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救援

    恋的喜悦只是不持续的一瞬,而那悲哀却是一生相随。

    ===============================================================================

    “到了。”沢木公平打开地窖的灯,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地窖里数量颇丰的一支支葡萄酒吸引。

    为了便于葡萄酒的保存,特别是存放几个月或者几年以上的,除了保持空气流通和合适的湿度外,一般会将温度控制在十到十五度之间。所以乍一进入地窖,暴露在外的肌肤上激起一些细小的颗粒。我搓了搓手臂,问缩在怀里的小鬼:“喂,你冷不冷?”

    他的嘴唇蠕动几下,终究没能说完那句话,闷闷地应了声就缩回我的前。

    我整了整他的衣领,手臂略收紧了些。

    对于他的感我有些啼笑皆非,但既然我饰演的是一个毫无所觉的人,平常的行为习惯动作自然不能有差别,更不可能让他察觉出我有些疏远的意图。

    我的行为其实很正常,他却硬要理解为温柔体贴。

    我有些无奈。

    有些事,一再地提醒会让人厌烦。倘若他依然选择飞蛾扑火的这条路,结局早已注定。

    接下来发生的事顺理成章,或者说终于是柯南式的剧

    沢木公平遭到攻击,旭胜义的尸体被发现,小山内奈奈被杀。

    当我的视线随着黑羽快斗转向沢木公平裤脚处沾染的些许果汁和过道被踢翻的易拉罐,回想起沢木公平被攻击时黑羽快斗审视的眼神,我不由再一次感叹,这小子其实比工藤新一还有做侦探的前途。

    我的感慨未能持续多久。

    餐厅四周阻隔水的玻璃被炸弹尽数摧毁。深海巨大的水压令喷薄而出的海水凶猛的如同残暴的猛兽。

    出口被封闭,水无处可流,只好积蓄在大厅中,水位因而急速上升。加上水中暗藏杀机的碎玻璃及其他锋利物品,此刻的众人处境相当危险。

    我在第一时间赶到小兰边,把她护住,防止出现原作中被法拉利跑车压住这种事。

    水流很急,甚至回旋形成漩涡。

    我紧紧扣住小兰的腰,顺着爆涨的水往上游。在氧气用尽前浮出水面,靠在突出的墙壁上稍作休息。

    持续爆发出强劲冲力的一段时间后,灌入餐厅的水总算平缓了些,只是水位依旧慢慢上涨。

    “这样下去不行。没有出口,我们会困死在这里的。”华特忧心忡忡的说。

    “有的。”

    “有的。”

    同时说话的黑羽快斗和小鬼对视一眼,黑羽快斗玩味地冲小鬼一笑。

    目暮忙问:“什么地方?”

    “那些被炸毁的玻璃窗。”事关生死大事,黑羽快斗也就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

    于是,由沢木公平领路,宍户带着仁科,白鸟带着目暮跟着离开。小兰接着闭气下沉,黑羽快斗紧随其后,小鬼见了忙跟上。

    而我捞起水面上漂浮的一个塑料管,倒尽积水,堵住瓶口,也逆着水流离开。

    游到墙壁炸毁的洞口处,我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幕让人黑线的画面。

    黑羽快斗被突然从边慢悠悠游过的鱼吓得呛进一口水,在水里挣扎。小兰在前面所以没能看到,反倒是跟在后面的小鬼游到他边正努力施以援手,无奈体型差距过大,没什么太大帮助。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快速踩着水游到他旁,凑近脸,在小鬼喷火的目光中一爪子把塑料瓶口按在他嘴巴上。

    恢复理智的黑羽快斗配合的从瓶中吸取氧气,讨好地冲我笑笑。我懒得理会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白痴,拽着他就往外游。一旁的小鬼愣了一下,也马上反应过来,尾随着往阳光处游去。

    好容易把头探出水面,所有人都大口大口的喘息,缓解水底缺氧的症状。

    黑羽快斗深吸几口气算是恢复了活力,毫不避嫌的把头靠在我肩上,开玩笑道:“啊拉~,我还以为大叔你要来个法式深吻交换氧气呢~。”

    唰,我感受到了小鬼刺刀般的目光。

    喂喂,我说你好歹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郁闷得在心里翻白眼,我把注意力移回某人。

    我这人就是记仇,特别不喜欢被黑羽快斗这样的人占去便宜,口头上的也不行。

    于是我笑着侧过脸,在黑羽快斗面前晃了晃刚才顺手抓的一条鱼。这小子立刻像吃了十全大补丸箭一般离。

    很是满意的丢开死鱼,我爬上了岸。

    果然,我一直都是这么的英明神武。

    才几岁的毛头小子就想跟我斗?

    落的余晖洒在蔚蓝的海水上,被海风吹散的碎金泛着迷人的光。此此景,在劫后余生的众人眼里美得好似天堂。

    我也不例外,应景的以手托天,发出的呐喊:“夕阳!大海!男子汉!这就是青!”将大拇指放在嘴旁,我露出讨打的一口白牙。仿佛被我的感染,一波被海风吹起的海浪恰巧涌起。

    所有人都被煞得口不能言。

    以上是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声。

    哦,当然,昏迷中的仁科不算在内。

    血固然要有,但这毕竟是名侦探柯南,所以推理也是必不可少的。我还在幸灾乐祸地想小鬼怎样才能在黑羽快斗的眼皮底下做小动作,他模拟的我的声音先一步出现了。

    “等等,人工呼吸就交给白鸟警官。”

    黑羽快斗狐疑地瞅了我一眼,但紧接着自己也僵住了。因为下一句“快点!白鸟!”是工藤新一的声音。

    非常非常确定对方的嘴唇的确没动过的我和黑羽快斗都默了。

    我很纠结。

    我说,小鬼,你不会是打算整出个沉睡的工藤新一吧,太雷人了吧!

    目暮奇怪的发问:“为什么?”

    “因为……”

    “因为,沢木公平先生,犯人就是你!”黑羽快斗版本的工藤新一接过柯南浓缩版本的工藤新一的话头说道。

    “哎?”正打算给黑羽快斗一针的某人愣了。

    趁着这一愣神,黑羽快斗状似无意的踱到他边,抱起他,附在他耳边说:“呐,工藤新一,配合一下,OK?”

    名侦探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勾出一抹了然的笑:“你果然发现了。”

    “啊……”

    “工藤?”目暮眼巴巴地等着黑羽快斗的推理。

    “哦?是这样的……”这一大一小开始了默契的‘滑稽’推理表演,看得我的那个嘴角狂抽。

    服部平次也就罢了,小鬼,到底那路神仙告诉你可以把份透露给这个一看就是高危分子的混蛋了啊!

    还有啊,他会怎么想我啊!估计对我的怀疑又创历史新高了吧……

    案件是以沢木公平不自量力的想要劫持小兰反而被正常版的小兰赏了个漂亮的过肩摔结束的。

    我看着夕阳下两个同抓着黑桃A的两个人,寒毛一下子立了起来。

    总觉得惹了些个比502还502的人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