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选择

    人生中最困难者,莫过于选择。

    ——莫尔

    =============================================================================

    “叔…叔?”名侦探难以置信的望着护住他的男子,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和试探的疑问语气,他无法相信这个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我咬牙切齿的赏了他一个爆栗:“你脑子搭牢了啊?没事冲进来干嘛?”

    “我……兰……小兰姐姐她……”

    “小兰?白痴!我一听说是那个森谷设计的房子有问题,就给小兰打过电话,她现在好好的待在楼下呢。”

    “哎?”名侦探傻眼了,“不、不会吧。”

    “哼!涉及到宝贝女儿的事,我有可能不小心谨慎吗?话都还没说完,你就风风火火跑出去……现在开心了吧。”我投以鄙视的眼神,讽刺道。

    名侦探默了,他望了望变形的门,吞了口口水,底气不足的问:“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

    “抱歉……”深切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名侦探小心翼翼的道歉。

    我恶狠狠的瞪他:“想想自己最近都说了多少次抱歉!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吸取教训这回事吗?”

    “……”

    懊恼的把头发揉成鸡窝,两行海带泪哗啦啦直流而下:“啊啊啊,我怎么就摊上你个灾星啊!”

    “呃,叔叔,那个,你说,呃,这里,会不会,呃,有炸弹啊……”

    六月飞雪,阿呸,是绝对零度。

    额头山路崎岖,我拽住小鬼的衣领,气急败坏的说:“你在咒我死吗?!”

    “不,只是……跟其他地方比起来,这里受损程度较小,很可能……”

    废话!你不说,我也知道啊!

    匆匆扫了一圈,前台服务处旁的一张椅子下突兀的安放着一个粉色的袋子。

    跑过去一看,额头被碳素笔绘上了囧字素描。

    不愧是圣诞特别献礼,头等奖……

    撕开纸袋,小心的打开炸弹的外壳,确认没有水平震动装置后,抱起炸弹,移到较空旷处,蹲下来仔细观察电路。

    好久没拆过炸弹了,貌似从来都是我给别人放炸弹的说。

    “叔叔,我这里有炸弹的结构图。”小鬼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我。那上面密密麻麻画着交错的电路。

    对哦,这小子从森谷上扒来的。

    “扒的好!”虽然直接拆也行,但有结构图速度和安全系数比较高。“那么开始拆炸弹咯~。”

    “叔叔,你……会吗?”小鬼委婉的表达出他的不信任。

    “去!你叔叔我以前可是光荣的人民警察,怎么可能没受过训练?就算我成绩不算顶好,但好歹也过了,没挂科啊。”我拍拍脯,豪言壮语,“所以,这点小CASE,完全不用在意的啦。”

    ……

    = =||

    “叔叔,你有剪刀吗?”

    “没。”一个大男人带把小剪刀?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虽然上是有些利器,但拿出来影响不好。“我去借一把,你待在这儿别动。”

    走向不远处缩成团的人群,从一对受惊的侣手中接过一把红色剪刀,我快步返回拿起电路图就准备剪。

    “叔叔,要不你来念,我来剪,这样快一点。”

    我一个人其实速度更快啊!心中默默吐槽,扫了眼倒计时。罢了,还有那么多时间,就由他折腾吧,免得被看出不对。

    暗自默念73大神保佑数次,我递过剪刀。

    “那我念啦,先是黄的……”

    这种小炸弹,还真是好久没用过了。炸弹的设计在非专业人士里算是相当不错。该说,不愧是名建筑设计师吗?

    指完最后一根电线,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真是不习惯。转过想和小鬼庆祝一下劫后余生,却发现小鬼还举着剪刀坐在炸弹前。

    “怎么了?”

    “叔叔……”他僵硬的扭过头,“已经没有了吗?”

    “是啊。”我奇怪的回答。

    “可是,这里还有两根……”

    “阿勒?”我狐疑的凑过去看。

    一红一蓝两条导线安静的躺在那里,表盘上的时间没有丝毫停止的意味,滴滴答答就像是在嘲笑人们的天真。

    “可是电路图上没有画这两根啊。”诡异了,好熟悉……

    小鬼脸色苍白的夺过我手中的电路图,飞速浏览起来,也不管小孩子能看的懂这个有多么不靠谱。

    他仔细对比过后绝望的发现这两根线的确并未标注。

    名侦探陷入无限的二进制死循环,根本无法凭借电路走向判断两根线到底哪根是引爆线,而且,一点有参考价值的推理依据也找不到。

    红,代表喜庆,积极、开放、

    蓝,代表忧郁,理智、准确,沉稳。

    红色,还是蓝色?

    到底是哪一根?!

    一红一蓝?爆炸?

