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撞见

    在这个世界上,你用眼睛看见的不是全部,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东西。

    ——翼年代记

    ===============================================================================

    太阳突突直跳,我看到目暮像见了亲妈一样欢喜的迎上去嘘寒问暖,白鸟眼带考究大有询问祖宗十八代的意向,小兰立在原地湛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小鬼则面容扭曲把说还休的心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是熟人的表现,那边小山内奈奈一声尖叫发出滴滴的崇拜之语,冲过去挽住那工藤新一的手,兴奋的冲宍户永明挥手:“宍户老师,拜托你帮忙拍一张照吧~。”

    这一幕让小兰的脸色从重逢的喜悦变成黑化的怨妇,她充满煞气的眼神让我忙不迭地拍掉宍户按快门的手:“止拍照!否则我告你侵犯肖像权。”我一脸严肃的说。

    宍户一愣,回答:“毛利先生,没那么夸张吧……”

    我使了个眼神,让他注意小兰的脸色。他反应过来,暧昧的打趣:“哟,原来是宝贝女婿啊~!”

    干咳了两声,我点点头:“明白就好。”

    转过去对着小山内奈奈,我说:“奈奈小姐,特殊时期……”小小的指了指小兰,“帮个忙吧~。”

    于是这位也露出八卦的笑容来回扫视两个年轻人,配合的放开手走到我边。

    小鬼的表嘛,可不就是那什么夺妻之恨的完美诠释。

    小山内奈奈走开后,宍户又准备拍一张工藤新一的单人照,我再一次制止了他:“咳,这小子也算是半个毛利家的人,长的也人模人样,所谓资源不外流,你还是不要再做这种盗版侵权的行为了吧。这小子从里到外已经被我家小兰定下咯。”

    “可是……好不容易才看到这位传说中失踪的名侦探。”宍户犹豫不决地说道。

    我勾住他的肩,哥俩好地说:“那啥,我老婆啊,可是个超级厉害的律师,平常最护着女儿,对女婿要求那也是严格到了天上去,最讨厌的就是这小子以前的招摇摸样。好不容易他现在收敛了,你不希望就因为你的一张照片害的两个年轻人不得不分开吧?所以……放下手里的相机。”最后一句贴着他的耳朵压的极低,带着些许暗示的语气。

    他的眼神略有些恍惚,像是确认一般重复我的话:“对,放下。”然后恢复清明,有些八卦的和我聊起其他,完全忘了拍照的意愿。

    我眯起眼,不错,识相的。要是‘工藤新一’的照片流露出去,那之前我掩饰他的一番举动岂不全白费了?

    小鬼一直默默关注着我们的谈话,他脸上带着红晕,用复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转过头继续盯着伪工藤新一。

    “毛利大……咳,毛利叔叔,小兰,柯南~,好久不见。”换了个很工藤的发型,黑羽快斗装成工藤新一和我们打招呼,迈着很工藤的步子,做着很工藤的举动,独独很不工藤的站在我边。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我发出骇人的笑声:“你还有胆子回来,出现在小兰面前?!说我女儿麻烦,占我女儿便宜,天天放人,看我怎么灭了你!”活动了一下筋骨,我准备好好教训这个放鸽子监视我的混蛋。

    宍户弱弱地横插一句:“毛利先生刚才不还说他从里到外被小兰小姐定下了吗?”

    “正因为被定下来,所以我们更有理由殴打他啊~。自家人打自家人不犯法~。”我笑眯眯地解释。

    小兰羞得啐了我一口:“什么自家人啊!爸!”

    我严肃地摸摸下巴,说:“不,小兰,自从见过更加混蛋的黑羽快斗之后,爸爸深刻地意识到工藤新一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虽然有点掉价,不过比起黑羽快斗那种人好上太多,你早点嫁给他我也好安心,免得哪天被人吃豆腐都没地方哭。哎……可怜了,那个活泼的青子小姐。”装模作样地唉声叹气,眼角斜到黑羽快斗不停的细微颤抖的嘴角,我心舒畅,谁叫你天天盯梢。

    “爸爸!”小兰已经羞得只发出蚊蝇般纤弱的声音,就差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不知为何,小鬼突然笑出声,一直蕴藏在眼底的不愉快顷刻间烟消云散,他冲我绽开大大的笑脸,只是耳朵依旧通红。

    我有些不解,脸红可以理解为我对小兰和他的言论,不愉快消失又是怎么回事?

    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话,我看了眼黑羽快斗……

    难不成这小子因为我贬低黑羽快斗而开心?!

    这都什么诡异的逻辑啊!

