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窃听

    雪下的很大,铺天盖地。

    以防万一,阿笠博士的黄色甲壳虫停在离杯户饭店有段距离的转角处。

    道路上来往的行人很少,稀疏的脚印刚出现不久,就被积雪埋葬。

    两旁的栏杆上,融化的雪还未完全滴落,严寒就冻结了下坠的趋势。

    天色已经很暗,昏暗的灯光起不到什么实质的照明作用。

    名侦探和阿笠博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维系着与少女通讯的耳机以及可以查找资料的笔记本电脑上。

    车门隔绝了冬的酷寒,在车内营造出还算温暖的环境。暖意在车窗上凝结成雾气,朦胧胧的看不清外面的况。

    所以,还在努力思考如何营救灰原哀的名侦探不知道,就在大约100米左右的后方,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丰田轿车。

    丰田是在本随处可见的牌子,车的造型也不算新颖别致。而黑色——最大众的颜色,在夜里有着天生的隐藏力。

    无法从茶色的车窗窥得其内的形,只能站在正面隔着挡风玻璃略略看个大概。

    车子停靠的地方没有路灯,所有的光亮仅仅局限在车内一台笔记本电脑上。

    太暗,只能隐约分辨出,正副驾驶座上有两个西方男子坐着。长相,则无法辨认。

    电脑屏幕上,一个缩小的窗口上显示着声音的波形图。另外几个却是充斥着奇奇怪怪的命令字符,普通人无法理解。

    捧着电脑不时有规律地敲击键盘的,坐在右边驾驶座上。

    电脑耳机插口连着一副黑色耳机,左右两人各用一个。

    车内的气氛很安静,直到左边副驾驶座上的男子摘掉耳机,没头没脑地冒出调侃的话。

    “啧啧,你被莫名信任了。真看不出,原来你在学生面前藏的那么好啊,居然一点也没被识破邪恶的本质。”

    他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落在刚刚从车旁驶过,停在杯户饭店不远处的保时捷365A。

    戏谑的语气没有改变,说话人仅仅在只是句子与句子间普通的停顿后,就接着说:“啊拉,似乎出现了麻烦的人咯。”

    他侧的人闻言仅仅只是微微抬眼象征的扫过那辆少见的古董车,又低下头敲打着字符串。

    “Ripha,我记得那个小姑娘长的不错耶。啧啧,你就这么冷血,没考虑过英雄救美吗?”

    “……”

    “你真的真的没考虑过?”

    “……”

    “真是不解风。╮(╯▽╰)╭,不过没关系,你现在考虑也还来的急。”

    “……”

    黑暗里虽然看不清表,但是聆听者的无奈从他无声的轻叹里就能看出。

    大概是类似的场景发生过太多次,右侧的男子不为所动,继续专心的在电脑上工作。

    说话对象一直沉默对于讲述者的积极来说是不小的打击。不过,左边的男子到不至于因此放弃,他托着下巴,磨搓着,停顿片刻,换了个理由。

    “Ripha,那可是你想要很久的AP4869的资料哟~,还是完整版的~!没有心动吗?你真的真的没有心动吗?”

    这奇怪的类似于强行推销员的语气重复再重复,即使稳重如右侧男子也不得不头痛的揉着太阳停止手头的工作,转过头面对他的同伴。

    “帕帕,如果你不吵我,现在我已经拿到资料了。”

    “那多没劲,一点也不刺激。”

    “帕帕。”

    “?”

    “其实你只是觉得自己一个数学系的计算机水平却没有我一个学生物的好,不爽而已吧。”

    “……”

    同一时刻,同一地点。

    同一辆黑色保时捷。

    黄色甲壳虫内的名侦探额头冒出细碎的虚汗,丰田车内的两名男子谈笑风生。

    他们共同关注的人——灰原哀,取下那张记录着AP4869的O,谨慎地打量酒窖,寻找合适的隐藏点。

    他们共同留意的人——Gin,推开杯户饭店的大门,和老搭档Vodka一起踏上抓捕茶发少女的道路。

    他们都未曾想到的人,坐在普通的卧室里的书桌前,对着电脑荧幕上相似的声音波形图,悬空的手指轻促的敲下回车键。

    几乎是立刻,丰田车上的电脑突然发出系统提示音。类同于DOS界面的窗口疯狂滚动,然后猛地停下。

    捧着电脑的男子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连接上了?”

    右侧的男子简单的嗯了一声,就熟练的借由自己构建的跳板侵入想要许久的文档。

    “这就是那份邮件里提到的AP4869机密实验报告?”

