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观色】

    暗红的帘幕遮住了入的光,Lafite跪坐在地上,手执一把桧扇,红黑色调的十二单衣宽大的衣摆流泻了一地,上面繁复地勾勒出一片片艳滴血的玫瑰花瓣。

    Glenlivet打着哈欠从巴洛克式的上爬起来,走近大屏幕,坐在不远处的红木椅上,睡眼朦胧地望着面色冷峻,眼中凝聚着杀气的Lafite。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Lafite冷哼一声:“Bokma!”

    Glenlivet把手支在下巴上,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他惹到你了?”

    Lafite并未正面回答,反问道:“还记得Sherry吧?”

    “恩。就是那个你派人监视的那位吧。”男子微撑起眼,“计划不是很顺利吗?她姐姐的死成功的让她生出反抗心,现在不关在毒气室里,就等着你去放了吗?”

    “对。”Lafite一格格展开手中的桧扇:“但她却先一步逃走了。”

    “嗯?”Glenlivet微怔,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她在没有你的人帮助下自己逃出去了?”

    “是的。”

    “呵呵。”Glenlivet懒散的精神在听到这略有些出人意料的发展时终于有些振作起来,他起去取一旁的威士忌,一边问:“用什么有趣的办法逃走的?”

    “AP4869。”Lafite顿了顿,直直的注视屏幕里的男子:“她……变小了。”

    男子取酒的动作一滞,吃惊的抬起头和Lafite的视线相撞,半响,才发出一声嗤笑:“你是说返老还童?”

    “嗯。”

    “稀事,真当是稀事。”Glenlivet啧啧称奇,“之前做了那么多实验就只有Vermouth那女人活下来。现在倒好,一下来了两个。呵呵,那个失踪的名侦探工藤新一怕是也变小了吧。”

    “没错,他化名为江户川柯南记住在自己青梅竹马的家里。”

    Glenlivet浅啄了一口酒,道:“BOSS知道了?”

    Lafite的手顺着扇骨慢慢滑动:“我想是的,没什么事能瞒过那一位。”

    “Bokma这次不但弄丢了一个天才研究员,更是让一个实验品白白溜走,啧啧,要倒大霉了。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当初你安排Sherry这个游戏其中之一的目的不就是让上面对Bokma更加不满……”

    Lafite的眼神一冷:“不知Bokma做了什么手脚,Joullian和我汇报完不久就泄露踪迹,被Bokma灭口。事出突然,他上来不及毁掉的联系方式被Bokma拿到,我安插在远东的小半部分势力都被□。”

    “泄露踪迹?!”Glenlivet讶然,“我记得他是个反追踪高手吧,在你的私人部队里还能排的上号来着,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也很怀疑,所以就派人去调查,岂料Bokma先一步毁掉了他在本所有的生活痕迹,一点余地也没给我留下。”

    Glenlivet耸了耸肩:“我上次派去的人不也是一样的下场。啊拉~,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有些调笑的口吻下是隐藏的冷:“你打算怎么做?”

    Lafite用桧扇掩起半张脸,只余下一双妖华流转的双眸和扇面上鲜血写就的一个“杀”字。

    Glenlivet摇动着手中的酒杯,垂下眼,似是在规劝:“没必要为几颗暗子就大动干戈吧。”

    Lafite笑了,如同绽放的红玫瑰:“在远东的根基还没稳就野心勃勃。以为从前当过几天北美的副手就妄想在我手下抢夺北美的地盘,简直是自不量力!”

    “没办法,他毕竟是凑数用的~。”Glenlivet不痛不痒的丢了句话。

    “哼!一年前他派Vermouth在纽约假扮什么白发杀人魔的事我还没跟他算清楚呢。把自己搭上去也就罢了,差点让Vermouth在我的地盘丢掉命,连带着FBI加紧了对我纽约地区势力的盯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最愚蠢的是居然会相信Vermouth这个女人。”Glenlivet笑得意味深长,“偷吃苹果的夏娃,因欺骗被上帝降于原罪的背叛者。啧啧,要不是她是唯一的存活者,组织怎么会让她活到现在?”

