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寻人

    作者有话要说:/br玛丽二世什么的……大家找谷歌吧  知足是天赋的财富

    ——苏格拉底。

    ============================================================================

    “柯南,爸爸呢?”小兰把手中的食材放在桌上,四下张望诧异的发现自家老爸居然不在家?这个整天宅在家里的死灰级宅男居然没有蹲点看演唱会?

    柯南从游戏中抬起头(话说大叔家的游戏还真多……当然柯南玩的是正常的),回答道:“好像是去千叶阿姨店里了,刚才小素姐姐打来电话。”那死老头一脸色迷迷的白痴样,一看就知道没啥好事。

    “咦?小素吗?那爸爸不会来吃了吗?”

    “嗯,叔叔说不用准备他的份了。

    小兰望了望桌上丰盛的食材,有些不满地撅起嘴:“什么嘛,事先也不打声招呼,害我买了这么多东西,全都浪费了。”顿了顿,又说道:“哼!柯南,姐姐今天给你煲汤,让他去外面吃!”

    “耶?那不是很麻烦吗?”

    “是啊是啊,亏我准备了好几天,想奖励一下他最近的表现,谁知道……算了,不理他了,一碗汤都不会留的,活该吃不到!”

    柯南:

    如果我在场一定捶顿足,后悔莫及。因为我绝不会为一个小小的委托而放弃心牌煲汤,就算是可的洋子,有趣的小素都不可以。但可惜,我既不会占卜,也不懂心灵感应,所以此刻我一脸幸福地啃着美味的丸子,喝着爽口的清酒,浑然未觉自己错过了多么难得宝贵的一顿饭。

    “呐,毛利先生,实在是抱歉,这么打扰你。”小素有些抱赧地咬着下唇向我鞠了一躬。这动作在本人上司空见惯,但做为中国人却显然是行大礼了。

    我一拍脯,信誓旦旦地保证:“嘛~,没事。包在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上!”一脚踩上凳子,摆出一副拔剑出鞘的架势,吼道:“小素小姐心之所向就是吾等剑之所指!”

    话虽如此,我却在心中暗自饮泣。早知如此,就该把小鬼捎上,这一个动脑得死多少脑细胞啊。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找个借口推卸责任……哎,真是麻烦。

    “是这样的,我想请毛利先生帮忙找一个人。”

    “找人?”

    “嗯。几天前,我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一群流氓……”

    “耶——?流氓?”我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拽住小素的手臂,上瞅瞅下瞅瞅,“天啊!那小素小姐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到惊吓?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精神方面是否留下影?”一边痛心疾首的自我反省,“都是我的错啊,居然让小素小姐遇上这种事,本的警察个个都在吃白饭吗?¥%%……&(省N字)”

    “呃……现在、现在没事了”她尴尬的侧过避过我的手,“有个黑衣服的少年救了我……”

    “哦?!啊,那啥,没事就好。”我意识到自己实在太过激动,忙坐下,“那后来呢?那个血正义的少年人呢?”

    “不知道啊。”

    “啊哈?不知道?莫非这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少年就是小素小姐要我找的那个人?”

    小素点点头,肯定了我的猜测。

    我的脸上瞬间照耀着八卦的灵光:“可是为什么小素小姐要找他呢?莫非……小素小姐要报恩?!”我双手合十,四十五度望天:“啊!多么令人感动啊!凄美的人鱼公主的恋!”猛地握拳,双目迸发出燃烧全宇宙的光芒:“少年人的青啊!!!”

    “不,不是这样的……”小素由衷的觉得自己似乎作了一个最坏的决定。把脑子里诡异的想法和眼前奇怪的动作过滤掉,小素深吸一口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蓝色小盒子放在我面前。

    “阿嘞嘞?!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定信物?”我恍然大悟,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浪漫又激的青啊!”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小素的头上冒出明显的十字叉,狠狠的磨了磨牙,啪的用力拍在桌板上,怒气具现化朝我袭来:“闭嘴!毛利大叔!”

    我一个激灵,赶忙住了嘴,讪讪地笑了。得~,从毛利先生降格成大叔了。而且,果然已经被小兰同化了吗?我凝视着颤抖的桌子,小心脏也跟着抖啊抖。你堕落了!可的小素……

    小素平复了一下心才继续说:“实际上,我也是在他走了以后才在地上发现的。”说着打开盒子,静置在黑色绒布上的是一块流光溢彩的蓝宝石。

    我的嘴角不停的抽搐,好家伙,这是什么BT的强运。她怎么不去买彩票啊?

    这么想着,我连着盒子一起拿到近处鉴定。

    完美的矢车菊蓝,独特的雾状的包裹体泛着白色的光。这颗产自印度克什米尔的蓝宝石不仅仅具有着独特的喜马拉雅风,更难得是有着一般该地蓝宝石所没有的十二星光——这常见于同样盛产蓝宝石的缅甸和斯里兰卡。

    令人叹服的高超切割技术使得这颗不大的蓝宝石深受英国皇室的青睐,在被著名的玛丽二世,也就是斯图亚特王朝末代国王安妮女王的姐姐得到后,作为礼物赠送于她所恋的对象王家鹰苑管理员的女儿弗兰西丝•阿斯普利。

    当这段畸形的恋因无奈而结束后,弗兰西丝归还了这颗蓝宝石,玛丽痛苦的珍藏好,并在继位之后请工匠将它镶嵌于王冠之上,悼念这段不幸的恋。然而玛丽与其妹安妮的关系素来不和,自她死于天花,安妮继位后,这颗宝石就被残酷的剥落,此后几经辗转,于1840年被维多利亚女王得到,重归英国王室。

    做为仅存的曾在斯图亚特王朝时期被放置于王冠上的宝石,人们称之为“斯图亚特的荣耀”。

    (注:宝石为杜撰,但玛丽二世的确是LES)

    是真品。

    我在心里长长叹息。

    “这玻璃看起来做的很精致,所以我想应该很贵重……”

    “玻璃?!”我的声线不由自主的提高,“你说这是玻璃?!”

