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诱拐(下)

    一句短短的谚语往往蕴含着丰富的智慧。然而更多时候,这类具有激励作用的言语,必须出自特定人之口。

    ==============================================================================

    对于柯南来说,绝大多数的况,他都是风光无限,万事迎刃而解,偶尔的小障碍只要多加留心就可以轻松跨越。

    只是此刻,他感到了切肤的恐惧。

    他第一次,意识到了,彼此差距的巨大。

    对方一个简单的假份,几句轻描淡写的谎言就可以将自己轻而易举的困住。反观自己,除了博士做出的小道具以外,没有任何人脉助力。虽说是打着住在毛利家培养大叔的知名度从而找到对方的消息的主意。但真的面对时,才发现消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消息根本不能当做攻克那个组织的利器,更别说自己连确切的消息也没打探到就被对方先一步得手。

    逃不掉了,他的体叫嚣着。

    没人会来救你,这样的认知牢牢盘踞着整个大脑。

    体因恐惧不住颤抖,想要冷静下来,大脑的命令却无法准确表达,就好像反弧被切断,畏惧的本能控制了一切。

    窗外,下着窸窸窣窣的雪。秋还未曾完整退场,冬天就迫不及待的送上了开幕的舞曲。

    心底的寒意配上今年格外早到的冬。名侦探蜷缩着体,如同重归母亲温暖的子宫,试图紧锁着仅剩的温度。

    寂静,让心跳和呼吸的声音格外清晰。

    名侦探勾起苦涩的笑容,曾经破过无数离奇案件的脑袋,此时显得平平无奇。

    理智,当自真正陷入危难时,变得不堪一击。

    人在死亡面前,脆弱得一无是处。

    大脑好像空白一片,又仿佛思绪万千。各种彼此之间毫无联系的画面场景凌乱的穿插交叠。或一闪而逝,或反复重现。

    一个略带沙哑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名侦探恍然之际清晰的回响在耳畔。

    男子的声音,很快被少女坚定的,饱含信任的言语掩盖。

    名侦探眼里的混沌,渐渐散去,恢复清明。

    是的,小兰,还在等着他。

    绝对不可以,死在这里!

    他振作起来,仔细打量着四周。窗外冰轮高挂,洁白的雪掩盖了人走动的痕迹,而这个房间……

    侦探,线索。

    是了,从没有什么完美的犯罪,所以这个房间绝对会有逃出去的方法!

    “呐,优作,这样好吗?”有希子一想到新一单薄得衣物和这寒冷的天气就一阵心疼。

    “没事。不让他恐惧,就没有办法成长。这件事会让他给自己准确的定位,这对于他在之后和那个组织对决是极其关键的。”英俊的中年男子安慰着妻子,时间的风霜无损于他的样貌,只是平添了成熟的气息。他戴上面具,遮住含笑的嘴角:“我期待着他能早发现我们的份。”

    “呃,优作。”有希子纠结着不知怎么开口。

    “嗯?”

    “今天,我去接新一时看到了小五郎。”

    工藤优作的体不为人知的一颤,即使是挽着他手大的有希子也没察觉:“哦?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有希子歪着头,仔细斟酌良久,才回答:“呃,还是一如既往的……脱线。”复又担忧的问自己的丈夫:“你说,把新一放在他们家真的没有做错决定吗?”

    工藤优作低低地笑出声:“一如既往啊……放心。新一的话,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们要相信他不是吗?”更何况若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他一定会暗地里保护新一,就冲着……

    工藤优作转过头,那个原因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为主角,为一部血少年漫的主角,为一部全龄向血少年侦探漫画的主角,为一部传统小学馆出品追随时代主旋律的全年龄向血少年侦探励志漫画的主角。柯南的RP无疑是逆天级别,就好比王样作弊至极的神抽,让人无语凝噎。

    在工藤优作顾念父子的大放水后,顺利从小囚室逃脱。

    抱着雪耻和刺探敌的心理,被血冲昏了头的名侦探通过自家老爸特意留下的暗号来到了米花酒店,一脚踏入了设好的陷阱。

    过度的好奇心和正义感让他忽略了在心底一直隐约存在的违和感,自负的定位没有让他意识到就这么单枪匹马的冲入地方阵营是多么的鲁莽和可笑。

    幸好——等待他的血脉相连的亲人。

    幸好——这仅仅只是一场游戏。

    否则这条等同于捡来的生命又会被他再一次愚蠢的葬送。

    巧妙地混入房间,藏在衣柜里的名侦探终于在几乎直接对决的前一刻找回了仅存的那么一丝理智。

    我们也许可以理解为侦探的直觉(这东西和圣斗士的第八感一样飘渺),或者纯粹是73看在俩人带同样的黑框眼镜特意加的幸运值。总之,柯南的耳边再一次玄幻的回响起毛利小五郎的话。(这就是所谓的耳聋耳鸣)

    破绽……

    直到此刻大侦探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一直围绕着自己的感觉是在提醒这个。

    原来——如此!