    “有新的替代品了不是吗?”Lafite放下扇,说:“Sherry可比她美味多了。”

    “哎,可怜的Bokma,没真正进入过高层,所以不知道自己手中的那个case到底有多重要,可悲可叹啊。”Glenlivet很是惋惜地叹气。“这么说,你打算吞掉远东咯?”

    Lafite唰地合上扇子:“这是自然。”

    “你一个人可吞不下这么多哦~,不如加我一个。呐,我要的不多,把本给我就行了。”Glenlivet轻飘飘的语气就像在问本这根菜值多少钱。

    Lafite冷笑道:“你的胃口倒是大,本可是整个远东的核心,我怎么可能会让给你?”

    Glenlivet像是没看见Lafite的不豫,笑道:“我把法兰克福和那不勒斯的几条线交给你如何?”

    Lafite的瞳孔猛地一收,抓着扇骨的手指掐的泛白,良久她才喃喃的说:“我真该庆幸,Fate,我们不是敌人,起码……现在不是……”

    “呵呵,怎么会是敌人呢?就这么说定了吧,本我就收下了。”话音刚落,屏幕一闪变为漆黑。

    Lafite依旧跪坐在原地,无焦距的眼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门外传来拿捏得当的三下敲门声,音量和频率控制在让人刚好能注意却不至于厌烦。

    Lafite敛去脸上的神色,淡淡地说:“进来吧。”

    门打开一个比容一人进入稍大的角度,便被一双着纤尘不染的白手的手合上。

    来人有着一张线条刚硬却不显粗犷的脸,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上没有一丝多余褶皱的黑色西服,一丝不苟的扣上了所有纽扣。一看就是一个相当严谨自律的人。

    恭敬地四十五度鞠躬:“女士。”

    Lafite没有应声,房间里静得只余下桧扇一下下敲打手心的声音。

    忽的,Lafite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她说:“Petrus,让在英国的那些人把Glenlivet给我盯紧点,一有异动就……”当她的手触到了刺绣精美的唐衣(十二单衣最外层那件)时,声音戛然而止。

    她有些怔忪,似是在回忆很久以前的往事,静默良久,才有些疲惫的说:“算了,让他们撤离英国吧……”顿了顿,眼中又浮现出算计:“找个借口去远东。”

    “是。”短促有力的回答,Petrus对上司的反复无常没有丝毫不满。

    这样的肯定的语气Lafite依旧从中听出些许的犹豫(她扮冰山得到的技能),笑了笑,她道:“你在担心什么?”

    Petrus对自己的心思被上司猜到没有意外,恭敬地说:“过大的扩张太过引人注目。”

    “我知道,Romanee Conti那个惺惺作态的伪君子是吧。的确,他的疑心病是很重。但是再重又怎么样?他地位比我高怎么了?说到底,所有的事还是BOSS说了算。你以为我为什么特地要找Fate商量?”

    Petrus一愣:“您一开始就算到Glenlivet先生会趁机分一瓢羹?”

    Lafite妩媚的笑了:“没错。如果Fate和我一起的话,呵呵,Romanee Conti自然没话说了,不过……”想到Glenlivet最后的交换条件,Lafite的脸又沉了下来。

    那个家伙从哪里调查出这么隐秘的事?!

    “但是,远东这么大,即使是您和Glenlivet先生一起,也还是……太过惹眼了吧。”

    Lafite意味深长的说:“弱强食是基本法则,而且,相信我,BOSS对于威士忌总有种有独钟的……”

    “1974年产的麦卡伦25年,您要来一杯吗?”

