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开瓶】

    宫野志保坐在一家很普通的咖啡厅里等待她的姐姐。离上一次她们相见又是两个月了。虽说有通过电话,但是自从她从美国留学归来,算上今天的,她们真正相处的次数,不过三次。

    她转动着手里的咖啡匙,冷漠的脸上很快掠过一丝忧虑。

    不知为何,她又想起昨,她去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家里搜寻的事。

    自从Gin喂工藤新一服下AP4869之后,组织一直派人远远地监视着工藤宅,然后在昨天,那个与工藤新一交好的发明家外出后,进行了彻底的搜查。

    尽管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宫野志保的心里总有种强烈的违和感。可若要她说出奇怪的地方具体来自何处,又说不上来。

    “志保,那么早就到了啊。”

    年轻女子悦耳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带着强烈的欣喜。

    宫野志保抬起头,露出浅浅的微笑。常年保持冷漠的脸庞因为这生动的表倒是显出几分这个岁数少女特有的朝气。

    “姐。”

    宫野明美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继而无奈的皱起眉:“你又瘦了呢,志保。”说着,坐到了对面,长长叹气:“别总是那么拼命,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姐。”

    两个月未见,就连宫野志保这般平常寡言的人都有说不完的话。姐妹俩绕开敏感的话题,交代着彼此的近况。

    “江户川柯南?”宫野志保对于姐姐突然提出来的人名有些好奇。不说名字本的怪异,单单就姐姐语气里的赞赏就早已引起她的注意。

    “是啊,就是我早先提及的戴眼镜的男孩啊。”宫野明美顿了顿,说:“你不是说去过米花町附近的一所房子吗?”

    “恩,一个叫工藤新一的高中生侦探。”

    “呵呵,就是那附近侦探社的孩子呢。”宫野明美将右手食指抵在下巴上,声音低了下来,喃喃道:“但很奇怪,他没有小孩的童真,相反,就像一个十分冷静的大人。”

    “姐?你没事吧,总觉得近来你有些烦恼。”宫野志保并未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反而担忧的看着她的姐姐,那种不安感让她有些惶恐,似乎要失去什么。

    “不用担心,我没事。”宫野明美摇摇头,错开话题,调侃道:“我反而是担心志保你,不要只顾着制药,你也十八了,是时候给自己找个男朋友了。”

    宫野明美灿烂的笑容散去了志保心中的不安,她扯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意:“姐,说什么呢。这种事还早。”

    “怎么算早?我啊,总是想,志保你在国外,会不会就被外国的小伙子拐走了,不要姐姐咯。”

    “怎么会。”宫野志保苦笑道:“哪有这个时间。”

    她回想起自己在国外的几年,为了尽早毕业能回国和姐姐团聚,拼命的学习。人人都说她是个天才,可这天才名头下的苦水也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麻省理工的学子个个都是精英,她花了大力气才能挤进导师的班级,这之后又匆匆完成学业,虽说不舍得放弃在导师教导下继续深造的机会,但是为了姐姐,她还是拒绝了导师的邀请。

    她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些零星的对话。

    “Sherry,Lady邀请你留在美国,如果你答应,将会继续资助你在美深造并且在你完成药物开发后接你姐姐来和你团聚。”

    “不,我要回本。”

    “呵呵,Sherry,Lady猜到你会拒绝,她要我转告你,千万不要后悔。假如后悔了,就考虑来美国吧。”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好意。”

    当时她一心急着和分开许久的姐姐见面,考虑到完成药物的期限极可能遥遥无期,拒绝了邀请,也没有仔细思考“Lady”到底是何许人也,只模糊的猜到是组织在美国的负责人。

    现在静下心来想想,就能发现很多不对劲。比如,Lady是不是那位先生的手下?如果是,那个邀请就显得莫名其妙,如果不是,那她又是谁。

    “志保,你在听吗?”

    “啊?抱歉,刚才走神了。”

    “呵呵,没事。”

    宫野志保抛开了刚才的想法。

    无论如何,那是高层的事,与自己无关,她想。

    然而,那句“不要后悔”却紧紧缠在她的心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夏威夷的阳光即使在冬天也是暖洋洋的迷人眼。

    这是位于私人海滩上的一座小型别墅。不大,却可以在每一个细节的处理上看出绝对出自大师手笔。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名男子斜卧在长椅上,手持一个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脸因为逆光看不太清。

    不远处的墙上挂着巨大的液晶屏幕,一个被黑天鹅绒帘幕遮住阳光的房间显示其上,和这阳光舞动的海滨形成强烈反差。一名男子正坐在房间中央的复古木椅上,双手交叉,置于颚下。脸因为房间的灰暗也同样难以辨认。

