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等待

    上帝将夭逝作为礼物献给最亲的人。

    ——拜伦

    ==============================================================================

    生活的含义,对于灰原哀来说,大约就是生存和活着。

    倘若是从前,她会幻想,在生活之前加上诸如‘普通的’,‘正常人的’这样的修饰词。

    而叛逃之后,‘普通的’、‘正常人的’生活在触手可及的同时也随时濒临破灭。

    最深的痛苦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之后复又失去。

    灰原哀设想过很多结局。

    第一种是死亡,被抹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第二种是死亡,被记录在档案上静静遗忘。

    第三种是死亡,被放在少数人心中的角落。

    至于过程。

    没有意义。

    可以有千万种与组织重逢的场景,可以有千万种险中求胜,虎口脱逃。

    结局却只有一个,决定了命运的一个。

    死亡。

    冰冷的酒窖里,生命进入倒计时。

    的效力尚未退去,灰原哀空洞地张着眼睛,视网膜上显示不出清晰的像。

    黑白两色晕开,与不成规律的纷乱色泽夹杂在一处,填塞着视线可以触及的周遭环境。拼接而成的扭曲的形状勾勒出所有事物。失去秩序,失去规则,世界是一团混乱的色块。

    重影的斑驳。

    无法辨认。

    梦,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最原始的渴望,最深层的记忆。

    路边停靠的保时捷365A,车顶覆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积雪。

    帝丹小学温暖的教室里,步美透着担心的脸在眼前放大。

    各类的化学仪器中,导师查看着自己所提交的实验报告。

    黑框眼镜的麦克风,传出关东的名侦探焦急的连声呼唤。

    “sherry……”

    “哀酱?”

    “志保。”

    “灰原!”

    重叠的名字。

    无法辨认。

    “灰原?灰原?!”

    名侦探锲而不舍的声音像是缰绳,于边缘处拉回了逐渐迷失的意志。

    灰原哀抵住犹自昏沉的头部,含混地回应麦克风另一头的询问。

    她回拢的理智将昏迷之前的画面快速回放。冷静驱散所有多余的念头和感

    事的开始是一个梦,和现实极度类似的梦。

    事的导引是一辆车,和记忆完全相同的车。

    事的关键是一种药,和未来息息相关的药。

    里得到的讯息让她跟着名侦探一道前往充满危机的杯户饭店。

    著名电影巨星的追悼会吸引了大批各界名流。不仅仅来自本,国外的知名人士也不少。

    比较出乎意料的是,她在受邀请的人群里发现了两个熟悉的影。

    虽然两者很低调的在角落和一个年迈的东京大学数学教授交谈,但灰原哀还是一眼就注意到并认出了两人。

    她的导师,以及导师的好友——格里教授。

    以她如今因服下AP4869变小的躯,以及叛逃组织流亡中的处境,上前交谈叙旧这种事,自然是不可能发生。

    所以,只能远远的注视,简单的怀念那段算得上普通生活的大学生涯。

    恍惚的异样被敏感的名侦探察觉,询问之下,她吐露了被噩梦困扰的不安。末了,在名侦探依旧狐疑的眼神里,表达了对导师出现的不解。

    就新闻报道来看,格里教授要2月中旬才来本,这是正式的学术访问,发表过官方通告。以导师和格里教授的交,二者必定选择相同的出行方案,也就是说,导师应该是顺应格里教授的时间表——2月中旬。

    可现在不过1月末。

    提早那么多,参加这个与他们毫无干系的典礼,从各种角度看都有些不合常理。

    与东京大学的教授的交谈,变相的说明东京大学是知晓他们的行踪。但新闻却没有报道这则具有轰动的消息,看起来是动用了手段,故意压下来。

    东京大学是不可能故意封锁消息,格里教授的来访,对于它来说是一场学术盛宴,是极好的提高知名度的契机。那么,这个意愿只可能来自导师和格里教授。

    是有什么秘密的要事,还是单纯打算来度假?