    地中海的暖阳漾在华丽的彩绘玫瑰窗上,将亚平宁半岛浓郁的艺术气息更烈地蒸发出来。米开朗琪罗留在西斯廷小教堂天顶上的手迹似乎也穿越了时间向人们诉说着曾经辉煌的文艺复兴。

    驻足仰望《末的审判》壁画的有两个人。

    一位年近八十,花白的的胡须下隐约可见一个精致的十字架,他穿着华贵却不张扬的长袍,面目慈祥。

    另一位说话的男子年纪不大,约摸三十光景,一裁剪得体的手工复古西装,执着一杯琥珀色的威士忌。

    “呵呵,你要体谅一个老人渴望健康体的心。”老人笑道,有些玩笑般地说:“你父亲从前时常向我推荐养生的中国茶。”

    专注地看着壁画的男子微愕:“父亲?”他的眉尖微蹙,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溢出一抹柔和的笑:“哦……是的,父亲……”

    “依稀记得你不曾喝过麦卡伦多年了。”老人有些怀念的感叹:“他从前倒是很推崇这款酒。”

    “是的。”男子目光有些迷离:“我一度以为父亲…呵…父亲…那样的人应该喝罗曼尼康地这样尊贵的酒。”

    “的确。”老人深有感触地点头:“当年我初见他时也有过这种想法,不过,随后我就发现,威士忌比较切合他的本。”

    男子语调有些低沉,带了点感伤:“没错……否则他也不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

    老人叹道:“这些年我时常在想,当年我是不是做错了?”

    “然而,他必定过的很苦……即使有着那般出色的自制力。”老人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悲悯之色,这没让人起丝毫的反感,反而会是旁人不自觉的被他感染,就仿佛看到了慈悲的上帝。

    “……”男子没有接话,只是凝视着手中的威士忌出神。

    大约是觉得话题太沉重了,老人笑着转移话题:“你每次来都只看末的审判,把创世纪忽略到一边。”

    “在这个世界上无时无刻都在裁决和审判,而新世界的创造却要靠着机缘才可得见。”

    老人抚摸着指腹的戒指,道:“然而洪水总会消退,白色的鸽子会重新飞翔在天空不是吗?”

    男子转过,眯起眼:“也许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从前的那一只。”

    静立良久,老人眨眨眼:“哦,你要体谅一下老年人可悲的体力,或许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

    男子颔首,他走到习惯的座位,而老人也靠着他坐下。

    正前方竖立着十字架,而透顶高耸的哥特式顶穹更让人觉得离上帝更近了一步。

    只是,显然两人都没有畅谈神学的兴致,最起码男子没有,而老人对他的格甚为熟稔。

    “前些子,听闻美国的FBI对纽约的布亚诺(Bonanno,纽约黑手党五大家族之一)家族盯得很紧。”老人随意的找了个话题。

    男子闻言,挑了挑眉:“您的消息真够灵通……只不过,什么时候,梵蒂冈教皇也开始关心我们黑手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老人不在意的笑道:“人年纪大了,有些东西不知不觉间就留了下来。”

    “也是。”男子似早有所料:“您差不多算是近代在位时间最长的教皇了……美第奇家族的第四位教皇……呵呵,说起来你们家族不是被称为文艺复兴的教父吗?倒是和我们很有缘……”

    老人笑而不答。

    男子也不恼,说:“那支凋零的玫瑰花恐怕没能看清形势啊……”

    “你这几年洗白洗的很成功。”老人插口。

    男子自然是听出了其中的隐喻,眼里滑过戏谑:“那些矛到底指向谁呢……呵呵”顿了顿,他又问:“您既然很清楚,为什么特意提这件事?”

    “主降下启示。”老人仰望着顶穹:“我似乎有种预感,能见到许久未见的朋友……”

    男子哑然:“您……还真是……”

    老人俏皮的眨眼:“你要理解老年人总是想让自己显得高深莫测些。”

    两人相视一笑,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新来的红衣主教随着老人送走男子后,有些不解的问:“陛下,那是?”

    “他啊……呵呵,是另一位教皇哦~。”在主教诧异的目光中,加了一句:“不久的将来……”

    Glenlivet笑容满面。他眼前的电脑上显示的正是他刚刚截获的一份邮件,发信地是美国,收件人是Bourbon。

    信不长,仅三个字:去本。

    “先生?有什么事吗?”Bourbon对上司的突然传唤有些迷惑。

    “哦,是这样的,这次带队去远东就由你负责吧……”

    “耶?”Bourbon讶异的抬首。

    Glenlivet只是笑。

    既然那么想去,送你一程又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