    即使看不清表,正坐的男子话里带的绝不是什么善意:“Glenlivet,为什么你的人会出现在我管辖的远东?”低沉浑厚的声音不难听出这个人的年龄起码在四十以上。

    “呵呵,Bokma,不要太在意嘛~,我只不过看到一张有趣的照片,想要验证一下。”斜卧的男子低低的笑出声,轻轻摇着手里的美酒,丝毫未受那不好的口气影响。

    被称作Bokma的男子皱了皱眉:“照片——?”很显然他对真个答案不大满意。

    “就是那个服了AP4869的实验者啦~。”

    Bokma沉下脸:“你果然派人监视我……”

    浅笑的男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垂下头大笑起来:“哈哈,Bokma,你真是会开玩笑~。”遥遥举起酒杯微一致敬,才缓缓说:“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嘛~。”

    轻嗤一声,Bokma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没有做出什么大的回应。

    “哎呀呀,不要这样啦。你也知道BOSS对这颗残废的侦探有多重视嘛~。虽然研发项目是交到你手上,但我们也想稍微帮一个小忙啊~。看,Lafi都把她刚看上的那瓶Sherry借给你配药啦~。”

    “Glenlivet!”影里的男子压低了声线,充满上位者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哼,别忘了,你们威士忌出过多大的纰漏。”

    “哦?”暖阳中的男子挑了挑眉,想是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Bokma说的就是那支小黑麦吗?这倒是个有趣的人……不过,Bokma,健忘的人似乎是你哦,那孩子可是在你的远东捅了个大洞~。哈!记起来了,他还被称为什么什么Silver Bullet~。”

    “哼!如果当初不是你插了一脚,他有可能会那么容易的通过评鉴吗?”Bokma口气中的不满愈加明显,“而且,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a……”

    “放肆!”原本懒散的男子突然出声打断了他,大提琴般低沉优雅的语调此刻却浸透着森然的寒气和浓重的杀伐之意,“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Bokma,记清楚自己的份。”

    一时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空气都凝滞不动。对峙的双方都紧紧注视着对方毫不相让。

    屏幕微闪,原本占据整个画面的Bokma被缩小置于左半边,而右侧则出现了一个着华丽洛可可风的女子。红黑相间的繁复纹饰和蕾丝包裹着女子的整个姿,一顶同样风格的纱帽被斜带在头上,落下的黑纱遮住了大半的脸。

    她不带一丝绪波动的开口打破了这场暗潮涌动的对峙:“Fate。”

    仿佛是一个宣泄口,空气一下流动起来,对峙双方彼此都心知肚明,不约而同的忽略了刚才的事,算是就此掲过。

    夏威夷海滨的男子收起刚才可以称之为恐怖的表,恢复了一贯的懒散,轻佻的打了个招呼:“哟~,Lafi啊~。”待看清女子的打扮后,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他无奈的抚额:“Lafi,你就不能穿正常的衣服吗?上次是中世纪宫廷晚装,这次是洛可可。虽然你的外貌是不成问题,但考虑到你的年龄,还是停止这种诡异的变装癖比较好吧。”

    Bokma微微点头算是致意,但如果仔细看也可以发现他的嘴角不自然的斜吊着。

    Lafite却像完全没有听到话里的讽刺意味,依旧冷冰冰的说:“你托我去调查赤井秀一,资料已经传给你了。FBI关于他的权限很高,耗费了我不少功夫。”

    “得~,我知道了,会送几衣服给你的。”

    “只是交易。”

    “那么今天就到这儿吧。”说着Bokma切断了联系,屏幕上就只剩下Lafite的头像。

    “你刚才发火了。”Lafite面无表地指出。

    “嘛~,谁要他不自量力的提起那件事。还有Lafi,既然没有外人,你可不可以收起这张面瘫脸啊~。”Glenlivet一脸纠结的说。

    他的话就像十二点的钟声,把公主变回了灰姑娘,呃,不,是把伪萝莉变成了御姐。

    Lafite收起面瘫的表,点上一支烟,妖娆的躺在地板上,支起一只手,似笑非笑的回应着Glenlivet:“呐,Fate,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哦~。”

    Glenlivet无语的侧过脸,忽略一个穿洛可可服饰的萝莉作出这么不搭调的举动:“哦?什么事?”

    “关于那颗小子弹哦,你不是让我查他的资料吗?这次是他的小女朋友的事。他的女朋友知道吧——Hell angel的女儿,小Sherry的姐姐。”

    “怎么?一个小角色而已。”

    “呵呵,不。关键是她在和自己妹妹见面时无意间提到的一件事让我有点在意……”

    “嗯?”

    “她说到一个小侦探,一个7岁的小侦探……”

    “然后?”

    “没有然后,”Lafite突然沉下脸,“Fate,这件事要上报BOSS,我有种不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不就是个无聊的人,怎么?”

    “不,Fate,不要任。你知道,毕竟可能和那件事有关。”

    “……”沉默良久,男子才开口:“我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