    她的思考被之后突发的命案打断。

    会场一片混乱,人群尖叫,记者的闪光灯从保安还来不及合上的门缝里疯狂钻入。

    警察赶到后对每个人进行盘查,录口供。

    她原以为这样会对导师造成困扰,毕竟,警察的介入意味着他们的行踪将被媒体掌握。

    于是,她四下张望。

    可奇怪的是,导师及其好友的影已经悄然消失。原先与他们交谈的老者正微微颤颤的与另一个似乎也是大学教授的人站在一起,神似是被命案吓得不清。

    随着名侦探一同去前台询问紫手帕的拥有者时,她留意了那本记录宾客的本子。

    上面果然有导师的名字,不过已经离场,就在全场灯熄灭主持人宣布追悼会要开始的时候。

    接下来,大抵就是与没戴眼镜穿着运动装的名侦探被人群冲散,四处寻找无果,一时不察,被一个人从背后用沾了的手帕药倒。

    醒过来,就到了这个冰冷的酒窖。

    灰原哀站起,查看四周,将大致的房间环境状况默记在心。

    成排的酒架,来自各国的美酒放置其上。一桌椅,一个搭着清洁工衣服的箱子放在手推车上。

    门紧锁,唯一的出口是一个对于小孩子来说过大的壁炉。

    灰原哀的眼神暗了暗,泻出一丝坚决。

    “听好了,工藤,记住我说的话。那个将我们变小的AP4869的AP,指的是apoptoxin,也就是程式细胞死亡的意思……”

    她忽略名侦探不安的制止,对于心底涌现的混杂着不舍的复杂绪,自嘲地露出一抹笑。

    这笑容太过轻淡,与微阖的眼里潋滟的波纹想和,在刘海洒下的翳里,苦涩竟转化为别样的温柔。

    这温柔转瞬即逝。

    平静地分析未来的处境,灰原哀的语气近乎麻木机械,听不出绪。

    名侦探想要反驳的话被少女口中无可质疑的残酷事实压在喉咙里。

    他握紧垂在侧的拳,闭上眼。

    轻易的就可以想像对方平静的假象下汹涌的悲哀。

    如同那一少女趴在他肩头失态痛哭的形。

    桌上放着pisco没有收起的笔记本电脑,USB接线的另一端口是一台灰色的手机。

    灰原哀敲击键盘,在pisco未消去的历史记录找到了他通过手机调出来的自己的份资料。

    由此,她肯定了手机可以连进组织的网络的猜想。

    灰原哀用光彦交予她暂管的O拷贝存储在组织网络上的AP4869资料。

    密码在名侦探的协助下得到破解。

    灰原哀一边作着电脑一边交代最后的话:“等下我把这张O藏在酒窖的角落里,你等到安全以后就来取。有了资料,你可以用我的名义去拜托今天我们在酒店里见到的我的导师。相信有他的帮助,解药一定能很快拿到。”

    “灰原……”

    “导师不是组织的人,可以值得信任。不用担心他会泄露你的消息,他只对药物感兴趣。”

    “可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说?”灰原哀注视着电脑屏幕显示的进度条,冷冷地反问。

    麦克风里,少年的声音被安静替代。

    解药到手之后记住要让江户川柯南这个份合理的消失,不要急着去找组织。

    可以考虑先去国外。找FBI或者其他人合作都行,但别妄想一个人能做到摧毁组织。

    国外也有组织的势力,不要太招摇,否则惹祸上……

    灰原哀猛地顿住,她盯住显示条上的“97%”,将本就无声的话语从心底抹去。

    全是些无聊的废话,她想,即使自己不说,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居然还想说……别引起毛利兰怀疑这样的话……

    长长地叹息,她托着下巴,在心底默数。

    97%、98%、99%……

    数字在增长,生命在减少。

    100%

    系统响起清脆的提示音。

    灰原哀从沉思里惊醒。

    完成也是结束。

    她露出如释重负的解脱般的笑容。

    这样,应当算是补偿了吧。

    再不相欠。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