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照片(上)

    窗外,阿尔卑斯山的积雪泛着夕阳的色泽。

    不远处尖角的钟楼在指针与五重合之时响起浑厚的钟声,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传到靠坐在窗边木制座椅上的工藤优作耳中。

    他放下手中主人家招待的别具风味的瑞士白葡萄酒,望着笼着雾气的远山微微出神。

    这是一个坐落在阿尔卑斯山脚不起眼的小镇。

    在维毕尔滑雪场尽享受滑雪的乐趣之后,工藤优作和有希子并未动离开瑞士这个迷人的国度。当足迹已经在瑞士著名的几座历史名城里留下后,他们选择到广阔的乡村继续感受瑞士的风土人

    没有制定具体路线,只是随游览。有时会停下,领略一番阿尔卑斯的温泉滋味,有时则匆匆而过,将景色锁在疾驰的车窗内。

    直到发现了这个倚着雪山而建傍着清澈湖水的小镇。

    小镇的房子是典型的瑞士风格,几何状小巧玲珑,随意散落在山脚。镇上的人淳朴好客。在现今暂住的房子主人挽留下,工藤夫妇就驻足在此地。

    一晃已近半月。

    平里,在这片未开发的阿尔卑斯山上漫步,帮助主人家做些闲活,呼吸着被雪山洗涤过的清新空气,好不惬意。工藤有希子尤其喜欢露天野餐,吃瑞士特有的酪火锅。美味的食物配上阿尔卑斯山的壮丽美景,她几乎有了干脆在这里买个房子,从此定居下来的想法。

    这一,与往昔并无差别。

    有希子在厨房帮着准备晚餐,学习如何制作蒂斯的方法。工藤优作则是在客厅靠窗处占了个位子,开启笔记本电脑,打算趁着灵感创作一部新小说。

    只是,视线落在窗外,工藤优作放置于键盘上的手就停下来。转而一边浅酌一边欣赏。

    山顶雾气缠绕,笼着飘渺轻寒的薄纱,上山的路却很清晰。太阳还未落下,行人的影子被倾斜的光线拉得老长。家家户户耸立的烟囱都冒出炊烟,道路上已看不到过客。

    因而穿着大风衣带着宽沿帽一路走来的男子显得格外扎眼。

    他走的并不快,似乎一路上也欣赏着沿途的风光,和最普通的游客别无二致。

    工藤优作的视线仅在男子上停驻片刻就再次移开。

    所以,当男子推开大门,带着些许风尘在他面前坐下时,工藤优作说不惊讶是假的。

    “你……”

    来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庞,他抬起头,嘴角浸染着温和的笑意:“好久不见,优作。”

    此时的工藤优作脸上讶然的神色更是掩不住:“Romain?”

    被称为Romain的男子嘴角笑意愈浓:“很吃惊?”

    工藤优作很快稳住惊异的绪:“可不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怎么,ICPO终于肯放你长假了?”

    疑似ICPO成员的男子闻言挑起修长的眉,笑容依旧却并未正面回答:“你躲在这种地方度假,我可花了不少功夫找,想必那些出版社的人都已经急得发狂了吧。”

    “呵呵。”工藤优作笑道:“偶尔也要休息不是吗?”

    “可惜你的偶尔的次数和经常比起来也不逞多让。”

    “哈哈。”工藤优作毫不介意对面男子的调侃,很放松地大笑出声。

    只不过,笑声并未持续太久,工藤优作侧过头,雪山和小镇重新跳入视野,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他深深吸入一股微寒的空气,静静感受着膛里流转的凉意,似是不经意地问:“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对面的男子闻言,子后倾靠在椅背上,半阖着眼,面容平静不起波澜,仿佛也在享受乡村的静谧,良久才低声道:“上次你拜托我查的人已经有些眉目了。”

    冷风从未完全合拢的窗口吹入,工藤优作体不经意的一颤,他回过头,眼神严肃锐利:“你是指……”

    男子嘴角刹那间有极细微诡异的震颤,他从随携带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蓝色文件夹,未有任何言语,文件在指尖缓慢的推移下滑到工藤优作面前。

    工藤优作落在文件上的目光夹杂着许多难以言说的绪,略微犹豫后,他郑重地打开了这份记载着很多他所困惑的机密文件。

    “Claudean·Artr·Charles·Vittorio·ellesley(19541982)

    父:Charles·ellesley

    母:不祥

    祖父:Eorlson·ellesley

    ……”

    一段很简短的生平介绍之后,是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底页处附着一张人物肖像油画的照片。

    工藤优作从看到第一行开始,眉尖就蹙起,直至末尾处也没舒展开。

    “没有留下任何清晰的照片资料,这张油画是唯一能见到的可靠证据,而且放在威灵顿庄园内,我还是拜托5的朋友拿到的……”

    工藤优作放下文件,有些无奈地摇头:“不是这个原因,而是……年龄不对。”

    对面的男子微怔:“年龄?”

    “是的,倘若我几年前看到的人真的是这位威灵顿侯爵的话,那未免太过年轻。”

    “怎么说?”

