与科学相悖。

    信仰与科学的关系,似乎应当是水火不相容。

    他起初也多少带着这样的目光去对待超自然现象,对待信仰。

    出于礼貌和整个社会环境需要,他不会当面说出对上帝存在论的质疑。

    因为信仰在西方国家占据的社会地位异乎寻常的高。在某些国家,诸如新加坡,倘若你说出自己是个无信仰者将会被视为狂妄自大的不安定份子。一个想要在意大利乃至整个欧美立足的领导者,绝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可他的心里依旧是不认同,甚至带着些许的不屑。

    对于美国一些科学家所做的所谓濒死实验,他也是持着承认有这个实验,承认有这个结果,却不会去相信的态度。

    然而渐渐的,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当成就到达了一种高度,权利到达了一种境界,好像所有事都唾手可得,不再有值得追求的东西时。

    无信仰,演变成可怕的危机。

    处意大利,那之前,他本就与梵蒂冈的教皇有过接触。心理上愈演愈烈的空虚感,促使他更频繁的访问。

    布道和弥撒,他用信仰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神,是一个化解人们心中过度骄傲感和满足感的存在。神可以提醒人的渺小,从而告诉人们,生命中还有很多你所没能得到的东西,很多你所不曾完成的目标。

    只是理智上,对神的怀疑一直都在。当有一天,这故意被忽略的认知重新在心中冒头,就很难再压下。久而久之,寻求信仰的效用变得越来越低。

    他不信神。

    他自己快要变成普通人心中诸如神的存在。

    空虚,极度的空虚。

    那本是如同往常的弥撒,历数自的罪孽和后悔,向充当神父角色的教皇倾吐苦恼。

    无法遏制的无所适从感让他濒临崩溃。

    老人所说的劝慰的话,他听了也记住了,独独没有用足够的时间去体会去领悟去相信。

    离开罗马,他在剩下的两个月里,费尽心思所准备的就只有一件事。

    安排奔赴死亡的方式。

    他策反了一部分心怀鬼胎的部下,暗中给与军火支持,又透露了去本富士山度假的信息给带头人。

    一切如剧本演练的那样,精准地进行。

    保镖们被故意调离,来杀他的人看准时机,潜入他在富士山上的临时住所,想要趁此机会一举解决他。

    只是,他埋下的炸弹,摧毁了令反对者们沾沾自喜的虚假胜利。

    在他选好的地点,选好的时间,选好的演员,选好的方式里,众人最后一刻的表为何都不存在悬念。

    连死亡都变得乏味,失去挑战力。

    他疲惫的笑容是生命的终点,他本能的哭声是生命的起点。

    驱散黑夜的初升的太阳跳入婴儿不清晰的视野,直到那一刻,他才恍然惊觉,人活在世上,还有太多根本无法预知的事。

    正如那位慈祥的老人所说,总有一天能找到毕生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

    他想,上一次找不到,这一次应当可以。

    逃脱于掌控之外的死亡和新生,让他重新有了隐隐的雀跃的追求动力。

    那是1962年4月,本箱根的一家普通医院。

    离芦之湖不远,从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终年积雪的富士山。樱花开的很好,安定祥和的气氛回旋在风带起的点点樱色间。

    毛利一家沉浸在喜获新儿的快乐里。

    年迈的爷爷与新上任的爸爸争执着孩子的命名归属权。和蔼的和挂着恬静笑容靠在头的妈妈则含笑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要叫毛利俊雄,大气威武。”爷爷坚持要取一个响亮的能震慑别人的名字。

    这一点爸爸很不认同:“小孩子,当然是平平安安吉祥一点的名字比较好,这样以后的人生也可以顺当一点,我的名字毛利良助,父亲你不就是这么取的吗?”

    “所以良助你才那么窝囊,这不行,我的孙子必须得有出息,有出息当然要有一个抢眼的名字,要像战国时候的毛利元就公那样,所以,就叫毛利俊雄!”

    “毛利信吉,信是伦理道义,吉是吉祥喜庆,这样的名字才好。”

    毛利一家最年长的长辈吹胡子瞪眼,对于儿子一二再再而三的反驳很不满:“良助,你是跟你爸我顶嘴吗?”

    “是父亲你太固执了。”新爸爸在事关儿子一生的事上毫不退让。

    “你!”

    “好了好了,都别吵,今天是4月5号,纪念一下这个子,不如就叫小五郎吧。老爷子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侦探吗?你放在书房里的那个著名的作家追书不是就有个叫什么什么小五郎的角色吗?多好,刚好合上。”捂住嘴偷偷笑过后,出来打圆场。

    “江户川乱步追书的明智小五郎?小五郎……毛利小五郎?好!毛利小五郎好啊!朗朗上口,大方简洁!好啊,毛利小五郎好啊!”爷爷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拍手赞成。

    “毛利小五郎吗?”毛利良助有些犹豫的把目光移向妻子,当看到妻子肯定的没有任何异议的微笑后,也开口说道:“好吧,就叫毛利小五郎!”

    皆大欢喜。

    “哎哟,你们父子还不快来看看我们的小五郎,这么干对着瞪眼很有趣吗?”

    调侃的话语传入还维持着原本针锋相对姿势的两人时,二者都讪讪的干咳,动作迅速的赶到板。

    他们脸上神似的表,相仿的举动又是惹得看戏的两人捂嘴吃吃地低笑。

    被成功命名为毛利小五郎的婴儿,此刻沉睡在母亲的怀抱里,面容平静。

    他还不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名字背后所蕴藏的深意。

    以及连带着的,命中注定传奇的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轰隆,大叔生了,轰隆,叔也生了……

    咳,歪一下楼

    事实上这是为什么我还要安排大叔的中国成分的原因之一。就像文里写的那样,做为受中国无神论思想影响下长大的人,难免有这种想法。

    我不是宣扬==那什么思想啊,我本人也是无神论无信仰的。

    那个濒死实验,大家有兴趣可以具体百度之,差不多就是让一群志愿者濒临死亡,然后不停的抢救,有些死了,有些活了,活下去的人被询问死亡边缘时候看到了什么。

    望,我不信这个,虽然知道有这个东西。

    大叔的心态我不知道我只能尽力写到这一步了,语言匮乏,很难表达那种感觉。

    所以,他其实是自杀==,囧啊囧啊

    那个教皇说的话……你们还记得么,新年祭奠上,也就素烟花那一章,大叔的心理活动里面……其实提到过==

    L,我知道,这些小伏笔……没人注意到L

    飘走

    ……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