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夕阳

    色のあせていく たそがれの中,私は一人立ち尽くす(渐渐消散的黄昏中 ,我独自伫立)

    ——手岛葵

    ===============================================================================

    “爸,我出去咯~,肚子饿的话,冰箱里还有东西,就可以吃。”玄关处,着红色上衣白色休闲裤斜挎浅黄小包的小兰向我挥手告别,准备去给小鬼买圣诞礼物——红色毛衣。

    侣装……

    心中内牛满面,象征美好平安的圣诞夜,我的存在依旧被忽略?

    “柯南也要乖乖的哦~,再见~。”轻快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小鬼保持着目送的姿势一动不动。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离两人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个小时。用一句很柯南的话来形容,那就是“通往天国的倒计时”。至于原本充满和萌点的圣诞钟声在小鬼的耳里,基本可以用一句很哲理的话来诠释,那就是“丧钟为谁而鸣”……

    阿门~。

    假意画了个十字,心里却已经乐翻天。

    痛苦转移法二——小鬼变脸秀。

    “叔叔,我去博士家了。”

    “嗯。”准备去扎小人了吗?没用的,哦呵呵~(= =会这么想的只有你)

    笑得太过忘形总是乐极生悲。藏在东京报下的18N少女写真集不小心掉了出来。

    柯南黑线的望着泳装美女封面的花花杂志:“叔叔,那是……”怪不得会乖乖待在办公桌前一脸专心致志。

    “咳咳。”手忙脚乱的收起来,我一脸严肃:“那可是一门涉及到人类遗传学,行为学,社会伦理学,人际交往学,法学等等一系列高深知识的课程。以你的智商是无法理解的。”顿了顿,强调道:“所以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小鬼木然的望了我一眼,转过,“砰”大力关上了门:“小兰姐姐一定会对叔叔你的好学感兴趣的。”

    TAT,死定了。

    怀着纠结的心坠入梦乡。

    我想,这恐怕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睡的最沉的一次。

    即使,梦境依旧如影随形。

    红黑的世界,白色曾如此遥不可及,而今却环绕在侧。

    安定,平和,从未有过的暖意。

    好像一棵枯死的树木见到清泉,即使明知无用却依旧贪婪的吸。

    我只是单纯的站着,却仿若得到救赎。

    眼角本能的湿意,很浅。

    悄然滑落。

    在梦里。

    在现实。

    “叮铃铃。”

    响起的电话铃声掩去了液体滴落桌面本就细微的声音。仅有一滴的液体,在桌面洇出深色,很快消散,无迹可寻。

    “喂?”

    “毛利老弟,快来医院……”

    “ANI?”拔高声线,我愤怒的捏碎了刚才在暮简短交代时滚弄着的圆珠笔。“那死小鬼受伤了?”才刚受过教训又犯事,丫的,这娃的脑子被巨怪踩过吗?

    “我这就过来。”挂断电话,抄起一件外,我就奔了出去。

    绿台警察医院。

    “可恶啊,放手,看我怎么收拾这小鬼!”看到小鬼醒了过来,原本有些不安的绞手指立刻变成张牙舞爪。彻底黑化的我拼命突破由目暮和阿笠用躯筑成的防线,要去揍小鬼。

    什么叫被爆炸余及啊,从事务所到阿笠家就那么点路他都给我整出个爆炸来!

    “说了多少次了!小孩子好奇心那么大干嘛呢!长点记好不好!”我龇牙咧嘴,“呃啊,又一笔医疗费啊!你这个月零花钱别想要了!”

    坐在头从睡美人状态脱离的名侦探面色沉,他侧过脸,鼓起腮帮撅起嘴,一个人生闷气。

    “咳咳,毛利老弟,柯南的行为是…呃值得表扬的,医疗费政府会出。”看不过眼的目暮抽着嘴角打消了我的顾虑。

    “哎?不用我付?”我立马就安静了,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斜了眼小鬼,我没好气的说:“真是的,你就没想过受伤的话,大人会担心的啊……每次都这样,一点都不让人省心的小鬼,麻烦死了。”

    名侦探的耳根悄然染上红晕。

    “要是让小兰知道……啊啊啊!被小兰知道我没照顾好你,绝对会被分尸的啊啊啊!!”我双眼空洞无神,失意体前屈,飘忽的如同幽灵般软软的挂在墙上,“死定了,死绝了,死灭了……”

    名侦探的额头冒起了明显的十字,他放在被褥下的小手愤恨的握成拳,暗暗磨牙。

    被毛利小五郎诡异思维打败的名侦探没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心理其实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

    “乃傲了!!”

