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偶像

    作者有话要说:/br撒……和怪蜀黍我一起看LUCKY STAR吧!

    刀鞘保护刀的锋利,它自己则满足于它的迟钝。

    ——泰戈尔

    ============================================================================

    柯南一开始觉得自己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好好的约会,舒爽的解决案件的自豪感,在那一头子闷棍下哗哗哗碎裂。最悲剧的莫过于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

    但当自己差阳错地入住小兰家,并且不知道哪根神经搭牢了竟然觉得博士提议的名侦探养成计划合理之后,才深刻地理解到——自己的人生根本就是一场笑话。

    看着大叔在电视机前猥琐地大吼:“Let’s go 洋子!Let’s go!”柯南觉得要是这么一个堪比人类基因图谱的任务完成的话,估计那该死的黑衣组织头目会抽风了到自己面前自首,顺便痛哭流涕地表达他其实是自己的推理FANS一样。

    柯南忧郁地看了看天,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难题,但这种事根本已经不在可以理解的正常人世界的范畴了好伐!博士,你果然年纪大了,用脑过度了吗?工藤新一,你自己其实就是这个猥琐大叔假扮的吧……

    小鬼的入住除了在每天吃饭的时候坐在对面碍碍我的眼,除了夺走女儿本来就不多的注意力让我变得更幽灵一点,其实并没有带来太大影响。非要说的话,就是多了一束鄙视的目光。

    只不过,这有嘛关系。为一个废柴,一个猥琐大叔,没脸没皮是正常模式,与其有这个精力去不爽,倒不如多看几场洋子小姐的演唱会来的实在。

    昨晚一夜无梦,所以一早上都神清气爽。我守在电视机前,看洋子小姐拿着话筒,深地唱着歌。这首歌是她不常见的风格,但延续了少女清新积极的基调,没有缠绵的靡靡之音,倒是很让人放下心中的包袱,欣慰一笑。

    “叮咚”

    “爸爸。快去开门!”

    “嗨嗨。”我腹扁,难得我有个好心,到底是那个混蛋打扰我欣赏洋子小姐的英姿的!不可饶恕!

    “毛利侦探事务所,有什么事啊?”我懒洋洋地倚在门上,半张着死鱼眼问。

    门外是一个着大风衣,头戴宽沿黑帽的卷发女子。一米六左右的高,体型尽管被宽大的衣服掩盖,但依然看得出纤瘦苗条。

    我摸着鼻子,眼睛微微眯起。

    大白天的带个黑帽,还死命的压低遮住半张脸。那件风衣袖口处有两个C重叠在一起不大的银色金属标记,是一件低调却不失高雅的Chanel。手上提的是最新出的一款白色LV包,前几天刚在小兰买回来的杂志里看到过。

    这算是,COS当红明星出门?

    “呃,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刻意压低的女声还是听得出清冽干净的声线。迟疑,有些不安。

    这声音有点熟啊。我弹了弹指甲,斜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女子,不放过她的任何动作。

    怎么有种麻烦来了的感觉?

    “不行,不行,今天不营业。”我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哼,就算你长得跟洋子小姐有几分相似也不……

    等等。

    洋……子?

    我唰地转过,眼睛突出,不是吧,头奖?!

    “你,你,你是冲野洋子小姐?!!”我的下巴足以吞下还在放着现场版演唱会的电视机。这个世界玄幻了?还是说既然小鬼可以来我家,那洋子小姐找我来搓麻也不是啥稀奇事?

    “是的。”她摘下帽子,有些歉意地说。后一直被忽略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经纪人也终于露了个脸。

    “可、可是,洋子小姐不是在电视上?”我转过头,眼睛变成圈圈状,“怎么会有两个洋子小姐……”

    一边胡言乱语,一边脑子高度运转,社长千金绑架案下面是什么来着?又和冲野洋子有关。

    “哦,那个是录像。”她腼腆地解释,没耍大明星的架子,倒和一个邻家姑娘一样温和可亲。

    在厨房里的小兰也好奇地探出:“咦?洋子小姐为什么来我们家啊?”

