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的吻

    ()    而她呢,那满面的羞与向往,何尝不是一种拨弄?

    拨弄边的这个男人,他心灵深处那最脆弱敏感的一根弦!

    “碧儿……碧儿,我要,给我……”

    他祈求着,将那一的巍健覆盖了下来,两种细腻顿时碰触到了一起,那种瞬间的惊颤,就由此而勃然迸发!

    啊……

    是风儿在呐喊,呐喊着对夜的纵与渴望!

    夜夜的风夜相随,都无法诉清心里那最磅礴的故事,,不是一种说辞,不是一种卑微,也许,当失去过后,再得到的,会是生命里,真正的的怒放!

    发生了在恋蝶宫外的事后,叶红衣的心并没有因慕容煜的出现给自己解围了,而有什么轻松的。全本www.qbxs8.com

    那小子都说了,他帮自己纯属无奈,他都是遵着慕容傲的命令,帮自己帮得让他咬牙切齿,无比的厌恶!

    臭小子,从认识你,你就对我一肚子的偏见,为什么啊?

    难道就因为那个苏凝碧?

    你若是觉得那个女人是什么好人,那你可就是瞎子,是白痴,是聋子,是混账了!

    叶红衣用自己能想到的字眼来诅咒慕容煜。全本www.qbxs8.com

    “公主,您怎么了?是不是累了?不然,进去歇会儿吧?”

    她满是仇恨地皱紧了眉头,脸色也不好看,温伯抬头看到了她的异样,于是轻声地问。

    呃?

    我……不是的,温伯,我没有累,只是……

    只是什么?

    她一下子哽住了,难道直言,只是恨极了你们的煜王?

    “算了,我进去歇会儿……”

    放下了手里的工具,叶红衣转,进了屋子。

    望着她的背影,老温伯定定地站着,脸上的神有些惋惜,终究是年轻啊,总是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问题,也许,等她再大些,就会想到,为什么她有烦恼?而她的烦恼其实就是因为她的

    唉!

    老人叹息着,继续劳作。

    时光一点点地流逝,不会被谁的真诚打动而停滞。

    它偷偷若玩偶般经过你边的时候,匆匆地,没有任何表地,就掠过了你,不要觉得你很了不起,所以时光会为你驻足,那不可能,不可能,时光的眼睛里,有的只是一闪而过的美丽,它想要带走的也正是那些被你忽视的风

    和衣斜靠着边,她竟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却发觉天已经黑下来了。全本www.qbxs8.com

    屋子里,似乎有种淡淡的粥菜的香气?

    站起,她看到了门边的小几上,放着几碟子小菜,还有一碗粥,粥碗还是气腾腾的,显然更被端过来不久。

    “温伯?”

    她喊了一声,门外没有人应声。

    看看天色,大概是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了,温伯应该是回去了住处了、

    看着那小几上的饭菜,心底里蓦然就涌过一种感动,世间还是好人多的,萍水相逢的温伯,还有欢喜,他们都是好心人,都是对自己好的北燕国人!

    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她将那碗粥给喝了。

    月色,此时,已然是透过了门边,抛洒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了,看去那里都是亮晶晶的。

    就那么坐在了清凉如水的月色中,她的脑子里,在琢磨这一件事,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从这里逃脱出去?

    那次慕容煜将自己卖进了怡红院,若不是慕容傲的出现,或许从怡红院里,自己就能想法子解脱了!

    如果真的能一走了之,那天下之大,江湖之浩淼,一定有自己的容之处!

    或许,还能做一个侠女,再遇到一个侠客,一起结伴遨游江湖?

    “臭丫头,你是朕的,只要朕没想结束这个游戏,你就得陪着朕玩下去!”

    耳边响起慕容傲那恶狠狠的威胁,忽然,就淬了一口,哇呸,陪你玩?你玩得起么?

    一定要想办法出去,不然真的就被闷死在这里了!

    想想,凝碧那些女人们的嘴脸,她就觉得恶心,那么多女人为一个男人打来闹去的,也不嫌弃寒碜?

    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参与到这样的醋海兴波中!

    可是,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呢?

    据说,想要离开皇宫,必须得有腰牌,皇上或者太后给的腰牌,自己要哪里弄去?

    这要是在现代社会就好了,找人山寨一个,就成了,现代社会别的制造本事或许不敢说,但是制假造假,那可是一绝,让人深恶痛绝的一绝!

    脑子里乱糟糟地想了半天,一点头绪也没有,坐的也懒了,她站起来,重新回到了上,这次她脱下了外,将自己包裹进了那锦被中,长夜漫漫,不想过,也得过!

    紧紧的包裹着那被子,她有种强烈的孤寂感!

    一个男人温暖的怀抱,很是无耻地凑了过来,滚开,暴君!这是她在怒斥,但是那男人呢?照旧厚颜无耻地靠近,满脸邪地凑过来,从一个令人窒息的吻开始一夜,说不清的缠绵与旖旎。

    她不想承认,她有些渴望某个人的怀抱了。

    她觉得那很耻辱,想起他!

    可是,她的子却在与脑子做抵触,莫名地渴望一个怀抱,如果他在,他的怀抱,就是漫漫长夜的一个安神剂,自己带着恨意睡在他的怀里,却奇异般的睡得很踏实,很安慰。

    如今,他不在,自己终于能得到安宁了。

    可夜却格外的寂寥起来……

    缓缓的想着,她怎么也睡不着,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脑子里却在为自己是不是在想念一个卑劣的男人而矛盾折腾!

    夜在游走,似乎一种物件也在夜中无声地游走,尽管无声,但是那种嗤嗤的声音,却是险恶地越来越近了、

    睡着了,在她的睡梦里,忽然有人在喊,衣衣,快躲开!

    躲开?

    躲开什么?躲去哪里?

    她一个愣怔,子却恍惚被人一下子地掠起,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银光来势很凶,去势很快,转眼间,就有一声恶意的低骂,“哼,哪里来的管闲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