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庄园

    骰子已经掷下。

    ——凯撒

    =============================================================================

    十亿元抢劫案的结束以我飞升和即将到来的圣诞老人做历史会面结束。我发誓,被PIA飞的那一瞬我看到了目暮伸出了左脚。

    知心叔叔的威力是巨大的,小鬼面对我的态度终于不像从前那样让我不自觉的怀疑自己做了极度猥琐的亏心事。

    他翘家那天刚巧是我喝醉酒那次,其实我真的很怀疑有没有做过什么不适宜的举动。唔……照理说,依我的RP看应该不可能的…吧。(某种角度看是很文明。)

    越想越纠结,都想直接催眠了他话,看看那张脸又下不去手,幸好他变正常了(一捏捏别扭,忽略不计),要不然我真的得……╮(╯▽╰)╭

    小兰昨晚又提及圣诞节晚看电影,似乎她终于逮着机会邀请到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其实只是在我家当小蚯蚓的工藤新一了,顺便附赠一张森谷帝二的邀请函。

    “不去!死也不去!”我抱着电视机抵挡小兰的拉力,“漏了好几期演唱会了,再漏……小兰,你是在死你爸爸!”

    “叔叔,这可是名侦探和名建筑师历史的会面!”笑眯眯的面孔一看就是打着小九九,我才不上当。

    “我这还是名侦探和名演员矢志不渝的忠贞呢!”

    “你说什么!”小兰怒火中烧,“妈妈,那妈妈呢?!”

    说过头了……

    “投降、投降行了吧。哎……”

    耷拉着脑袋踏进森谷的宅邸。久违的浓郁英伦风格让我不由升起一种怀念的感觉。

    十七世纪斯图亚特王朝的遗风在森谷手下得到了很好的展现。

    总的来说,森谷宅属于欧洲古典主义的延续,其典型的左右对称风格,上下成对的五列窗户,都是乔治亚风格的代表。但又不仅限于此,陡峭的侧三角形屋顶是英国民居风格的体现,木质正门上方半圆形的气窗和墙面修饰窗户又显露些许的亚当风格。

    古典门廊,屋檐上的齿饰,分割成小网格的窗户,注重细节的雕刻,无一不在传达着英式建筑华丽精致的精髓。

    而房子前面大片的草坪和屋后的树林,也是英国人喜好的“townhouse”的惯常布局。

    然而,一座新兴的庭院和流传了几百年的古老庄园的差距依旧是巨大的。

    且不说历史沉淀下的厚重感,单单就设计而言,被当时强烈古典人文气息熏陶的建筑师的理念也是不同的。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绅士高雅,富丽堂皇之下是毫不缺乏的贵族文化和艺术品味。其细节不止于细节,而是之上的整体,以宏观的俯瞰的眼界,表达出欧式古典风格繁复,奢华,大气的氛围。

    威灵顿庄园也许就是其中的一员,混合着田园乡村气息,夹杂着巴洛克与哥特的韵味,砖木结构里,散发着历史的沧桑和自然的淳朴。

    我至今都觉得,策划和威灵顿老公爵的相识是最值得称赞的决定。不但成为最恰当的,不着痕迹的跳板得以和那些家伙们搭上线,还累积了难以估量的上层人脉,是在人前最体面的一重。

    当然,这些现在看来都毫无意义。

    唔……

    唯一还可以肖想的就是,那流传了几世纪的古董要拿出去卖得多少钱啊!

    “哇!好漂亮……”小兰兴奋的原地转着圈圈,一脸陶醉。

    “咳咳!”我严肃的开口,“呐,小兰,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她环顾四周,惊奇的发出赞叹:“左右…居然完全一样耶!”

    “嗯~!”我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这就是所谓的左右对称式设计BALABABLA……”

    一旁的柯南狐疑的抽了抽我的手心,却没有发现小抄。

    “叔叔,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嘿嘿。”我神秘兮兮的笑了,“前不久刚玩了一款‘大家一起来盖房吧’,我打到隐藏节,里面要你盖的就是这种英国房子。”

    = =||

    迎出来的森谷帝二恰巧听到了我的解释,一时不知是说些恭维话还是贬低讽刺话,尴尬的僵在原地,进退不能。

    “哦?你就是森谷先生?”

    “呵呵,是的,毛利先生久仰大名。”森谷借着我开口跳出尴尬的境地,假装没听到刚才的话,和我打招呼。

    “那是绝对的久仰大名啊!游戏里超多都是森谷先生你设计的房子呢!”

    呱呱……

    一阵冷场。

    小兰和柯南无力的捂住脸,不忍再看这么丢人的场面,转过掩饰自己抽搐的嘴角。

    “哈哈,是吗?我的荣幸……”恐怕传说中的皮笑不笑就是森谷此刻的表最生动的写照。

    茶会的谜题让我囧了一把,我还以为那么雷人的答案应该不可能是答案一直藏着不敢说,没想到……

    回答正确的小鬼和小兰应邀却参观展厅,我则留在原地和那些上层名流说着无关紧要的闲话。

    废话很多,收获很少。

    我实在懒得听些杂七杂八的,于是匆匆打声招呼就拽着结束参观的小兰和小鬼回家。

    哎,这房子看的人内伤。

    “如何?”