    吵吵闹闹间,我们一同坐上缆车。

    “工藤啊,你怎么会来?”目暮星星眼望着黑羽快斗,就像基督徒向上帝朝拜一般的口气。

    “柯南和我说了个大概。”黑羽快斗毫不脸红地说着谎话。

    小鬼气的快跳脚,又不好大声吼,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吞下咬碎的牙。

    我在心里抱着自己的肚子,躲在小角落里笑的抽过去。小鬼那表真当娱乐人。

    他突然扭过头抛给我一个白眼。而当我若无其事的和他对上视线,他又猛地扭过头去,才降下温度的耳朵又红了。

    我目瞪口呆,迷茫的眨眨眼。不是吧……传说中的傲别扭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面前?!

    不对,是我到底又做了什么让他的反应如此…让人忧郁啊。

    “那么工藤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黑羽快斗说:“我先去和叔叔再了解一下案件先吧,我觉得村上丈是疑犯这一点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目暮等人面面相觑:“这……”

    “放心吧,目暮警官,我一定会把犯人绳之以法,因为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他说着专属于工藤新一的台词,露出工藤新一的血样,看得我胃部抽筋。

    “叔叔~。”他走到我面前,背对着众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用唇形说:‘大叔~,好久不见。’

    我把凑过来偷听的小鬼扔到小兰怀里,吩咐小兰看好这个小鬼,无视小鬼喷火的眼神,和黑羽快斗开始打哈哈。

    “有什么高见啊~?”我说。‘下次再让我看到那只死鸽子,我就打下来烤鸽。’

    他用略高的音调说:“在场的人凑成了八到一的数字,所以显然这里是犯人最后动手的地方。”有些戏谑的嘴唇,他狭促地眨眨眼‘大叔你果然知道呢。’

    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整天在眼前晃,你不是明摆着要让我发现吗?’冲过去扯住他的衣领,我说:“所以你个死小子就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跑了过来?真是高尚的~。”

    他附在我耳边呼出气‘嘛~,我还在猜大叔你什么时候会处理掉鸽子,没想到你容忍了它那么久……’脸上迸发出正义的光芒,他血洋溢的说:“叔叔,侦探是无所畏惧的!”

    我凉凉的吐槽:“哦~,连我女儿也不放在心上吗?”

    他脚一滑,站的有些不稳。‘大叔,我和你女儿没关系……’他无声的控诉。

    我回以白眼‘谁叫你要假扮工藤新一那死小鬼。’

    无声的交流在海底乐园入口处戛然而止。

    “哇…好漂亮!”约有50米长的海底甬道展现在面前,晶莹透明的玻璃诚实的映出包裹着它的一片海蓝,无数大大小小美丽的彩色游鱼踩着慵懒的海波徐徐游动,偶尔回头,交错着穿插在拱形的甬道四周。

    这一幕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众人都屏住呼吸,生怕破坏眼前的美景,包括我边的黑羽快斗。

    只不过有些许的差别。

    两人相隔的不远,我可以察觉到这孩子已经僵硬得堪比金刚石。有些好奇地回头打量,发现他死拽住手,痛苦地闭上双眼,表极度纠结。

    我有些诧异,轻声问道:“喂,小鬼,你怎么了?”

    他齿间泻出一个飘渺的音节,严重的颤音让我还以为是什么高级的演唱技巧:“鱼……”

    鱼?

    对于这个有些出乎意料的答案,我一愣,随即笑了。

    原来也讨厌鱼啊……

    这算不算家族遗传?不过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笑地靠过去,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握住他的手:“呐,闭上眼,我会一直牵着你。”

    害怕的东西只要闭上眼就不会看到,而我会帮你扫清沿途所有的障碍。

    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我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

    少年微一迟疑,而后安分地待在我宽大的手掌中,任由我牵着他的手走向未知的前方。

    一路无言。

    “哈哈,就像是在水族馆,不愧是海中餐厅……”宍户看着四周由透明的玻璃组成的墙壁,对这布局精致环绕海水的餐厅赞不绝口。

    已经被我放开手闭着眼的黑羽快斗体又是一僵。

    我在心里叹气,对于为什么每次都要由我来救场感到特别郁闷:“怎么都没看到旭胜义先生,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目暮一听,顿时紧张起来:“有可能……毛利,现在怎么办?”

