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罪孽

    ()    叶红衣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忽然就从外面传来一声唱喏:“圣旨到,红衣公主接旨!”

    圣旨?

    皇上不是不在宫里么?

    叶红衣心里一怔,但很快就站起来,奔到了院子里,正看到贵德子手举着圣旨走了进来。全本www.qbxs8.com

    “贵公公,皇上没走?他没去夛卡什,是么?”

    面对她一脸的狐疑,贵德子却神淡淡,冷声说:“皇上去了哪里,不是奴才等应该关注的,而且皇上也没有义务要将自己的行踪对老奴讲述,所以,公主所问之事,老奴不知,老奴只是来传旨的!”

    贵德子的话让叶红衣的心境登时冷清了下来。

    然后她和欢喜跪在了那里,贵德子清了清嗓子,高声诵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难离国公主叶红衣,自从进宫来,一向以公主的份自居,没有做到一个亡国奴婢的本能,深为朕所痛恨,所以,即起,命叶红衣搬进清华宫,撤去所有的优待,专职侍理清华宫后院的青青菜园!在此期间,任何人,朕说的是任何人,都不准靠近清华宫,更不准对这个女人有任何的怜悯与同,这是她自己想要的,也是她该得的待遇,无可厚非!谨记,钦此!”

    什么?

    清华宫?

    那不是冷宫么?

    他竟将自己打入了冷宫了?

    叶红衣惊诧之余,目瞪口呆。全本www.qbxs8.com

    “叶红衣,接旨啊?”

    见她呆若木鸡,贵德子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的同,就他而言,也对皇上临走前的这道圣旨,很是疑惑。

    叶红衣是刺伤了皇帝的,可是似乎皇上是不愿意重惩她的,不然就不会将自己关进龙嬴宫里,不请太医诊治,不知会别的什么人知道。

    就是太后派来的人也不接见,贵德子明白,那是因为皇上怕一旦被老皇上、太后知道了叶红衣的大胆行为,她就会面临着被五马分尸的境地!

    一个亡国的公主,竟然敢对帝王利刃相向?

    这是怎么样深刻的罪孽,就是皇上放过她,北燕的群臣,百姓们也是会不依不饶的。

    所以,皇上这才忍耐了下来。

    先前,贵德子觉得皇上的这种容忍,那是为了保住叶红衣,出自对她那刻骨铭心的感

    可是,当皇上留下这样一道圣旨,他又困惑了。

    皇上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奴婢接旨,谢皇上隆恩!”

    叶红衣忽然就笑了,他说自己让他痛恨了?

    自己还在这里,妄想着,也许他是不会怪自己的,毕竟他对自己的感,对自己的恩宠,自己也是能感觉得到的。全本www.qbxs8.com

    可他恨了。

    他恨的方式似乎比一个女人心中对他人的恨,更冷酷彻底!

    清华宫,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宫里最荒凉,也是最破烂的地方,长年的没人居住,没人打扫,早就成了宫里人谈之色变的地方。

    谁知道那里会意外出现什么景象?

    “公主,皇上为什么不准奴婢跟着您啊,奴婢跟着,还能伺候您,若不,在那样的地方,您要怎么活啊?”

    欢喜涕泪横流,抱住了叶红衣,哭泣不已。

    “谢谢你了,欢喜,我能行的,我自己能行的,能活下去的,一定能的!”

    她使劲抽搭了下鼻息,然后面色沉着,从地上起来,接过了贵德子手中的那道圣旨,“贵公公,奴婢只想知道皇上离宫了么?”

    看着她脸上那毅然决然的神,不贵德子有些可怜了。

    这个丫头子太倔强了,当初皇上对她百般的宠,她怎么就不珍惜?

    还处处和皇上对着干,竟闹出了刺杀皇上的罪孽来,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找的么?

    还是年少啊,不知道伴君如伴虎,更不知道龙颜震怒的恐怖,可怜,可惜了这样一副柔柔的小模样了!

    “皇上走了,昨天走的,去了夛卡什!”

    “那圣旨……”

    “圣旨是皇上临走写下的,嘱咐奴才要在今早上宣读的……”

    苦笑,真的是苦得不能再苦的苦笑了。

    他就算是走,也没忘记要用一旨圣旨来惩罚自己,可见他对自己恨有多深?

    都说女人心里的恨,那是可以藤缠蔓绕的。

    其实,男人心中的恨,才是真正的可怕,那意味着,我得不到的,我会将她毁掉,绝对不容许他人染指!

    他将自己打入了冷宫,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在那个苍凉的地方寂寥终老么?

    慕容傲啊,你好狠的心啊!

    仰起脸,她看着远处的天空,天气出奇的好,好得在湛蓝的底色上,一朵朵的白云,白得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无暇。

    心境陡然就清亮了。

    慕容傲,你我本就是敌人,将你刺杀是我一个亡国公主的本分。

    而你,将我打入冷宫,又是你一个强悍帝王的必然作为。

    所以,从此,叶红衣对你没有任何的感觉,哪怕是恨,哪怕是怨,但是叶红衣绝对会好生地活下去,绝对不会如你期望,如你安排的那样,寂寂无声地死在了那个清华宫!

    一把扯过了圣旨,她昂首走出了漱玉斋。

    公主!

    她的后是欢喜悲戚的一声呼喊。

    她没有回头。

    不是她不感激欢喜的同,而是她怕她一回头,自己眼中那蓄满的泪就会肆意的横飞,那样就会落入了贵德子的眼里,那样慕容傲就会知道,他若是知道了,只会得意,得意他对自己的惩罚奏效了,自己露出软弱了,那眼泪不就是软弱的说明么?

    她忍,她想,我能忍,忍着不哭,忍着不哭……

    清华宫里果然是一派肃杀。

    叶红衣真的疑惑,怎么皇宫里竟会有这样破败的地方么?

    看看那一院子里的落叶,一地的杂草,风也像没头没脑的孩子,在院子里肆意的乱闯,大门上朱漆都剥落了,露出了原本的木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眼前的一切与皇宫的辉煌气派比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