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昏迷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尼采

    ==============================================================================

    Shakespeare said:“To be or n to be,that's a question。”

    Seven three said:“Red or blue , that’s an important question。”

    I said:“fall down or stand on ,that’s a really fantasy and amazing question。”

    我的心在飚血。

    倒下,意味着只能将小命寄托在虚无缥缈的所谓主角小强命上。

    站着,意味着以前倾演出的沉睡小五郎经典形象的彻底幻灭。

    电光火石间,体的本能替我作出选择。跳了段大舞,我软软的靠在表面龟裂的石柱上。

    为毛啊,为毛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小鬼要给我搞上这么一出?!

    小兰剪对红线,那是她粉色的少女怀在作祟。你呢?上哪儿去找那啥啥纯纯的少女心啊!

    叔我还不想死啊!

    美味的女儿牌食物,小角落里的圣诞特别新刊,没玩过的各类游戏,不曾等到的LUCKY STAR……

    所谓天雷阵阵夏雨雪,我的肝肠雷得寸断,血泪雷得横流,心神雷得剧裂,灵魂雷得切片。

    我早已在这古今第一雷中返璞归真,化为原子,融入宇宙。

    事实证明,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就像在卢瑟福提出行星轨道学说前,没有人知道原子其实还可以分成原子核和核外电子一样,有太多事是我们无法预测的。

    当柔软的温触到我的唇时,我心中跳着小强舞膜拜73大神的小人轰隆一声解离成夸克。

    名侦探咬起下唇,带着一丝决绝的意味,踮起脚尖。

    只是青涩的触碰,如同羽毛般轻轻拂过,与上一次充斥着浓郁威士忌的醉人索求毫不相似,却依旧扰乱了无痕的心境。

    不同的是,彼时,名侦探的心是空白的慌乱,此刻却是不舍的满足。

    名侦探可以清晰的看到昏睡中的男子修长的睫毛,可以历数两鬓隐约露出的斑白银丝,可以在心里一遍遍描摹对方硬的五官……

    甚至伸出手,触到男人微蹙着的眉头,学着那人下午的举动,一点点抹开抚平,然后顺着鼻梁下移,轻勾了一下鼻尖。

    从未有过的,没有隔阂的距离。

    他目不转睛的凝视,不敢合上眼,恍若要将对方的相貌刻入自己的灵魂。

    “咚——咚——咚——”

    十二点钟声响起,精致的马车变回南瓜,华服的公主做回落魄的灰姑娘。只有被隐藏在角落的水晶鞋闪烁着不耀眼的光,提醒着这一切不仅仅是梦。

    名侦探离开对方温暖的唇畔,额前长长的刘海垂下。

    他低低的说:“圣诞快乐,叔叔……”

    “……”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最起码能够死在一起……”

    “……”

    “呐,叔叔……毛利…小五郎……”

    “……”

    深深的看了昏睡的男子最后一眼,名侦探低头分开拇指和食指。

    如果真的要死,也许睡梦中会比较不痛……

    以叔叔你这么怕痛的格,会很委屈的抱怨吧……

    如果真的要死,也许这样才是没有遗憾……

    假如清醒的时候做这种事,会被揍得很惨吧……

    他摇摇头,挥去脑子里的想法。

    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还不是没有决心正面面对……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罢了,连最后的最后都不敢大声说出那句话。

    真是…彻头彻尾的笨蛋。

    叹了口气,名侦探努力把思维集中到眼前的两根线上。

    红线…

    月老的红线……

    自己和那个人的手上……

    难以遏制的红晕遍布名侦探的脸庞,比之刚才的淡定简直是天差地别。

    他暗暗唾弃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矫

    “卡嚓。”手中的线应声而断。清脆而又短促。

    冷汗浸透后背的名侦探长长舒了口气。脱力的往后一倒,在男人怀里绽开融尽一切的笑颜。

    屏幕上跳跃的数字随着断裂的蓝线消失。孤零零留在原处的红线在从缝隙里透进来的月光照耀下显得柔和。影子和延绵不断的黑暗连接在一起,缠绕在同样置于影中的两人上。

    原来……

    真的有啊……

    月老的红线。

    远处传来搜救队用电钻打通楼道的音。我沉默着,任由小鬼把剪刀在我右手两指间。

    所以,那天晚上,我果然还是做出了什么让他误会的事。

    “叔叔?叔叔?”体被轻微的摇晃,我发出模糊的鼻音,幽幽转醒。

    “咦,发生什么事了?”装作完全不知的四下张望,“啊!炸弹呢?炸弹!”

    “叔叔……”小鬼脸上还有未退尽的红晕,说着完全不靠谱的谎言:“你变成沉睡的毛利小五郎推理出答案了哦,亲手剪断错误的那根蓝线呢。”

    真是个,好理由——

    我木木的瞪着手里的剪刀,无意识的应了一声,直到搜救人员把我和小鬼架出去,都维持着深凝望手中剪刀的姿势。

    小鬼因为伤势再一次去了警察医院,老病房。主治医生望向我们一干人等的表相当狰狞。

    他咆哮道:“好好一个孩子才一个晚上就伤成这样!看看你们大人,都在干些什么?!”

    目暮和我都不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所以说,医生什么的,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至于那个森谷已经被带回去审讯。他临走前看向我那眼神幽怨的就和窦娥一样。

    我摸着脸,一脸困惑,什么时候和他又惹上仇了?

    “也就是说,爸爸在最危急的时刻变成为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解决了案件?!”小兰诧异的瞪大双眼。

    “毛利老弟,你不会真的有双重人格吧……或者说,梦游症?”目暮黑线的望着我。

    “啊?”我只能发出单音节词。

    “……”

    柯南抹了把额头滚下的汗。

    “我决定了!”突如其来的暴喝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一拍大腿,站了起来:“这把剪刀,我一定要供起来!”

    所有人默契的不发出任何声音,心中几乎都同时认可目暮的那句双重人格论。

    “哎……真是场没意义的爆炸。”发觉冷场,我立马转换口气转换话题:“这种生命最危急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发生什么罗曼蒂克的事?比如深告白啦,比如大家死在一起之类的……”

    我看到小鬼瞬间熟透的脸和不自在的低头。

    “啊拉,为什么是这个小鬼跟在我边呢?要是个超级美眉……嘿嘿那我就圆满了!”

    “爸,你想死吗?!”小兰郁的插嘴。

    “死?死也要和漂亮美眉在一起……”

    “可恶!那也应该是妈妈才对!”小兰一拳捶在墙壁上,强大的破坏力瞬间破开一个大洞。

    但是我平生第一次无视小兰的愤怒,没有倒在暴力威胁下:“傻瓜,你觉得爸爸我有可能会让英理出这种事吗?男子汉啊,怎么会让重要的人陷入危险?”

    “爸爸……”小兰愣了一下,随即扬起幸福的微笑。

    “傻丫头。”揉着她头顶柔软的头发,我复又接到:“她只会打扰我去寻找另一……”

    “你…怎么就没有被炸死呢?爸爸……”所谓天堂掉落地狱的落差不过如此。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我和柯南一样躺倒在上,脸上是清晰的巴掌印。

    虽然看起来这一巴掌打得很重,但其实我知道,小兰放轻了力道。我想,在她的心里我一定是个别扭的关心妻子的好丈夫吧。

    我承认自己又一次把英理当做抵箭牌的行为很混蛋,但是……

    不经意的斜了一眼几乎要把自己手心掐出血的小鬼,我敛下眼里闪过的一丝寒光。

    不要再有这种可笑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工藤新一。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