    我说:“嘛~,小兰和柯南待在这里,你们几位也不要动,我和目暮白鸟和小鬼一起分头去搜搜看再说。”

    宍户不解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目暮抬手示意他们镇定:“我来给你们解释吧,毛利,搜查的事拜托你了。”

    “好。”应了一声,我走到分岔口指着右边对白鸟说:“你去这边,我和小鬼走那边。”

    待白鸟的影消失,我抓起小鬼的手跑向左手边。

    好不容易才找到没被水环绕的厨房附近的走廊,我拍拍小鬼的肩:“好了,这里没鱼了,可以睁开眼了。”

    他小心的露出一条缝,确认没有高危物品——鱼之后,长舒一口气,一下子脱力倒下去。

    我扶住他,皱眉问:“喂,你没事吧。”

    他擦了擦额头的虚汗,叹道:“吓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我打死也不会来的。”

    我扁扁嘴:“呐,刚才谁说侦探是无所畏惧的,嗯~?”

    他用讨好的语气说:“多亏毛利大叔你,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说话间手依旧软软的没什么力气。

    我的眉越蹙越紧,丢下一句等一下,就拐进转角处的厨房。

    盛了一杯清水,冷的。倒掉,换成温水。然后四下翻找,拿了条毛巾用温水浸湿。

    跑回原地,看到他有些委屈地望我,我奇怪地问:“怎么了?”

    他往后靠在墙上,用撒般的语气说:“啊拉,以为大叔把我丢掉不管了呢~。”

    嘴角抽了抽,我说:“滚!用工藤新一的脸做这种表说这种话真的很雷人,别恶心我。”说是这么说,我还是把手里的水杯递到他的嘴唇处:“好了,喝点水压压惊吧。”

    他无意识地张开嘴,急急喝下一口,却被呛得直咳嗽。

    “喂,多大的人,连喝口水也能呛到?”我无语的把他微拢在怀中,有节奏地拍着他的背,让他顺气,一边用温的毛巾擦去他额头的冷汗。

    垂下眼,执起少年的手,在他掌心处按揉,顺着手臂往上,帮他恢复消失的力气。他的头刚好凑在我的耳畔,呼出的气让人略有些酥麻。

    “呐,为什么大叔你的动作那么熟练,就好像以前也帮人做过这种事?”

    “呐,大叔,为什么你明知道那只鸽子在监视你,每次却只是恶狠狠地瞪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地试图驱赶它呢?”

    “呐,大叔,为什么你会容忍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你的底线呢?”

    我抬起头看着少年,他冲着我笑,说着些似乎困惑的话,皱起的眉尖似乎也在传达着‘他在苦恼于原因为何’这样的信息。

    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他慢慢凑近,吐出的气流扑到我脸上有些灼,放大的脸庞尤为清晰。

    极为相似的脸,睫毛微颤,被敛住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寒光。

    “总觉得……大叔你……”

    “哐当。”细微的声响让我们越来越近的脸分开。

    我皱着眉回头看,发现小鬼震惊地立在转角处,木木地望着我。

    我略一挑眉:“你怎么跑出来了?嗯~,不是说要待在餐厅吗?”

    “叔叔……你……他……”他声音颤抖,语无伦次地说着,却什么也没能表达清楚。

    烦躁地挥挥手:“你新一哥哥摔倒了,我扶他呢。好了,小孩子别在这。”

    “呵呵,毛利叔叔。”黑羽快斗站起来,像没发生任何事,说:“那我去其他地方检察咯,刚才……”他略拖长嗓音,噙着笑看着脸色愈发惨白的柯南,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多谢叔叔哦~。”似是无意识地用食指轻触唇畔,他笑着跑开。

    这小子搞什么啊?我无语地望着他的举动。

    无奈地放弃折磨脑细胞的想法,我对傻站在原地的小鬼说:“还不快点回去?”

    不耐烦地推他离开,却被这小子死死拽住。

    我疑惑地低头,只见他咬住下唇,因为太用力咬合处泛白,蓝色的大眼睛闪过挣扎,然后是下定决心般决然的坚定。他的呼吸很混乱,急促的对我说:“叔叔,其实我才是工……”

    “毛利先生,你在这里啊,还有柯南?”跑过来的白鸟打断了小鬼未尽的话,尾随着他的是前脚刚走的黑羽快斗。“毛利先生,请跟我去一下那边。”

    “哦,好。”回头看了眼黑羽快斗,我说:“呐,你帮忙把这小鬼带回去吧。”说着不管他们的反应跟着离开。

    那小子发什么疯呢,居然想和我坦白……

    目送着两人的影消失在拐角,黑羽快斗很是兴味的蹲下问:“呵呵,小弟弟,你刚才说的那句‘我才是工……’是什么意思啊?”

    “混蛋!你!”名侦探愤恨的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孔,气得咬碎了牙。

    “似乎很有趣呢~。嘛,你的话肯定认识回去的路吧,就不用我带咯~。那么,再见~。”啪,打了个响指,白色的羽毛翻飞间,黑羽快斗消失在名侦探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