    当工藤优作和有希子自顾自的说完吓人的对话,打开衣橱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让他们满头黑线的画面。

    自家儿子翘着二郎腿,叼着棒棒糖,捧着本不知哪挖出来的旧杂志(JUPER吗?被PIA飞),一脸惬意的向他们打招呼:“哟~,老爸老妈,玩的开心吗?”

    晴天霹雳。

    有希子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唾弃。自己的演技有那么差吗?新一分明就在鄙视,鄙视啊!

    工藤优作好一点,马上调整好心,当然请忽略面具下微微抽动的嘴角。

    取下面具,工藤优作有些好奇地问:“新一,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名侦探不雅地翻着白眼:“啊,谁知道呢,╮(╯▽╰)╭。”一耸肩,一摊手,那副颓废痞子样倒把毛利小五郎学了个十成。

    有希子:

    工藤优作重重的咳嗽,拍了拍有希子的肩,示意她镇定,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愿闻其详。”

    “啊——”名侦探的嘴角挂起了自信的笑容,开始了专属于自己的推理秀,直把自以为完美无缺的夫妻档说的郁闷无比。

    末了,名侦探还加了一句:“呐,爸。不得不说你的品位真的很堕落。故意穿着暗夜公爵的服装,你是在COSPLAY吗?”(堕落的是你,工藤新一!)

    工藤优作的嘴角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抽搐:“你——在毛利哪里学了很多…很多。”

    柯南听了这话,他也抽了。(再冒出:痴呆的是你!)

    “新一,你也应该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了吧。”工藤优作正色道,把那拐到不知哪里的话题扭回来。

    “啊——”柯南沉下脸,“认清彼此的差距,是吧。”

    “嗯。新一,我已经联系了ICPO的人。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美国?”

    名侦探沉默着。他当然知道和父母一起回美国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

    “不,我要留在这儿。”留在这儿保护她。名侦探暗自下定决心。但就是他本人也没有注意到,刚才脑海里除了青梅竹马的音容,还有张一闪而逝的中年男子的脸。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工藤优作毫不意外的点头同意,显然他猜到了儿子的选择。

    “可是,优作……”母亲本的担忧让有希子皱起眉。

    “有希子,新一长大了,而且——”优作狭促的冲儿子眨眨眼:“我们儿子已经有了一定要保护的人了哦。”

    唰,名侦探的脸红了个里朝天。而有希子则发出八卦的尖叫。

    “新一…”工藤优作顿了顿才说,“你英理阿姨(听到这四个字,柯南的体条件反的颤抖)的眼光从来都很好,所以好好信任毛利吧。”在柯南反应过来之前就拍拍有希子的肩:“把他送回去吧,我就不去了。”

    “爸爸——”为什么要特意这么说?柯南的心里种下了一个名为怀疑的种子。

    “来了来了。”我从沙发上爬起来,睡眼朦胧的打开门。门外,有希子和柯南笑得一脸和蔼。

    和蔼?我一阵恶寒。鄙视的看向有希子。有必要这样吗?为了一个万能媳妇,放任自己儿子来□?!!

    “又打扰你了,毛利先生。”

    我斜了眼小鬼,一脸不爽:“小鬼,你怎么又来了?难不成你爸妈已经狠心到不要你,像扔块破布一样扔给别人了吗?”

    = =||

    柯南尴尬的咧嘴笑笑,不知说什么好。

    “麻烦死了,”我翻了个白眼,“白吃白喝,还让小兰心,抢我的游戏,喂,你好意思……”

    一张闪亮亮的支票递到我面前,堵住了我的嘴。

    一个,两个,三,四,五六七八——八个零!瞅了瞅标志$!噢啦~,LUCKY!

    小侦探无语的看着变脸快似川剧脸谱的暂时监护人。

    小鬼在想什么,一眼就明白,但我没有理会。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楼梯转角处隐约可见的影,我郁地吐槽:工藤优作,你难道不觉得听墙角是件很猥琐的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