    “没错。”男子眼神眯起,备份的同时快速地浏览大致的信息。

    “从已死亡的三十二个尸体解剖可以看出,神经细胞的受损况最少,机体细胞的创伤为不可逆……

    存活下的三个,免疫系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两个分别在实验的第19天和第45天因高烧死亡。

    ……

    ”

    “……Ripha,这……”左侧被称为帕帕的男子指着屏幕上的黑体加粗部分,停顿片刻发出由衷的感叹,“哇,这次收获大了!”

    他同伴的脸上也露出不轻易展现的微笑。

    “哈哈,我的点子果然没错。借着那个组织里的人的线路入侵果然比强行突破轻松很多。

    虽然没想到那个Vermouth那么麻烦,我们盯了那么久还找不到下手点,最后还抽风跑来本,害得我们也只得一并跟过来……不过,显然那个组织里蠢货还是足够多。这回这叫pisco的人帮了我们大忙啊。”

    帕帕说到这里,得意地靠到同伴的边,手环过Ripha的肩,半挂在他上。

    “运气怎么会这么好?!你家的那个漂亮小姑娘的简直就是在寒风里挨冻的我们的救星啊!没有她,我们还得做小动作窃取pisco的IP,她一来,pisco自己联网给我们贡献资料了,哈哈。”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Ripha敛下笑意,脸上重新出现凝重,“那封电子邮件我始终还是不放心。”

    帕帕不置可否,反驳道:“Ripha,这你也太多心了吧。这可是我们比拼电脑技术,无意间截取的FBI内部资料。如果是有人故意的,那也未免太……他怎么可能恰好知道我们去做这事?”

    “……”

    “我倒觉得,这FBI比我想象中的能干,能获悉这种机密的资料,看来是在那个组织里埋下了非常深的一颗棋子啊。”

    Ripha只是牵扯嘴角,并未搭话。

    帕帕的猜想合合理,但隐约间违和的感觉还是一直存在。他和帕帕每隔一段时间定时的以入侵FBI系统资料库做为比拼的习惯,的确不可能被别人获悉。基本可以排除这是人为的、故意透露的消息。

    但一环扣一环的发展……Ripha有一种错觉,好像是有人算计好了一切,故意引导他来本,引导他取得这AP4869的资料。

    然而,这件事里,各种不确定的因素使得这个猜想变得太过不切实际。

    谁又能想到,Vermouth会来本,Pisco这样高层的人物会如此没有安全意识。

    此外,宫野志保……

    这个少女的意外介入,决非事先可以预料的。

    “Ripha,事到如今,你真的不打算出手去救你那位学生?她可是……非常好的实验素材。”

    Ripha从沉思里跳脱,他侧过头,与同伴彼此了然的对视一眼。

    “那么,那辆黑色保时捷的主人就交给你了,帕帕。”

    “没问题。”帕帕打了个响指,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另一台电脑,一边说一边解除电脑的待机状态,“虽然Vermouth比较难搞,但是那个Boss的邮箱还是很轻松的就搞到手了。”

    伪装好发邮件的地址,帕帕敲下回车,一封虚假的信件借由网络传到走在回廊里的Gin的手机里。

    “怎么了大哥?”Vodka对于Gin突然停下脚步感到困惑。

    Gin的目光落向幽深的长廊,晦不明。他合上发光的手机屏幕,缓缓蠕动嘴唇:“很快……不要急……sherry……”

    “大哥?”

    Gin利落地转:“走,Vodka,出现了一些找死的虫子。先去解决……回来再好好享受这重逢的盛宴……”

    没有完全明白状况的Vodka跟着他的老大一起折回饭店出口。

    “然后是Pisco。唔,用谁的邮箱地址好呢,Ripha?”帕帕犹疑了一下,征求同伴的意见。

    Ripha眼中划过算计的目光,没有任何犹豫,道:“用Gin的。”

    “你实在太坏了……”帕帕鼓起腮帮,对于同伴没有说出的潜藏意义心领神会。

    “哈哈,这样就没问题了!”帕帕在空中欢快的击掌,“接下来,就是切断那个名侦探和小姑娘的通信。”

    帕帕勾起嘴角,再一次干净利落地按下回车键。带着耳机型电话的名侦探就在下一刻失去了茶色少女的任何讯息。

    “下面忽悠人的工作就交给你啦~,Ripha。”

    Ripha叹息着摇了摇头,包容着同伴的玩笑。他对着耳机上附着的话筒,语气沉稳,用标准的东京腔说道:“志保吗?我是Riphath·Black。先别吃惊,如果还信任我的话,就按照我下面的话来做……”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