    小素被我吓了一跳:“难道不是……吗?”说着她奇怪的把宝石放在桌上敲了敲,“没什么不对啊……”

    偶滴神啊!蓝宝石,不,是所有宝石包括钻石最最忌讳的就是粗鲁的敲打,这可能会导致宝石的破裂!

    我迅速夺过惨招蹂躏的蓝宝石,悲戚的叹道:“这可是蓝宝石,蓝宝石啊!”

    “哎?”小素的张着嘴巴,定定的望着我。

    我泪眼婆娑的回望她:“这可是世界十大蓝宝石之一的斯图亚特的荣耀啊!”虽然我不稀罕,但绝对是珍品,珍品中的珍品!

    重击!

    小素彻彻底底的化作了石像,又光速风化,碎裂成渣。

    ╮(╯▽╰)╭小孩子果然还是不太适合接受这种事啊……

    我默默地自我检讨,好像离老妈子只差一步了。

    “嘛~,当然这是仿制品了~~。”才怪!

    小素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无力地应道:“还好,吓死我了。”

    我恶质的补了一句话:“不过这个仿制的那么好,看连裂痕、不均匀的色泽都模拟的那么好,这个价格也绝不便宜哦。”更不要说,这根本就是真的。

    小素又一次沮丧地垂下头:“大叔,那怎么办啊——”她拖长了尾音,愁眉苦脸的绞着手指。

    “嘛嘛~,小素有没有看清那个少年人的长相呢?”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出,却又被生生压了下去。

    “呃,没看清长相,只知道是个,唔……”她伸出手放在头上比了比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可能是个高中生吧……”

    “高中生啊……”我撑着下巴细细思索。

    到底有什么人可以小小年纪就能拥有这样的宝石,不是巨富之子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我皱了皱眉。奇怪,为什么明明知道是谁,潜意识却自动屏蔽了答案。就像是……心理暗示。

    我沉下脸,是谁可以做到让我毫无知觉的……

    “呐,大叔,这宝石还是放你那吧。”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乍一闻有些不解:“为什么?小素小姐难道不喜欢它吗?”

    小素吐了吐舌头:“有些奇怪啊。嘛~反正我相信毛利大叔一定能找到失主的,到时候毛利大叔直接还给他不就好了?何况还是放在大叔那安全点。”

    我苦哈哈地皱起脸:“小素啊,你到底哪来的信心啊……”

    小素眨了眨眼,说:“阿勒,大叔不是说了吗?”她故意粗着嗓子,压低声线模仿道:“小素小姐心之所向就是吾等剑之所指!”言罢,还COS了一番我刚才的动作。

    我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喝了点酒,所以有些晕乎乎。东倒西歪地上了楼才发现事务所的灯还亮着。打开门走了进去,就看到小兰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书,而小鬼也拿着一本侦探小说看得津津有味。喂喂,你确定一个小学生可以看得懂这么深奥的语法?

    小兰听到开门声,抬起了头。看到我一副醉样,微一挑眉:“哟,还知道回来啊,恩?”

    我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左顾右盼的胡乱瞎扯,就是不正眼和小兰对视。乖乖,吾命休矣!

    小兰看我一副蠢样,咬了咬唇,撇过脸,闷闷地说:“柯南,去把桌上那些饭菜都倒了,反正没人吃,免得放在那坏了招虫子。”

    我滴溜溜转的眼珠子立马停住,以光速蹦到桌前,护住饭菜:“别别,我吃呢。”说罢,打开罩子,抓起一旁的筷子,就开始扒饭。

    天气很冷,但饭菜还有丝丝余温,想来是过好几次了。

    小兰跺了跺脚,气急败坏的夺过我手中的筷子:“这么冷你也吃?!感冒了有你受的。”看我委屈的小媳妇样,板着的脸终于还是破功:“好了好了,我先一下在吃,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

    我抓着脑袋憨憨的笑了。

    不一会,腾腾的饭菜重新摆在桌上,一盅浓香四溢的鸭汤吸引了我所有的眼球。

    我又惊又喜:“小兰,这是……”

    小兰啪的把筷子放在桌上:“好了,别废话,快吃!我还要洗碗呢。”

    蒸腾的气迷住了视线,我把头埋进饭里,微微勾起嘴角。

    这样的生活真好……

    酒足饭饱,呃不,是汤足饭饱,我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胡乱按着。

    “呐,小兰啊,先放着吧,明儿再收拾吧。”看着宝贝女儿忙里忙外的收拾,我小小的爆发了一捏捏愧疚。不过愧疚归愧疚,要我做家务,一句话,头可断,血可流,家务不可碰!

    “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爸。”小兰不满的嘟囔。突然,她停下手里忙碌的活,从厨房探出一个头:“爸,刚才麻里阿姨打电话来,说她后天结婚,要去参加吗?”

    我摆了摆手,坚定的摇头:“不去,绝对不去。去那干嘛?又会漏掉洋子小姐的演唱会的。”

    小兰沉下脸:“爸……你说什么呢?”

    我忙正襟危坐,大义凛然的说:“当然要去!怎么不去!”说罢,摆了一个奥特曼以手托天的姿势。

    呜……好想朝天比中指啊!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