    “没有太大疑点,但那个小侦探的确比正常小孩出色许多。”

    “是吗?……那么,Sherry那边呢?”

    “监控中。”

    “加把火吧。”

    “是!”

    屏幕上光点闪动,我眯起眼追踪。

    所谓利益的最大化,那个没几天好活的家伙的手机号码我就不客气的收下。准备发短信的举动告诉我他具备往上级汇报的能力。

    美国……纽约。

    就当时况看Gin和Vodka并不知道有人在监视。而宫野明美死前那句“明明……那个人说”大约是指有人撮使她去抢劫。显然,Gin对此事也不知

    所以,在后面推了宫野明美一把的很可能是其他势力。

    美国……

    会是那边的组织势力吗?

    我叹了口气,抹去上网的痕迹,合上笔记本屏幕,后退几步倒在上。

    本来是抱着防患于未然的想法,查一查,却不想,得到这样让人不安的消息。

    倘若那真是美国部分的组织,倘若只是常见的内部斗争也罢,但假使这是一个未知的势力,或者,并不是抱着单纯的念头,而是想利用小鬼找寻什么的话……

    我闭上眼,整理了一下近阶段发生的事。

    小鬼立誓和组织PK使我和小兰不可避免的卷入其中。他想借我名侦探的名头获取资料,但迄今为止,收获约等于零。

    本来依我的意思,混吃等死再好不过,但如今骑虎难下的形式,不得不让我放弃这人的想法。没有像漫画里瘟神那么夸张,算是稍稍出名吧。太过招摇会成为靶子,太过低调同样引人怀疑,尤其是‘具备’了‘强大’的推理能力之后。

    名侦探这个称号好啊,它让小鬼的非人行为合法化。

    试想,一个七岁大的小孩拥有令警官都汗颜的推理能力能不引人注目吗?但在前面加了个词缀“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家的”,大家的反应就会变成“啊!不愧是毛利先生家的孩子!”小鬼也尽可以使用我的名头游走于案件调查中。

    同时这也让我和东京警视厅的关系进一步贴合。

    警察的个体战斗力在专业人员前或许不值一提,但他们有个绝好的先天条件。合法的调动枪支弹械,交通工具,拥有逮捕权搜查权等等。任何强大的黑社会都不会轻视警察这股力量。纵然在黑夜里如何翻云覆雨,暴露在阳光下的统统都要漂白,警察在其中的作用不容忽视。

    所以,他们必定会顾及这层关系不会轻易对我和小兰出手。另外,这名声也可以让我更方便的翻阅卷宗,寻找资料——如果不得不这么做的话。

    全本的跑和屡次上电视让我结交了更多的上层人物。财阀的资金流向,议员的更替,不协调的政令等等在杯筹交错间都有极细微的体现,其中的黑色影若隐若现——如果不得不关注的话。

    至于感觉到我突然崛起的不对劲而跑过来的服部平次算是意外。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不是吗?他的后站的可是大阪警视厅,出色的剑术和头脑对于小鬼来说都是极大的助力。所以那个爆栗敲得可是相当的切题。

    其实,就算我没有特意去整理,去调查,这些各方面获悉的零零碎碎的资料一整合,有些事,还是能看的明白。

    比如前些年未发生特大暗杀爆炸枪战事件,比如本黑社会势力圈没有太大变动,又比如部分大财阀资金外流现象严重,几条原先彻底摧毁的资金链重新连上。

    远东的势力,早就大不如前,依旧在修养生息。

    然而大约两年前,大规模的渗透政府(部门人事调动频繁),几起隐约间是组织做过手脚的大案子,Gin等人嚣张的气焰……

    一切似乎在预示着,准备重新扩张的未来。

    因为不想和过去有干系,从前的势力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借用。那么,就这样隐在幕后,做一些对组织有影响的举动,能借助的,除了小鬼,就只有即将到来的Sherry和小股FBI。

    Sherry的事,我总有种谋的感觉。

    那个人为什么让宫野明美去做必死的抢劫?他们能从这件事中收获什么?

    引出赤井秀一?不对,他的那发子弹对准的是远东,对美国那些人还没有什么威胁

    而Sherry……

    姐姐的死让她憎恨组织,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除非……他们故意她叛变。

    单纯的高层内讧,还是准备让她成为又一个饵?

    也许看起来很可笑,似乎这些人绝不可能伤及组织半分。

    但是,棋子用的好,又岂止表面上能看到的那些。FBI不用多说,小鬼后是他父母,以及这两人张开的巨大关系网,其中就有ICPO。至于Sherry……药剂师的价值难以估计。

    可,我要的结果又何曾是打击组织,赢得正义?

    都是靶子,全都是树立在我和小兰面前,保障我们安稳生活的靶子。

    靶子的死活,到一切结束,就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