    “按照资料上写的,他出生于1954年,我遇到他是1991年,那么那时候,他已经37岁了。即使保养得宜,也不会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多岁的模样。”

    Romain瞳孔猛地剧烈收缩,但很快变成正常程度的惊讶:“二十多岁?这怎么可能。”

    工藤优作叹道:“先不说这个,这位威灵顿候爵1982年就已经去世了,我碰到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是他。”

    “依你所说的样貌,我所能找到的只有这位谜团重重的候爵。”Romain顿了顿,口气里透出奇异的讽刺意味:“更何况,这位候爵是否真的去世还有待斟酌。”

    “……”

    “其实你也发现了吧,优作。”

    工藤优作微愣,继而垂下眼睑:“是,的确有疑点。”

    “那位老公爵亲自筹办了如此隆重的葬礼,甚至请了梵蒂冈的教皇出面让他的孙子葬在圣保罗大教堂里,却在葬礼之上宣称这位Claudean·ellesley并未死去,并公开表示遗嘱里写到的‘继承人只能是Claudean或者Claudean的子女’依旧有效,为了这份不合理不可能再具有法律效应的遗嘱四处奔波。”Romain嗤笑道:“固然,这可以理解为这位老人悲伤过度,无法接受唯一的孙子去世的事实。却也是……”

    “为极可能假死的Claudean·ellesley继承爵位留了后路。”

    异口同声说出来的两人视线相撞,不由同时露出苦笑。

    早已被闲置一旁的电脑屏幕上跳动的屏保画面悄然变为沉寂的黑色。窗户里透进的凉风停下脚步,空气变得凝重而迟滞。

    “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Romain叹道:“既然可以诈死……”

    “为什么诈死?说不通不是吗?”工藤优作急急反驳,潜意识里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不可以认同这个观点,“有权有名利。这位候爵的口碑照资料上来看一直很好,人际关系也很不错。倘若是为了躲避仇杀,用这种方式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何况他诈死已经快十年,怎么看时间都有点太长。我看不出有什么值得他不惜诈死的理由。”

    “为什么诈死……呵呵,是啊,看不出……”不知为何,Romain压低的声音带着诡谲的森然。

    只是,沉浸在思绪里的工藤优作并未发现这一点。

    “他22岁之前的资料是一片空白。”工藤优作指着文件上的生平简述,语气里满是疑惑:“1976年4月第一次与老公爵见面,6月被正式认为公爵的孙子,7月就拿到继承权并开始接手相关事务?这……”

    “突然冒出来的成年继承人,威灵顿老公爵却毫无怀疑的承认,并且关怀备至。”Romain接过话,顺着工藤优作未尽之言讲下去:“无论怎么看,都未免有些不合常理。”

    “我承认这位侯爵上有太多不协调的地方,但这不意味着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工藤优作将资料推回给Romain:“人的年龄是不能伪装的。”

    Romain并未认同这种说法,虚伪的假笑浮现在他英俊的脸庞上。但这并未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反而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对心中认定的事物产生不确定感:“倘若你看到的人是易容过,从而变得年轻呢?这个世界上,这样长相的人……”

    “不,我确定他没有易容,的确就是20多岁。”工藤优作却丝毫未受影响,他注视着Romain的眼睛,语气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Romain并未继续追问工藤优作为何如此肯定。因为他知道必定有着一些不能说的缘由。

    两人周围的氛围因此而再次沉寂下去。

    工藤优作端起放在桌上的白葡萄酒,轻轻晃动着。

    年龄,这个奇怪的不可解的因素,将好不容易得来的信息又重新化为乌有。

    他不由的有些沮丧。

    凝滞的空气让人心生烦躁,即使并没有尴尬的因素,心底的不适多半还是有的,尤其是安静会让人的思绪无法束缚,各种想法会不受控制的出现。

    为此,工藤优作出言打破僵硬的局面:“我还以为,你找我是谈有关那个组织的事。”

    Romain搭在扶手上的手指微颤:“ICPO的内部资料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工藤优作叹息着闭上眼:“Romain,我不是想要正面去迎击那个组织。而是……”他的声音里带着少有的疲惫:“如果可以,新一的安全,我想拜托你。”

    “……我会尽我所能。”

    “谢谢。”

    落的余晖渐渐退去,工藤优作望着层层叠叠不同深浅的蓝紫色天穹,有些怔忡地喃喃道:“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平安。”

    “谁能够平安?”工藤有希子充满活力和阳光的声音在优作耳边响起,“咦?Romain?!你怎么会来?”

    有希子惊讶地望着高挑的男子,立刻欣喜地放下刚做好的蒂斯,笑靥如花:“刚巧来尝尝我的手艺,很不错的哦~。”

    对于友人的妻子如此迅速的适应自己突然造访的事实,Romain显然没能反应过来。

    有希子掩住嘴,似乎对俊美的男子的愣神颇为得意。天生旺盛的精力,让她在注意到桌上放置的文件时,不假思索地拿起来。

    文件被工藤优作翻过,恰巧就在倒数第二页。

    满目的英文,有希子并未有太大的兴致一行行去看,她匆匆扫了一眼便翻了过去。

    “咦?Romain,你什么时候去画了油画?哇,这幅画画的真不错。”

    有希子指着尾页处的照片,如同发现稀世珍宝一般,发出感叹。

    那张彩色的照片里赫然就是坐在工藤优作对面,正微微愕然的Romain的面容。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