    正当暮和阿笠安慰我受创的小心灵时,放在头的手机响了。

    众人收起调笑,变得严肃。

    我比了个手势:“先别接,如果是犯人就交给我。”

    “嗯!”柯南慎重的点头,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可以改变过的声线,正是那个向小鬼挑战的犯人。

    我伸出手,接过手机,脱口就是一顿骂:“喂,你就是那个打扰圣诞老爷爷派发礼物的混蛋吧,别叽里呱啦一大堆废话,直接点,是不是又来个什么爆炸?玩什么猜谜游戏?留下提示赶紧闪人,我们还要抓紧收工吃圣诞大餐呢。”

    死寂。

    柯南仔细打量了一番自己伸出的右手,陷入深度自我唾弃。

    那头的犯人噎了一下,匆匆忙忙说了几句,刚想放几句狠话就被我掐断了电话线。

    接听指不定还要钱呢~。

    (森谷帝二听着手机的忙音,暴走)

    “好了,开工,解暗号。”

    众人张了张嘴,还是忍住,努力忽略刚才发生的事。

    暮去打电话,我靠在墙上发呆。

    时速60K以上,和时间有关吗?太阳下山以后爆炸,和太阳有关。

    综合起来就是说和照长度有关。

    光感型炸弹?

    一干人等冥思苦想,我也亦同,不过我想的是:为什么总感觉好熟悉啊?

    目暮去新干线指挥中心调查,临行前问我是否同去,我以照顾小鬼为由拒绝并表示电话联系。他意味深长的目光在我和小鬼脸上溜了几圈,挂着让我毛骨悚然的微笑出了门。

    阿笠则去向护士借电视机去了,出门前很是担忧的来回扫了我和小鬼几眼,挂着让我满头黑线的苦脸出去。

    抽着眼角,我心中愤怒掀桌,到底什么意思啊!

    (解释:其实目暮是想到小兰殴打大叔的摸样才……)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小鬼后,气氛很诡异。

    他出神的眺望不远处的新干线,保持沉默,我也COS沉思者,抓紧时间补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挪动僵硬的头看向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小鬼还没想出来。

    要不要给点提示?腿都麻了~。

    为了体着想,我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子,向小鬼走去。

    脚步很轻,他并没有听到,直到我俯下,遮住窗外入的阳光。

    他蓦地睁大眼,被我突然放大的老脸一刺激,顿时惊慌后退,却不想没掌握好平衡反而跌进我怀中。

    我挑了挑眉,这孩子的体怎么僵的跟石头似得。

    翻了个白眼,我在靠窗侧的边坐下,把小鬼连被子一起捞起来,放在腿上。位置关系,他整个人处在我的影子中。

    比以前有进步,起码没跳起来,只是小小的挣扎。

    “有没有什么发现?”

    “叔叔,放…开…”他低下头,不安的扭动。

    “别乱动!”一个爆栗下去。真是的,往哪儿蹭呢……“你平常随口说的话不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吗?随便说一个吧,指不定,我就悟出什么,爆SEED~。”

    抱着小鬼站起来,猛一转,摆了个血的POSS。

    霎时,红艳的夕阳跳入眼球,刺目的光线让人不适的眯起眼。

    “阿勒,怎么把你也带上来了?”假装懊恼的把小鬼埋回被子,影又重新覆在他脸上。

    然后,我看到了比夕阳还耀眼的光芒。

    总算想通了啊~。

    拭了把不存在的汗,我在心里跳起恰恰舞。

    “毛利叔叔,是不是说什么都可以?”故作天真的孩童语气让心中蹦跶的小人一不小心闪着腰。“唔……那就阳光好了。”

    “啊?”一脸迷茫的望着小鬼,就像没有任何审美细胞的人初次见到毕加索的画。

    “呃,我是说……影子。”他努力组织语言,试图引导我的思维,一张小脸苦恼的皱成了小包子。

    浅浅的笑意染上嘴角,我伸出手,轻点在他光洁的额头上。

    “你啊……”细细抚平蹙起的双眉,顺着鼻梁下滑在小巧的鼻尖处轻勾了一下:“不是说过吗?小孩子不可以皱眉哦~。”

    近在鼻息的低喃中,名侦探看到一双微阖着的眼眸,满满的尽是温柔。

    “啊拉,果然不能指望一个小鬼能有什么建设的提议。”恢复废柴大叔样,我懊恼的抓着脑门:“哎……还是去找目暮吧,看看有什么进展,要乖乖待在这里,不可以给美女护士惹麻烦!”

    慢斯调理的走出房间,带上门。保持着正常步调离开,直到在听不到脚步声的拐角处时才突然加速。

    “新一?”阿笠抱着电视机走了进来,有些奇怪的发现柯南的脸红的有些离谱。

    “脸怎么这么红啊?”

    “只是夕阳照到了的缘故啦……呃,叔叔呢?”

    “哦,去指挥中心了。”

    “哦……”名侦探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来掩盖失望的语气,“那个,我知道答案了……”

    我并没有去见目暮,而是靠在医院角落的墙壁上。

    夕阳缓缓落下,天边的流云被层层渐变的红渲染的妖娆不可捉摸。靠近红彤的夕阳处,云几滴血。

    总是这样,临近消逝的那一刻,美得绚丽窒息,美得夺人心魄,美得……

    让人无所适从。

    夕阳如此,樱花如此。

    人亦如此。

    我微微叹息,居然失态了……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