    我敲着脑门,努力思考,究竟是在哪里看到过?

    “呵呵,好好享受这最后三分钟吧,工藤新一。”森谷帝二望着不断爆炸的米花电影城,勾起得意的笑:“到底是红的,还是蓝的呢?”

    “爸爸怎么还没回来?”小兰焦急的跑到警车旁。

    戴着手铐被白鸟扣押在警车旁的森谷帝二震惊的望着飞奔而来的少女:“毛利兰,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她不是应该待在四楼大厅吗?!

    “森谷先生?你……”小兰注意到他腕部的手铐惊讶的出声:“这是手铐?你竟然就是凶手!”

    森谷面容扭曲的向小兰扑去,却被一旁站着的白鸟死死拽住:“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你怎么可以在这里!工藤新一呢?可恶!!”

    “我……”被他疯狂的摸样吓到,小兰不自主的回答:“爸爸说可能会有危险,让我不要上楼,看看况再说。”

    “什么?”森谷帝二瞪大了双眼,愤恨的说道:“可恶,还是小看你了,毛利小五郎!”

    “毛利老弟还没回来吗?”目暮走了过来。

    “还没。救援队已近赶过去了。”

    森谷听后,问:“怎么,毛利小五郎在里面?”

    “是啊,爸爸追着柯南跑进去……”

    “呵呵呵,哈哈哈……”森谷疯狂的大笑,“是吗?自不量力!和工藤新一一起陪葬吧!”

    “不会的!爸爸不会死!新一……新一也不会有事!”

    “是吗?”森谷的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工藤新一,呵呵,怕是在享受红和蓝的交响曲吧。”

    “红和蓝?那是什么东西?!”目暮敏感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呵呵,那个眼睛小鬼的上带着我的炸弹结构图吧……不过,没用的,我可是大方的赠送了额外两根线哦。其中有一根就是让他们一起上西天的命运之线。哈哈哈!那么,红和蓝~,工藤新一,你到底会怎么选择呢?”

    “什么?混蛋!快说是哪一根?!”目暮激动的扯住森谷的衣领。森谷只是带着笑任由他拉扯。

    目暮急忙拿出手机,拨打工藤新一的电话,但却无法接通,无奈之下只好拨打毛利的电话。

    “嘟嘟……”

    我拿出放在衣服夹层口袋里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是目暮的电话号码:“喂?”

    “毛利老弟,你没事吧?!”

    “嗯。”

    “你现在在哪里?”

    “四楼,唔,小鬼和我一起。”

    “有炸弹吗?”

    “对啊,有个特大号的,大半拆掉了,就剩下一红一蓝两根线。”

    “什么!你听我说,毛利,千万不要乱剪!其中有一根……”

    声音戛然而止,手机屏幕的光暗了下去。

    没电了?

    “喂?喂?毛利老弟?!”目暮冲着手机大吼,那头却再无声响。“可恶啊!”

    “呵呵呵,还没有死吗?没事,就快了,工藤新一……”

    “目暮警官,新一在那里吗?还有柯南呢?”小兰着急的寻问。

    “工藤?毛利没说,似乎不在那里,不过柯南和他在一起。”目暮愣了一下,回想着毛利的言辞和语气,不是很确定的说。

    “什么!工藤新一不在那里?!”森谷额头突出青筋,激烈的挣扎。然后,突然安静下来,他转过头问小兰:“你爸爸喜欢什么颜色?”

    “耶?”小兰应对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不知道……”

    森谷此刻也彻底纠结了,他在心中怒吼。

    红线还是蓝线。

    毛利小五郎,你到底会选哪一个啊!

    我在纠结的绝不是红OR蓝,而是脑袋里不断发出‘我知道我知道’的潜意识。

    红线……

    红线的传说……

    爆炸……

    摩天楼……

    不会吧……

    黑压压的粗线把我压倒在地。

    居然会是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引爆摩天楼?!

    难怪我没想起来。

    官方给出的期是小鬼生的5月4号,现在莫名其妙变成了圣诞节,中间还掺合进宫野明美那档子事。

    至于本该和小鬼上演一出“You jump , I jump”的小兰被我一通电话和谐掉了……

    剧被篡改的还真是……彻底。

    心中纠结完毕,我松了口气,毕竟想起是剧差不多就是知道通关密码了。

    “喂,小鬼……”为了小命着想,我伸出手要去拿他手里的剪刀,准备去剪那该死的蓝线。

    “噈。”耳朵敏锐的捕捉到轻微的破空声,条件反的微侧头,我僵硬的保持姿势,化成石雕。

    刚才那个……

    似乎好像也许大概仿佛一般来说……

    是……

    麻醉针……

    吧……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