    “其实是有事相求……”她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局促地笑着。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实在是——不敢恭维。以光速蹦回房间,唰唰换上西服,又光速蹦回来。一白色的西装配上艳的红玫瑰,我风地往后捋了一下头发,嘴角微微带笑。

    刺目的红色让人不由联想到鲜血,我想起青山刚昌给这一话取得名字,沾血的偶像。嘴角的弧度就更明显。

    终于开始了,所谓的,死神之旅。

    心不在焉地听完案件,虽然表面上专注,其实心里早就在打小九九。

    和偶像亲密接触的机会可不多得。虽然沉睡的毛利小五郎一定会出名。但以我这子,绝对会推掉很多委托宅在家里,也不会刻意凑到案件里。所以虽然小鬼的体制如此特殊,也必定不像书里面描写的那夸张。既然这样,指不定我和洋子的见面就被抛到遥远的远方了。

    所以,签名一定是要滴,这可是比ONEY更重要的收获啊。再想到,未来不用掏钱就能到手的各式各样大碟。我就好像躺在软绵绵的云朵上,兴奋地打滚。

    小心翼翼地藏好签名,5个人就这么前往她的住处。别问我为什么是5个人,不带上污染源,会有瘟疫发生吗?

    “啊——!!!!”发出刺耳尖叫的洋子一脸惊恐。我有些无良地想,不愧是女歌手,尖叫都真么抑扬顿挫。

    像暴发的血大叔,我支使小兰去报警,顺便创造一个给小鬼发挥的余地。

    不多久,目暮就带着警官前来。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他郁闷,我也郁闷。想当初还是纯纯的血警察的时候——虽然只是打打掩护的份,可没被这家伙少训,偏偏怕被英理看出什么不对,不敢反抗他的暴政。

    “真是没想到啊,能在这里碰到你啊,目暮警官。”我咧开嘴,笑着打着哈哈。喂喂,小鬼,拜托你快一点好不好,我的脸快抽了。

    “是啊,当年就是托你的福,案子越来越棘手。”啊拉,似乎当年浑水搅得有点过啊,怨念如此深重,该说是我的荣幸吗?

    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小鬼,我的面部表就更是僵硬。

    你拿把放大镜来干嘛啊?COS福尔摩斯?不,我是想问那放大镜被你藏哪了啊?

    “咦,房间有点呢。”目暮擦了擦额头的汗说。

    我的视线移向尸体移开后的地板上明显的水渍,挑眉。这个案件,似乎是利用冰融化自杀企图嫁祸的案件吧。证据还算明显,小鬼破起来费不了多少时间。

    哎,又觉得困了。

    “奇怪的不只这一点,目暮警官……”于是众人看着一个小鬼插着腰侃侃而谈。

    我眼睛也没睁开,下手就是一个爆栗。

    收着点!大爷我还想留着有用之来等待LUCKY STAR的出版呢。

    小鬼跑来跑去,推理的思路显然严重偏离了。我忧郁的在继续浪费时间和牺牲色相里徘徊许久,忍痛选择了后者。

    “凶手就是你!山岸荣一。”

    这次小鬼又找到一个耳环。我更郁闷了。拜托,乃就不能快一点吗?血实在很耗费卡路里的!

    于是,我又大手一挥,再帮他排除一个错误选项:“凶手就是池泽优子!”算了,看在能近距离欣赏一个美女的份上,我就大度原谅你的迟钝吧,名侦探。

    “姐姐好厉害呢,没来过就知道这个自由女神像是打火机呢……”喂喂,在说别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啊,小鬼,你来我们家不是也就这副白痴的熟门熟路样啊。

    普通人在面对小鬼的圈的时候总是特开心的扑通扑通往下跳,我也乐的当个落井下石的。嘛~,这个类型的御姐我不控的啦~。

    小姑娘的心理到底承受不了太久压力,慌慌张张地道出缘由。

    在我继续白痴的时候,一个细小的风声袭来,我微微一侧,反躲过,继而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连忙摆好POSS。不动脑固然好,但是我也不想天天打针。麻醉剂用多了,指不定有啥后遗症。

    事总算是解决了。回去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有人说雪之所以是白的,是因为忘记了本来的颜色。我的过往也在时间的涤下变成了纯白。到底这个世界隐藏了多少假象并不重要,最起码我还可以站在这里看这片雪,虽然一直以来走在旁的人也一同被雪所埋没。

    我看着掌心融化的雪,那是染满灰尘的白。而真正的纯白早已消逝。

    “对了。兰,今天这么冷,我们去千叶老板那里吃章鱼烧吧。”

    “嗯,好,我也想见见小素”小兰忙不迭地答应。

    天气冷的时候,喝杯酒暖暖也不错。

    我双手交叠枕在脑后。

    雪怕是越下越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同人]废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